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红楼]且听一曲将军令+番外 作者:默默的听(二)

字体:[ ]

 
第五十八章 贾赦很茫然
  贾赦很茫然。
  他明明记得自己上一刻还是戴着锁脚链, 在兵卒的驱使下一步一步走向西北的。
  怎生下一刻就躺在医馆, 身前还出现了自己死了数十多年的元配小张氏呢?还有自己早死的长子贾瑚和返老还童的次子贾琏。
  不一会儿,那个让贾赦记忆犹新, 面慈心黑又权势滔天的大明宫掌宫内监──戴权竟然出现了, 不住地催促他们上车。
  贾赦迷迷糊糊之下也就随他们上了车, 途中就听到那位戴公公和小张氏的对话,好不容易才整理出一些头绪。
  他这次躺在医馆是因为有人故意纵马想害死他,那些人背靠太子和十皇子有权有势, 连他的父亲荣国公贾代善都选择不了了之, 不再追究事件。但他有一个关系很好的弟弟叫贾敛, 弟弟亲自带兵杀上门把那两个罪魁祸首捉着, 就要把他们杀了替他报仇。
  贾赦糊涂了。
  他有一个父亲是荣国公叫贾代善,虽然不想承认,但他就一个弟弟叫贾政和一个妹妹叫贾敏。什么时候又冒出一个贾敛来的呢?
  终究是活了几十年的人,虽然是浑不吝了一点, 但也不是个傻子。贾赦从旁侧击小张氏起来,逐点逐点打听出那个贾敛究竟是什么人, 自己又还是不是那个自己。
  小张氏只以为自家夫君撞到脑袋一时间忘了些事,也不以为意,详详细细的把贾赦问到的没问到的,都统统说了出来。
  越听,贾赦就是越是惊愕。
  那个叫贾敛的而且确是自己的亲弟弟, 和妹妹贾敏是同出一胎的龙凤双生子。与自己一样, 一生下来就被祖母抱过去(大误)教养。他有什么好的都留一份给这个弟弟, 这个弟弟得了什么好的东西全都给他,他们之间的感情好得很。
  这还不只,这弟弟居然被那传说中的帝师王翊收了做弟子,要知道帝师王翊自太上皇传位给皇上后,就辞官归隐,再无消息了。帝师王翊一身通天的本领,满朝无人能及,听说皇上还因为这样而失望不已。
  这弟弟行军打仗都很有一套,不久才被太上皇…不…是皇上封了做从五品昭烈将军,领禁军副统领一职,圣眷浓重,简在帝心。
  为了替他报仇,弟弟还跟父亲贾代善闹翻了,关系决裂。
  听到这里,贾赦眼泪都冒出来了。除了祖母外,他什么时候有过这样为他掏心掏肺的亲人?父亲嫌他四肢不勤,母亲简直把他当仇人,弟弟不屑他这不学无术的哥哥,妹妹也不喜他这个不成材的大哥,原配、长子早逝,继室尖酸刻薄死要钱,次子一心讨好二房也懒得理会自己,庶子粗鄙顽劣,女儿又是个懦弱怕事的姓子。
  冲着贾敛为了自己与父亲翻脸,不顾前途与太子和十皇子硬碰硬这一点,贾赦就已经决定认下这比父亲还亲的亲弟弟了。
  佛家有云:一花一世界。说不定当年母亲真的诞下过龙凤胎,可能是因着一出生弟弟就夭折了,自己那时也年少才会不知道有此事。而在这个世界,弟弟没有夭折,所以所有事情都变得不一样了。
  贾赦越想就越觉得自己这想法是对的。有个这么有情有义有能力的弟弟和已经知道未来会发什么事的自己在,自己这一世绝不会像上辈子一样落得个查抄家产,革去世职,远离都城,充军边地的局面的。
  接下来的事真的让贾赦大开眼界,他这新弟弟竟然敢和太子、十皇子叫嚣,太上…皇上还偏袒他,那个权势滔天的戴权待他也如子侄般亲热,太子等龙子凤孙竟是拿他没半点办法。
  「嘿嘿!」贾赦只觉得仗着这弟弟,自己是可以横行京城的了。
  「哥,你没事吧?」贾敛见贾赦一路上嘿嘿个不停,也有点疑惑他究竟是不是撞坏脑子了。
  「没事,你哥哥我能有什么事!」可能是身体还残留着记忆,贾赦静下心后待这弟弟竟是非不一般的亲近。
  贾敛狐疑的瞧他几眼,也就当这亲哥哥是遇上每月都会有的那几日了。
  「说正经的。」贾敛正色道,「哥哥,你别怪弟弟说得不好听。」
  「嫂嫂当初生琏儿的时候月子坐得不好,落下病根。这女人的病可大可小,不过是几月未见,嫂嫂较弟弟出征前可是虚弱了不止一点。弟弟已经派人拿我贴子请宫中的郑太医每隔几天就过府把脉,你可见因着旁人说两句话就把郑太医送出去!」贾敛的意思是即使别人有什么闲话,你都千万不要乱听、别人想要截留郑太医,你都别把人送去。
  「什么?」贾赦转头打量了一下自己数十年没见过的元配发妻,见她的脸色好像真的稍嫌苍白,还断断续续地咳嗽。
  可能因为元配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还是停留在将死的那一段时间,所以贾赦才会没有发现她的不对劲。
  贾赦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
  他知道自己这个元配的死是有蹊跷的,与自己那个好母亲和好弟媳是绝对脱不开关系。不单止这样,自己长子的早逝,说不定都有她们的插手。
  他的瑚儿是多么乖巧的一个孩子,怎会无端端自己走去府内的湖边玩,还失足跌下水里呢!那些该死的下人都去哪了!?
  当时他还沉醉在极度的哀伤之下,妻子和长子接二连三的离逝让他实在接受不到。等到他总算打起精神想要查个明白的时候,侍候妻子和长子的下人不是被接过管家权的弟媳打发回金陵祖宅,就是被母亲以侍候不力的罪名打死了。
  他不是没有反抗过,但母亲张嘴就骂他不孝;他一要清查下人,母亲就哭天抢地的说他是看她这老婆子不顺眼,要拾包袱跟老二回金陵。一个孝字压下来他又能如何?
  他没办法之下只能把祖母留给自己的那些许人手全调到次子身边,好好的护着他长大。怎料,居然都被那弟媳找到空隙,派人把次子教得厌恶读书,风流浪荡,最后还把自己的娘家侄女许配给次子,使次子跟自己彻底离了心。
  贾赦心冷了。
  他生来就是一副浑脾气,既然没人跟他好,他也就撒手不管了。
  每天寻欢作乐,不务正业,花光了钱就只管向帐房伸手拿。
  他只知资质平庸,振兴家业什么的是没可能的了,而且振兴了不又是便宜了老二那些人。倒不如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当,只管守好这个祖母临终前还死死为他争着的爵位就好了。
  「哥哥,你听到我说了没有?」贾敛轻力地拍拍贾赦,忧心的道:「是不是累了?快到府里的了,先别睡着,免得睡一会又醒来更伤神。」
  贾赦捏着贾敛的手,欲言又止:「弟弟……」
  「?」贾敛不知道自己这位逗比哥哥又想出什么了。
  贾赦又捏着小张氏的手,珍视的看向自己还在的长子和仍未「变坏」的次子,发自肺腑的说:「夫人,这次为夫一定会好好护着你们的。」
  小张氏一呆,心中一暖。她这夫君向来都没个正形的,现在能说出这句话,她已经很高兴的了。
  贾赦小心地瞄了瞄车外。
  戴权带人走在前头,冯子芝率番子去不动声色地把公孙夫人把自小由红花喂养大的鸡进贡入太子府里害太子妃小产一事透露给太子妃的娘家──御史台大夫严岑府上,当然还要把公孙越串通匈奴人的事捅给六皇子知道,六皇子李天瑢生姓莽撞,好大喜功,只要设计得当,他得知此事定不会与那老狐狸景泰商议,直接把事情在早朝的时候爆出来。
  贾敛的亲卫也由池苍的带领下看似杂乱无章,但实侧把贾敛这一马车人牢牢保护在中间。
  只余冉封一人,大五三粗的坐在车夫位置上驾车。
  贾赦把头凑到贾敛耳边,悄声又快速的道:「你被太…皇上罚在府里闭目思过就好好的别要踏出府门,莫要与诸皇子搭上关系,太子年后会被废,其他几位皇子死的死,守皇陵的守皇陵,皇上会退位为太上皇,传位给……」
  贾敛脸色一变,死死掩着他的嘴巴。
  「唔唔唔……」贾赦被掩得喘不过气来,拼命地挣扎。
  贾敛不理会他,只伸头出马车外,一双眼神锐利地向四周的亲兵脸上一一注视去,见得众人并无异样,就挥挥手让他们再散开一点。
  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才坐回马车中。
  「你真是撞到脑子了吗?不要命了!?你从哪里听来的胡言乱语!」贾敛低吼。
  在这个皇权至上的年代,哪怕他有皇爷的偏爱,敢与太子杠上,不给诸皇子面子,但他也是万万不敢说出太子会被废的这番大逆不道的说话。他这个哥哥向来糊涂得很,难不成是旁的有心人特意告诉他,想让他转达这番话给自己听来达到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
  「将军,到了!」冉封长吁一声,把马车停下。
  「待会再跟你谈!」贾敛恶狠狠的「瞪」了贾赦一眼,跳下马车,让下人直接把马车拉到贾赦的院子里。
  有戴权走在最前,荣国公贾代善得到消息,自然忙不迭地大开中门,亲自领着全家上下前来迎接这位内相。
  一笔写不出两个贾字,宁荣是一家。贾代善派人去给贾代化报信,贾代化也领着儿子贾敬赶过来了。
  「戴公公,你辛苦了。」贾代善客气的道,手下把一张一万两银票不动声色地塞进戴权宽大的袖子里。
  戴权既无表情又不言语,只是轻轻摇了摇袖子,银票立马消失不见。
  这倒让贾代善摸不着他心里到底是好还是坏,越发小心翼翼。
  「我那逆子生姓冲动易怒,竟敢因些许小事冒犯太子,真是罪该万死。只盼皇上圣明,莫要降罪家人。」贾代善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这些时间里经史氏和贾政苦口婆心地劝说,他终究是决定弃车保帅,放弃贾赦这个没用的长子和贾敛这个不受掌控的么儿,换他荣国府一家上下的姓命和荣华富贵。
  贾代化身上有京营节度使一职,刚刚还在当值,一听到发生这么大件事就已经立即赶来。但因着来得匆忙,贾代化也不知道自己这堂兄弟的想法。
  现在看来竟是要放弃他那小侄子!?
  贾代化瞧见贾代善身后的贾政和史氏,就知道他这堂兄弟的昏招是怎样出现的了。这些年来他虽然口中不说,但也看得明白两府之中最有出色的怕是贾敛这个有后台(王翊),有靠山(牛金),有能力,又独具圣心的侄子了。偏生贾代善就像被猪油蒙了心、被鬼捂了眼睛似的,看不见这小侄子的好,一味宠着那廿多岁人,连儿子会读书了,却仍然连秀才都考不上的「读书种子」!
  贾代化从儿子手上拿过一迭银票,也不细数,一并塞到戴权手里,「戴公公,我那侄儿年纪尚小,难免行事不周全。若有任何冒犯,请公公看在他年少无知的份上,多在皇上跟前美言几句啊!」他对他堂兄弟这家子真是心寒了,那是你们的亲儿子、亲弟弟来的啊!
  戴权的脸色总算和缓了下来,这两府里还有一个明白人。这么没眼力劲儿的!怪不得这贾代善守孝三年后,皇爷也没有重提他起复一事。
  「宁国公这是什么意思?说句亲近的话,小公子也是咱家从小看大的。自家孩子有事,咱家怎会不帮忙呢!」说话间,戴权把手里的那一迭银票推回给贾代化。
  太监不收钱?这倒真是一件稀奇的事情。
  不用多言,接下来的事情让贾代化真的知道他这侄子的确与戴权亲如子侄。
  「伴伴,刚才人多杂乱也没问你皇爷可真恼了?」贾敛亲近地从背后半扶着戴权,把贾代善和贾代化吓了一跳。
  「当然是恼了!」戴权黑着脸。
  贾代善腿脚一软,幸得有贾代化在旁扶着。
  「你这皮猴子就不知道皇爷才刚刚躺床不够一刻钟,又被你吵醒了。他怎能不恼?」戴权眼带责怪。
  贾敛不以为意,叫屈道:「皇爷这么疼我,就算恼也不会是恼我。而且,难道我被人踩到头上了都不还手吗?」
  「就你这皮猴子聪明!这不,伴伴刚叫起皇爷时,皇爷还沉着脸,一听到你被欺负了,就立即亲手下旨了!」戴权戳了戳贾敛的额角。
  贾敛死皮赖脸的道:「我就知道皇爷和伴伴最疼我的呢!」
  「要不是伴伴在皇爷面前替我美言,想来皇爷说不定要打我屁股呢!我什么时候都说伴伴待我最好的呢!」一番话哄得戴权眉开眼笑。
  贾代善和贾代化在旁边看得一愣一愣,想不到这位能止小儿啼哭的东厂厂公居然真的与自家儿子(侄子)关系这么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