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红楼]位面商人贾蓉 [参赛作品]+番外 作者:岸芷汀香(上)

字体:[ ]

 
文案:
因为双重人格被家人送进精神病院的贾蓉死了,一个叫做交易系统的东西,带着他的灵魂来到了异世界,从一副刚咽气的躯壳中复活。巧合的是,躯壳原主的名字也叫贾蓉。大名鼎鼎的红楼梦一书中,宁国府里,媳妇和亲爹搅和在一起,头上长着一片呼伦贝尔大草原的贾蓉。知道了自己的新身份以后,贾蓉呵呵冷笑,果断休妻离开贾家。
男主第一人格不要脸死要钱大女干商,第二人格戏精女装大佬。
 
有bug,有私设,部分剧情夸张化,苏破天际,拒绝考据!不喜欢的不要进来!
作者超级玻璃心,一点就炸毛,不喜欢,或者要走的请悄悄。
 
内容标签: 红楼梦 穿越时空 系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贾蓉 ┃ 配角:沈若虚 ┃ 其它:贾惜春,林黛玉,秦可卿,贾珍,王夫人,贾政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带着位面交易系统来到红楼的贾蓉,利用系统,和鬼界、现代、未来、修仙等众多位面开展交易,购入各种特色商品,在红楼世界打造出一个前所未有的商业大帝国。在此期间,面对前仆后继来找麻烦的各路人马,拥有系统金手指的贾蓉,利用各界的黑科技道具,开启了疯狂制敌模式……本文主角身负双重人格,主人格稳重精明,日常坑人;次人格女装戏精,日常作妖。姓格变化多端的贾蓉,面对种种阴谋诡计时,都被有力反击回去,情节精彩,爽点十足。
 
 
第1章 
  贾蓉睨了眼一旁的护士,拿起她递来的药片,就着白开水咽下。
  药有安眠的功效,吃下不到十分钟,贾蓉便感觉到了困意袭来。
  眼皮子愈发的沉重,躺在纯白的床上,纯白的屋子里,贾蓉陷入了睡梦之中。
  隐隐约约的,贾蓉耳边似有男女说笑之语传来。旋即女子的娇笑声,丝竹声,脚步声……争先恐后飘入耳内。
  于此同时,脂粉的香气越来越浓,夹杂着几缕酒香萦绕在鼻息间。
  这不可能是充满了药水气味的病院该有的,至此,贾蓉便知自己如往常一样做梦了。
  熏熏然的,脑袋有些沉重,这感觉似曾相识,像是……他从前饮酒过量,喝醉了的情形。
  贾蓉很好奇自己今次会梦到什么,尚未来得及深想,耳边的声量便愈发的大了,麻痹的身体渐渐有了感知力。
  这和以往无知无觉的梦境全然不同,拥有着无限于接近真实世界的真实感。贾蓉非常怀疑是因为他今日吃了病院的药导致的。
  突然,肌肤传来了异样的酥麻感。
  贾蓉的大脑有些迟钝,后知后觉的感知到,那是一双手在自己身体各处点火。
  他越来越热,好比初雪的肌肤染上了嫣红色,仿佛冬日里粉色的梅花瓣飘落,融入了白雪里。
  屋内好似弥漫开了一股浓郁的甜腻香气 ,飘荡在每一个角落,令人飘飘欲仙。贾蓉心想,多新鲜呀,他居然做了一个舂梦。
  受不了身上之人轻若羽毛的磨人抚慰,贾蓉不耐烦的催促道:“用力一些,你没吃饭吗?”
  “别磨蹭蹭的,快一点!”
  沈若虚动作顿了顿,片刻后,如贾蓉所愿。
  屋内的热度不断升高,两人的体温热得吓人。
  从窗口溜进来微风,掀开如火的纱帐,瞧见了里头羞人画面,红着脸飞快离开。
  贾蓉不加克制的轻吟声里带上了难耐的哭腔,再也说不出话来。到后来,纱账内只余下了两人急促的呼吸声还在显示存在感。
  和屋内翻云覆雨的两人一门之隔的世界,分外喧嚣。
  风流靡丽、妩媚多情的女支子轻纱披身。或是摇曳生姿的行走着,或是扭动纤细的腰肢尽情舞蹈,或是和来此寻欢作乐的男客说笑,举起酒杯,把酒水送入涂抹着胭脂的檀口里。
  原来,这竟是一家女支馆。
  就在这间房间外面,三名二十岁左右的男子头挨着头,一只耳朵贴着门扇,努力的听着屋里头的动静。
  宋青感觉心理不太踏实,不安道:“表兄,咱们灌醉了阿虚,给他下了舂药,偷运来了楼子里。待明日阿虚醒来,你们确定他不会秋后算账,剥了我们几个的皮吗?”
  要知道,阿虚的脾气可不算好啊!尽管年纪比他们小,可一旦发起狠来,猛兽都得退避三舍。
  沈若安满不在乎的摆摆手,分析道:“前几日,杨家和李家的那几个废物故意在阿虚面前明嘲暗讽他不是个男人。虽然说阿虚当场就反击回去,揍得他们哭爹喊娘出了气。可事后,他便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出门,想必他的内心定是痛苦极了。”
  “如今咱们兄弟几个重金请了花魁娘子亲自伺候他,帮他破了童子身成为真男人。事后阿虚必然感激都来不及,何来算账一说?”
  沈若宁点头如捣蒜,应和道:“大哥说的有理。”
  宋青一听两位表兄都怎么说了,心中的忐忑之情顿时化作烟云散去。
  他叹气道:“都怪凌云寺的那个破法师,寿命尽了就尽了吧,偏偏咽气前还应了姑父那继室的要求为阿虚相面,说他命里克妻克母克女人。”
  “偏生姑父那蠢货还就信这套。明明姑姑是让他的妾室下药暗害,导致难产而亡的。谁成想得到,他听了魏氏转达了那破和尚的批言后,便一心认定当年是阿虚克死了姑姑和未能出世的小表妹。”
  当年他已经记事了,犹记得姑父死命护着那妾室的模样,好在他爹强悍,弄死了那女人给姑姑报仇。
  每每想起他那不知所谓的姑父,宋青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磨了磨牙,又道:“依我看,那破批言都是姑父的继室魏氏的阴谋诡计。你说她什么时候请人给阿虚相面不好,偏生在生出了个儿子后,找那和尚为阿虚看面相。她显然是觊觎阿虚的世子之位,所以暗中收买了那和尚陷害阿虚,真可谓是用心险恶啊!”
  “可不是吗?害得阿虚被迫见了女人就要退避三舍。可怜他活到了及冠之年,女人的手指头都没能触碰一下,还要时常给咱们的对头嘲讽耻笑。”沈若安说到此处,想起自家堂弟这些年来所受的委屈,心疼的不得了。
  “好在今夜过后,成了好事,阿虚就不必再为此痛苦了。”三人挤眉弄眼,嘿嘿笑着,三张俊秀的脸带上了些煨琐的味道。
  沈若安的耳朵重新贴回了门扇上,聚精会神倾听,怎奈仍旧未能听到想要听的声音,他语气失落的说道:“可惜周围声音又吵又杂,听不清里头的战况,不晓得芸娘服侍得阿虚好不好?”
  沈若宁不以为然道:“急甚急,明日天亮阿虚出来后,咱们直接问他感受如何,不就都清楚了吗?”
  “也对。”沈若安点了点头,一手拽着小弟沈若宁,一手拉着表兄宋青,往着楼下观舞台走去。“咱哥几个去喝几杯,庆祝阿虚成为真男人。”
  红日高升,向大地倾洒光辉。晶莹剔透的水珠装饰着水面绽放的芙蓉花。片片碧绿的荷叶中间,随着清晨的凉风温柔的摇摆,中间圆滚滚的水珠滚来滚去,说不出的可爱。
  早起的鸟儿们扑腾着翅膀从巢穴里飞出来,蹿进了茂盛的树冠里觅食,间或还能听到它们悠扬婉转的歌声。
  榻上双目紧闭的沈若虚皱了皱眉头,似是房子外面舒展歌喉的鸟儿,扰了他的好梦,让他不满。
  此时他的大脑仍是浑浑沌沌的,仿佛装着一团浆糊,意识半清醒半模糊,似醒非醒。
  感觉怀里好似抱着一团温热柔软的云朵,沈若虚情不自禁挪动指腹摩挲起来。手指触摸到的肌肤温润滑腻,宛若一块极品暖玉,沈若虚十分的喜欢,双眉间的褶皱很快不见了踪迹。
  贾蓉鼻子里发出不满的轻哼,恼怒身上一直骚.扰他的东西。
  浓密如扇的睫毛颤了颤,眼皮子缓缓张开,露出了里面装着星子的瞳孔。贾蓉眨巴了几下眼睛,看到了面前男子平坦的胸膛,尚有些迷糊的大脑瞬间转为清明。
  他霍然坐起,端详着男子的面容,打量着古色古香的房屋,还没搞清楚现下的境况,脑子里突然响起“叮”的一声。
  【位面交易系统已绑定,是否开始搜索连接其他位面进行交易。】
  作者有话要说:  为了和谐,有些错别字是故意的。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爱你们~
 
 
第2章 
  听着这段没有波动不带情绪的机械音,贾蓉没有任何反应。他的注意力全聚集在当前糟糕的环境之中,压根没心情去管脑子里的叫做交易系统的东西。
  腰部酸软,双腿无力,后方不适。
  争相显示存在感的种种感受,无不昭示着,昨夜的一场水乳-jiao-融大戏,是真实发生过的,而非他所以为的那般只是大梦一场。
  可是,他不是被关在病院里吗?这里又是什么地方?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霎时间,无数疑问涌上心头。
  贾蓉掀开纱帐的一角,目光一一掠过玲珑精致的梳妆台,刺绣屏风,悬挂的泼墨画,各种摆设观赏的瓷器……
  房中的陈设和器物俱给人古色古香的感觉,就连躺在身旁的男人,亦是一头长发。
  这时候,贾蓉发现了一缕发丝从肩头垂落。他目光一滞,伸手身后一摸,抓出了一把乌墨长发。
  眼睛所见到的一切,再加上脑子里叮叮作响的交易系统,贾蓉万分肯定,自己遇上了神奇事件。
  比方说,小说里常见的穿越。
  刚想透彻了自己的处境,贾蓉脑海中乍地涌入一段记忆。
  伴着剧痛袭来,冷汗直下,贾蓉“看”完了这具身体,也就是另一个贾蓉的一生。
  他这副新躯体的原主人,乃是种花国鼎鼎大名的《红楼梦》里的人物之一,再具体些来讲,便是男主角贾宝玉的大侄子贾蓉。
  贾蓉身为宁国府继承人,打小从富贵乡里长大,尤其娶了如花似玉的娇妻秦可卿之后,日子愈发过得美满快意。
  贾珍袭了三品威烈将军的爵位,手头上有一个荫生的名额。不过因为贾蓉不爱读书,所以一直没用名额进国子监。
  由于贾蓉分外的喜欢妻子秦可卿,为了给她挣个正儿八经的诰命,是以在新婚不久后,硬着头皮进了国子监,努力学习着他最不喜欢的四书五经。
  听讲,练字,读书,骑射……
  在国子监里的每一天都是一成不变,非常的枯燥无味。要是从前,贾蓉早就撑不下去了。好在有秦可卿作为动力,哪怕再厌烦,他仍然每天逼迫自己苦学,咬着牙坚持下去。
  国子监施行封闭式教学,所有的学子无特殊情况,平日里都得住在学子宿舍里,唯有每月初一、十五这两天才有假期,让其归家。
  所以,从贾蓉进了国子监那日始,他和秦可卿这对新婚夫妻的相处时间,每月里便仅有那短短两天。
  好景不长。
  深闺寂寞,许是贾蓉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国子监,冷落了秦可卿。给风月场老手贾珍引诱撩拨了几回,秦可卿便和他勾搭上了。
  前一阵子,贾蓉想秦可卿想得紧,于是装病偷偷溜出了国子监,想回家看看媳妇。
  怎料,他欢天喜地回到家中,撞见的却是自己的妻子和父亲贾珍通女干的画面。贾蓉目眦尽裂,险些便忍不住冲出去捅死那对狗男女。
  没有一个正常男人可以忍受妻子给自己戴绿帽,当发现父亲和妻子的女干情,绿云罩顶的贾蓉暴怒不已,悄无声息的回了国子监后,装病就成了真病。
  病昏醒来,高烧都没退下,内心又苦又痛的贾蓉便跑来了花楼里,招了花魁娘子伺候。
  说是伺候,其实就是不停的给以酒浇愁的贾蓉斟酒。
  后面的记忆,由于原身已经喝醉了,接受记忆的贾蓉记得不甚清晰。意识朦朦胧胧的时候,花魁好像走了出去。而原身还在不停的往嘴里灌烈酒,高烧未退,再加上酗酒过量,结果这悲催的孩子便酒精中毒而亡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