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霹雳]知白守黑 作者:权杖Ace

字体:[ ]

 
文案
 
直到许久以后,太上章才明白
哪怕他天赋过人自带外挂,在这凶残至极的世界,一切终究抵不过天命二字
PS:原创男主,原创CP
苏,OCC,慎入
 
内容标签: 霹雳 江湖恩怨 三教九流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太上章 ┃ 配角:和光同尘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太上章这个人呢,初见给人的感觉很冷淡,哪怕在双方师长面前都没收敛分毫。
 
“吾的二徒弟,太上章。”
 
本来低着头表情淡漠的少年,礼节姓地向剑子仙迹点头行礼,连个微笑都欠奉。
 
好在双方师长习以为常,豁达宽容如剑子仙迹也不在意。
 
而且太上章皮相好,他单是静静站在一旁无言语亦无表情,都动人至极。少年风骨傲然眉目如画,面上七分仙气三分妖气,总之就是不太像人。
 
单看太上章的模样,在剑子仙迹见过的所有人中都能居首位,与华丽无双的疏楼龙宿并列第一。
 
可惜,如此人物却是个病秧子,剑子仙迹在心里叹息了一声。
 
太上章天生不足体弱多病,若非他修行道门功法调养身体,怕是活不过二十岁。
 
剑子都不用仔细诊断,只看少年面上的红晕以及他强忍的咳嗽,谁都知道这人身体不好。
 
似是察觉到剑子仙迹的怜悯,太上章抬眼望了他一眼,双方对视片刻就挪开了眼睛,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从那一眼中,剑子仙迹明白,太上章心静如水不起波澜,无有悲喜亦无忧愁,
 
犯不着他怜悯,更用不着他CAO心。
 
目光交流的刹那,太上章就拒绝了剑子仙迹的关心,倒是无需多言的默契。
 
即便后来见过好几次面,剑子仙迹也没和太上章熟络起来,不过点头之交淡如水。
 
剑子倒是和太上章的师兄和光同尘成了好友。
 
与太上章不同,和光同尘是个闲不下来的人,他精力旺盛总想出去转转,这点倒是和剑子仙迹不谋而合。
 
往好里讲,他们俩意气相投一见如故,往坏里说,他们就是狐朋狗友臭味相投。大大小小的荒唐事干了一堆,好在剑子仙迹与和光同尘自有分寸,从没惹出大麻烦。
 
每次他们俩琢磨搞事的时候,太上章就静静坐在一旁,他不制止也不插话,大有你们搞事我看热闹的意思,端的是风姿出众不染凡尘。
 
太上章虽然话少,人品还是不错。他从没在师长面前揭发过剑子和师兄,同样,在事情败露他们俩被师长惩罚的时候,太上章也没替他们求情说过好话。
 
有次他们俩惹哭了和光同尘的小师妹,被罚抄《道德经》一百遍,抄不完不许下山玩,这可急坏了和光同尘。
 
《道德经》五千多字,罚抄一百遍就是五十万字,这要写到猴年马月?和光同尘光想想就牙疼,他趴在桌子上唉声叹气,就连那头金发也没平时耀眼。
 
剑子仙迹倒是不急,反正他是被师尊带到道玄做客,大不了多混几天饭吃。道玄伙食不错,总比跟着师尊强。
 
“好友,你的心乱了。”剑子仙迹一边抄书,还有闲心调侃,“夫人神好清,而心扰之。”
 
“一天抄十遍,还要十天才能写完,我真是忍不住。”和光同尘扳着手指头算,越发愁眉苦脸。他宁愿被罚练太衍剑法一百遍,也不想提笔抄一次经。
 
“大师兄已经一百三十二岁,还吓唬才八岁的小师妹,活该受罚。”
 
一道冷而淡的声音传来,和光同尘惊得缩了下肩膀,剑子仙迹的笔尖顿了顿,这才注意到站在阴影里的太上章。
 
他穿了一身黑色为底暗银流云纹的道袍,一拂袖从阴影里走了出来,活像书里的妖物凝烟化形,反正还是不像人。
 
直到太上章走到桌前,和光同尘才有气无力地叫了声二师弟,大有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意味。
 
“大师兄真是童心未泯。”太上章嘴唇一扬,面上有了两分不易察觉的笑意,然而的确是笑意。
 
原来这人只对外人冷淡,对自己师兄还是有些不同的,剑子仙迹想。
 
太上章拿过和光同尘正在抄的那页纸,上面只写了《道德经》三个字,浮皮潦草漫不经心,连敷衍都懒得敷衍。
 
扫了一眼太上章就把那张纸放了回去,和光同尘趴着问他:“不如二师弟替我抄五遍?”
 
太上章不置可否,倒是和光同尘分外积极地站了起来,把椅子让给他二师弟坐。紧接着他又是磨墨又是倒茶,殷勤得像个书童,没有半点身为道玄大师兄的威严。
 
不过两刻,太上章就把一摞纸放在桌旁,显然已经抄完一遍。
 
剑子仙迹忍不住扫了一眼,上面的字迹与和光同尘如出一辙,显然这师兄弟俩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
 
替和光同尘抄完五遍《道德经》后,太上章还没走。他伸手取走了剑子抄的经,看了片刻之后就提笔落墨,字有风骨亦有逍遥,就连那缕缥缈不定的剑意也模仿得八成相似,剑子仙迹实在有点吃惊。
 
如果太上章是儒门中人,那他这一手模仿他人字迹的本事并不奇怪。
 
可道门一贯的风格就是散养,一切全凭自觉,剑子仙迹只能推断这是太上章自己的爱好。
 
又抄完五遍之后,太上章把那叠纸放在剑子仙迹桌旁,捂住嘴唇轻咳了一声。
 
这种出手相助的行为赢得了剑子仙迹的好感,他慢慢道:“我觉得你会和我的一位好友谈得来,他是儒门中人,字写得挺好。”
 
显然太上章明白剑子说的是谁,只淡淡地说:“久闻大名。”
 
还是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像冬日池塘上的冰,看似一触即碎却莫名坚硬。
 
一旁的和光同尘替他解释道:“二师弟上山前也是书香门第出身,后来……”
 
后半句话和光同尘没说完,剑子仙迹却能猜到个七七八八。
 
要么是太上章家中遭难,要么是他父母看他体弱多病,把他送到玄奇山上求个平安,看起来多半是前面那种。
 
不小心戳中师弟痛处的和光同尘有点蔫,他还没想好怎么安慰人,就听见太上章惊天动地的好一阵咳嗽,似要把心肺都咳出来一般。
 
剑子仙迹惊得心里一跳。他没想到世上还有这么脆弱的先天人,光是坐着一下午抄了十遍经,都能当场病发,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生病者本人和他的师兄倒是格外淡定,太上章咳完之后把那张染了血的丝帕打个结团成一团,和光同尘先给师弟找水漱口,又翻出药让其服下,明显是习以为常。
 
吃完药,太上章还安抚剑子说:“我天生带病,死不掉也好不了,你不必惊慌。”
 
何等的态度豁达,简直是无视生死。剑子仙迹忍不住想,有这副病弱身躯拖累,太上章还能修成先天,可见他的确天资不凡。
 
这么个出类拔萃又兼花容月貌的人,可惜是个病秧子,剑子仙迹仍然是叹惋的。
 
这次面对太上章淡然如水的目光,剑子仙迹敛去了眸中的怜悯之意,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后来那一百遍《道德经》,剑子仙迹抄了三十遍,和光同尘抄了十遍,体弱多病的太上章抄了六十遍,贡献最多。
 
不过短短五天时间,和光同尘与剑子仙迹就被解禁了,又开始到处闲逛沾染红尘。
 
太上章还是少言寡语也不爱走动,君子之交淡如水,然而一切却和从前不一样了。
 
后来剑子仙迹被他师尊领走了,在临别时还忍不住对和光同尘道:“好友,你知道,我是舍不得你的。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
 
“你怕是舍不得道玄的饭吧?”和光同尘斜了他一眼,不为所动。
 
“也许我更舍不得你貌美如花的二师弟呢?”剑子仙迹道。
 
和光同尘立时脸黑了,他干脆利落吐出一个字:“滚。”
 
“五十年后就有道门三境合修会,两位不必依依不舍如生离死别。”貌美如花的二师弟本人就站在他们俩身后,表情寡淡。
 
听了这话,脸皮厚如剑子仙迹也免不得心虚,他吃不准太上章听没听到自己刚才说的话。
 
紧接着太上章礼数周全地送走了剑子仙迹,临行前似笑非笑看他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作者有话要说:
算是满足自己脑洞的文吧
剧看得少,可能有OOC,见谅
 
 
 
 
 
第2章 第 2 章
五十年岁月也不过短暂一瞬,短到剑子仙迹交友满天下,短到和光同尘终于练成道玄太衍剑法被准许下山,短到和光同尘的小师妹也成了先天人,娇俏艳丽很是可人。
 
可太上章还是深居简出无有声名,好像所有人的时间都如河般奔流向前,唯独他自己的时间是一潭湖水,平静无波不生波澜。
 
这五十年里,剑子仙迹再没见过太上章,倒是与和光同尘见了好几次面。
 
从和光同尘的只言片语中,剑子仙迹得知了一些太上章的消息。他仍旧体弱多病偶尔吐血,连玄奇山的山门都没出过,和世家小姐没什么区别,也不知自己的师尊是怎么想的。
 
剑子仙迹从他的话里听出些微不满,他问:“那你想让太上章和你一起行走江湖,风餐露宿居无定所?”
 
和光同尘沉默片刻,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我有一个好友,富贵非凡排场也很大。他每次出门,都有人清水净路再撒上鲜花,力求让我好友衣衫洁净不染尘埃。在我看来,你那位师弟若想出门,也应该如此。”
 
说罢剑子仙迹还点了点头,仍觉得自己这番比较没错。
 
除了皮相出色以外,太上章和疏楼龙宿双方并无交集,也没太多共同点,可剑子还是觉得两个人十分相似。
 
大概他们俩都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度,疏楼龙宿是雍容华贵,太上章则是清冷出尘,反正都不像凡人。
 
“你那个朋友是儒门出身吧?”和光同尘说,“除了儒门之外,也没谁有这么大的气派。”
 
“改天介绍你们认识,还能顺便蹭顿饭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