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素衣渡江(下)

字体:[ ]

 
第62章 
  宋映白瞅着大蛇的眼睛,觉得头发都要立起来了, 蜈蚣精那种级别的已经搞不定了, 现在这种泰山压顶级别的, 岂不是只有死路一条了。
  他发现黎臻却不怎么害怕,脸上反而露出些许的兴奋。
  宋映白便使劲拽了他一把,“它朝这边来了, 快跑。”
  黎臻便跟宋映白跳下炕, 开门往外跑,与此同时,就听咣的一声,接着就见棚顶少了大半边,原来是大蛇用嘴巴将屋顶撞了个大窟窿。
  未必是针对他们,它只是想看看屋里究竟还有没有人。
  大蛇发现他俩在屋内,猩红的眼睛仿佛滴血一般, 张着大嘴朝两人咬来。
  宋映白从袖中取出火折子吹亮,往它嘴里一扔, “烫不死你。”
  火折子飞进了大蛇的嘴巴里, 落在它信子上, 灼了它一下,趁此机会,宋映白跟黎臻跳到了一楼的大堂内。
  大蛇便又顶飞了一块屋顶, 一时间木板泥土稀里哗啦分崩离析, 大块的屋顶碎片掉落。
  宋映白跟黎臻躲在桌子下面, 等了一会, 不见大蛇再发动攻击,偷偷的瞧了眼,已经看不到血红的眼睛,想来是已经走了。
  才悄悄的推开压在桌子上的屋顶碎片,钻了出来。
  “这是哪来的妖怪?”宋映白喘着气,“我还以为蜈蚣精已经是极限了。”
  黎臻笃定的道:“它是守护地狱井的大蛇。它在这里,就证明咱们没找错地方。”
  “所以它要杀死来寻找地狱井的咱们吗?它怎么知道的?”宋映白道:“咱们的目的,东厂的人都不知道。”
  黎臻也想不通,“不清楚,但看起来它目标好像不是很明确,并非想只杀咱们。你看这客栈内,其他人也都不见了。”
  “唔……”这时候角落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像一个女人在承受极大的痛苦。
  宋映白顺着声音一找,就看到一个女人被压在一块断垣下,看衣着正是斗笠人中的妹妹。
  她因为昏迷被许景扔到了屋内,刚才大蛇无差别的顶飞屋顶,正好将她跟屋顶一起掀翻到了一楼,恰好有碎片压在她身上,因此大蛇没发现。
  两人将她从断垣下拽出来,放到一旁,宋映白道:“这里有妖怪,快逃命去吧,我们也要走了。”
  田惠见自己左胳膊已经被压断,“我会走的,后会有期。”
  黎臻跟宋映白顺手救人还行,如果要费很大力气还是算了,毕竟他俩自身难保,扔下一句:“那你自求多福。”,便出了大门。
  田惠看着头顶的夜色,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漆黑如墨。
  她慢慢站起来,顾不得疼痛,向一楼掌柜的房间走去。
  她相信在掌柜的房间一定有避难的地方,他在这大漠内开客栈,三教九流,悍匪凶徒都打这儿过,不信他没有避难的密室。
  田惠挣扎着来到掌柜房间的门口,推门发现里面没有人,可能已经逃掉了。
  她一点点敲着墙砖,试图发现能够移动的秘密机关,但是摸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她绝望的想哭,突然间这个时候,她看到炕上的被褥有移动的痕迹,赶紧掀开,露出一个可以打开的盖子。
  她打开后,见里面有梯子,用嘴叼着火折子,单臂扶着梯子,一点点下到里面。
  她一落地,就发现里面不光是密室这么简单,而是一个宽敞的隧道,绵延通向远方。
  这肯定是出关的通道了……
  这时候黑暗中突然有人出声,“快将盖子盖好。”
  她一愣,随即认出声音是胖伙计,“你也在这里。”
  拿火折子照去,就见胖伙计蹲在洞壁边,瑟瑟发抖,“是啊,不光有我,还有一具尸体呢。”
  田惠一看,之前的账房先生直挺挺的躺在不远处。
  对啊,她还纳闷,账房先生去哪里了,竟然死了,谁下得手。
  这个客栈太复杂了,而每个人只能看到自己看到的那点真相。
  就比如她跟哥哥,如果早知道萧少梓也想救孩子,情况一定不会是现在这样。
  掌柜的让伙计们都走,可这种大风天跑到沙漠里,弄不好也是个死,所以胖伙计留个心眼,假装要走,其实骑出一段距离后,从骆驼上下来,偷偷又返回来了客栈内,他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听账房先生说,掌柜的房间里有个前任掌柜的留下来的密道。
  结果他就看到一条大蛇出现在大沙漠内游走,吓得他跑进来告诉掌柜的,结果掌柜的不在,他也不敢出去找,便先躲在了这里,没想到在这里摸到了一个尸体,正是之前死去的徐账房。
  他吓死了,但又不敢出去,就一直躲着。
  田惠看着绵延到远处的黑暗,“这是通往哪里的?”
  “外面有蛇妖你知不知道?”胖伙计带着哭腔道:“这是怎么了啊,人要杀人,妖怪也要杀人。”
  田惠没看到蛇妖,她再次问:“这条地道是通往关外的吗?”
  “应该是吧,徐账房说过,但据说是前任掌柜的留下来的,也不知道前方塌没塌。”胖伙计道。
  田惠想都没想,转身又爬了出去,她要找到哥哥,找到于家的两个孩子。
  “外面有蛇妖,你不要命了?”胖活计出声喊她,“真的有蛇妖——真的——”
  田惠没理他,爬出了地道,见盖子盖上,一刻不停留的往外跑。
  胖伙计又变成了一个人,哭唧唧的道:“记得回来啊,我不想一个人——阿弥陀佛,三清在上,混乱快点过去吧。”
  ——
  宋映白跟黎臻一来到客栈外面,便被迎面而来的风沙吹得几乎睁不开眼睛,这样的风沙天本就很难生存,况且还要躲避一条蛇精,简直难上加难。
  这时候沙尘中,远处隐约可见两个猩红的亮光,接着就听人发出一声惨叫,接着不知是人死了,还是声音被沙暴湮没了,又剩下死一般的寂静。
  他跟黎臻听了,赶紧朝声音来的相反方向跑。
  突然间,宋映白被绊了一下,扑到了地上,黎臻赶紧来扶他,两人朝后面一看,就见只剩半截身子的毛从贤趴在地上,人早死了,半边肩头和脸都埋进了沙子里。
  而他旁边的丹丹则不停的用双爪撅着他面庞边的沙子,想将主人的脸挖出来。
  宋映白见伤口的创面,不像是刀斩的,而像是撕裂的,就知道是大蛇干的。
  他拎起丹丹的胳膊,“他已经死了,要么跟我们走,要么你留在这里,一会风沙将你也埋了。”
  丹丹吱吱叫了两声,最后还是跳到了宋映白肩头,紧紧抓住他的衣领。
  这时候黎臻忽然,发现前方竟然有只骆驼,拽着宋映白朝它跑去,两个人不知道这匹骆驼是胖伙计留下来的,只觉得“天助我也”,想都没想,一前一后骑上去,打算先逃命再说。
  骆驼长腿迈开,顶着沙尘,往远处跑去。
  这时候丹丹从宋映白脖子后面下来,钻进他袖中,只露出充满恐惧的大眼睛。
  这时候见骆驼背上的褡裢里塞了件斗篷,黎臻便取出来,抖落开,从后面罩住了两个人,遮挡风沙。
  骆驼怎么着也比人跑得快,只要大蛇不追来,应该就此能逃出生天。
  但是人不能太乐观,宋映白刚想完,就听身后传来唰唰唰摩擦沙地的声音,他回头一瞧,就见大蛇吐着信子正朝他们追来。
  他感到黎臻也倒吸了一口气,大概在恨他们运气差。
  奇怪的是,身后的大蛇就在要追到他们的时候,宋映白几乎能感受到它奔出来的腥咸的口气,不知为什么,它好像忽然改变了主意,放慢了速度,眼睁睁看着他们骑着骆驼脱离它的攻击范围。
  它则调转身子又别的地方去了。
  宋映白纳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它突然放弃攻击了?
  他回头一看,大蛇已经重新消失在了沙暴中。
  黎臻贴在他耳边道:“我觉得它不是凭空冒出来的,可能是客栈中的某个人。它八成认识这匹骆驼和披风的主人,把咱们错认成了对方,所以才停止了攻击。”
  黎臻分析得很有道理,他脑海里一个个闪过客栈中那些人的面孔,肯定不是东厂的人,能变成这么大的蟒蛇,也不至于听皮绍棠调遣,也不是萧少梓跟斗笠兄妹,萧少梓死了,斗笠兄妹都受了伤,如果这么厉害,早一口吞了东厂了。
  宁采臣跟蜈蚣精也不在考虑范围内,那么只剩下客栈那帮人了,难道是账房先生?从今天晌午开始就没见过他的影子。
  “我认为是客栈方面的人。”宋映白道:“不是账房先生就是吴宁。”
  “应该是吴宁!”黎臻道,为了减少风沙入口,他没有分析理由,他相信宋映白想得通。
  吴宁?很有可能,他会调配所谓的红汤,肯定不是一般人,那么问题来了,他疯了?为什么千方百计挑唆他们火并,现在又变成大蛇想将他们彻底杀光?!
  此时骆驼已经跑出了一段距离,沙暴也小了不少,能见度好了许多。
  宋映白刚要松一口气,突然就见旁边的沙地中窜出一个人影来,飞身朝他俩扑来,瞬间将黎臻掀下了骆驼背,滚到了沙地上。
  宋映白勒住缰绳,原地掉头一看,跟黎臻厮杀的居然是皮绍棠。
  皮绍棠见宋映白停下,放弃黎臻,朝他扑来,“把骆驼给我!”
  宋映白哪里能听他的,抬起左手的袖箭朝他射去,但因为风沙太大,瞄不准,偏差之下,与他擦身而过。
  黎臻站起来,抽刀与皮绍棠拼杀,“宋映白,快走!”
  皮绍棠被大蛇追得一阵疯跑,跑着跑着发现宋映白跟黎臻骑着骆驼打身边经过,不由得恨自己眼瞎,竟然没发现这么好的骆驼,于是便打算夺过来。
  宋映白哪能放下黎臻自己跑,“要走一起走。”
  “你们两个感情这么好,死在一起不好吗?将骆驼让给我!”皮绍棠大喊。
  宋映白跳下骆驼,抽刀配合黎臻对打皮绍棠,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一匹骆驼就够之前约定彼此不动手的人,大打出手了。
  丹丹瞅准机会,跳上了骆驼背,观看着这场斗争。
  皮绍棠能在东厂混到档头的位置,武功绝不是泛泛之辈,可以说是十分高强。
  可惜,他之前一阵猛跑,浪费了不少体力,加上黎臻跟宋映白二打一对付他,纵然他武功再高,也渐渐落了下风。
  皮绍棠见自己夺取骆驼的机会不大,心里一横,我得不到的你们也别想得到,指间迅速多了一支飞镖,朝前一扑,向骆驼掷了出去,本来对着它脖子的,但因为风向的关系,飞镖只扎在了它肋骨附近,疼得它拔腿就跑。
  在宋映白跟黎臻愕然的注视下,骆驼跑进了黑暗中中,一去不回头。
  黎臻怒极,找到皮绍棠一个破绽,一刀割在他胳膊上,将他杀倒在地。
  宋映白亦气急败坏的踏到他胸口,用刀尖抵着他的喉咙,“赔我骆驼!”
  皮绍棠呵呵发笑,很得意自己的手笔,“要死一起死,一会大蛇来了,将咱们一口全吞了。”
  黎臻冷笑,虽然厂卫一家,他们约定了彼此不干涉,但那是之前,现在明显皮绍棠惹到了他,手不由得握紧了刀柄。
  “快看,什么来了?”宋映白就见身后的方向,一股烟尘朝他们涌来。
  待看清了,不由得唬了一跳,居然是廊柱大小的蜈蚣精在迅速移动,身上驮着宁采臣、斗笠男人、跟两个孩子。
  他们竟然凑到了一起。
  黎臻忙将宋映白拽到身后,护起来,朝旁边退去,打算给过境的蜈蚣精让路。
  这时候宁采臣朝他们喊:“一起上来逃命吧,有一条大蛇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