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越苏][霆越]黑白狙击 作者:日照江南岸

字体:[ ]

 
 
 
 
=======================================
《[越苏][霆越]黑白狙击》日照江南岸
霆是电影《扎职》中的“阿霆”,非真人。主西皮依然是越苏,霆对越单箭头=。=
主背景取的是《扎职》中的设定,现代香港,伪TVBL风23333
越苏都是同一所拳馆长大的师兄弟(师兄弟),陵越当上了警察,屠苏考上了大学。一次意外令他们遇到了在黑暗世界里打滚求生的阿霆,平静的生活便因为这次机遇而改变。他们就像被卷进无法预计的黑白漩涡,是与非纠缠成一团,再难分清楚对与错,恨与爱。
宠溺有虐有纠结有。唔,凡是TVBL有的俗烂大概都会有=。=
=======================================
文章类型:同人-纯爱-近代现代-动漫
作品风格:正剧
所属系列:古剑奇谭之;扎职x古剑奇谭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168648字
 
第1章 第 1 章
 
(一)
小小的公寓里电视机正开着,女主播字正腔圆地用广东话播报晚间新闻。
电视机旁放着十来个大大小小的相框,里面的主角无外乎是同样的两个人。照片中人物的动作从没有变过,一直是年长的揽着年幼的,表情也出奇的一致,年长的时而微笑时而抿嘴,而年幼的却无一例外地板着张木头脸。
从左到右,能见到他们穿着各个年龄段的不同服饰。最后一张照片上,年长的穿了件警员的制服手捧鲜花,看样子拍摄的场景是在警校的毕业典礼。
“回来了?”陵越听到开门声,没有回头,继续布置碗筷,“切了半斤烧鹅加菜,有两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换好衣服就去洗手。听见了吗,屠苏?”
等了一下没听见回音,陵越回头,只看见一个穿校服的影子飞快闪过,旋即窜进卧室不见。
“屠苏?”陵越几乎是直觉地感觉到异样,在围裙上擦一擦手,追到屠苏的卧室门前,握到门把,发现门从里面上了锁,“开门屠苏!出什么事了?”
隔了一会,才从里面传出屠苏闷闷的声音:“没事。我没事,师兄。”
屠苏叫陵越师兄,因为两人的确是名正言顺的师兄弟。他们自小在拳馆认识,拜的都是同一位师傅。陵越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从保良局被领养到拳馆的了,只记得从自己记事起就与一班年长的师兄们天天习武。约莫过了五六年后,有一天馆主忽然领了一个闷闷的孩子过来,把那小手交给陵越,道:“这是你的师弟。陵越,师傅平日太忙,以后你要帮师傅好好照看师弟。”
陵越诧异地看着这个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小家伙,却扭头问馆主:“他爸妈呢?”
馆主涵素叹了口气:“他和你一样……”
那时的陵越已经开始懂事,也接受了自己是孤儿的事实,再转头去看那孩子,便流露出一丝同病相怜的眼光。他微微俯身下去,手撑在自己膝盖,拿出尽可能和善可亲的笑容:“你好……”
不料面前的小孩对他的讨好毫不领情,看见陵越凑近,竟立刻扭过头去。
陵越心中一沉,心想这样的师弟可不好带。天墉拳馆弟子众多,馆主精力有限,照顾屠苏的责任主要都落在陵越的肩上。年深日久,陵越发现虽然屠苏这孩子平时闷声不响,但实际面冷心热,并不似表面上看上去那样难搞。
只是这孩子的心思太重,有事不愿轻易表露,遇到困难也不愿意假手于人。因而平日里陵越也养成了一个习惯,凡事都会殷切询问主动关心,弄得在家里也像是在警局办案,每天盯着屠苏身上的蛛丝马迹寻根究底。
“屠苏你别忘了,师兄有钥匙,你再不开门我就自己进来了!”
这套公寓是陵越去警局当差后所租,在领到薪水的第一个月他就带着屠苏从拳馆那狭小的通铺搬了出来,开始了师兄弟两人相依为命的日子。屠苏的性格太闷,在哪里都不太容易融入环境,在拳馆那样逼仄的环境下也难免压抑。陵越正是清楚这一点,才不惜从微薄的薪水中忍痛割去一大份租了这套两室一厅的公寓。当然为了方便管教,即便屠苏有自己的卧室,陵越还是多配了一把钥匙,以便在有需要的时候可以适时进行“管教”。
屠苏并不是有心忤逆,过不了多久,门锁便“咔嗒”一响,而后门从内打开,屠苏低垂的脑袋出现在陵越面前。
“告诉我,什么事……”陵越一把拉住想要再度从面前躲开的师弟,语气严厉起来。
他掰着屠苏的脸强迫对方抬头,在看到对方的脸后却震惊了。屠苏的眼角嘴角都是瘀青,脸颊上还有擦伤。新添的伤口还没有结痂,看得出湿润的血迹。
“你和人打架了?和谁?为什么会打起来?”一连串的疑问只是让屠苏更加沉默,陵越唯有强忍着怒气,控制着颤抖起来的手把屠苏拉进自己房间,“算了,师兄先给你上药。骨头有事没?还有哪里痛?”
屠苏在学校打架并不是初次,只是这次的战果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惨烈。关于这事陵越曾问过屠苏的老师,对方的回答是屠苏太闷,平时同学招惹他都不会还口,可一旦被惹急了就会闹到动手,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酿成大祸。
“这次又是为了什么……”陵越拿棉签沾了药水擦在屠苏眼角,看屠苏吃痛的倒吸一口气,自己的心脏也跟着抽搐了一下。
屠苏一直垂着头,听见师兄也沉默下来,才抬头偷偷觑了师兄一眼。这一眼正对上陵越眼神,他知道再不能逃避,这才低声道:“他们说我出猫(作弊)。”
“我知道你没有。”
“我不想和他们吵,也不想和他们打架。”
“嗯。”
“为什么他们要针对我?”屠苏仰起头,盯着陵越的眼睛问。
陵越答不上来。
在屠苏小的时候,他还可以哄他说那是因为屠苏太优秀,优秀到遭人嫉妒。后来屠苏不止在拳馆里会和人起冲突,到了学校里,甚至跟街坊的小孩玩耍都会不欢而散。陵越知道或许是屠苏骨子里的一些东西让这些同龄的孩子感到威胁,那种掩盖不了的遗传让他在凡人堆里孤雁出群,引人注目。
陵越是长大了之后才知道关于屠苏身世的一些传闻。他知道原来屠苏是被馆主的一位师兄给捡回来的。那位神秘的师叔乃是警界的一个传奇,据说早年曾经卧底本地势力颇大的一间社团,后来直捣黄龙立了大功,在警界平步青云,一路扶摇直上。
陵越直到入了警校才终于见到这位传奇的真身。他万万没想到,那样叱咤风云的人物看上去竟然会如大学教书匠一般斯文。
那天警校的教官一脸兴奋地告诉学员将有一位重量级人物来做客座讲座,陵越与其他学员一听那如雷贯耳的大名便迫不及待翘首以待。众人满怀希冀地坐在教室里,盼星星盼月亮一般,终于盼到了这位传说中的紫Sir。
关于这位阿Sir的生猛故事他们听过不少,这些后生的学员们对紫胤也多少怀抱了些崇拜偶像的心思。而让陵越没有料到的是那天在讲课结束后,紫胤竟然把他单独叫了过去。这简直是莫大的荣幸,其余的学员知道后,对此都是又羡慕又好奇。
陵越怀着惴惴来到紫胤面前,上课时一脸威严的紫胤这时和颜悦色,换上了一张慈父般的笑脸,闲扯了几句之后才步入正题:“听涵素说你是他拳馆里最得意的弟子。”
陵越的脸红了红:“是师傅过奖了。”
“当之无愧,就坦然承受,除非你受之有愧。”
陵越听了紫胤的话,脸却更红了,推辞也不是,点头也不是。
紫胤的语气只是不变,仍旧如一尊佛像般高高在上,威严十足:“听说屠苏是被你带大的?”
陵越有些诧异,抬头端详了紫胤一眼,联想起师傅的话,大胆询问:“我听师傅说,师弟是被师叔……”
说到“师叔”时,他不由停顿了一下,像是在犹豫该不该用这个称呼。
紫胤接话:“你没说错。以拳馆的辈分论我的确是你师叔,但现在是在警校,我也是你的上级。以后称呼阿Sir就好。”
“Yes,Sir.”陵越点头,叫完又回味了一下这称呼,才继续道,“听说屠苏是被阿Sir带回来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的确如此。”
陵越在纠结下面的话该不该问。这疑问他多年前曾问过涵素,但涵素总是推说让他有机会时直接询问当事人。现在当事人在眼前,陵越却摄于紫胤的威严而不知如何启齿。
“你是想问屠苏的身世?”紫胤似乎有超乎常人的洞察力。
陵越点头。
紫胤微笑:“你不怕惹祸上身?”
陵越几乎是本能地反问:“为什么知道他的身世就会惹祸上身?”
紫胤向后仰了仰,靠在椅背上抬眼看着面前站得笔直的青年,用一种审视的眼光道:“我要确定你是不是做好了准备。”
陵越见他神情凝重,竟一时被震住,不知该如何回应。
回答说做好了准备实际他又不知是什么准备,而说没做好准备,又似乎心有不甘。冥冥中陵越也察觉得到屠苏的身世关系重大,要不是这样,为什么每次问馆主师傅的时候,他总是推三阻四,顾左右而言他?
“看来你还没有做好准备。”紫胤替他下了结论。
“我……”
“做好你自己,时机总会到的。”紫胤似乎对他的印象并不差,站起身,安慰似的拍了拍他肩膀,“年轻人,要变得足够强大,才能保护好想保护的人。”
陵越还在回味着紫胤的话,后者已经从他身边擦过,走出门去了。
这是陵越第一次与紫胤照面,当时的他还不知道,日后他也会经历跟紫胤一样的,只存在于传说中的轰轰烈烈,也还不知道,他、紫胤,还有屠苏的命运会经历何种波谲云诡跌宕起伏,会在命运的海洋里交织出怎样的波澜壮阔。
只是紫胤的那句话——足够强大——直到陵越从警校毕业,还时时回响在脑海之中。像是一句谶言,预示了此后的宿命。
现在的陵越看着眼前片体鳞伤的屠苏,只觉得自己跟强大毫不沾边,连屠苏在学校被人欺凌都爱莫能助,他这个保护人做得有多不尽职可见一斑。
陵越看着垂头丧气的屠苏,先前想要分享好消息的欣喜已经荡然无存,只剩无限的挫败感汹涌袭来,让他憋闷不已。
                     
第2章 第 2 章
 
(二)
屋里的气压骤然变低,就连屠苏也对陵越的这份气馁有所感觉。
多年来的相依为命让两兄弟培养出了诸多默契,有时候无需赘言,便能明白对方在烦恼些什么,忧虑些什么。屠苏在沉默中苦思该如何叫师兄高兴起来,纠结半天却一筹莫展。安静的房间忽然响起几声闷雷似的低音,竟是屠苏的肚子配合地打起鼓来。
师兄弟相视看了一眼,忽然同时笑出声。笼罩在两人脸上的阴霾旋即一扫而光。
“饿了?”陵越笑。
屠苏点头:“午餐没有吃饱。”
陵越已经给他包扎完毕,顺手拉起屠苏:“走,吃饭。菜大概都放凉了。”
屠苏跟着他走到饭厅,看见一桌好菜,又想起进屋时陵越的话,便问:“师兄,你刚才说有两个好消息?”
陵越点点头,分明是极雀跃的表情,却努力压抑住没有笑得太过得意:“今天接到上头的调令,我要被调入O记了!”
屠苏惊讶地张了张嘴,他知道O记是陵越长久以来的梦想,去那里不但能与警队精英为伍,还能与大名鼎鼎传奇人物紫胤共事。这样的美梦陵越曾无数次在他面前描述过,谁也没想到会这么快成真。
他真心为陵越感到高兴:“太好了!”
“还有一个消息,是关于你的。”
“我?”屠苏望向陵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