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剑网三]盛唐+番外 作者:明玉折

字体:[ ]

 
文案:
轮回了三世,有了三个世界的记忆,苏寂闲觉得需要和老天爷谈谈人生。但是在谈人生之前,他需要捋一捋自己的思绪。
为什么这个天策府和史书说的不一样?!
为什么安禄山不是个胖子?!
为什么这个世界的主场是江湖?!
九天是个什么东西居然能干预皇权?!
这是个盗版的大唐吧……
————
主受。
苏,苏,苏。
主角穿到剑三的大唐世界,而他本人并不知道剑网三这个东西的存在。
练手之作,写不好我尽量吸取教训,批评我会装作看不见。
cp:陆泠风x苏寂闲,莫雨x穆玄英,不逆不拆。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穿越时空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寂闲,陆泠风 ┃ 配角:莫雨,穆玄英,陈月 ┃ 其它:剑网三
==================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文的背景是剑网三的安史之乱背景,然后有一些不太符合历史的事情……如果是因为游戏里有,我也会在文里顺着这样写,然后我会尽量注意真正历史的小细节。嘛,太考究的求放过哟
  天宝十三年,阳春三月,草长莺飞。
  西湖上一艘画舫靠岸停着,雕花窗并未关着,从画舫边经过的游客都隐约可见船中一道雪白身影,却也看不真切。待转头看见画舫上的标志时方才恍然,这是隐元会的画舫。
  里头的人,大概也是隐元会的哪位大人物吧。
  画舫里的人的确是隐元会的大人物,只不过年纪并不大。
  那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穿着雪锻广袖衣,黑色丝线绣上缠枝莲滚边,因为躺在美人榻上的缘故,宽大的袖子衣袂铺满整个榻,又像流水一般从边缘倾泻。
  少年长得也是极好看,双眉飞扬如一柄细长轻剑,眉梢上挑出一点料峭的冷漠,双眼闭着,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眼下,挺直如悬胆的鼻梁下,薄而淡的唇微微勾着唇角,带着三分笑意,将眼角眉梢的冷漠掩藏在温雅之下。
  隐元会少主,苏寂闲。
  “少主,有客来访,说是您的故友。”
  “故友……请他进来。”
  “是。”
  苏寂闲撑起身子,站在他身后的人适时把两个软枕放在他背后,并为他拢了拢长发。
  片刻之后,一个高挑的青年走了进来,二十岁左右的模样,长发未束,暗红开襟里衣外穿着白色箭袖外袍,步伐轻而稳,眉目狭长,双眼犹如六月纷飞的桃花瓣,暗藏着一片刀光剑影,那容貌靡丽俊美至极,却也冷得像终年不化的冰。
  正是恶人谷少谷主,莫雨。
  “寂闲。”
  “小雨。”苏寂闲笑着伸手,给他倒了杯茶,“怎么大老远来扬州了?”
  莫雨在他面前坐下来,接过杯子抿了一口,“一些琐事罢了。方才看到你的马在岸边,便顺路来看看。小月不在?”
  他摇摇头,语气温柔轻缓,“还在万花谷,过段时间才能回来。说起来,你和毛毛怎么了?月儿来信说她在南屏山看到他,看起来不是很有精神。”
  莫雨漫不经心转着杯子,声音低沉几分:“起了一些争执……他还是那么天真。”
  苏寂闲低低笑了一声,“到底是毛毛啊……三岁看到老,小时候他都那么乖,又是在浩气盟长大,自然正气凛然啊。何况……谢盟主还把他当闺女养……”
  “……”莫雨斜了他一眼,对他的说法不予评价,随意聊了些无关紧要的事,便起身告辞。他在中原的事本就做完了,也该回昆仑了。
  “等等。”苏寂闲突然拦了他一下,从袖兜里取出一块鲜红翡翠腰坠,递给他,“这是月儿做的药玉,可以安神定志,随身带着对你有益的。”
  莫雨也不客套,点点头接了过来挂在腰上,“听说你旧疾复发需要雪莲养身,回头我给你送些雪莲。”
  “诶……是月儿说的吧。”苏寂闲倒是有些哭笑不得,“并不是什么大事,月儿大惊小怪了。”
  “昆仑本就盛产雪莲,送你几箱也不妨事。”莫雨不甚在意地挥挥手,看着他略嫌苍白的脸色和唇色,心里也理解陈月的心情。
  如果毛毛也这样病怏怏的,他也得和小月一样提心吊胆。
  心底微叹,他转身走下画舫,准备回昆仑的事宜。
  苏寂闲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又懒洋洋地躺回美人榻。
  他和莫雨,穆玄英还有陈月本是幼年玩伴,后来稻香村被屠,他们四人逃出之时失散了,他和陈月,莫雨和穆玄英,在偌大的江湖上流亡。不同于莫雨他们再次失散的遭遇,他和陈月一直相依为命,直到被他生父找到……
  命运弄人啊。
  翻了个身,他趴在榻上伸了个懒腰,薄薄的衣裳紧贴着他的身体,勾勒出清瘦纤细的腰身,那样孱弱又美丽的姿态,看着完全不像个拥有绝对武力的高手。
  一只戴着黑色手套的手轻轻按在他肩上,一直在他身边安静站着的人轻声道:“公子,你的伤尚未痊愈,动作不宜过大。”
  那也是个青年,穿着一身开襟白衣,长着深邃的眉眼,双眸是一金一蓝的鸳鸯眼,无论从装饰还是容貌,都能轻易看出他不是中原人,而是一个好看得带着侵略姓的西域人。
  苏寂闲把伸直的手臂收回来,交叠着压在下巴下,微微偏过脑袋,乌黑长发铺满整个后背,他的声音带着些许笑意,柔和温软,还有着几分漫不经心和慵懒,“已经没事了,何况我只是伸个懒腰而已,又不是动武。泠风,你什么时候也像月儿一样大惊小怪了?”
  陆泠风没再说什么,按在他肩上的手往下滑去,停在他右肩胛骨的位置,掌心下,隔着两层单衣的地方,曾有一道贯穿他整个右胸的伤。
  这也是他来扬州的原因,养伤且避开陈月。
  “该回长安了。”苏寂闲闭着眼,悠悠叹着气,听起来倒像是在呻/吟,“真是不想回去啊,又要面对那些个老狐狸。”
  “公子伤势未愈,本就可以不回去这么快的。”陆泠川伸手把他试图去拿茶壶的手臂压下来,自己去给他倒了杯茶,送到他嘴边。
  “不行,我出来这么久,谁知道朝中局势会变得怎样?”苏寂闲喝了口茶,反倒觉得更困,翻身仰躺在榻上,声音越来越轻,“大唐啊……”
  这个大唐,绝不是他前世所知的那个唐朝,但历史进程多半不会改变。为了保护好他想保护的人,再讨厌的事也可以忍受啊。
  扬州到长安的路程不算短,而苏寂闲回京也不急着赶路,所以到达长安时,已经是四月中旬。
  在别院里休息一天后,次日中午苏寂闲穿上暗紫色华服,戴上银白面具进了皇城。
  他是江湖上鲜为人知的隐元会少主苏寂闲,也是神秘年少的国师云镜。
  朱瓦高墙,魑兽飞檐。披着锦缎披风的苏寂闲由一下小太监领着进了宫,向御书房走去。
  “听闻陛下这几天没有上朝?”他突然开口询问,语气漫不经心,好似只是突然想起来便随口一提,“可是身体不适?”
  小太监微微一愣,笑着答道:“陛下圣体安康,并未有任何不适。”
  “那便是……耽于梨园声色了。”他微笑起来,没有被面具覆盖的唇上挑出温柔又讥诮的弧度,“呵……”
  小太监低下头带路,仿佛什么都没听到。
  有些话国师能说,但是他们却不能听。
  两人走在曲折长廊上,消失在一个拐角中。深紫衣袂略过拐角时,另一边的回廊里飘出绣着瑞兽的袖角。
  “国师回来了……?”低沉的声音响起,随后便是一阵轻笑,“居然还能活着回来,果然……不愧是国师啊。”
  杨国忠布下天罗地网都没能让他死在江南,真不知该说他手段惊人,还是说杨国忠愚蠢松懈。
  “王爷?”旁边的太监小心翼翼地唤了他一声。
  “走吧。”他拂袖把手背在身后,斜飞入鬓的眉微微一挑,英挺矜傲的脸隐藏在阴影里。
  绕过层层回廊,一片梨花出现在叠嶂的红瓦上。梨园中的梨花终年不败,这也是得益于国师的术法。
  梨园内丝竹声声,夹杂着软绵绵的娇嗔和浑厚的笑声,听着很是热闹。
  那种热闹在苏寂闲踏进梨园的瞬间凝滞下来,乐声仍在继续,笑闹的伶人却不再肆意地笑,站起身来深深低下头。
  “见过陛下,杨贵妃。”苏寂闲躬身一礼,态度略冷淡,有着恰到好处的尊敬。
  唐玄宗笑着摆摆手,“国师不必多礼,赐座。江南之事如何了?”
  他直起身,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袖口中探出的莹白修长的手细细拢住衣袖,“堤坝及时加强,春汛尚未形成严重洪灾。流寇不成气候,已尽数剿灭。所谓的借阴兵,不过是他们利用瘴气布的障眼法罢了。”
  “呵,国师当真了得。”杨贵妃挨着唐玄宗,明媚精致的脸笑意盈盈,杏眼里好似藏着一剪秋水,波光幽幽,善睐动人,“如此轻易便解决了江南寇乱,比郭将军还厉害呀。”
  苏寂闲微微偏过目光,面具外的唇仍是有着上扬的弧度,带着三分笑意,声音也是极温和,却让她忍不住想要颤抖,“社稷政事贵妃还是不要妄自评论的好,臣不过是国师,自是比不得征战多年的郭将军,流寇之事也不过是臣赶巧罢了。”
  他的话可以说是相当不客气,只差没有直接说“你一个后宫嫔妃不要干涉政事”了,但这般不客气的态度,唐玄宗却好似完全不介意。
  他能容忍轻狂无度的李白,自然也能容忍苏寂闲的放肆。何况比起李白来,苏寂闲也只是说话刻薄了点,态度冷淡了点,他并不觉得有被冒犯的感觉。
  更重要的是,国师和杨丞相不和。
  即使倚重杨国忠,但有时想起他的滔天权势,身为皇帝的唐玄宗也会觉得有点糟心,当初李林甫还在时还没什么,如今只有杨国忠一个丞相,他需要一个人代替李林甫,牵制杨国忠。
  国师在他眼里是最好的人选,能完成他的目的,他自然也不介意国师那并不算好的脾气。
  苏寂闲说了几句江南的事情便告辞了,看着他修长玉立的背影消失在漫天梨花中,杨贵妃低下眉,挽住唐玄宗的胳膊,有些委屈:“陛下,国师吓到臣妾了……”
  唐玄宗笑呵呵,心疼宠爱地拍了拍她白皙的脸蛋,温柔安慰:“国师就这臭脾气,他还小,有些话不必放在心上,啊。”
  杨贵妃乖巧点头,闭上美丽妩媚的双眼。
 
  ☆、第二章
 
  离开后宫范围,苏寂闲看着眼前的皇城前殿,停了下来,“高总管不必相送,天子脚下总不会出大乱子的。”
  高力士含笑,暗红峨帽下净白无须的脸阴柔得带了几分晦暗不明得意味,“国师机变聪颖,无论什么乱子都绊不住国师的,咱家也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不值一提。” 
  “锦上添花,到底也是添了花。”他望着远处宫殿顶上的盘龙魑兽,整个人都被阴影笼罩着,露在层层叠叠的衣裳外的肌肤在阴影里白皙得近乎透明,柔弱又精致的模样,干净得不沾半点尘气,“听闻高总管喜欢斗鸡。”
  高力士看了看他的侧脸,轻轻应了一声,两人都没再说什么。
  苏寂闲走向皇城门,渐渐消失在朱红宫门的掩映里,片刻之后一个高大的年轻男子从旁边走出,若有所思地看着宫门方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