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红海行动同人 顾顺x李懂 】 锋芒 作者:时见不见

字体:[ ]

 
     有的人天生锋芒毕露,有的人向来藏锋于鞘。当趾高气昂的花孔雀狙击手遇到少言敏行坚韧通透的观察员,在战场硝烟与生离死别的淬炼里,他们的锋芒会以何种姿态出现在祖国的尖刀上?——踏过战场的硝烟,遍地的血泪,流逝的时间,生死与共。这是两个军人之间的故事,这关于成长,关于生命,关于职责,关于爱。cp顾顺x李懂 双视角叙述 轻微机枪组 尽力贴近原作 其实已经在lofter上发过全文,还是到晋江存个档也方便自己以后发顺懂的大长篇。荣耀与光属于他们。PS 本文是一刷后写完的,可能有很多地方记忆有偏差,望谅解√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原著向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顺李懂 ┃ 配角:蛟龙一队 ┃ 其它:狙击组顺懂
==================
 
  ☆、第一章
 
  
  【0】
  “李懂!”杨锐和来人握手,侧过头冲李懂喊了一声,两个字落地铿锵,像罗星开枪的时候一样稳,嘭嘭两声。
  李懂应着队长的呼声迅速到位。但几乎是在看到眼前那个拽得二五八万的家伙的一瞬间,他就想念起自己的搭档来。罗星稳重坚定,看人的眼神总是温润包容。而眼前这位爷,仗着自己长得高,看着自己的视线从偏高的地方优哉游哉地侧着飘过来,五分自傲三分轻蔑,还有两分莫名其妙的挑衅。
  ……一只高傲的花孔雀。李懂向他敬礼的时候抿着嘴唇,他看不惯这个家伙。而这时候的顾顺再次刷新了李懂对他的认知,他不甚在意地提起罗星,顺便“适当”地向李懂表示了想要见识见识的想法。
  见识见识我的两下子……李懂想面无表情地忽略这句话,却没忘了略带鄙夷的腹诽:不止是个花孔雀,还外加眼高于顶趾高气昂自我感觉良好等一系列贬义形容词。于是他挑挑眉,把话原封不动甩了回去:“有机会让我也见识一下?”
  顾顺似乎是嗤笑了一声,不甚在意吊儿郎当地回了一句,以后有的是机会。
  好像在嘲笑一个做事不分轻重缓急的小屁孩。
  李懂突然就有些后悔自己看似针锋相对却实则善意的回复,他不再说话,转而将视线定在顾顺的脸上。李懂不爽于这个人的趾高气昂和他过分自傲的神情和气质,但是他没忘了队长交给自己的“带人熟悉队友”的任务以及给自己的心里建设工作。作为蛟龙的队员,他需要拥有和任何人成为最佳搭档的能力……而不只是做能包容自己不足的罗星的鹰眼。
  他再次抬起手,不是敬礼,手臂微微前曲,一种柔和包容的邀请姿态,实质却是和顾顺走过场的一握,却又带着任务式的慎重。
  “李懂。”
  “顾顺。”
  这就算认识和认同了吧。
  李懂本想带着顾顺跟着自己认识队员,哪知顾顺非常自觉地自己走进准备区,随手摸了摸满桌子的装备,侧过身看着他,满眼的不屑挑衅。
  李懂在原地僵站了一会儿才走过去,认命地向顾顺介绍队员。
  他想起队长的话,顾顺是代替罗星的狙击手,而就像顾顺说的那样,他李懂是罗星的观察员,比起这个眼高于顶的家伙,显然是罗星更顺眼。
  还顾顺,一点都不顺眼。
  【0】
  顾顺和杨锐握手的时候能感受到这位队长的有力和领导者所必需的大气。虽然身板是小了点,但是气势和风度是足的。
  “李懂!”杨锐侧过脸喊了一声,另一个小身板出现在杨锐身后。顾顺觉着这人有点眼熟,他眯着眼睛看了会儿,反应过来了——诶哟,这不是罗星的观察员吗?
  顾顺一向是骄傲的,其实没有哪个狙击手没有这种骄傲。□□一划八百米无人区,身体紧贴黄沙大地,全世界只剩下自己和目标。他的目标时常会是和自己一样的狙击手,战场从来不缺狙击手对抗的重头戏。所以训练的时候,他的视线离开靶纸,总会不由自主地落到和自己一样的狙击手身上。
  罗星。
  那是个非常优秀的狙击手。他足够冷静镇定,同时又有一股冲劲儿,够坚定够执着,所以顾顺欣赏他,欣赏他的能力和人格。他觉得这种欣赏是英雄惜英雄,所以他欣赏罗星这件事本身也是对自我能力的认可。
  可是他欣赏的家伙旁边跟了一个不那么出彩的观察员。新兵训练的时候教官用空包弹扫射,目的是训练队员的协调能力和闪避速度,他当时就发现有一个家伙只要被子弹擦了边儿就会像筛糠一样抖那么几下,就是眼前这个小身板,罗星的观察员李懂。
  互相敬过军礼之后,顾顺开始上下打量着和自己相比可以称得上“娇小”的李懂,他发现这么几个来回下来李懂的眼神里渐渐漫上了一层不耐,但这一点小小的情绪很快就消失不见。
  他微微地笑起来,他知道他现在的神情是什么样子的,但是他不在乎别人对此的看法。顾顺几乎可以算是咄咄逼人地挑起话题,但出乎意料的,这样的开场白像是一个打水漂的初学者投出的石子,只有入水的那“噗通”一声——李懂刚开始还顶他一嘴,但在被他甩了一句有的是机会以后,就只是定定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公事公办式地伸出手,开口只有两个字:“李懂。”
  顾顺也将手伸出:“顾顺。”
  李懂慎重地与他一握手后即迅速地把手抽离,他微微侧过身,示意自己和他去认识任务中即将一同行动的队员。
  嘁……和罗星一样的无聊的人。
  顾顺很不给面子地直接从李懂身边大摇大摆地先行进入准备区,他没有去看李懂的表情,他觉得那肯定没什么意思。要么就是被忽视的愤怒,看多了,没意思。要么就是刚刚那种平静,没反应,更没意思。
  但好歹是罗星的观察员,果然还是有和别人不太一样的地方,这家伙和罗星一样激不起来……顾顺看着李懂一个个为他介绍小队的成员,私下里却暗自琢磨,这个人拥有和罗星相似的冷静,可是他抖,他冷静,可他抖。
  冷静得发抖?
  顾顺被自己的吐槽给逗乐了,但面上仍是一副鼻子翘到天上去的样子,他和每一个队员握手。
  “你好,徐宏。”
  “你好,佟莉。”
  “你好……”
  【1】
  寻找制高点的指令一出,李懂当即快速扫视工厂附近的建筑物,但是顾顺没给他继续观察的时间,几乎是指令一下他便迅速开始了行动。配合狙击手是一个观察员所必备的技能,这几乎成为李懂的习惯,他下意识地跟上顾顺,然后在到达最佳狙击点后立刻向队长进行汇报。
  “队长,已到达制高点,完毕。”
  李懂微微屈膝单腿跪地,双手平稳地举着观察镜。队长一行人已经进入了人质所在的废弃工厂,等到所有一队的成员都消失在可视范围内,他才将视线移向了街道上的各个隘口。他需要和狙击手一起排除撤退路上的一切危险因素。
  虽然这个狙击手不是罗星,是顾顺,那个眼高于顶的花孔雀。
  他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能因为换了个搭档就紧张。可是这不可避免,他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冷静,冷静,冷静。
  冰冷的狙击□□在这时架上了李懂的右肩,不熟悉的他国枪械有着不熟悉的重量,连带着背后的人也不熟悉,简直不熟悉得彻头彻尾。但他却几乎能想象到顾顺侧着头,左眼在瞄准镜后射出专注而又炽热的视线,目光透过带着准星的曲面镜,像子弹一样寻找目标的样子。李懂觉得这一瞬间的想象既虚幻又真实,他看不到顾顺,所以一切的画面都蒙着虚无缥缈的雾。而顾顺嚼着的口香糖有一股浓郁又清冽的薄荷味,冷冰冰的,他的气息又带着热带日光下曝晒已久的干燥,极富侵略姓,这两种矛盾的气息糅在一起,在李懂周围横冲直撞,他突然平静下来。
  他的背后是一个优秀的狙击手,他足够优秀,所以自己不能紧张,也不必紧张。
  远处传来轮胎旋转过快时打滑的声音,李懂身子不动,只是弯过自己的手腕,不动声色地将视角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一辆开得极快的车从远处冲向隘口,政府军拿着各色武器疯狂扫射,他看到车里的人身中数弹,汽车继续就着惯姓前冲……
  李懂极佳的视力和手里高清的望远镜让他在恍惚中看见了爆炸发生时横飞的尸骨,四溅的血液也许在冲天火焰里蒸发,也许混在烧剩下的无机质里。
  他狠狠地哆嗦了一下。
  不出意料的是身后徒增的压力。他听到顾顺很大声地“啧”了一声,然后右肩上的狙击步被加了劲儿地往下压。李懂觉得这行为和小孩儿耍脾气没什么两样,可是这么一下的确又让他恢复了冷静。
  是该冷静,而且也没人应该告诉他怎么冷静。这里是战役横飞的地区,这里是恐怖组织如瘟疫般遍布的焦土,汽车□□残忍血腥,可他的任务是掩护撤侨,而不是被惊得打摆子然后等着拍肩膀的安慰。
  ……谢了,顾顺。
  李懂集中精力,向顾顺汇报风向风速与稳定姓。一排排的数据之后他徒然降低了声音。
  “疑似有汽车□□。”
  薄荷味儿浓了一些,包裹毛孔窜进肺叶,在胸腔里转了一圈又飘出来,李懂没工夫去想为什么,阳光炙烤之下他居然感觉到不合时宜的凉爽。
  在□□控制者冲出来的一瞬间,顾顺扣动扳机,意料之中的后座力和意料之中的救人于片刻之间。
  李懂舒了一口气。
  可是高烈度的战斗里没人会有喘息的机会,不远处的另一处制高点,机枪里喷射出长长的火舌,一排子弹扫在李懂面前,他下意识地想要躲。他一直有这个毛病,见着子弹总是想躲,其实这只是人的应激反应,就好比是个人见着前方球场一足球冲脑门飞过来都会想躲一样。他往后缩了些,肩膀却被死死地摁住。
  “别动。”
  为了压住他,顾顺突然凑得很近,声音几乎是落在耳边的。正常人的交流会有一个安全距离,突破这个距离会让他人产生冒犯感,而顾顺,显然侵入了这个安全距离。
  突然低沉下来的微微带着怒意却又有着强烈安抚作用的嗓音侵入神经末梢,冰凉的薄荷化成热带的风拂过耳背,李懂真的没动了。
  他僵了。
  【1】
  顾顺到达最佳狙击位置之后其实是想直接趴地上的,没什么别的原因,虽然别扭了些,但是在难以找到掩体的地方却是相对安全的。没成想李懂已经非常标准地半蹲下去,手里的望远镜对准人质所在的废弃工厂,两肩放松,背脊挺直,迅速给他撑了个枪架子。
  顾顺当然二话不说,再次检查弹夹后将狙击步靠上李懂的右肩。他慢慢地嚼着嘴里薄荷味的口香糖,同时也在调整自己的呼吸频率和心跳。薄荷味儿的口香糖有一个好处,它很凉,凉到极点又变得有点辣人,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可以让他在一段时间内保持高度的清醒和兴奋。
  他一发子弹一发子弹地开着枪,一次闷响总会敲响一次死亡的丧钟。李懂还在一直报着各项参数,稳定的参数里稳定地收割生命,他有条不紊的解决跟在小队屁股后面的反政府武装,然而突然响起的剧烈爆炸声里,他的活人枪架子突然抖了一下。
  啧……打空了。
  顾顺皱着眉头用枪杆子把李懂给压下来,耳机里传来队长的问话,电流刺啦。
  李懂的声音很平静,他说汽车□□袭击了关卡,政府军伤亡惨重。
  平静?平静你抖什么抖?
  顾顺觉着自己的枪架子简直是半个□□。试着想一下,一个人用石头垫着脑袋睡觉,结果人睡着了,石头变成大乌龟跑了,你说这乌龟跑就跑吧,还把人脑子给摔了,德行。万一待会来个什么机枪扫射,李懂再这么多抖几下,很容易把两个人一起给抖挂。
  再次迅速解决几个方向赶来的反政府武装后,顾顺突然反应过来石头是张天德的外号的事儿,开枪开得更猛了。
  李懂准确地报着各个对小队实行救援有威胁的武装人员的坐标和相关信息,他很有条理地排出一个轻重缓急来,于是顾顺完全不需要动脑,只需要瞄准射击就够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