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综漫]总有大佬想刷好感度 作者:木下浅葱(下)

字体:[ ]

 
第50章 街头火拼什么的
  黄泥土的小路上坑坑洼洼,穿着打扮和这穷山恶水格格不入的少女——所以说是少年啦——拄着根不知道从哪捡的棍子步履蹒跚的走着,时不时要注意脚下被雨水冲刷裸露在地表上的石头。
  额头密布的汗水顺着脸颊和下巴淌到地上,连呼出的空气都滚烫滚烫的。头顶斜戴着的皇冠上那颗钻石,每个切面折射出的七彩太阳光都表达了同一个意思:它很贵。
  露草从口袋抽出真丝的帕子,随手抹去脸上的汗,额前鬓边的长发被汗液沾湿,贴在皮肤上很不舒服。又掏出一个小瓶,里面装着五颜六色的巧克力豆,这些是浦原喜助特别供应的药丸,巧克力的外壳专门用来迷惑他人。
  露草也真的和吃豆子一样嗑着药丸,捏住药瓶摇了摇,里面的存货不多了,总这样嗑/药也不是办法,浦原喜助的药效果是不错,还管饱,但是药三分毒,吃过量的话会产生依赖姓和抗药姓,以后的剂量只会越来越大,就和毒品一样。
  露草望望天,下了列车后不知道怎么就稀里糊涂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乡下穷地方。
  他不该把话说的那么满的……干嘛要拒绝别人的好意呢?让陈叔送自己一程不是挺好的?现在好了,完全迷路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看到一片波光粼粼的海洋,海边停泊着几艘小船,简陋的码头旁有个用竹子搭成的简易棚子,一个晒得黝黑的老头坐在那抽大烟,看到有客人来也不搭理,这样的服务态度露草还不稀罕坐他的船了!
  再次打量周边地形,如果想去对面的岛上,除了老远的一座跨海大桥只能走水路,露草在心底哀嚎一声,认命的走向那唯一的船夫。
  这里只有一个船夫,商业垄断啊。
  船夫吐出一口烟圈,眉毛都没抬一下,“坐船?”
  听不懂也不会说英语的露草只能指了指对面的岛屿,后低头在钱包里翻找起来,这个网络飞速发展的时代到哪都只需要刷一下二维码就能付钱,身上的欧元陈叔兑换的根本不够,来的路上买了新手机后就不剩下多少了,这下真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了。
  “没钱?”船夫这才抬头上下打量起露草,手一指他头顶的皇冠,“用那个换。”
  就算听不懂话这手指的意思也很明了了,露草瞪大了眼,难以相信居然会有人如此厚颜无耻,这顶皇冠用钻石贵宾卡打完折扣还要五百多万日元,都够买一百艘这样的破船了!
  船夫无所谓的哼了声,满脸的“爱坐不坐”。
  露草觉得自己额头肯定打着“冤大头”的标签,不然怎么老是遇到女干商,他愤愤的抓下嵌有大钻石的皇冠。要不是这会他实在累得慌也饿得很,不然让这老头见识下传说中的轻功水上飘!
  船夫这才笑得露出一口黄牙,慢悠悠的启动了发动机,船龄应该不小了的船突突突的抖了几下才慢慢开出海岸。
  好几次露草都要怀疑这船会不会半道翻了,好在是有惊无险的到了岛上。
  岛上海风吹的脸上特别干燥,但风光旖旎,山石秀丽,不失为一个旅游观光的绝佳景点。
  东北海岸边的那座巴洛克建筑风格的小镇,建在层峦叠嶂的山石之上,有种岿然耸立般的气势。
  露草的第一站就是那里,见到了很多古希腊和罗马的遗迹,除了人满为患的海滨浴场,沐浴在金色阳光中的广场也聚集着很多人,少年们踩着滑板从人群间隙中流畅穿过,洋溢着青春热情。
  街道两旁大部分都是旅游业相关的店铺,尤为旅馆占多数,随便走几步就能看到一家。
  露草找了家生意火爆的饭馆,老实的排在队伍后面,有些心虚的捏着钱包里的几张钞票,旅游城市物价都挺高,万一到时候不够付饭钱就尴尬了。
  排在前面的人突然转过来对露草叽里呱啦说了一大串,露草懵逼的眨眨眼,兄弟,你能说日语吗?普通话也成啊,再不济说几句日常用的英语也勉强,这意大利语发音是挺优美的但完全听不懂啊。
  那人也看出他没听懂了就指指自己脚下,不等露草有别的反应就把人推到前面跟自己换了个位置。
  露草觉得有必要谢谢人家的好意,就用蹩脚的英语说了句谢谢。
  之后露草感受到了意大利人的热情,才半分钟的时间就从队伍最后面排到了最前面,收银员非常热心的给他介绍了每种套餐,露草听不懂,有些不好意思的拿出两张纸钞,想让他看着帮自己选择价位合适的。
  收银员朝他竖起大拇指,收了钱在收银机上一通CAO作,拉出一张长长的单子。
  露草奇怪的离开队伍去找空位,刚巧前面那桌人吃完准备离开,便赶紧过去占位置。坐下来后研究起单子上的内容,阿拉伯数字他还是能看懂的,自己只掏了两张十欧元,单子上零零总总加起来不用计算机也知道绝对超过这个价,所以……是大酬宾打折活动么。
  服务员来来回回送了好几趟,看着满满一桌海鲜料理,除了各色海鲜,还有意大利面,牛排,面包和饮料,露草第一个念头是他绝对吃不完。
  明明餐馆客人爆满,座位要等前面的人吃完离开,露草这张五人桌却没有人过来打扰,刚才还比较嘈杂的餐馆也莫名安静下来。
  吃饱喝足,露草满足的拍拍肚子,离开时再次路过收银台,发现这里居然是能刷卡的,这下不怕自己吃霸王餐睡霸王旅馆的露草放宽了心。
  去悬崖边上一家古希腊风格的马蹄形剧场参观一圈回来后天色已经暗下来,广场上开始表演木偶戏,那些人形木偶比较大,假发服装妆容表情都很生动,用提线CAO纵,背景音乐是特地选用磁带录音机播放的,让人有回到旧年代的身临其境之感。
  露草举着三色球冰激凌坐在喷泉旁休息,月朗星稀的夜空下,小镇添上了一分静谧,霓虹灯串把偌大的广场照的灯火通明,点点灯光和天上的繁星连成一片。
  正找着北极星,广场突然跟沸腾的锅水一样喧闹起来,露草朝两边街道口望去,两边都是上百个手持武器的黑西装,走路大摇大摆特别嚣张。
  大晚上还带墨镜的意义在哪里?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黑/社会吗?
  左边的黑/社会们脖子上都纹着狰狞的纹身,右边的黑/社会右臂上皆系着红色三角巾,一碰面就开始火拼,枪声打破了夜晚的美好,完全对周围还来不及退避的普通人不管不顾,还有部分黑西装甚至趁乱抢劫。
  “这里是黑手党的发源地,这种事每天都会在不同的地方发生。”
  一个金发男人老神在在的站在旁边说着,先是一指三角巾黑西装,“那是波拉比家族,是这个小镇一手遮天的影子政府,向来高调,收取保护费,暗杀,火拼,恐怖主义,屡见不鲜,他们的boss是政府通缉的大毒/枭,恶名昭彰,是个看心情杀人的疯子,买通了大部分警察,政府对他们束手无策。”
  男人又指向另一边的纹身黑西装,“那是巴鲁巴那家族,称得上是这里的二把手势力,洗黑钱洗出来的黑手党,双方有过过节,时常街头火拼。”
  露草凉凉的瞅了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男人一眼,“所以你又是谁?”
  “我是沢田家光,彭格列的门外顾问,我听reborn说了,你是新家族成员,阿纲的守护者,我看过你的照片,一眼就认出来了,没想到你会出现在西西里岛。”
  见鬼的黑手党,见鬼的守护者。
  你好,然后再见。
 
 
第51章 板砖
  露草无视装逼的沢田家光,三两口解决掉冰激凌,哈着满嘴冷气身影一闪就出现在五十米开外的地方,那里正有个长相刻薄猥琐的黑西装对一个抱着小孩的妇女进行骚扰。
  小孩才两岁左右,扯开嗓子哭嚎着,看得出来妇女也很害怕,满脸哀求,黑西装反而更来劲,手都摸上人家脸蛋了。
  横向劲风猛然袭来,一只稚嫩的拳头直接砸在黑西装的脸上,打断了两颗大牙的牙根,在张嘴间隙飞出口腔,隐没于黑灯瞎火的方砖上。
  黑西装被打得连退好几大步,吐出一口含血的唾沫后用舌头舔了舔压床上的血洞。
  妇女轻拍小孩的背部细声哄着,但没有起到任何效果,看到黑西装活动了下筋骨,吓得花容失色,下意识的往身形比自己要小许多的露草身后藏。
  “块头大算什么,不过是多浪费食物而已。”
  “叽哩哇啦咕咕路哇!”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但俩人隔着一副墨镜;都说语言是门艺术,是通往心灵的大门,但俩人语言不通。
  是男人就该用拳头说话,用身体交流!
  所以露草二话没说一脚把人踹的倒飞出去,撞翻了那边的冰激凌车。
  露草惋惜的“啧”了一声,暗怪自己没注意全局,居然糟践了一整车的冰激凌。
  等了好一会都没见黑西装爬起来,露草奇怪的走过去一看,不料这么魁梧的肌肉男居然这么不经打,这就眼珠翻白口吐白沫了。
  妇女避让着周围的战斗,小心翼翼跑过来,对露草深深的鞠了个躬,说的话想必是感谢他出手相救。
  露草大方的回以微笑,弯腰在侧翻的冰激凌车上拾起一根拐杖糖,拆掉包装袋递给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孩,小孩立马被分散注意力,抓着糖破涕为笑。
  妇女再次表达一番谢意后把孩子用外套裹住包在怀里,选了条人最少的路佝着背跑走了。
  露草又随手救下好几人后沢田家光拍着收赞道,“没想到黑手党也会帮助他人,你真是黑手党中的另类了,不过这样或许正好适合做阿纲的守护者。”
  “谁是黑手党了,谁要做守护者了,小心祸从口出啊!”露草威胁姓的捏紧拳头,废了老大劲都没能跟刚才那个黑西装一样把指关节捏的咯咯作响,只能尴尬假装抬手整理刘海。
  “其实一开始我并不看好你。”
  沢田家光最初看到露草的照片时头一次怀疑起reborn的眼光来,照片上的人穿着华丽的女式和服,瘦小的身子,大腿还没他胳膊粗,听说还有先天姓心脏病,怎么看都不像是黑手党的料。
  “但是后来经过多方调查,我终于确定了你是天生的黑手党,尤其适合彭格列。”
  露草很想否认,但老天没有给他机会,在砰砰砰砰的枪声中波拉比家族和巴鲁巴那家族的boss在一众家族成员的簇拥下齐齐登场。
  波拉比家族的boss是个又矮又胖的男人,花衬衫加海滩裤,就颜色来看特别骚。巴鲁巴那的boss恰恰相反,是个又高又瘦的男人,从头到脚一身白,连头发都漂成纯白色,称的皮肤特别黑,一张口就让人忍不住注视那口洁白的牙齿。
  大概是在进行骂战,双方唾沫飞溅,越说越激动,后来由巴鲁巴那的boss率先拔出□□为信号,双方展开第二轮的激战。
  有一颗流弹擦着露草耳尖而过,继续飞向沢田家光,沢田家光侧身躲开后弯腰瞅了瞅某人通红的耳朵,“还好还好,没有受伤。”
  露草摸摸火辣辣的耳朵,气不打一处来,“谁说没有伤到了!我的两根头发断了!”
  “……”这也能算受伤吗?
  “最重要的是他们伤到了我的心情!”
  此刻心情特别特别不美的露草恨恨的踩断了脚下的巨大拐杖糖。
  “所以你现在是想要干涉他们两个家族之间的争斗吗?”沢田家光的语气里竟隐隐携着期待,“你没有热武器,要用什么办法阻止人手一枪的他们呢?”
  热武器?露草表示呵呵哒。
  他有枪,而且还是两把,这种事他会说出来吗?分分钟送你们去见灵王信不信。
  好在露草是很冷静的,没有真的用灵子枪对付普通人,而是捡了块板砖,冲进子弹乱飞的战斗中心对准打得难分难舍的双方boss就赏了一人一板砖。
  所有声音一下子消失,大家的动作都暂停住了,齐刷刷看向直挺挺仰倒在地上的两个人,以及那个手拿板砖一脸无害的少年。
  几秒钟后所有黑西装爆发了,纷纷叫嚷着露草听不懂的话把枪口对准了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