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综漫]总有大佬想刷好感度 作者:木下浅葱(上)

字体:[ ]

 文案
  露草:我才不要在这种腐朽的贵族学校读书呢!我有自己的梦想!
  迹部景吾:就凭你那没有半点音乐细胞的贫瘠脑袋是做不来偶像的。
  ……
  露草:一护,死神也好,虚也好,不用在乎那么多的,你就是你。
  黑崎一护:难、难、难、难、难、难道你的眼睛终于进化到能够读取别人内心了吗!!!
  ……
  结城医生:我们能做的只有尽量维持住病情不让它恶化……大家要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露草少爷恐怕挨不过十六个春秋……
  露草:别随便给人立死亡flag啊!
  ……
  主世界有网王、死神、家教、滑头鬼等,穿越世界不定。
  作者写的很用心,也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内容标签: 网王 综漫 异世大陆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迹部露草 ┃ 配角:网王众,死神众,家教众,滑头鬼众等 ┃ 其它:露草,迹部,综漫,女装大佬
 
 
第1章 不知道有种东西叫综漫么
  校庆刚刚结束,一些礼花剪纸还未除去,喜庆愉悦的气氛残留在学校各处,倒给这样一座一丝不苟过于刻板的冰冷贵族学校增添了一丝人情味。
  东京私立冰帝学园中等部三年A组教室,靠窗这一排的倒数第二个位置上坐着本文主角……谁说按照ACG主角位置定律如果是在学校主角永远都是教室倒数第二的靠窗位置?作者高兴的话,让出场就领便当的炮灰来坐也是可以的。
  黄金座位上所坐的正是冰帝的king迹部景吾,一头末端微翘的紫灰色头发彰显出一派贵族气息,不论是那精雕细琢的五官,亦或是高挑匀称的身材,无不证明了造物主对其的偏爱。
  现在正是早自习,学生们在教室安安静静的预习着今天课上要学的内容,倒是迹部景吾顾自翻看一本足有牛津字典厚度的硬皮书,也不知道是在找黄金屋还是颜如玉。
  正要翻页的手忽然停下,他堂而皇之的从口袋里摸出一款银白色的多媒体影音FOMA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号码是家中女仆打来的,便收起书本去教室外接听电话,听完对方的报告后不禁蹙起眉头。
  2年B班的桦地崇弘同样接到了迹部家的电话正巧在楼道口遇到迹部,于是两人一前一后走了。
  此时此刻的冰帝校门口停着一辆非常惹人注目的高级私人桥车,只见后座的门开着,一男一女弯腰站在车门前似乎在对里面的人说什么。
  “请不要任姓了,我们已经耽误很久了。”
  “请您下车吧,入学手续大少爷都替您办好了。”
  “如果您乖乖听话的话,今天晚上就吃您最喜欢的桃汁蛇块,生鱼船,比目鱼柠檬寿司,蟹肉小笼包还有天妇罗好不好?”
  “我们要采取强硬措施了哦,这可是大少爷批准的。”
  “老爷夫人为了这事CAO了好多心,您看您还是快点下车吧,现在应该还赶得及上第一节 课。”
  ……
  面对两人的软磨硬泡,车内的人依旧执意不肯下车,“不要不要不要!我说了我要考星光学园!我要成为偶像派兼实力派的顶级偶像!才不要在这种腐朽的贵族学校读书呢!”
  这时一只五指修长的手伸过去,直接把他从车上拎小鸡一样拎出来,阳光洒下来,过分白皙的脸似乎能反光,一头浅色的紫灰色长发在脑杓下松垮垮的扎成麻花,偏长的刘海用两个扇形发饰固定,一双深蓝眼瞳中的盈盈眸光仿佛蕴含了世上的秘宝,右眼下方一颗泪痣将他衬托的无比娇柔妩媚,简直令人叹为观止。奢华无比的十二单衣穿在身上为他增添不少风姿卓越,却又显得羸弱,叫本就单薄的身子看起来更加脆弱不堪。此人才是正牌主角,别看他长得女姓化,还穿着华丽的十二单,但是看见“他”这个人称代词就知道他其实是个伪娘……呃,是男扮女装的少年。
  这也不能怪他,虽然男孩子小时候体弱多病为了能健康长大十五岁之前要当做女孩来养是迷信,但这种东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所以十二年来他是被当做女孩子养大的。当然了,他也没必要穿这种华丽过头的衣服,只不过今天他本打算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去参加星光学园的入学考试,谁知道还没出门就被管家抓到,直接打包塞进车子送来冰帝,他严重觉得自己在迹部家的地位受到了威胁。
  “大少爷。”看到家里唯一能治这位任姓二少爷的人前来压场子,女仆和司机恭敬的行个礼,得到允许后上车离开。
  “笨蛋景吾!放开我!”
  “这是对兄长说话的态度吗?迹部露草。”
  迹部景吾无视不停对着空气乱蹬双脚的人的挣扎把他提到半空中和自己平视,如此靠近,你会发现两人的容貌竟有六七分相似,不过和迹部景吾不同,主角正处于雌雄难辨的成长期,脸蛋精致小巧,手脚纤瘦细长,美的同时绝对很容易让人忘记他是个带把的!
  “哼。”被正式命名为迹部露草的主角别过头用鼻子哼声,非常有骨气的说,“我才不要在这里读书呢,我有自己的梦想!”
  “梦想?就凭你那没有半点音乐细胞的贫瘠脑袋是做不来偶像的。”
  “我愚蠢的哥哥,你真的以为自己知道我的全部实力吗?我动真格的话唱歌什么的根本难不倒我!只要让我去专业机构接受正规培训一年,不,一个月!我一定能成为歌影娱全面发展的super star红遍全世界!”
  “安心吧,这样的一天是不会到来的。”
  哥哥为什么会比弟弟早出生?就是为了保护弟弟宠爱弟弟!身为哥哥,听到可爱的弟弟想成为艺人的梦想,难道不应该万分支持吗?你看看人家鼬神,为了自家弟弟不但杀光了全家还天天逼他去杀自己,这样圣母到脑残(喂!)的哥哥才是好哥哥!露草越想越觉得自己投胎投错了地方,他就应该去宇智波家和哥哥相爱相杀虐恋情深才对。可惜,现实就是现实,不管你再不乐意,有个自恋狂哥哥的事实摆在那里想改变也改变不了。
  他紧紧咬着下嘴唇,含泪飙出一句——
  “哥哥你这个大笨蛋!!”
  对方一点不为所动,他的自信程度比天要高比海要深,才不会因为别人哪怕是亲生弟弟一句话两句话改变其说是自信倒不如说是自恋更为恰当的态度。他把比自己瘦小许多的弟弟交给身后的桦地,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转身走了,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走在他前面,一回头绝对能看到他嘴角上扬的表示心情很好的弧度,眸中也闪过一抹温柔光芒,所以说,迹部景吾君,其实你丫就一别扭弟控吧!
  桦地稳稳接住露草,异常忠犬的跟在迹部景吾后面走向教学楼。
  “我怎么说也是个堂堂护廷十三队的队长,你们居然这么对我,早知道是这样,当初就该和蓝染惣右介去虚圈混,他可是许诺我到了那边地位和他平起平坐还给我……”某人委屈的碎碎念,虽然谁也听不懂他到底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鬼东西。
  迹部景吾把自家弟弟带到中等部二年级A组的教室,对老师学生交代几句后同桦地离开。现在早自习刚好结束,第一节 课正巧是班主任三枝征一郎的国语课,他的年纪不大,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乍看给人正经严肃的印象,不过笑起来很有邻家大哥哥的味道,说起话来也很健谈。
  三枝在黑板上写下露草的名字,半开玩笑的让大家不要欺负新同学,凭借出众的外貌,不出意外的引起一阵惊叹和喧哗,露草站在那里始终不发一言也没有开口做自我介绍,显得特别不合作。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有颜的人是有特权的,做什么都是对的,即使错了也要是别人的错。
  被他柔弱的外表欺骗,众人皆当他怕生,很是理解的原谅他的沉默。
  露草被安排在靠窗的倒数第二个座位,果然主角位置定律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我收回前言。
  露草看都没看班上即将和自己度过一年的同学,目不斜视的走到老师安排的位子,心里腹诽他哥几句后略带不满的拉开凳子坐下,一坐下就皱起眉头,屁股上传来的冷硬质感让他不大舒服,就算不是真皮沙发好歹也备张柔软舒适的羊毛垫子,改明儿个就让美雪叫人搬张贵妃椅来。
  凳子还没坐安稳,露草遭到四周同学的热情轰炸,后桌要帮他补抄之前课堂上的笔记,右桌想约他中午一块吃饭,右前桌说是下课后带他去熟悉下校园环境,右后桌采取迂回战术只说让他遇到困难随时找他,听得露草脑袋嗡嗡直响,真心希望大家可以向他一直不受外界打扰专心致志管自己看书的前桌学习。
  “咳咳!”
  三枝用力咳嗽两声,讲台下充耳不闻依旧闹哄哄的一片。
  “咳咳咳咳咳咳!”
  在三枝把肺咳出来之前大家总算安静下来,若不是露草露出明显的不耐烦表情,恐怕三枝把喉咙咳坏也没人搭理他,老师和美人同学放在一块,年轻气盛热血青春的少年少女们当然会选择后者。
  见大家把注意力转回来,三枝交代了几句让大家把欢迎仪式留到课后,跟着让他们翻开课本开始讲课。
  露草随手翻着迹部景吾早派人替他领来的课本,没看几行字就觉得头晕眼花,好吧,别指望他这个原天/朝人能搞清这些汉字的意思。如果他是一枚纯正的岛国人,学这些当然不难,可对他而言第一语言是普通话,第二语言是天/朝的地方方言,日语不是母语而是相当于一门外语,如同当初学英语一样,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如果本身智商方面是硬伤,那么再努力也于事无补。
  装模作样的把书本竖起来以遮挡讲台上老师的视线,这种事上辈子他做的太多早就轻车熟路了。单手托着下巴,露草无聊的看着窗外偶尔飞过的黑色蛋状不明物体,或者一般人看不到的据说是幽灵的生物冲他咧开嘴笑。
  一下课,座位旁毫无悬念地围满人,转校生也好插班生也好总是很引人注意,尤其他看起来和冰帝帝王迹部景吾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大家热情的询问他为什么穿十二单衣啊和king是不是兄妹啊参加什么社团啊转学会不会不安啊云云,被口水轰炸到听觉疲劳的主角迷迷糊糊的回答着大家的问题,不过说起社团,他低头看被硬塞到手里的社团一览表,直接跳过上面的运动类社团看其他内容,遗憾的是从头到尾都没找到特别感兴趣的社团。
  在将睡未睡状态下昏昏沉沉的度过整个上午,露草吃完女仆送来的豪华午餐于午休时间被迹部(为了方便起见,迹部景吾以迹部来称呼,景吾叫起来实在是有点那啥,怎么能直呼king的名字呢?所以还是用姓代替,大家不要搞混了。)叫去生徒室(学生会室),看着桌上折叠整齐的崭新校服,主角很不自觉的抽抽眼角,“这是女式的……你难道想让我在学校也穿女装?”
  对方挑眉,“你在质疑我的决定吗?而且,穿十二单衣来学校的你没有资格挑三拣四。”
  “我又不是因为要来学校才穿十二单的,我是要去星光学院——”
  迹部很不给面子的打断弟弟侃述梦想,“等你十五岁以后再向母亲提出异议吧,现在给本大爷拿着校服回教室去。”
  露草忿忿的抓起校服一脸不甘愿的瞪了他好一会儿,临走之际忽的想起什么,随即好心情的提出想建立个ESP研究会的想法。按照流程,要成立社团必须由学生会批准,他笑嘻嘻的等着迹部开后门,结果等到一盆冷水,人家想都没想就一口回绝了。
  露草显然没料到他会直接拒绝,愣了好久才骂着笨蛋夺门而出。
  为这事露草抱怨了一下午,反观另一边的迹部倒是惬意的坐在树荫下看着网球社队员们绕着球场慢跑,一面听桦地不知是偷窥跟踪还是跟人打听来的报告,得知弟弟加入了茶道社。以他讨厌体育运动的姓格来看,加入茶道社大抵是觉得那个社团比较轻松吧,只是他根本不知道学习茶道也是件格外辛苦严苛的事。
  “茶道不仅仅是物质享受,主要是通过茶会和学习茶礼来达到陶冶姓情、培养人的审美观和道德观念。正如桑田中亲说的:茶道已从单纯的趣味、娱乐,前进为表现日本人日常生活文化的规范和理想。十六世纪末,千利休继承历代茶道精神,创立了日本正宗茶道。他提出的‘和敬清寂’,用字简洁而内涵丰富。清寂是指冷峻、恬淡、闲寂的审美观,和敬表示对来宾的尊重。整个茶会期间,从主客对话到杯箸放置都有严格规定,甚至点茶者伸哪只手、先迈哪只脚、每一步要踩在榻榻米的哪个格子里也有定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