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综]审神者来自流星+番外 作者:杨乔萝(下)

字体:[ ]

 
第53章 亲情
  一直在树上躺到夕阳西下,网球部那面的人氵朝才慢慢散开。叶清打了个哈欠, 觉得这一下午也算是收集到了不少信息。
  比如说各个网球部的成员名字。
  他看到忍足尹代跟在一个深蓝色发丝, 戴平面眼镜的少年身边, 两人正态度亲密自然的交谈着。突然,忍足尹代朝着面扫了一眼。
  叶清冲他眨眨眼, 看他面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
  忍足侑士也察觉到了,然而顺着他目光看去,那什么都没有。
  “堂哥你应该也听说了, 我哥回来了。”忍足尹代急急忙忙的转移话题:“我妈的意思是大家一起到我家吃个饭。”
  “荣幸之至。”忍足侑士道, “你的哥哥应该是我堂哥, 你觉得他怎么样?”
  他不动声色地打探情报。
  “和妈妈长得一模一样。”忍足尹代先斩钉截铁的说了这一句,而后又有些苦恼地摸了摸后脑勺:“他……有些奇怪, 而且偶尔有时候会觉得危险。”
  忍足尹代从小跟着忍足侑士到处跑, 对这个堂哥非常信任, 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所有感受说了出来:“而且, 他好像在做安保工作,我见过一次他的下属, 很可怕。”
  忍足侑士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
  忍足家最近其实不太太平, 最上面的人寿终将寝, 下面便嚷嚷着分家分财产,忍足侑士他们其实不担心,他们是嫡系。但分支那些人很可能为了钱而去利用忍足久仁丢失的孩子。
  当初叶清会丢失也有分支某些人的手笔。
  他在这个时候出现, 究竟是巧合还是某些人的安排?
  叶清看着三个学校的校服分别往不同的方向去,皱了皱眉。
  溯行军还没有出现, 难道他的猜想是错的?停留的时间越长,越有可能引来检非违使,溯行军应该比他们更不希望见到那个场景才是。
  迹部景吾和越前龙马都有刀剑跟着,叶清想了想,灵机一动,叫上大俱利伽罗跟在了另一所学校学生的后面。
  他在树上待了那么久也听下面人科普过了,是立海大。
  叶清不懂网球,也无法体会那里面的乐趣,但他能看出来那个立海大的队长幸村精市很厉害,戴着白色帽子的黑皮副队长真田应该练过剑道。
  “这种人物日后也应该大放光彩才对。”叶清暗自琢磨,难道时之政府给的人只是领域最出色的一个,剩下的没管?那他们的工作量要比实际上多出不少。
  果然,在立海大的人分开走后,叶清跟着幸村精市,还没走多远便察觉到了溯行军的气息——他们终于按捺不住要出手了!
  “大俱利。”叶清唤了一声。
  男子不需要他多言,宛若黑豹一般,俯身冲了出去。
  前方幸村精市正在和人通话,嘴角笑容温和,精致的五官在昏暗的街道上仿佛都发着亮光。
  溯行军来的不多,大俱利伽罗一个人就能牵制住他们。只是兵刃交接的声音在安静的街道上依旧突兀,幸村精市有些疑惑的向这面看来。
  “快速解决。”叶清又说了一句。
  大俱利伽罗默不作声地加快了进攻的趋势。
  这的溯行军实力不强,但一人对一堆还想要迅速解决,有时就需要用一些特别手段。
  但问题是,身上的西装并非铠甲,坏了可以自行修复。
  幸村精市已经在向这面张望了,他神色间有几分狐疑,随时好像要走过来查看一样。叶清一直盯着他,见他脚步动了,便向前一步站了出来,挡在这。
  “小孩子晚上还是早些回家为好。”他漫不经心的笑道:“黑夜里的世界可危险的很。”
  虽然脸上带着笑,可这个青年明显是生人勿进的意思。幸村精市从他身上察觉到了危险,刚要迈出去的脚转了方向:“我只是路过。”
  他温和的笑了笑,转身走远。
  叶清一直注视着他的背影,回头看到大俱利伽罗已经解决了三个溯行军,剩下的却是小巧灵敏的短刀,他一边要想着攻击对方,一边又要保护自己的衣服,闪躲之间不免有几分狼狈。
  叶清看了一会儿,无奈道:“衣服破了可以再买一套,你不必这么畏畏缩缩的。”
  大俱利一个弯腰躲开敌短刀的袭击,长刀一挥斩落一个。两把敌短包围的压力比之前小了很多,他找到时间冷声道:“不用管我,没想和你打好关系。”
  那就不要这么在乎衣服啊。叶清摇了摇头,倒也没有插手他的战斗。
  他这次带大俱利伽罗来,本来就是想要锻炼他,而且在叶清眼皮下,大俱利伽罗顶多受伤,绝不会重伤碎刀,所以其他人也很放心。
  大俱利费了一番功夫才将所有敌短都砍成两半,站回叶清身后。
  “你练度低,做到这一点已经很不错了。”叶清点点头。
  听到夸奖,大俱利伽罗把头扭到一边,就当做没听见,嘴角却抿得更紧了,好像怕一放松就会不小心扬起来一般。
  这次清理了一波溯行军,叶清心情愉快许多,他猜溯行军今天应该不会再出现,又见天色已晚,便招呼大俱利伽罗一起回去。
  “我在这里守着。”大俱利伽罗道,他目光看向前方:“溯行军很可能晚上偷袭。”
  “行。”叶清很干脆的答应下来,“你自己小心,夜战不是你们的长项,觉得打不过就赶紧请求救援,要是碎在这,烛台切说不定还要再暗堕一次。”
  “我死在哪与你无关。”大俱利伽罗硬邦邦的道,可也许是听见了烛台切的名字,还是道:“知道了。”
  叶清笑着摇了摇头,朝家那面走去。
  立海大和冰帝之间离得可不近,他们一开始跟着幸村精市慢悠悠的乘车过来,花了不少时间,如今想要快速赶回去,还得他自己出马。
  叶清拿出地图,将路线记在脑海中,开始冲刺。
  他全速奔跑的速度比汽车还要快,但短途跑跑还行,长跑太费体力,叶清一般不做这种事,如今却是下意识觉得不能让别人多等。
  然而就算是全力跑回来的,等他回到家,天色也已经全黑了。
  “你回来了?正好饭好了,来吃饭吧。”忍足礼子打开门惊喜道。
  叶清嗯了一声,换鞋进去,看到桌子上已经摆好的饭菜,知道他们恐怕等了他有一阵子。
  “我最近工作比较忙。”叶清道,他抬起眼看桌上的人:“如果回来晚了,你们不必等我。”
  “我们可没有等你,饭刚做好。”忍足尹代恶声恶气地道:“过两天侑士哥会来,你别迟到就行。”
  忍足家虽然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但这顿饭吃的也很沉默。叶清纯粹是不知道说什么,忍足礼子和忍足久仁则是太多话想说又不知道怎么说,至于忍足尹代,他上了餐桌便如风卷残云一般,将面前的菜迅速吃光,进食姿势还挺优雅。
  叶清看的好笑,便也专心致志吃自己的。
  酒足饭饱后,忍足久仁才忍不住问道:“你工作是什么?有危险吗?”
  “我是做安保的,这次来这面也是有人雇我们保护几个人。”叶清道:“没什么太大的风险,至少我没危险。”
  溯行军对他来说不过是一眨眼的程度,就算把叶清扔到溯行军大本营里,他都可能自己一个人杀出一条血路。现在主要就是溯行军躲起来了,他找不着才有些麻烦罢了。
  听到他说自己是做安保的,忍足久仁和忍足礼子都一脸惊讶。
  “你这个体格做安保不会被欺负吗?”忍足礼子忍不住担心的问道,若不是已经吃完饭了,她可能还要再给叶清夹几块肉:“最近在家多吃点。”
  忍足久仁等她说完,才放缓了声音问道:“你想要上学吗?我可以把你安排进冰帝中。”
  “不用了。”叶清立刻摇头拒绝,来杀个溯行军找到了亲生父母就算了,万一还要上学,就实在太扯了。
  不过……
  他看着面前的三张面孔,恍惚间好像与什么人重合了一般,让他怔愣了一瞬。但很快,叶清便恢复神智,见忍足久仁还想劝他,连忙转移了话题。
  “我能问一问,我是怎么丢失的吗?”
  这话一出,房间里的气氛便压抑起来。忍足尹代瞪了他一眼,似乎怨他提起这个话题——这件事家里从来都是禁忌。
  “清清也应该知道。”忍足礼子道,她似乎想哭,可泪水都在眼睛那里浮起了一层薄雾,又被她强行压制回去:“当初是一场有预谋的绑架,他们算准了我们的命门,把你偷走而后索要巨额赔偿金。”
  “你们没给吗?”叶清好奇地眨了眨眼。
  “给了。”忍足礼子深吸了一口气:“只是那笔钱对我们来说太过勉强,给的稍微晚了些,那些家伙已经带着你逃走了,我们只知道他们跑到了北大陆。”
  然后嫌他麻烦把他扔到了流星街。叶清在心里补足了后半句话。
  “你这些年过的好吗?”忍足礼子低声问道。
  叶清这一刻想了很多,无数个脸庞从他眼前闪过,或悲或喜,最后他只是抬起眼,嘴角挑起一个弧度:“嗯,还不错。”
  作者有话要说:
  大俱利:我不想和你搞好关系,你管我死在哪,我自己去战斗(冷漠.jpg)
  叶清:看到没,优秀刀剑的典范!(感动)
 
 
第54章 邀请函
  自从上一次溯行军袭击失败后,接下来几天平安无事, 叶清也无所事事了好几天。
  在这几天, 他和忍足礼子相处的时间最多, 也渐渐意识到她和自己记忆里另一个人的相同之处。
  他在小时候被教父送到了一户人家,沉稳的父亲, 温柔的母亲以及别扭善良的弟弟。
  以前他以为教父只是随意选择,现在看来,很可能当时对方已经查到了他的来历。难道教父当初便认为他可能会与亲生父母相认?
  不过也是, 他与忍足礼子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若是见到了必定会被认出来。
  大概是在第三天, 忍足礼子小心翼翼地问他:“清清,你愿意加入忍足家的户口吗?”
  “入户口?”叶清愣了愣, 这才想起正常人的确会有这个需求。
  他一直都是个黑户, 倒是忘了这种事。不过, 加入忍足家的户口这件事对叶清并无太大吸引力, 甚至不太情愿——他可不想与这里的人牵扯太深。
  “我的户口在北大陆那面,不太方便, 还是过段时间再说吧。”他含糊其辞。
  忍足礼子也不懂那面的事, 见他这么说只好遗憾的应了下来, 心里却想找了解那件事情的人问一问,尽早将事情办下来。
  虽然叶清在与他们接触时一直都带着温和的笑意,可忍足礼子能感受到, 她从未踏进叶清的内心中,叶清对他们实在太客气, 根本就不像是一家人。
  即使忍足久仁安慰他说只是时间太短,还没有熟悉,可忍足礼子心中却莫名的有几分慌乱,就好像他们根本抓不住叶清一般。
  “今天晚上早些回来。”她主动转移了话题,美丽的脸庞上带着温婉的笑意:“今天侑士君他们来咱们家聚一聚,庆祝你的回归。”
  “我知道了。”叶清点点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出来。”
  他出门,却没有去任何地方,而是找了一家甜品店坐下,随手开始刷着网页。
  大俱利伽罗他留在了立海大那面,现在是孤身一人。幸好压切长谷部不知道,不然一定又会嚷嚷着要跟着他。
  叶清吃了一口甜筒,甜滋滋的感觉让他满足地眯起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