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HP之西弗勒斯收养哈利+番外 作者:秋雁心

字体:[ ]

 
  哈里穿越而归 ,却因为时空的神秘发生意外,。
  身体羸弱且魔力混乱 ,不得不依赖魔药调理 。
  邓不力多无奈, 教授只得接受和小巨怪生活在一起。
  本篇斯内普略有怪异之处,但文章中后期我会交代原因。
  哈利:表皮天然呆 + 深层阴谋家 = 依然是个善良的救世主
  本文前期好像不太上道,自认为后面写的也许好点。
  貌似有种田倾向,可能有sp情节,后期发展十分不确定。
  ps:其实本人是隐藏极深的重口味,接触不良者,请慎重。
  再度ps: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关于“这真的是教授吗?”这个深刻的问题,我只能说,我不能保证我塑造的“真的”是教授,但我塑造的是我心中的教授。
  搜索关键字:主角:哈利 ┃ 配角:西弗勒斯 ┃ 其它:hp
 
 
第1章 回归
  我,哈利.波特,魔法界大名鼎鼎的救世主,现年已经137岁了。估计人生也快要走到尽头了,近两年晚上总是会梦到以前的日子,无关不舍,只是无限怅惘。
  年纪大了之后爱回忆吗?是啊,每天看着霍格沃茨的小动物,不在精力充沛的躯体如何不遗憾呢。也只有偶尔去罗恩家感受一下温情了,我和金妮离婚后,虽然红头发一家依然热情,我也有点不好意思了,之后一个人孤独地活着,有什么我会想,是否当年的邓布利多教授也这么无聊过,看着暮年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身边却连的温暖的人都没有?德拉科偶尔来和我斗斗嘴,看出来他是好意,以前还劝我再找一个,充分表达他对红狮子的不满,以及我迷途知还的赞美,后来也渐渐不说了,看他看我的目光,好像我心有所属似的。
  但无奈,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吧,又是一个多梦的早晨,我不得不梳梳胡子穿上自己最爱的月亮魔法袍,年纪大了之后我的品位似乎与邓布利多教授有某种程度上的重合,坐在霍格沃茨校长办公室里,等待着事找上门。多年来这已经是我的习惯,尽管那曾今那么的让我讨厌。
  可见人是习惯的奴隶,伟大的巫师也不例外。
  “咚咚。”两声简洁的敲门声。很怪异,在魔法界,谁还敲门呢。
  “请进。”我好奇地望着门口,赫敏和罗恩有什么新游戏?
  “尊敬的校长先生,你好,我是时空之神,鉴于你这两年的梦境,我们经讨论决定给你重来一次的机会 ,现在,我踢!”
  “我可没同意啊~~~~~!”神马玩意儿!
  “弟弟,你在干什么”
  “哦,大哥,我玩玩嘛,虽然你总说时间是不可逆的,只是想看看会有什么结果。”
  真正的空间之神—恶作剧者的大哥无语了。
  “喂,不带你们这么玩人的。”
  “校长先生,如果有意外,我们,啊不,我会帮你的!”恶作剧弟弟在大哥杀死人的目光下顶住压力,坚定的对恶作剧对象表达支持,虽然这似乎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我不禁颤抖了两下,有你帮才更可怕!
  无奈的,弱小的我被神玩了一把,回到了6岁那年=住在碗橱里+无偿男佣的日子。我顶着家传的凌乱黑发和救世主的标志-闪电型的伤疤,睁大了绿色的眼,看着这陌生的景色。果然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让我快点离开这里吧。一只蜘蛛旁若无人的爬到了我的面前,嚣张的很啊,幸亏我不是罗恩,看我不烧死你,被耍了的愤怒无从释放,亲爱的小蜘蛛,你就牺牲一下吧,我狞笑着向蜘蛛扑去。一个改良版的小型火焰从指间弹出,但痛得是我,那只蜘蛛从我眼前眼睁睁地逃走了,还摇头摆尾无限傲娇。
  魔力似乎在体内乱撞,冲击着血脉,看来是这么小的身体不堪负重,魔力与身体不能很好的融合,真的很难受啊,唔,那个讨厌的恶作剧神呢?技术不成熟竟然还敢乱做实验。不要让我再看见你。啊~~,我双手环抱着自己,蜷缩在小小的碗橱里。多年养尊处优的日子让我不再适应疼痛,满头大汗的我昏了过去。
  白光在小小的碗橱里盘旋,突然冲破了黑暗的碗橱,在天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麻瓜们纷纷向那栋房子看去,这是神迹吗。佩妮姨妈很愤怒,不用说都是那个怪物弄出来的,她这一生最讨厌那个小怪物作出奇怪的事情惹人注意,但她现在在巨大的魔压下,五脏六腑似乎都争先恐后的要从肚子里蹦出来,愤怒知道压在心里了,费农姨夫抱着小达达缩在一边,脂肪在颤抖,好处似乎是这样保护住了内脏?
  霍格沃茨校长办公室
  “哦,西弗勒斯,我是不得不把你叫过来,哈利出事了。”邓布利多教授看着魔药大师有点黑的脸色赶紧解释道。
  “哦?”魔药大师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仰躺在沙发上,等待下文。
  “西弗勒斯,刚刚费格太太报告我,哈利姨妈家有白光盘旋而出,似乎是哈利魔力暴动,魔法部一进去了,但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办法遏制,恐怕我们要去一趟了。”校长正色道,虽然一个巨大的粉红色蝴蝶结记在他的头上,看上去很怪异。
  两人倏地一下,幻影移形无论什么时候都很好用 。
  映入他们眼帘的景象难以置信,佩妮家直接变成了废墟,魔法部的官员站在一旁,他们已经在这里设了结界,阻隔了与麻瓜的联系,也修改了麻瓜的记忆,三个人的身体也已经找到,佩妮一家已经送到医院,看上去无碍,可是哈利依然被包裹在白光中,那些白光是哈利魔力,但哈利无法吸收。
  邓布利多和斯内普意气用魔力暂时压制住了哈利魔力的释放,让哈利飘到了地上,魔药教授黑着连一把抱起了哈利,用眼神是以邓布利多他先回蜘蛛尾巷。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文,多多包涵,谢谢。
 
 
 
第2章 收养
  咦?这是哪里,墨绿色的大床,窗帘被拉上,或明或暗,静谧淡淡的流淌,看不清外面是夕阳西下还是万家灯火,房间里的装饰暗夜流光.我敢打赌,这是个斯莱特林的房间,问题在于,那个斯莱特林会让一个救世主上他的床,哪怕是在战后。
  “西弗勒斯,你看哈利怎么样。”
  “要花上一定的时间,我要来慢慢给他做调养。”
  “西弗勒斯,关键时刻,你永远都很...靠得住。”闭着眼我都能听出来这是那个甜食老人的声音,此刻我觉得这是天使老人的声音,看来我是不用回姨妈家了,不知他们会把我安顿在哪里。
  门开了,很轻很轻,但我知道我不能装睡了,这两个人无论哪个都不是我能轻易瞒得住的,也是我不想欺骗的,战后我有很多的时间回忆他们,没想到还有机会看到他们,眼睛渐渐湿润了,好像粘住了睫毛,噢,真丢人。
  “哈利,醒了吗,来不要怕,睁开眼睛。”邓布利多慈祥的声音。
  一个胡子老长的老头出现在眼前,月牙眼镜,眼睛在眼镜后面闪着光,可能是不想吓着我,穿的真的——很正常,让我深深的感到——不正常。西弗勒斯依然一身的黑,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很多时候我觉得他的服装与邓布利多的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极端派!他不远不近的坐着,黑曜石的眼睛定定地看着我,看不明白眼镜里流淌的到底是什么,这个男人,无论身前还是死后,我都不懂。
  邓布利多开始地介绍我的身世,并适当地表示同情,巴拉巴拉~~
  “哇~~~!”我扑到白胡子老爷爷的怀里,不停的脑补自己的悲惨,我可一定要哭出来,加油。
  “得了,阿不思,你就惯坏这个小崽子吧。”
  “西弗勒斯,”邓布利多责怪的语气“别吓坏哈利。”
  “哼,你该提提证实了。”
  “oh,哈利,现在你的身体很虚弱,需要好好调养,你就跟着西弗勒斯吧,恐怕你也不太远一会你姨妈家。”
  我眨巴眨巴眼睛,身体仅仅是虚弱?跟着西弗勒斯?我偷偷地瞄瞄我们伟大的魔药教授,一副禁欲的气息,不禁脸红了。
  魔药教授突然觉得后背有点凉,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哈利有点不对劲?那是什么眼神?可怜我们纯洁的教授不太明白,如果换做我们的孔雀马尔福,就会明白滴。
  “咳咳,邓布利多爷爷,我该怎么—跟着—教授?”
  “意思很简单,哈利,我收养你。”看着这个对话越来越不上道,谈话的对象之一终于忍不住了。
  什么?收养?这个是谁冒充的教授吧?看上去太不对劲了?他会收养那个可恶的波特家的小崽子?还深情的的喊我哈利,我华丽丽的傻掉了。谁来告诉我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哈利?哈利?哈利!”
  “额?什么?”
  “斯内普叔叔说他要收养你,你意愿如何?”
  “恩,好吧。”说得好像我可以选择似的。我不禁翻了跟白眼,反应过来后连忙把头塞进枕头下面当鸵鸟。
  “你瞧,西弗勒斯,哈利挺可爱的。”
  “是吗?”我怎么觉得这个哈利十分不对劲呢,可是各方面的检查都证明这是莉莉留下的那个哈利,在观察观察吧,难道这是代沟?可怜的魔药教授不得不瞎想了,为了解释哈利身上重重地疑点。
  “那好,哈利,我先走了,这段时间你就先跟着斯内普叔叔,适应适应。”
  “邓布利多爷爷,再见。”哈利努力装作一个纯洁的孩子。
  客厅一身爆炸,“oh,no,西弗勒斯,为什么你不扫扫壁炉利的灰?”显然,邓布利多教授走了。
  我看着眼前唯一的能让自己好看的人,等待着对方有话说,可惜了,对方就这么安静地看着我,oh,地窖蛇王一直看着我,多么恐怖。
  我翻身进了被子,死死地闭上眼睛,梅林的娃子,让给他离开吧,这么看着我可受不了啊。
  梅林仿佛听到了他的祈求,魔药教授看着那隆起的一小坨,淡然地走了。
  oh,梅林,以后我就要做这么恐怖的日子吗?
  一觉睡醒,已是白昼,多年的习惯让我瞬间清醒了,“啪——”门发出了脆弱的惨叫“哈利,收拾一下,我们要去魔法不调转你的监护权。”
  虽然教授喊我哈利,但我沮丧的明白了,似乎他对我的情感没什么变化。
  我弱弱的推开门准备去吃早饭,不意外的看到空荡荡的桌子,往坐在那一副没我什么事的男人看过去,他继续看着自己的报纸,看起来我要准备好一直被他无视了。
  自己去厨房,真的觉得很糟糕,厨房里什么都没有,难道魔药教授天天吃魔药补充能量,这个男人可真是奢侈!
 
 
 
第3章 谈话
  嗯?貌似他家是配有家养小精灵的,我偷偷向那个稳重得像小山一样的男人瞄了瞄,看他那悠然自得的神色,沮丧的坚定了信念,他就是故意的。
  仇恨的力量果然是伟大的。
  任何一个有骨气有节CAO有怒火的人此刻都会冲他大声的咆哮,再不济也敢小声的提出意见,可是,我是不应该知道真相的——作为一个从小在麻瓜手里饱受凌虐的可怜救世主来说,所以我只敢在心里冲他比了个中指
  我只好可怜兮兮的一路小跑到他的身边,微微低着头,努力地睁大自己传说中的必杀技——那双遗传自莉莉的碧绿的大眼睛,瑟缩着自己一时半会养不回来的瘦弱的身体,调节到最可怜模式后,哆嗦着开口。
  “斯内普叔叔,我没有早饭吃。”我敢发誓我碧绿的眼睛此刻一定闪着幽暗迷离的光,仿佛有万千话语欲语还羞。
  斯内普刷一下调高了浓黑的眉,“尊进的波特先生,劳您大驾告诉我,你没有饭吃,关我什么事呢?”
  我在心里错愕,这家伙不是深爱我的妈妈吗,爱的惊天地泣鬼神吗,就算不喜欢詹姆,也不至于让莉莉的儿子饿肚子吧?果然更年期的男人很难理解。何况我还送上了我的眼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