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红楼]大老爷的科举人生+番外 作者:细鱼

字体:[ ]

 
  爵位被夺?
  被人坑害?
  气死亲爹?
  面对一手烂牌,大老爷表示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逆风转盘!知识真的能够改变命运!
  保证苏爽,谢谢收藏。
  内容标签: 红楼梦 打脸 爽文 科举
  搜索关键字:主角:贾赦 ┃ 配角:宁荣二府 ┃ 其它:人
 
 
  作者简评:vip强推奖章
  主角揣着《古代金手指大全》一时脚滑,穿成了赫赫有名的大老爷贾赦,刚穿越,就面临着必死结局。爵位被夺,被诬谋杀,九死一生。然而世界总归黑白分明,爵位被夺索性下场科举,从此以后平步青云;遭人陷害也丝毫不惧,回击打脸一个不落。
  本文的节奏爽快,情节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主角行事利落,有仇报仇,有恩报恩,剧情跌宕起伏,娓娓动人,读来酣畅淋漓,其中又对科举进行了适当的科普,颇有可读之处。
 
 
第1章 开局
  痛!
  痛!
  贾赦捂着脑袋,半迷糊半清醒中只觉得脑袋一阵阵地抽痛,脑海里头仿佛有无数只小锤子在敲打着他的神经,这巨痛,让他忍不住发出低声的□□声来。
  他这是怎么了?
  贾赦迷迷瞪瞪地睁开眼来,他的眼皮眨了眨,浓密的眼睫毛颤抖着,眼前的一切仿佛雾中花水中月一般,朦朦胧胧的,看不清,辨不明。
  他还没来得及彻底地清醒,就听到一个清脆如黄鹂一般的声音说道:“大爷醒了。”
  大爷?
  什么大爷?!
  贾赦脑子里混沌一片,他按着额角,隐约只记得他昏迷前发生的事,他刚写完一本《古代金手指大全》,正要去和编辑商谈印刷本数,在去的路上他接到了医院里的来电——他爷爷心脏病发作,在无人察觉的时候悄然逝世了。
  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彻底把贾赦的理智粉碎了,他错愕不已,手中的手机滑落,脚下一个错脚,从楼梯上摔了下去,撞上地上的石头,而后人事不知。
  “爷、爷爷……”一想到爷爷,贾赦不知从哪里来的精力,勉强撑起身子坐了起来。
  伺候的丫鬟含翠心惊了下,连忙上前搀扶住他,“大爷,您小心些。”
  贾赦听了这话,愣了愣,朝她看去,只见身旁这陌生女子身着深绿色小衫,下着五谷丰登马面裙,足下只露出一点儿鞋尖,他神思恍惚,这分明是古代女子的穿着,即便他此时被人送入医院,也不该看到此等穿着的女子啊。
  贾赦朝四下张望一眼,见左右前后莫不是一派大家气象,墙上挂着的是唐大家的字画,多宝阁上摆着的是宋朝的钧窑天青釉美人斛,上头斜插着几支开得浓烈灿烂的牡丹,那兰花也不是寻常物种,而是罕见的“二乔”,粉白、紫红二色花瓣交相辉映,一株便价值不菲。
  即便贾赦再迟钝,此时也察觉出不妥。
  他低下身往下看,月白色丝绸里衣,足下是上好制成的袜子,暗纹远看不出,细看才觉察出其中的奥妙。
  贾赦怔怔地回过头,他张了张嘴,想要问他是谁,现在是什么朝代。
  但他还没来得及张嘴,脑海里的记忆就汹涌澎湃地将他剩余的自制力席卷一空。
  “大爷、大爷您怎么了?!”含翠急切地连声问道。
  其他丫鬟被她的声音一惊,原本在外头打着络子的也忙放下手里的活计跑了进来。
  贾赦,的的确确是贾赦。
  但是此贾赦,又非彼贾赦。
  贾赦,是书香世家,他爷爷给他起名为赦,乃是取宽容之意,盼他如君子一般心胸宽广,宽以待人,有容人之雅量,然而,不知是机缘巧合,还是命运的捉弄,他竟然在《红楼梦》中荣国府大老爷贾赦身上重生了。
  原身怎么死的,贾赦不知道,但他知道,他的麻烦大了。
  在原身遗留下来的记忆当中,昨夜他与徐尚书三子徐艮清等人把酒言欢,烂醉如泥后背徐艮清安排于府上歇下,但不知怎地,原身醒来时,却发觉自己却身处女子闺房之中。
  这还不可怕,可怕的是原身衣着狼狈,那女子也是如此,此外,更让原主胆战心惊的是,那女子胸口上竟然插着一把匕首,而他的手中沾满了血迹。
  担忧、恐惧、惊慌失措等情绪将原主的理智厮杀殆尽。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糟糕的是,偏偏此时有一奴婢高呼:“杀人啦。”
  原主本就三魂飞了七魄,听得这话,哪还顾得及思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狼狈地逃了出来。
  他一路狂奔,竟也跌跌撞撞跑回了家中。
  回到家里后,原主竟然学鸵鸟一般,把衣服一脱,塞到床底下,就当作没事发生。
  贾赦回顾完自己的记忆,脸色瞬间就青了。
  才刚重生,就面临这样的情况,任何人心情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大爷、大爷,老爷叫你速去书房。”没等贾赦理完自己的记忆,就听到外头窗户底下传来赖管家的声音。
  贾赦心里一紧,他的拇指和食指摩挲了下,哑着嗓子问道:“赖管家,进来说话。”
  赖管家就着丫鬟打起来的帘子走了进来,他闻到了空气里头那浓郁的酒味,眉头下意识地一皱,而后低着头,神色一副安然不动。
  贾赦一边命含翠给他帮忙穿上衣裳,边问道:“赖管家,老爷叫我去,是有什么事?”
  “奴才不知。”赖管家道。
  贾赦见他低着头,也看不清神色,心里暗道,甭管赖管家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反正原身老子爹叫他去,他也不能找理由不去。虽然这般想,他心里也明白,恐怕和原主昨晚那件事有关系。
  贾赦也懒得去撬开赖管家的嘴,命其他丫鬟拿了香露在身上去了去酒味后,急急忙忙跟着赖管家去了。
  一路上,赖管家沉默不语,随着越是走近荣禧堂,贾赦就觉察出那些丫鬟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有些不对劲,他低垂下眼睑,手心里满是冷汗。
  他在想,等会儿见了贾代善该怎么说,人,自然不是原主杀的,他尽管接手原主的记忆没多久,但也琢磨得出原主怕是被人设了个仙人跳了,但是空口无凭,谁能证明不是他杀的!
  这才要命!
  还没走到书房,远远地就瞧见许多丫鬟在那里吵吵嚷嚷的。
  里头还传来贾史氏的疾呼:“老爷、老爷。”
  贾政的声音也掺杂在众多声响中。
 
 
第2章 
  “快去请太医。”随着贾史氏一声尖锐的惊呼,赖管家和贾赦的脚步都顿了顿。
  赖管家立即转身,飞快地朝外而去。
  贾赦脸色一白,他深知此时不是犹豫的时候,贾史氏既然说请太医,可见贾代善现在还没死,他虽然没什么把握,能救贾代善,但贾代善绝不能死,至少现在他不能死。
  贾代善若是死了,所有人都会认为他是气死贾代善的罪魁祸首,到时候即便他能够证明那个姑娘不是他所杀,他也落下了一个气死亲爹的罪名,这个罪名,在现代都足以让一个人毁掉终生,在信奉三纲五常的古代,那更是如此。
  “让开!”贾赦的主意不过是在刹那间拿定的。
  他大阔步朝门口走去,一把把拦路的丫鬟们推开。
  “你要干什么!你都把爹气成这样了还不够吗?!”贾政红着眼怒瞪着贾赦。
  贾赦懒得搭理他,他现在自救都来不及,哪里顾得了其他人,他端详着贾代善的症状,面色青紫,唇色发白,额两侧大汗直落,呼吸急促。
  这、这分明是心脏病发作的模样?
  贾赦的爷爷患有心脏病多年,贾赦旁的病不敢说精通,但这病,他的造诣连那些医生都赞叹不已。
  一刹那间,贾赦猛地抬起头看向贾代善,神色复杂,他心里头一阵揪紧,爷爷是死于心脏病,他走的时候,他无能为力,眼下贾代善也是心脏病发作,这一切,莫非是上苍给他一个挽救的机会?
  贾赦来不及多想,他摸了摸贾代善的脉搏和探了下气息,还有得救!他立即转身喝道:“散开,都快散开!”
  丫鬟们神色不定,互相看了一眼,在贾赦慑人的视线下往后退了退,心里却嘀咕道,大爷这气坏了老爷还不够,难不成还想把这事遮瞒过去?
  “孽子!你这孽子要做什么!快把你爹放下。”贾史氏气得手都发抖了,这逆子平日里不成器也就算了,今日弄出那等子恶事,气坏了他爹,竟然还敢把他爹放在地上。
  贾赦边飞快地帮贾代善把衣裳弄得宽松些,好让他能喘过气,边道:“太太,我是老爷的儿子,总不会害了老爷的。”
  他这话发自内心,无论是方才心里那莫名的念头,还是为了他以后着想,他都会拼了命护住贾代善的性命。
  但贾史氏岂会听他的话!
  “你们还傻愣着干什么!快把大爷拉开!”贾史氏颤抖着声音怒道。
  众丫鬟们这才回过神来,连忙上前去,一个拉贾赦左手,一个拉贾赦右手。
  贾赦皱着眉头,双手交叠压在贾代善胸口,边喝道:“让开!耽误了老爷的病,你们谁负得起!”
  他这话一出,丫鬟们又迟疑了,手上的力度难免就少了些。
  贾赦按着记忆中的方式,在贾代善心前区控制着力度进行按压。
  一下!
  两下!
  三下!
  ……
  贾赦的额头上已经沁出了细密的汗珠,他边按压着边着急地朝贾代善看去,见他面色渐渐红润后,心里才松了口气。
  贾史氏等人已经被贾赦这等大逆不道的做法气晕过头,竟然也没人上前来阻止他。
  “混账!”贾史氏率先回过神来,她怒目瞪向贾赦,正要开口痛骂,却听得原本没了声息的贾代善咳嗽了数声,她的话顿时停住了。
  “老爷、老爷。”贾政随后反应过来,他上前一把推开精疲力尽的贾赦,将恢复过神识的贾代善扶了起来。
  贾赦累得满头大汗,他见众人仍围着,眉头一皱,喝道:“闲杂人等,都出去,让老爷透透气。”
  贾史氏此时见贾代善面色有所好转,也顾不得平日对贾赦这逆子的不喜,下意识地对众人说道:“都出去。”
  众人应声退去。
  “老爷,您觉得怎么样?”贾史氏扶着贾代善的右手,和贾政搀扶着他在书房屏风后的塌上躺了下来。
  贾代善面色虽然好了些,但死里逃生,浑身都没了气力。
  贾赦道:“老爷平日吃得什么药,快把药拿来,先让老爷就着水服下。”
  “对,药,药就在书桌上,快取了来。”贾史氏如梦初醒般说道。
  贾政殷勤地跑过去,将药瓶取来,倒出几颗药丸来送入贾代善口里,又亲自捧了杯水帮着贾代善服药。
  片刻后,贾代善才缓缓睁开眼睛,他的眼眸浑浊,里头却暗有精光乍现。
  “老、老大可在?”贾代善一醒来就问这句话。
  贾史氏和贾政下意识地朝贾赦站着的地方看去,贾代善顺着他们的视线看到了低头垂手站在一旁的贾赦,他咳了一声,用帕子捂着嘴,“你、你们都出去,我和老大有话说。”
  “老爷,您这才刚醒过来!”贾史氏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贾代善的话打断了。
  他虽然在病中,但说话力度掷地有声,说一不二,“都出去!”
  贾史氏含怨地瞪了贾赦一眼,不情不愿地说了声:“是。”
  贾政是个孝顺儿子,贾代善说东,他从不往西,他沉默地退下,在经过贾赦身旁的时候,身形顿了顿,低声说道:“大哥好好说话,别气到老爷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