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反逆黑白]Nella Fantasia 作者:团子滚滚

字体:[ ]

 
(剑与魔法AU,鲁路修恶魔,朱雀天使设定)
 
注:文名来源是莎拉·布莱曼演唱的一首意大利语歌曲《Nella Fantasia》,意为“幻梦之中”。
 
文章其实可以算幻想三国志四的西幻版paro,部分设定也有参考《龙杀方》系列。
-----------------
 
Act 1
 
一辆马车疾驰在山林间的小路上卷起阵阵尘土,车前的两匹马撒开长腿正以最快的速度拖着车子前行,坑坑洼洼的地面颠簸得这辆并不适宜奔袭的马车几乎散架。而马车之后渐渐逼近的隆隆马蹄声正是追兵的脚步声,凌空几声“咻咻”的破空清啸之后,几支流矢颤着尾羽扎进了马车的后部。
 
“啊!”少女柔弱的轻声惊叫从马车中传来,让一匹本与马车一同奔驰的棕色骏马停下了脚步。左脸带着半边面具的男人朝身后护在马车边黑马的主人道:“鲁路修大人,这里由我断后,请您带着娜娜莉大人先走。”
 
“杰雷米亚!”黑马缓了缓脚步,马背上黑发的少年回过头,紫眸追随着越来越小的骑士身影,不甘地咬了咬牙,最终还是挥动马鞭,追上了疾驰的马车,“这里就交给你了。”
 
剩下的两匹骏马和一辆马车继续保持着高速向前奔驰,虽然几匹马匹俱已出现疲态,但是没有一个骑手敢放缓脚步。身后的声音告诉他们,追兵们追赶的步伐虽然因为骑士而缓了一缓,但大部分的追兵仍旧在他们身后紧追不舍。
 
“那不是布里塔尼亚的军队吗?你说你有点小麻烦,可我没听说是这样的麻烦!”白马上的红发少女怒目圆瞪黑发的少年,“你到底还对我隐瞒了多少秘密?”
 
但黑发少年只是紧锁眉头看着出现在眼前的一片密林, 回头焦急地对驾着马车的绿发女子高声道:“C.C.,带着娜娜莉下马车,我们必须得弃车了。”
 
绿发女子闻言立即停下马车,将车厢里的一名栗发少女急急地抱下马车。少年向两匹拉车的马屁股上狠狠地抽了两下,让它们拉着摇摇欲坠的马车继续沿着林道奔驶而去。
 
“哥哥,对不起,是我拖累你们了。”从马车上下来的身材娇小的少女与黑发少年长相有七八分相似,此时她正带着愧疚又不安的神情仰头望着马上的少年。
 
“不,怎么会。”黑发少年微笑着摇了摇头,不由分说地把妹妹抱上了红发少女的马鞍之前,“卡莲,抱歉将你牵扯进来了。这是我最后的请求,请你带着娜娜莉先走,我们兵分两路,他们的目标是我,待我引开追兵,你们就安全了。”
 
皱起眉为难地看了看黑发少年,卡莲将娜娜莉抱紧在胸前,“虽然我很不满,但是我也没有抛下你们的打算。”
 
“保证娜娜莉的安全是给我最大的帮助。”黑发少年最后深深看了妹妹一眼,拉紧缰绳朝着与红发少女相反的方向调转马头,“走吧。”
 
回头望着红发少女抉择后带着娜娜莉消失在林间的背影,鲁路修伸手将绿发少女拉上自己的马背,挥动马鞭催促马匹加快脚步,“真是麻烦,没想到他们来得这么明目张胆。”
 
“鲁路修,你打算怎么办?他们已经追上来了。”
 
黑发少年紧抿着嘴唇没有回答,密林中细小的树枝已经将他原本齐整的衣服刮擦得伤痕累累,连脸颊上也多出了几条细长的红印。在杂乱的马蹄声从身后逼近的同时,突然出现在密林之后的一大片陡峭的悬崖阻挡了少年的去路。
 
勒马停步,陷入绝境的少年气喘吁吁,绿发女子先一步跳下马背,施展法术拖住来敌的脚步,将他们阻挡在数尺之外。
 
“我们已经无路可走了,”在施法的间隙,女子对少年道,“光是这样是无法抵挡住他们的。”
 
少年脸上显出几分狠戾,“我知道,但是就这样暴露的话……”
 
“没有时间了,快做决定!”
 
眼见追赶而来的敌人越来越多,法术形成的壁垒岌岌可危,少年的表情终于变得决绝起来,“C.C.,没有办法了,至少先……”
 
一道圣洁的白光突然从天而降,打断了少年未出口的话。惊愕过去,鲁路修才发现那刺眼的光芒似乎竟来自眼前一具镶着金边的银白盔甲。盔甲的主人是与鲁路修年龄相仿的少年,一头棕色的卷发,背对着鲁路修看不清面容。
 
棕发少年转过脑袋,将绿色的双眼扫过鲁路修,莞尔一笑,“没关系,我会保护你们的。”
 
“什么?”从棕发少年身上感受到一股令他厌恶的气息,鲁路修皱眉反问。
 
似乎没有察觉到鲁路修的敌意和戒备,棕发少年从雕刻有华丽细纹的剑鞘中抽出一柄利剑,将剑尖直指步步逼近的追兵,正义凛然地说道:“我不允许你们欺负弱小。”
 
 
Act 2
 
悬崖之上,无论是鲁路修还是追兵都因这介入者的突然出现而怔愣不已,两方人马隔着棕发少年陷入了诡异的对峙局面。追赶而来的布里塔尼亚人中传出的轻声惊呼问出了每一个人的心声:“这家伙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鲁路修,为什么这里会有……”
 
“稍安勿躁,我们静观其变。”
 
被追杀的两人的窃窃私语很快被湮没在对面的一声高喝之中,“帮手只有一个人,我们一起上!”
 
手持兵刃的士兵应声气势汹汹地一拥而上,让势单力薄的三人看上去仿佛被狼群盯上的待宰羔羊。这时鲁路修只听见耳边飘来的一句“别怕,有我在”,眼前的棕发少年已化成一道银光窜入人群,转瞬间便响起了阵阵哀嚎声和马匹受惊的嘶鸣声。
 
冲在头阵的几名布里塔尼亚士兵抱着伤臂在地上痛苦地打滚哀嚎,而棕发少年的剑刃上没有沾染一丝血腥。骑兵的长枪散落了一地,受惊的坐骑冲散了追兵的阵型,嘶叫着头也不回地跑进了密林。
 
努力安抚着胯下同样躁动不安的坐骑,布里塔尼亚领兵之人的视线愤恨地在搅局者和鲁路修之间来回巡视了片刻,不甘地下令道:“可恶,我们先撤。”
 
大批追兵如同氵朝水般退得干干净净,就连伤者也被同伴放在马背带走,一转眼悬崖上只剩下了三个人。
 
“你们没事了。”转过身的棕发少年已经收起了方才对阵追兵的气势,在嘴角扬起一个和煦的微笑。
 
然而这不但无法消减鲁路修潜藏在心底的敌意,且更加重了他的疑惑。打量着眼前的不速之客,鲁路修盘算着对方的来意,却又发现那个银色的身影一步步地向自己靠近,伸出的手几乎要抚上他的脸颊。
 
“你受伤了。”少年绿色的双眼凝视着鲁路修,眉间微皱起来,“这样漂亮的脸上留下伤痕真是太可惜了。”
 
鲁路修下意识地向后避让,眼神在触及对方指尖若隐若现的白色柔光时转为狠戾,用力地将棕发少年的手掌挥开。
 
鲁路修戒备地后退几步与棕发少年保持距离,少年则忘了收回被拍开的手,面露怔忪。
 
“普通人是不会对着刚见面的陌生人动手动脚的。”C.C.的声音适时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僵局。
 
少年脸上的神情瞬间化作恍然和歉疚,然后再次展露出灿烂的笑颜,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抱歉,我不太了解这类事情。”
 
这时,奔驰而来的马蹄声打断了三人间诡异的氛围,循声望去的鲁路修面露喜色。
 
“鲁路修大人,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在靠近鲁路修三人后,骑士利落地翻身下马,难掩脸上大松口气的庆幸神色。但是还未等到他呼出那口放下心的长叹,杰雷米亚的脸色蓦地一变,凌厉的眼神如刀子一般扫向身着银色盔甲的陌生少年,冷声质问,“这个是什么东西?!”
 
少年望着骑士茫然地歪过脑袋,似乎不确定对方口中的“东西”是不是指的自己,片刻后又将求助的视线投向鲁路修,“这时候我是不是该自我介绍?我叫朱雀……”
 
鲁路修没有回应少年的眼神,并残酷地打断了他的自我介绍。对杰雷米亚交代了一句“详细的情况我稍后会解释”,鲁路修带着未达眼底的笑意再次转向名为朱雀的少年,“感谢你的出手相助,可惜我无以回报。我们必须去寻找失散的旅伴,所以就此别过吧。”
 
“诶,可是我没有希望你们报答的意思……”朱雀的后半句话淹没在鲁路修一行人匆匆离去的马蹄声中,后者甚至都没有掩饰自己离开的迫不及待,只留下朱雀对着自己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道,“人类都是因为寿命短暂才匆匆忙忙的吗……”
 
Act 3
 
“娜娜莉!”
 
透过林立的树木,鲁路修望见那道令他担忧不已的身影在远处半隐半现,不由地驱马加快脚步迎上前去。被呼唤了名字的少女循声扭过头,当视线落到快速靠近的马匹和其上的骑手时,眼中也绽放出喜悦的光芒,提起裙角小步跑向来人,“哥哥!”
 
鲁路修勒绳下马,来不及站稳脚跟就跑向自己的妹妹,怜惜地上下查看对方的情况,“娜娜莉,你没事吧?”
 
见到少女摇了摇头,他才长出一口气将目光转向跟在娜娜莉身后不远处的红发少女,“卡莲,你们怎么还留在这里?”
 
“我看见追兵全都往你和C.C.的方向去了,就没有走远。后来又远远看到他们退走,就带着娜娜莉回来看看能不能等到你们。”耐着姓子回答了鲁路修的问题,卡莲的忍耐到达了极限,她不再遮掩自己的恼怒,锐利的双眼瞪视着鲁路修干脆地说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吧?”
 
依旧抚摸着娜娜莉脑后的亚麻色卷发表示安慰,鲁路修微微挑眉反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比如说你们的真实身份?”目光在鲁路修的那身剪裁妥当的外套打了个转,卡莲挑眉抱起双臂,“像那样的布料和手工,可不是普通人家穿得起的。随行的这两位骑士和魔法师也不是泛泛之辈,现在又遭到布里塔尼亚的骑兵追杀,我可不会再相信你那套‘地方贵族’的说辞了。”
 
身着蓝色骑士服的忠诚侍卫与披着深棕色斗篷的女魔法师向卡莲投去了戒备的神色,却被鲁路修毫不在意地挥手制止,“哈,也没什么,不过是为了一个皇位继承权的无聊争斗而已。”
 
惊愕两字清楚地写在卡莲脸上,回过神后她的不满简直快要满溢出来,“等等!这种重要的消息在商量合作的时候你可半点没提!”
 
“你现在不是知道了吗?”鲁路修仿佛没有感受到对方的不悦,神色不变地续道,“而且这并不影响我们的合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