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凹凸世界同人)【雷安】吞象狮 作者:萧辰

字体:[ ]

 
 
这是安迷修第一次认真打量这张海报。
男人赤裸着精壮结实的上半身,彩绘刺青从他的腹部绽开一朵浪漫的玫瑰,透明的水珠沿着流畅的肌理线条向下垂坠,如同一只蛰伏在暗夜中皮毛沾满露水的豹,野心勃勃、沉着冷静地伺伏早已无处可逃的猎物。
并起的食指和中指比作枪的姿势指向镜头,那双紫罗兰般的瞳眸宛如精准残忍的飞镖,准确无误地将海报外的安迷修牢牢锁定。
血红的、视觉冲击感十足的英文大字在纯黑背景的衬托下尤为惹眼——
I GOT YOU.
 
Title:《吞象狮》
CP:雷狮X安迷修(《凹凸世界》)
Type:第三人称
Tips:架空/娱乐圈paro/ABO
Attention:私设如山/有车/相爱相杀/O装A的安哥被A穿大气层的雷狮摩擦的故事
 
海报的右下角是一个造型简约的墨黑色香水瓶,瓶身镌着一枚淡金色的五角星,安迷修遮挡在墨镜片后的剑眉微蹙,突然肩肘被人猛地一撞。
“啊啊啊雷狮好帅!”
“快帮我和广告牌拍一张!”
“我也要我也要!”
“雷狮信息素味的香水!我要买爆!”
一群女孩倏地从安迷修的身后涌上来,围着灯箱内的巨幅海报兴高采烈地拍照,叽叽喳喳地讨论着:
“超级帅啊啊啊——”
“说来,刚才那个男的好高哦?”
“虽然戴着口罩和墨镜。但看起来好像很帅诶?”
“你们觉不觉得……他像安迷修?”
“说不定就是安迷修!”
“不可能吧?!”
“问问不就知道了!”
女孩们转过头,那个身材修长、将脸用墨镜和口罩武装得严严实实的男人,不知何时消失不见。
 
1.爱与恨很相衬
 
安迷修一进化妆间就闻到那股梦幻迷离得令人几近窒息的信息素气味——不对,是香水味。高大英俊的青年像是一只毛茸茸的大金毛,猛地扑过来要将手中的香水往安迷修的脸上喷,被安迷修迅速躲开了,安迷修装作不以为意地拉高毛衣领子,维持自己一贯的优雅形象。
“安哥,你怎么反应这么大!”青年歪歪头,突然凑近安迷修嗅了嗅,喃喃道,“咦,安哥你也喷香水了?好甜……”
“佩利,你别烦安哥了,毕竟安哥是和老大一样强大的Alpha,自然会排斥他的气味,走啦走啦,来化妆了。”
帕洛斯笑眯眯地拉走佩利,不动声色地扫过安迷修的脸,安迷修没有表露出任何感激,湛蓝似海的瞳中依然死水般沉寂。帕洛斯就像是一只漂亮危险的毒蛇,嘶嘶地吐着芯子,甜言蜜语包裹着锐利獠牙,平时蛰伏在你身边看似温驯无害,趁你放松警惕的时候狠狠地咬你一口。
“我真正的信息素并不是那个气味,”青年把长得令人发指的双腿搭上沙发扶手,眼神玩味地盯着安迷修,“你今天早上去哪里了?”
“我去哪里需要跟你报备吗?”
安迷修垂下眼,走到沙发边居高临下地与雷狮视线相织,两人对视几秒后,雷狮停下咀嚼口香糖,安迷修以为他要说什么,结果雷狮吹了一个巨大的泡泡,安迷修刚想抬手戳破,就被雷狮钳住手腕,力道很大,手链嵌入肉里的感觉不太好,安迷修用力挣开了。
“我是队长,关心一下队员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吧?”
泡泡破了,被雷狮吐进垃圾桶,他坐起身来,语气里带着点戏谑的轻蔑,安迷修懒得与他多做纠缠,将风衣脱了丢在雷狮身上转身去化妆了。
 
雷狮看不起安迷修,正如安迷修看不起雷狮一样,世间的爱意从未如此完美地相等,但恨可以。
三年前安迷修曾经是当红人气偶像组合荣耀骑士的团长,却在去年由于某些组员的原因而解散,安迷修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痛苦之中,如果注定要失去,还不如从未拥有。过了一段时间,有个新公司以丰厚得让人不安的条件签下安迷修,要他带一队具有强大潜力的新人。
与其他组合不同的是,这个新组合所有组员包括安迷修在内都是Alpha中的佼佼者,这是个前所未有的亮点。安迷修失眠了很久,他是个天赋秉异的说谎家和演员,能够重新站上舞台继续唱歌跳舞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比如隐瞒真实姓别。梦想太奢侈了,安迷修倾其所有也想得到,这次安迷修发誓,只要他抓住之后,死也不会放手。
新组合叫Pirates&Knight,队长叫雷狮,组合成立时雷狮甚至没成年,安迷修看到雷狮的第一眼就很不舒服——无论是出于生理还是心理。安迷修发现他根本无法和雷狮成为亲密无间的兄弟,雷狮是头不安定的、强大又贪婪的野兽,他狡猾、残忍、多疑,对安迷修表露出的善意不屑一顾,更是不曾对安迷修关心示好过。
“你是我见过最像Omega的Alpha,”在一次演唱会结束后雷狮和安迷修在卫生间里相遇了,那次安迷修由于发烧而导致状态不佳,被雷狮按在门上时,安迷修眼中笼罩着一层水蒙蒙的雾霭,连雷狮那张俊美却可憎的脸都看不清明,“我猜你在床上被干到浪叫都比你唱歌的声音好听。”
于是安迷修和雷狮在反锁的卫生间里大打出手,最后自然是占据身高体型和健康状况优势的雷狮赢了,他把安迷修压在洗手台前,扯住他的头发迫使安迷修正视镜子里那个苍白的男人,喉结顺着被抻拉出一道姓感弧度的颈线滚落,安迷修动弹不得,用他自认为难听却在雷狮看来完全不堪一击的脏话大骂这个残忍的施暴者。
“你是暴君!你再这样下去,这个组合迟早会解散!”
安迷修咬牙切齿地说,悲哀和愤怒的视线在镜中与雷狮的目光不期而遇,如同藤蔓般将这个专权者死死缠绕,即使雷狮再与他如何针锋相对也从未说出如此恶毒的言语。闻言雷狮忍不住发笑,他刚成年,长相介乎男人的成熟和男孩的青涩,在展露笑意时原本分明的棱角会稍显出略微稚嫩的柔和,他太好看了,好看得安迷修怀疑这个孩子是个不折不扣的魔鬼,只有魔鬼才会拥有如此华丽的皮囊和霸道残忍的狡猾。
“当然不会解散,至少组合从Pirates&Knight改名为Pirates前。”
雷狮按住挣扎的安迷修,勾住安迷修总是戴着如同安全项圈一样的choker,在雷狮看来,一个Alpha戴这种东西看上去十分可笑。雷狮修长的食指抚上微突的颈骨,按到后颈的某一处柔软时,安迷修突然疯狂的挣扎起来,甚至脱开了雷狮的桎梏,安迷修从来都是那么礼貌优雅,风趣幽默,他就像头温驯无害的象,因为太过善良温柔,容易让人忽视他也具有致命的杀伤力:
“你想赶我走?”
“你难道不觉得&Knight太多余了吗?”
雷狮耸耸肩表露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安迷修沉默许久才一字一顿地说,我不会离开的。
“随你。”
 
雷狮也并非不近人情,组合里年龄最小的成员卡米尔,他是雷狮的表弟,雷狮对他就关照有加,总之他只和安迷修作对。特别是公司对外宣称Priate&Knight是特殊的双ACE组合,但最近很显然话题和资源的重心都渐渐地偏向雷狮。
比如这次雷狮与奢侈香水品牌Lust合作,安迷修根本没有收到任何关于这次香水合作的消息,可组合的其他三个人却都不以为意,他们都很理所当然地认为,以雷狮当之无愧的人气NO.1,他与Lust合作无可厚非。
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男人推门而入,把手中的表单派发给正在化妆的队员们:
“晚上是最后一场演唱会了,大家加油。”
“好的丹尼尔!”
佩利永远都是这样干劲十足。
丹尼尔赞许地点点头,拍拍沉默寡言的老幺卡米尔:
“卡米尔,要多跟台下互动。”
“嗯。”
卡米尔的刘海被撩了起来,露出一张少年特有的、清秀干净的脸。
丹尼尔特地拍了拍安迷修的肩:
“晚上记得和雷狮多点暧昧动作,最近关于你们的话题热度有所下降。”
“……”
还有一点很让安迷修反感的就是,从组合刚成立之初,经纪人丹尼尔就要他和雷狮在大众面前组CP玩暧昧,比如一个简单的耳语、不经意间的肢体触碰、两人对视时的会心一笑……
即使丹尼尔三番两次地对安迷修进行传销式洗脑:这是增加人气必不可少的一环,俊男搭配组合既养眼又能满足粉丝的恋爱幻想,同时还能多出CP粉的支持者云云,可自从上次他和雷狮在卫生间里打过架之后,现在他们的耳语内容只剩下“友好”的日常问候。
比如在新歌发布会上,安迷修状似兴奋地拉住雷狮,雷狮默契十足地稍稍低头,让安迷修能更方便地在他耳畔边低语草你吗。
雷狮莞尔一笑,也附在安迷修的耳畔边用姓感慵懒的声线说:
“我CAO你。”
于是在摄像机前面带笑意的安迷修在桌下猛踹雷狮,雷狮被他结结实实地踹了好几脚,不愠不火,只是用手指在安迷修摊开在桌面的掌心里写字:
——你死定了。
 
在做最后的话筒和耳返的调整时,站在安迷修身边的雷狮不咸不淡地说:
“最后一场了,加油。”
安迷修下意识地望向雷狮,发觉雷狮正在和卡米尔说话,登时安迷修有种自作多情的窘迫,全都被帕洛斯看在眼里,于是帕洛斯眯起眼向安迷修笑盈盈地说:
“安哥加油。”
音乐伴奏响起,舞台缓缓上升,绚烂刺目的舞台灯光自头顶打照,在热烈的掌声和疯狂的尖叫中,组合的其他三人率先跳上舞台,雷狮举起话筒望向安迷修,这是他们之间难以言喻的默契,安迷修唱出了第一句歌词,雷狮便将RAP完美无瑕地衔接而上,他们走上舞台,一同唱跳,当音乐停止的瞬间,五人原地定点,齐刷刷地甩掉外套,露出将肌肉线条完美勾勒的黑色背心,瞬间引爆观众极致的热情——
Pirates&Knight全国巡回最终场“SET SAIL”正式开始。
 
2.对危险的规避是人类的本能
 
安迷修是在孤儿院里长大的。
那间孤儿院的条件并不好,虐待孩子如同家常便饭。院长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带着几个凶神恶煞的男人来参观孤儿院,被那群男人接走的孩子就再也没回来过,院长说他们都是乖孩子,所以被人领养了。
后来有一天安迷修也被带走了,他第一次坐轿车,柔软的座椅靠垫,芬芳的香薰剂,车窗外飞闪而过的繁华街景,焕然一新的世界令安迷修兴奋不已,他忍不住问东问西,结果被一个眉头有个刀疤的男人狠狠扇了一巴掌:
“闭嘴臭小鬼,吵死了!”
之后安迷修被带到了一个很华丽的房子里,按在冰冷的淋浴头下冲洗身体,让他换上华丽蓬松的公主裙和精致的小高跟鞋,安迷修立刻表露出了抗拒:
“我是男孩子!我不要穿裙子!”
然而没人在乎安迷修的反抗,他被强迫着穿上裙子和小高跟鞋,和一群陌生的男孩女孩一起送到各个房间里。安迷修坐在巨大的床上,紧张地攥住层层叠叠的裙摆,滚着绣满金线的荷叶边像是海浪一般起伏,他突然感到了一种陌生的、迷茫的恐惧。从门外进来了一个男人,他并不高大,戴着眼镜,整个人看上去温文儒雅,他走到安迷修的身边,和安迷修聊天,使得安迷修渐渐放松下来。突然男人的手抚上安迷修纤瘦的小腿,由于营养不良,安迷修的腿甚至还没有男人的手臂粗,像是一只可怜的麻雀。男人的手像是冰冷的蛇,沿着小腿攀附而上,一直朝安迷修的裙底探去。
前所未有的惧意宛若洪水猛兽向安迷修扑去,要将他这具瘦小的躯体撕扯粉碎,安迷修拼死抵抗,他当时还很小,小得连姓别都还没有分化,还没体会到真正的幸福却早早地被绝望和痛苦吞噬——于是安迷修跳楼了,那扇敞开的窗户是人间地狱的唯一出口,哪怕粉身碎骨,也是一种痛快的解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