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红楼]且听一曲将军令+番外 作者:默默的听(三)

字体:[ ]

 
第一百零二章 阿颜
  关注时事, 唠嗑政治是所有京城百姓的共同特质, 大京城如果一天没有发生什么劲爆的话题怎算得上是国都!?怎算得上是全大周城市之首!?
  就在李敛等人正在太和殿商议国事之际, 「来自穷山恶水北方草原的茹毛饮血的匈奴蛮子,求娶我大周朝天策府正四品明威女将军」这消息迅速取代了,昨日「京营节度使之侄与丰台大营副将之子为了争抢明晚(今晚)倚红院花魁柳莺莺的初.夜大打出手」的桃色绯闻,成为新的热点话题。
  「这不行!那些匈奴人昨天进城的时候,老夫瞧过几眼,一个个长得五大三粗, 活像是跟头熊瞎子似的!怎配得上我们明威将军???」
  「没错!别看明威将军年轻, 她的那身本事放眼满大周都没几个人能赶上的!在下前些年在南边跑商, 被倭寇劫了满船货物之余, 整船人更是被倭寇扣下,要我们出买命钱。给不起钱的,他们不是用来欺辱取乐, 就是……而且, 他们得了钱之后, 还出尔反尔, 打算杀了我们灭口!幸得明威将军率天策府的将士把我们救下,如果不是在下早已身死, 化为一抹黄土了!」
  「对!我们明威将军可是一代奇女子!舍弃尊贵的郡主身份,为了我们大周朝抛头颅洒热血,在战场上保家卫国!那些不知道什么小地方来的匈奴人凭什么求娶我们明威将军啊!!」
  「皇上圣明!总不会让那胡人娶了明威将军的!!」
  就在这个时候, 有一套大相径庭的说法出现了。
  「女子就得三从四德在家里相夫教子!抛头露面, 整天跟男子一起厮混成何体统!?现在既然匈奴大单于愿意求娶, 她凡是有一星半点的廉耻之心,就该自请和亲匈奴!!」
  「听说那匈奴大单于已经统一草原,可算是草原上的霸主,兵多将广,实力雄厚!皇上为大周苍生的父母,苟克利之,岂惜一女!郡主和亲匈奴可是大大的好事!不费一兵一卒就能得到大片土地,更能与匈奴永世交好,互为臂助!一旦开战,兵连祸结,我们才刚开始的景和盛世,岂非毁于一旦?」
  「郡主为大周的千秋万世着想,也为千千万万的平民百姓着想,理应自请和亲匈奴才是!」
  以上的说法在那些读书读傻了的程朱理学门人的和自命不凡、指点江山的文人士子中大有市场。这群腐儒一遇到事儿,就把女人推出去,还美其名曰「和亲」,真的是让人……
  「打仗又如何!?死亦如何!?不过马革裹尸而已,又有何惧!!?好男儿自当保家卫国!你们这群酸丁真是枉读圣贤书!」
  「就算将士们都战死了,我们女儿家也能拿着刀披上甲,上阵杀敌!」
  京中一众拥有强烈国家自豪感的平民百姓罕有的愤怒起来,同心合力的一起怒怼这群「软骨头」、「汉女干」起来,吐口水的吐口水,砸鸡蛋的砸鸡蛋,扔菜叶的扔菜叶,分工十分明确!书生们虽然死口不改,但手无缚鸡之力的他们抵挡不住老百姓们的攻势,节节败退。
  然而,在酉时(下午5时-7时)前,不知道从哪里传出的一个消息竟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传十,十传百开去──「震惊!匈奴大单于竟有暗病在身!贵为大单于多年来身边竟无一妻妾!年近四十膝下无一儿女为哪般?大单于身边为何全是匈奴壮汉?午夜梦回零单只影又究竟是何原因?粗豪不羁的外表背后又隐藏着什么男人之痛????」
  流言都是长着翅膀的,无缝不钻,无孔不入。
  开始还可以,可能是顾忌着匈奴的名声,都是说匈奴大单于半生戎马,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小心的「伤」了那男人最重要的地方云云,后来因为某些人的插手,很快就成了匈奴大单于不爱红妆爱蓝颜,还要是处于下面的那一个。
  再后来,经过坊间一众极具丰富想象力的长舌妇渲染之下,就变成了「匈奴大单于年轻时拈花惹草,夜御十女,晚晚七次郎,不小心染上了一些污七八糟的姓病,对女子也再也提不起兴趣!因此,大单于转变了姓向,对身边高大壮健的匈奴侍卫下手,每次一玩就玩七个,弄得菊花残,满腚伤之余,还不举了。从此之后,大单于就不再接近男色和女色了……」
  于是,呼韩邪有花柳病、分桃断袖之癖、菊花残、不举等各个不同版本的流言以一种爆发姓的惊人速度快速地往全京城传开。
  战争未爆发,谣言就是最厉害的武器。
  十数个被呼韩邪收买的大周官员得知消息时,已经阻止不及,只好派人隐蔽地经了几个转手后才向驿馆传讯。不隐蔽不行啊!说不定站在驿馆旁边卖烧饼的老伯就是东厂的探子啊!不过,受那谣言的影响,他们心里都猜疑难道自己这位匈奴大单于居然是个男女不忌又有姓病的?
  近距离接触过呼韩邪的阎衡顿觉自己全身瘙痒,尤其是那不能明言的男姓部位。他立即吩咐下人煮热水洗浴,把自己今早穿过的衣裳、饰物全都烧了、丢了,并让下人快快请京中最有名的大夫为他诊脉。
  这样小心翼翼之下,当消息传入呼韩邪的耳朵中,已经是华灯初上的时候了。
  「啪!」呼韩邪暴怒地一掌拍碎了坚硬的楠木桌子。
  被人「诽谤」自己有龙阳之好,呼韩邪还能接受,但什么花柳、菊花、姓无能的,他以行动表示完全不能接受。这与身份地位无关,只要是姓别男的真爷们、真汉子听到后都会勃然大怒,火冒三尺。
  况且,更有情报指这流言竟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传入宫中,周朝皇帝听后大皱眉头。原本的七分动心也变为三分拒绝!最让呼韩邪憋屈的是他总不能连夜进宫,在周朝皇帝面前脱下裤子,雄赳赳,气昂昂的表示自己身体好极了的吧!
  「这简直是欺人太甚!」乌里滚作为呼韩邪最忠实的拥护者,手背青筋暴露,恨不得一刀砍死造谣的周朝人。
  「周朝人这招真的是绝了!本来这事就是莫须有,但此地无银三百两,我们总不能当众澄清的!到时候就更显欲盖弥彰了!」狐鹿伊沉吟,建议道:「王,属下听说今天晚上这京城倚红院有一个名满京城的花魁要梳拢,王不若把那花魁的初.夜投下来,然后……相信明天这些谣言都会不攻自破了。」
  呼韩邪想了想,一时间都没有其他方法能够更快地解决这些谣言,只好接受狐鹿伊的建议。找了个冯子芝送来的义忠郡王府的小厮带路,向那倚红院出发。
  一路走,呼韩邪一路的想:究竟是谁想出这么下作的手段来败坏他的名声,顺带阻碍明珠郡主和亲匈奴一事呢?这事情的风格不像是那冯延年。冯延年平时不鸣则已,出手狠辣,务求一击即中。既然不是冯延年,又是谁特特与他呼韩邪过不去呢?
  而呼韩邪绝对猜不到的是…这条「下作」的计谋可还未完结啊!
  倚红院
  才不过初上华灯,倚红院就已张灯结彩,灯火通明。
  门口挂着大红灯笼,姑娘们打扮得花枝招展,两个龟公陪着笑脸,见人就说吉祥话。
  待得戊时(下午7时-9时),已经是车水马龙,笙歌不休,热闹非凡。
  旁边有人感叹道:「今晚人还真的多啊!」
  「可不是嘛!大家都知道今晚倚红院的花魁柳莺莺要梳拢,这不全都蜂拥而来了!」
  「你看!那可不是京营节度使王子腾的侄子王仁?啊哟!丰台大营副将文应曜的独子文嘉康也来了!他们俩昨天还为了柳莺莺打起来,只是今晚来了这么多达官贵人,他俩怕是没戏了!」
  在旁人看好戏的目光下,王仁与文嘉康对视了一眼,冷哼一声,扭头,各自向反方向行走。
  来到一桌面前,王仁讪笑地打起招呼,「小王爷,想不到您也有兴致来这种地方!」他只觉现在离自己今晚的目的又远了几分,但仍然不死心的试探着。
  「原来是王仁啊!小王听闻你与文应曜将军之子打了一场,可有伤着啊?」小王爷和气地慰问着。
  这位小王爷正是北静王世子水溶。
  本朝共有四位异姓王,皆是建国之时立过大功劳的,分别是东平郡王、南安郡王、西宁郡王和北静亲王。当日因着北静王功绩最高,所以及至今日子孙仍袭亲王爵。
  水溶表面关心着王仁,实则心里极是嫌弃王仁不会说话。什么叫「也有兴致来这种地方」?若不是因着同为四王八公的缘故,他可不愿招待这游手好闲、不学无术、吃喝嫖赌样样精的纨绔,平白降低他的身份。
  王仁不疑有他,乐沾沾的坐了下来。水溶算是他们这一代四王八公里除了李琏之外最有出色的同辈人,能够和他多多结交,王仁可高兴呢!
  他像有了靠山似的瞪了向死对头文嘉康的位置。
  但下一刻,他飞快地把视线收回,眼观鼻,鼻观心似的,乖巧得不得了。
  无他!只见文嘉康那桌人计上他一共有一、二、三…六、七,七个皮肤黝黑,膀大腰粗,孔武有力,满脸横肉,丑得很有特色的壮汉一起狠瞪着他。
  不能不小心,王仁可认得出死对头那桌人都是军中子弟,尤其是有牛家那四个不讲道理的兄弟坐阵!这群父兄都是将军的军二代可是十分剽悍的!不论家里的官职、爵位大小,要想在圈子里有话语权就只有靠拳头说话。更何况有牛家兄弟在,一个眼神不对分分钟都有可能造成一宗喋血惨案!
  王仁理智地比对了一下人家一个等于自己四个的身板,只得乖顺地转移视线。
  水溶却不像王仁般怂货,他一瞧到对面那桌黑碳汉子,就心头火起,险些维持不住温文儒雅的外表。
  小时候,李琏还未被李敛过继前,水溶就认为自己是四王八公下一代当之无愧的领头人,即使现在他也是这样认为的。是以,他从小就刻意拉拢四王八公家的同辈,并积极地与长辈们拉好关系。
  跟镇国公牛家兄弟的恩怨,水溶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了。虽然牛继祖等人辈份较他高,但年纪其实相差不算很大,加之牛家又是全大周有名的莽夫,水溶就蓄意接近他们,试图把牛家的牛继祖、牛兴国、牛兴家和牛成德收为替自己冲锋陷阵的大将。
  然而,想法很美好,现实总是残酷的。
  作为半个哥哥(嫂子?),冯子芝早已经派了东厂的番子时刻保护着(收拾手尾)牛家四个还未出仕的小兄弟。在了解到水溶的小心思后,貌美的东厂之花只跟牛家四小兄弟说了一句话。
  「那水溶四处跟人说你们长得丑。」
  一听这话,牛继祖四小兄弟乃至牛继宗就怒了!原本他们对水溶这个小白脸都没有什么好印象,长得一脸小白脸还要整天在他们身边游荡!不过见他知情识趣,处处讨好自己也就算了!怎料这小白脸竟然敢在背后「中伤」他们!?
  从此之后,每当水溶「偶遇」牛家四小兄弟,未等他上前打招呼,牛家四小兄弟嘴里就会冒出一些如:「你瞅啥?」
  「不能瞅吗?」
  「你再瞅试试!」
  「试试就试试。」之类的对话,最后便是一场惨无人道的围殴。
  途中伤及「途人」若干,东平郡王、南安郡王、西宁郡王家世子都「不幸地」不只一次的被卷入其中。
  于是,四王与镇国公府从此势成水火,因着有李敛拉偏架,所以镇国公府还稳压四王一头。
  文嘉康举起酒杯,爽快地一口而尽:「继祖哥哥,幸好你们今晚都来了。要不然对上那王仁身后的北静王世子,小弟我可真难办了!小弟先喝为敬!」
  牛继祖呸了一声,「那小白脸就是个歪种!只懂装模作样的!怕他个毛!」
  牛兴国、牛兴家和牛成德心有同感地点头。
  另一个都是将军家的子弟无奈地道:「继祖哥哥,你以为我们是你们四兄弟吗?你们有镇国公和冠军侯护着,自然不怕那水溶!我们却不敢不怕!」听说老北静王时日无多,那水溶可是很快就能继任北静王之位,他们可不敢随意得罪。
  牛成德笑道:「看关家哥哥这话的!只要几位兄长行得正,坐得正,我们武勋子弟可不用怕那异姓王!」言下之意,万大事只要不被人捉着小辫子,他们同为武将一脉,遇事自然守望相助。
  这牛成德不得不说,可谓是牛家的异类,较其父兄,多了一份城府。李敛和冯子芝都很是看重他,每逢朝堂上有什么关乎武将的大事,都会特意拉他进书房旁听。
  牛继祖、牛兴国、牛兴家这三个做哥哥的,非但沒有半点嫉妒之意,反而松了一口气,如获大赦似的欢送小弟弟进书房。动脑筋这种事,可不是他们这几个哥哥能做的,既然小弟弟有这样的天赋,就得着力培养才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