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麟台风波录 作者:轻微崽子(二)

字体:[ ]

 
  ☆、妙女(壹)
 
  “少爷!”一个充满惊喜的女声叫了起来。
  刹那福至心灵,宋虔之循声看见一名身着绿裙的丫鬟从城门不远的茶铺上起身,满面欣喜地朝他使劲招手。
  宋虔之笑着跳下车辕。
  瞻星裙裾飞扬,冲了过来,一把抓住宋虔之双臂,两个眼珠滴溜溜地上下打量他,眼圈红了。
  “少爷……你们怎么才来呀?!”
  白衣女子随后走来,一礼:“少爷,城中已无大宅出售,暂且在城东南租下一个两进小院,让夫人住下。”
  一听只有两进,宋虔之眉头便皱了起来。但一想,随皇帝往夯州逃难的豪族不知有多少,这么一拥而入,先到先得,就算是以权压人,谁不是大官?
  “车上的是谁呀?”瞻星向马车看了一眼。
  宋虔之让她先进车里去,然后扶拜月上车,自己才跟进去。
  一进车内瞻星便拧眉,掩住鼻子:“好臭……”她声音吞了回去,好奇地张大眼睛看躺在车里的男人,犹豫片刻,在他身边坐下来,打量他的脸,亮晶晶的眼睛不住看宋虔之:这是谁?
  周先吃了药在睡,宋虔之小声说:“也是秘书省的人,我们的手下,之前让他先去办事,没想到被人抓去,一番严刑拷打,就成这样了。不过他什么也没说,总算熬过来了,我们要是晚到一步,这人可能就死了。”
  瞻星目光变得认真起来,想伸手摸一摸男人的脸,终于不好意思,收回手。
  “这人真是一条硬汉。”瞻星道。
  拜月警告地低声说:“你就别淘气了,这也是一位大人,等好了还要办公差的。”
  宋虔之:“是这么回事,瞻星,别闹他,好不容易吃药睡下的,他嗓子全烧了,喂一次药得忍耐常人难以忍受的巨大痛苦。”
  瞻星不满地噘嘴,没说什么,掏出帕子来擦周先额上的冷汗。
  宋虔之低声问拜月夯州的情形,神色严肃地听她说完,他娘不愿意去找他爹,才让贴身的侍婢去花高价租下一间小院,仍同在京中一样,日日吃药。
  “只是太后与皇后也病着,医正大人就住在夯州州府衙门里,别说请出来,见面都难。我们打听过了,他就住在衙门里。夯州没有行宫,只得把州府衙门辟作行宫,州府搬到了一间富户大院办公。”
  听得宋虔之脸色忽青忽白。
  堂堂天子,跑来占了州府衙门,把衙门里的人都赶到外面去,舒舒服服辟出一所行宫来,住在里头不出来了。
  “也一直没有上朝,只有李相成天往州府里跑。其余各部都是每日卯时到李相的住所去听皇上的旨,再通过李相将各部的奏疏经过筛选递上去。所以,少爷若是有事,第一个该找李相。”
  宋虔之点着头:“这倒是和我想的一样。宫里最近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吗?”
  拜月为难道:“夯州州府献给皇上一名绝色女子,听说皇上每日里除了同李相议事,就是与这名女子厮混。”
  “这个时候他还想着纳妃?”宋虔之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小爷跑断腿在外面给你卖命,你居然猫居州府衙门一门心思睡女人,这是生孩子的好时候吗?
  “倒也不是。皇上似乎无意纳她为妃。”
  宋虔之松了口气。
  谁知拜月又道:“宫里出了大事,皇后娘娘在西迁途中,小产了。”
  宋虔之愣住了。
  “没保住?”
  拜月抿唇摇了摇头,轻叹道:“所以才一病不起。这名女子在夯州城中大有名声,叫做妙女,不仅容貌绝美,更有一副好嗓子,无论说话唱曲,都能使听者沉醉其中,忘记忧虑,因此民间又叫她忘忧娘子。州府大人献上此女,原是为安抚皇后娘娘丧子之痛,那日是蒙着面的,皇上也没注意她,后来却不知为何就瞧上了,兴许是在皇后那里看到了此女的真容,又被她歌声所迷。”
  国当大难,苻明韶的皇位岌岌可危,一定是忧思繁重,这个时候来了个可人儿,皇后又才小产,自然没什么好脸色对着他,两厢一比较,不知亡国恨的歌女愈发惹人怜爱,只是歌女历来地位不高……
  宋虔之想了想,说:“只要皇上不是要纳妃就好。”
  “皇上似乎有废立之心。”
  “这不能胡说!”宋虔之警告道。
  拜月道:“有一日皇上正在这位妙女之处听曲,太后移驾过去,劝皇上以国事为重,不要耽溺于声色,当下就要下懿旨,将此女驱逐出宫。后来此女不仅没有出宫,太后反而病了,都说是皇上与太后起了冲突,将太后软禁宫中。”
  “没有人直言相谏吗?”宋虔之道,“李相呢?姚尚书呢?还有冷尚书?没有一个人劝谏皇上吗?”
  “只有李相能够自由出入州府,到夯州以后,陛下还没有见过尚书大人们。秦禹宁大人又留在京城,其余要员重臣已好几日不曾见到皇上了。”
  听了拜月的话,宋虔之当即简直想撂挑子回容州去助沈玉书守城算了,家里家外都是一团糟。宋虔之都不想问他爹现在在何处安身,知不知道他娘已经到了夯州。
  然而,拜月还是如实说:“那日我们到了,不知少爷是否去找过老爷,便四处打听安定侯的落脚之处,老爷就已知道夫人到了夯州,派人送了一些金银来,亲自过来了一趟,被夫人拒之门外,金银也不曾收,现才过去一天,不知老爷是否又来过。”
  看来他娘铁了心要和离。
  和离就和离吧,他娘高兴就好,人生短短数十载,何况他娘一直病着,能让她舒心,便是只有片刻,宋虔之也愿意以千金去换。
  拜月看了看瞻星,见她正在替伤者擦拭手掌,就出去给驾车的陆观指点方向,此时马车已经在大街上乱晃了好几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