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综主吃货]授我以爱 作者:布丁咖姬

字体:[ ]

 
      文案
  在英国陪父亲养病的药师寺财阀幼子药师寺久纪在父亲病逝,兄长回国主持大局后,又惨遭心灰意冷的母亲出家,面对空无一人的别墅,只能回国。
  他不满母亲的抛弃,疑惑她的选择。
  直到他无奈回国后,也遇到了一个父亲之于母亲般重要的人。
  而他今后的人生,都将围绕这个人展开。
  ※Cp金木,主受
  属姓你们都懂的攻×自我感觉攻气十足的受
  ※复联45章开始(原创喰种出场)
  ※男主金手指大,苏爽宠
  ※主旨如标题,暖甜
  ※尽量融合世界观,违和细节就不要在意了
  内容标签: 强强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超级英雄
  搜索关键字:主角:药师寺久纪;金木研 ┃ 配角:永近英良;药师寺秋实;吃货众;复联众; ┃ 其它:复仇者联盟;舌尖上的东京
 
 
第1章 归国
  Chapter1
  东京的初冬不是很冷,用一件大衣和一条围巾就足以抵抗凉风的侵袭。
  几片枯叶挂在光秃秃的树干上,随着寒冷的冬风摇曳。飘飘扬扬的雪花落到身上,瞬间就化成了水珠。用大衣和围巾把自己武装起来的人们聚集在机场航站楼门前,无一不伸长脖子张望着玻璃门,期待下一个从里面走出来的就是自己要等的人。
  又一架钢铁的巨鸟轰隆隆地落了地,十几分钟后,在夜里也亮如白昼的航站楼像是只正在往外吐沙子的巨大蚌壳,不断吐出面露疲色的旅人。
  长时间的飞行过后,飞机的人看起来都非常疲惫,久纪也不例外。他一路都没怎么睡,睁着眼睛硬是熬了将近六个小时,此时觉得太阳穴发胀,眼睛酸涩,很是难受。
  刚想抬头看看指示牌,就觉得脖子上每一根神经都在和他抗议。明明没睡着,却因为躺着的姿势不对,竟是有些落枕。
  放弃抬头看指示牌,久纪跟着同机的人,七拐八拐去了行李提取处,一边耐心等待行李转出来,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开了机。
  屏幕亮起,在信号龟爬一样完成缓冲后,各种通讯软件便开始没命地闪烁,数不清的消息纷至沓来,一时间让少年有些被惊到了。但他在短暂的愣神后,还是按照消息的多少有多至少慢慢翻阅起来,一直到行李被转盘吐出来。
  行李箱的轮子在机场的地面上发出咕噜噜的声音,伴随黑色皮靴踩在瓷砖上的哒哒轻响,形成一个奇异的节奏,缓慢地由远及近,最后停留在机场里的咖啡厅前。
  久纪买了一杯热的几乎手拿不稳的牛奶,只捧在手中都感觉全身都暖和了起来。他吹了吹热气,浅尝一口后,满足地眯了眯眼。
  出了航站楼,牛奶也已经下了一半,他捏着纸杯站在原地,自家管家诹谷川日向从里三层外三层的接机人群里奋力钻出找到他。
  “一路辛苦了,少爷。”
  “你也。”飞机竟然晚点了一个半小时,以久纪对诹谷川的认识,他肯定会比降落时间早一个小时到机场,结果一等就是两个半小时。
  诹谷川微笑着摇摇头,同时伸手接过久纪的行李,“职责所在。”
  久纪忍不住笑起来,一双碧色的猫眼迎着不远处停车场的灯,看上去亮的惊人。“我们真的要这么说话吗?”
  诹谷川也忍不住笑起来,苍老但依旧神采奕奕的眉眼变得十分柔和,比起精明能干,严厉又龟毛的管家,此时的他看起来更像是个看到自己孙子的慈祥爷爷。
  “好久不见,您长大了,少爷。”
  久纪的眼睛眯成两个弯弯的月牙,“你看起来倒是没怎么变,诹谷川,唔,奶奶灰的头发很时髦嘛。”
  “哈哈,不是什么奶奶灰,少爷长大了,诹谷川也变老了,仅此而已。”
  “没关系,诹谷川在我心里永远青春常在。”
  “那还真是谢谢您了。”
  在停车场找到自家的车,司机也是久纪非常熟悉的小林文宏先生,但久纪一开始差点没认出他来。
  他离开日本时,小林先生还妥妥是一个小鲜肉。而现在小鲜肉变成了水气球,拍一拍肚子还能听到肥肉来回拍打的声音。
  “这不是我姐姐手艺太好了。”小林先生笑的腼腆,姓格倒是没怎么改变。
  “说的我都饿了,期待文姨的晚餐。”
  他姐姐小林文代也是久纪的老熟人了,虽然现在是诹谷川夫人了,但久纪还是习惯叫他文姨。
  夜晚的东京依旧灯火通明,坐在车里,久纪心不在焉地隔着窗户看着夜景。他将额头贴在冰凉的玻璃上来缓解胀痛的太阳穴,因为车内和车外的温差,他的呼吸一次又一次在玻璃上形成小小的白圈。
  再次踏上这片土地,久纪有种说不上的微妙感。
  他在这里出生,后因为父亲生病举家搬到了英国郊外。搬走的时候他刚上完小学,多年过去,对这里的记忆早已模糊不清。但到底是故乡,有特别的感情。
  位于东京富人区的药师寺分宅迎来了许久未见的小主人,被收拾的像是刚装修完一样干净又整洁。
  久纪的全名是药师寺久纪,一个简单的人,一个简单的名字,却因为这个姓变得非常不简单。
  药师寺是日本三大财阀之一,以自家银行药生银行为资金运转中心,经营着世界数一数二的电子产品制造公司新药集团,集各种数码电子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于一体,是日本最大以及世界前三的电子产品制造商。另外旗下还有食品企业:药之味公司。
  药师寺本就是以食品发家的,在健康基础上营造好味道,哪怕是在当今时代,也拒绝转基因,力求纯天然,所以很受欢迎。在建立了自家银行后,药之味一直作为日本的食品界巨头稳定经营着,渐渐将药师寺推上了大财阀的宝座。后来是久纪的父亲看准了当时还很薄弱的电子信息技术,力排众议分出过半家产创办了新药公司。短短十几年间,科学技术就已经渗透到了人们日常生活的各个领域,新药也一举成为了相关领域的巨头,其开发生产的各种电子设备深入各行各业,极大便利了人们的生活和工作。新药很快便取代了药之味成为药师寺财阀的核心产业。
  药师寺久纪是药师寺本家第三十七代子孙里最小的一个,上面有两个大他整10岁的同父异母双胞胎兄长,药师寺秋实与药师寺冬实。虽说是同父异母,但这一家子里并没有什么豪门恩怨,就是正常的丧妻再娶,没有小三婚外情,没有私生子私生女,也没有情/妇出轨。父亲药师寺总一郎生前只爱过他死去的前妻与再娶的续弦两个女人。
  如果不是爷爷当初管不住自己,给他们多了几个不被本家承认的叔叔和姑姑,之后又添加了烦人的堂兄弟姐妹,他们家的画风简直正常到不正常,现在没个极品亲戚谁敢说自己是豪门。
  久纪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从小备受宠爱,要什么有什么。他自己也没有作死,搞什么非要挤掉两个哥哥抢夺家业的事情,就连葬礼后律师要求全家到齐才能公布遗产分配的时候,他都懒得从窝里挪一挪。
  药师寺总一郎死后,长子秋实继承了接受了家里企业,一肩挑起新药大任,胞弟冬实本就是技术入股,又继承了大量股份,不再埋首于实验室,而是负责起国外的分公司业务,每天和分家的人全世界地飞来飞去。久纪还没成年,目前是负责抱着股份吃白饭的。三兄弟一个心思缜密,走的是汤姆苏路线;一个看似纨绔实际一肚子坏水;一个被兄长保护的好好的,脑子也不傻。所以不管是那群烦人的堂兄弟姐妹,还是他们没名没分的爸爸妈妈,从总一郎去世到秋实掌握整个公司,期间硬是一根针都没插进来。
  综上所述,久纪就是个吃喝不愁,养尊处优的富二代。
  只不过,他这个富二代最近有点水逆。
  他的母亲,也就是总一郎的续弦——药师寺真理夫人,在丈夫死后,出家了。
  别笑,是真的出家了。
  久纪本来是在日本上学的,小学毕业后因为父亲病情恶化,他跟着父母去了英国郊外养病。本来他都打算直接移民了,甚至东西也都打包收拾好,结果父亲去世后,久纪他老娘哭肿了眼睛,隔天留下一封信告诉久纪:“我出家了,勿念。”然后便销声匿迹了。留下久纪一脸懵逼,秋风卷起几片落叶,背影十分萧瑟。
  在两个主持完葬礼就火速赶回日本收拾烂摊子的哥哥毫无同情心的哈哈大笑下,久纪在英国憋屈地念完国中,今天刚回了国。
  久纪有时候真的怀疑,他到底是不是他妈亲生的。真理爱总一郎胜过一切,在他死后连儿子都不要了,说出家就出家,连个联系方式都没留。
  新药和药之味的分公司可以说是遍布日本,在全球也有百家以上的分公司,但两个总公司和药师寺的主宅却并不在首都东京,而是位于京都。久纪自知在京都也帮不上什么忙,又不想让自己成为敌对公司用来要挟兄长的砝码,就回到了位于东京20区的宅邸。
  在家里休息了一阵后,久纪逐渐把时差倒回来,等他慢慢适应回日本快节奏的生活后,才拿过诹谷川整理的学校学校名单,最后选了一个离家最近的清巳高中。
  清巳私立国中是东京的名校,出过不少东大才子,多少家长为了让孩子去那里上学又砸钱有拖关系,挤破了头。清巳校长和药师寺家有交情,虽然表示了可以直接让小公子入学,但久纪还是按照规矩参加了插班生考试,最后擦着线过了。
  一周后,他进入了这所清巳高中,校长亲自找了教导主任,把他安排到一个班级氛围比较轻松融洽的班里。
  “我是药师寺久纪,接下来两年请各位多多指教。”他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姓氏一出,果然底下惊呼阵阵,久纪放下粉笔,回身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进行自我介绍。
  “药师寺同学就坐在永近同学旁边的空座位吧。”老师看看教室里空着的几个位置,最后点了一个空位。他担心这位小少爷初来乍到,谁都不认识觉得尴尬,所以选了一个同桌比较开朗细心的自来熟。他还特意叮嘱了一下:“永近同学,要多照顾新同学。”
  “是是——药师寺同学,在这里在这里!”教室后排的一个少年高高举起了手,他的头发是阳关的颜色,脸上还洋溢着热情的笑容,顺手给他拉开了凳子。
  久纪对班主任点点头,在班里几十双眼睛的注视下,淡定地拍掉手上白色的粉笔灰,走下讲台。
  对少年说了声谢谢后,他坐下,拿出了教科书,目不斜视地看向黑板。等一节课结束,老师前脚刚走,班里后脚就沸腾了。不论男生女生,座位是远是近,都像是见了鲜花的蜜蜂一样,嗡的一窝蜂凑了过来,或热情或好奇,或羡慕或嫉妒,各怀心思,打听他的各种事情。
  久纪保持礼貌得体的笑容,十分耐心地和所有来搭话的人交谈,并且迅速准确地把所有人的脸和名字联系在一起,没有发生指着小松叫佐藤的失误。无论是言谈举止还是表情神态都挑不出任何瑕疵,无一不表现出完美的家庭教育和远高常人的教养。
  结果,一整天就那么几节课间,久纪的时间都浪费在他们身上了,连卫生间都只能等着午休的时候才抽空去了一次。
  他揉着有些酸疼的面颊,思考自己是不是应该走高冷路线。
  日本的学校三点半就放学了,剩下的是社团活动时间,久纪没有报名任何社团,也没有报名的兴趣,拒绝了几个女生的邀请后,正收拾东西准备走人,他的同桌凑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黑色蘑菇头的少年。他问久纪想不想去学校里转转。
  TBC
  作者有话要说:
  重放一遍。
  一直放到第43章 ,之后在专栏可以找到第二部 。 
 
 
第2章 朋友
  Chapter2
  “参观学校?”
  永近点点头,双手画了个大圈比划着说:“清巳还是蛮大的,而且一些课的教室不在一个教学楼里,理科实验室和家政教室也挺偏的,我带你认认路吧。”
  久纪歪过头,打量了一下这位笑容真诚的同桌和他身后那个少年。他记得名字是叫金木研,学习成绩很好,但存在感很低,姓格腼腆。此时,在看到久纪看过来的时候,他也只是露出了一个友好的微笑就匆匆低下了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