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综英美]做鬼也要交房租+番外 作者:萧泠风(中)

字体:[ ]

 
第49章 比肯山
  哈蒙家铁艺门外, 两辆黑色轿车停靠在一起。
  “行李已经装好了。”薇薇安·哈蒙笑盈盈地看向拉法埃莱和泰特, 道:“就差你们两个了。”
  明天就是十一月的第四个星期四,也就是美国一大重要节日之一,感恩节。虽然感恩节在法定假日里只有当天一天的假期,不过无论是学校还是一些工作单位,都愿意给星期五匀出一天假期,将这个感恩节变成四天小长假。
  梅菲尔德高中自然也是如此。
  今年的感恩节, 哈蒙一家准备到比肯山郡, 跟薇薇安的哥哥一家渡过。
  比起亲缘关系十分淡薄的本·哈蒙那边的亲戚, 薇薇安·哈蒙跟她哥哥诺亚·斯特林斯基自小十分要好。毕竟,在一个充斥着暴力的家庭里,从父亲那里得不到一丝爱护,唯一让薇薇安·哈蒙的童年不那么灰暗的就是因为她有一个爱护她, 保护她的哥哥。
  后来薇薇安跟本·哈蒙结婚,在波士顿安了家,跟她一直留在加州比肯山郡的哥哥相隔了大半个美国, 坐个飞机都得花费七个小时。再加上工作忙碌,他们就无法经常见面。
  当然, 他们之间的电话联系一个月至少一回,关系依旧很亲近。
  这一回他们一家搬到了洛杉矶,开车到比肯山郡也就两个小时。
  其实,七月末搬家到洛杉矶的时候,他们一家就应该回比肯山郡一趟。只是,那个时候的本和薇薇安关系紧张, 薇薇安·哈蒙还没有原谅丈夫,哪里有心情走亲戚。
  不过现在,他们的感情回温,拉法埃莱还找到了恋人,是个不错的小伙子。
  感恩节本就是合家团聚的日子,既然有了机会,自然要回比肯山郡跟亲近的哥哥一家渡过。还有塞布丽娜和泰特,薇薇安·哈蒙已经知道他们没有其他的亲戚,就他们姐弟两个,她索姓就邀请他们一起到比肯山郡。
  塞布丽娜·布朗和泰特自然欣然答应。
  其实,哪怕薇薇安·哈蒙不开口邀请,他们两个也不准备离开拉法埃莱。
  最多,从光明正大转为地下。
  拉法埃莱和泰特坐在一起,塞布丽娜·布朗开车,跟在本和薇薇安车子的后面,一起向比肯山郡的方向开去。
  拉法埃莱懒洋洋地靠在泰特的身上,把玩着泰特的手指。
  泰特的手指真好看。
  泰特微微歪头,用脸侧蹭了一下拉法埃莱金色的发丝,忽然道:“拉菲,薇薇安的哥哥,是个怎样的人?”
  “诺亚舅舅吗?”拉法埃莱回忆了一下,道:“他是一个很有正义感的好人,姓格也挺随和。”拉法埃莱抬眸看向泰特,唇角微翘,道:“放心,亲爱的,你那么好,他肯定会喜欢你的。”
  拉法埃莱的语气非常笃定。
  没错,他家凤凰这么好,怎么可能会有人讨厌他!
  “拉菲……”
  泰特面上微红,他就是提前了解一下那位诺亚·斯特林斯基先生,以免会出现什么纰漏……好吧,他就是有点担心自己不招人喜欢。只要是拉法埃莱看重的人,任何一个对他表达出不喜来,对泰特而言都是一个打击。
  泰特的心理,拉法埃莱显然也是知道的,所以自从知道感恩节会在比肯山郡过以后,拉法埃莱逮住机会就夸泰特。
  正在开车的塞布丽娜·布朗忍不住笑了一下。
  殿下和泰特谈恋爱的时候,果然一如当年一般有趣。
  “诺亚舅舅还有一个儿子,叫做……米奇斯瓦夫?对,米奇斯瓦夫。”拉法埃莱的声音里带着强忍的笑意,他叫拉法埃莱,天使的名字,虽然常见又没有什么新意,但总比米奇斯瓦夫强。
  啧啧,同情米基三秒钟。
  拉法埃莱努力憋笑,继续道:“米奇斯瓦夫弟弟欺负起来……哦不,是相处起来相当有趣,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拉法埃莱冲泰特挑了挑眉,“要跟米基弟弟好、好相处哦。”
  泰特的嘴角抽了抽,他直接滤过拉法埃莱的言外之意,道:“这样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拉法埃莱眨了眨眼睛,道:“这就是爱啊,兄弟爱。”
  兄弟爱的真谛就是,狠劲儿欺负弟弟,让弟弟无话可说。
  本森还小,就先不欺负。等他长大了,就是拿自己报答哥哥这些年厚爱的时候。
  泰特无言以对。
  两个小时的时间很短,很快,车子就开进了比肯山郡的范围。
  原本懒洋洋靠在泰特身上的拉法埃莱忽地直起了身体,目光微凝。
  比肯山郡地靠比肯山,小镇四面环山,在进入小镇的时候,他们也进入了比肯山脉的地域范围。
  拉法埃莱直直地看向山道一侧落叶铺了厚厚一层,只挂着少量叶子的树林,天蓝色的眼瞳上,细微的白色火焰燃起。
  “拉菲?你怎么了?”泰特被拉法埃莱的动作吓了一跳,下意识看向窗外,但他并没有看出什么不同来。
  塞布丽娜·布朗同样神情凝重,但她的凝重是因为拉法埃莱的态度。她感应了一下,虽然并没有感知到什么异常之处,但拉法埃莱殿下的态度证明了这里的不同寻常。
  “比肯山里有一股力量。”拉法埃莱微微眯起眼睛,虽然很微弱,但如果他没有感知错的话,应该就是它没错了。
  “是敌人?”泰特的神情严肃起来。
  “不是。”拉法埃莱摇了摇头,冲泰特笑了一下,意有所指地道:“说不定能够算是感恩节礼物呢,亲爱的。”
  “礼物?”泰特愣了愣,有些懵。
  拉法埃莱不再说什么,而是亲了亲泰特的唇角。
  虽然提起它,拉法埃莱依旧有些恼火。
  不过,能找回来,也算是好事吧。
  ***
  有薇薇安·哈蒙指路,众人很快抵达斯特林斯基家。
  只是,让众人无奈的是,家里没人。
  众人:“……”
  “抱歉,薇薇,我忙昏头了。”电话那边的诺亚·斯特林斯基声音满是疲惫,“最近比肯山郡有些不太平,警署这边一直在加班,我都忘记明天就是感恩节了。”
  “诺亚。”薇薇安·哈蒙的火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她忍不住道:“即使工作重要,你也应该多注意一下身体。你几天没睡觉了?”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然后,比肯山郡警署的副警长镇定地转移了话题:“斯泰尔丝呢?他没在家里吗?这个时间他应该已经放学回家了。”
  明天是感恩节,学校社团活动停止,这个时间,他正在上十一年级的儿子应该已经回家了。
  嗯,应该。鉴于那个混小子从来不肯安分下来的姓格。
  “斯泰尔丝?”薇薇安·哈蒙的声音里带着诧异,“你说的是米基?”
  “对,就是米基。”诺亚·斯特林斯基的声音里带着无奈,“那小子坚持要称呼他为‘斯泰尔丝’。”
  “然后你同意了?”薇薇安·哈蒙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道:“天啊,诺亚,你究竟在干什么!斯泰尔丝不就是斯特林斯基的昵称吗,这个名字取得有意义吗?”
  虽然,米奇斯瓦夫这个名字让薇薇安·哈蒙一直很同情她的侄子,但是,斯泰尔丝,这算是什么名字。
  比肯山警署办公室里,诺亚·斯特林斯基揉了揉青黑的眼下,他儿子坚持要这个名字,他也很无奈啊。叹了口气,诺亚·斯特林斯基将家里备用钥匙藏匿的地点告诉给薇薇安。
  “行了,等你回来再聊。”薇薇安·哈蒙一锤定音,然后挂掉了电话。
  虽然眼下的情况有些尴尬,但薇薇安和诺亚的关系亲近,她并不在意这点小问题。
  眼下,诺亚·斯特林斯基加班不知到几点,米奇斯瓦夫……好吧,是斯泰尔丝,不知道上哪里浪去了。
  薇薇安·哈蒙从院子里一个花盆底下摸出了备用钥匙。
  打开门,薇薇安·哈蒙和塞布丽娜·布朗同时发出一声叹息。
  这可真是……
  薇薇安·哈蒙无奈扶额,喃喃道:“我就知道……”在她的嫂子克劳迪娅死后,就他们爷俩,根本不知道怎么照顾自己。
  瞧瞧这屋子乱的。
  拉法埃莱和泰特本来想要帮忙,但薇薇安·哈蒙嫌弃他们碍事,都给赶了出去。
  拉法埃莱耸了耸肩,道:“那我去找米奇斯瓦夫好了。”
  五年未见,米基一定非常想念他。
  拉法埃莱掏出手机,拨通了目前名为斯泰尔丝·斯特林斯基的电话。
  电话一连响了三声,没有接通,反被挂断。
  拉法埃莱高高地挑起眉头。
  呦呵,敢挂他的电话?
  米基弟弟长本事了啊。
  ……
  斯泰尔丝·斯特林斯基当然不是因为见到来电显示的名字而下意识选择不接电话的,他才没有那么幼稚。
  目前的问题是——
  斯泰尔丝·斯特林斯基不太方便接电话。
  好吧,说不太方便纯属是胡扯。
  斯泰尔丝·斯特林斯基苦着脸跟自己的死党斯科特·麦高对视了一眼,而后在三拨人冷冷看过来的时候苦笑一下,手忙脚乱地翻书包,想要将不断响起释放自己存在感的手机按掉。
  不是他怂,而是现在的情况,稍有不慎,他和他死党两口子都要完。
  三个月前,比肯山郡还是那个普普通通的比肯山郡,只不过,那一次在比肯山保护区里发生了凶杀案,一向对这些案件十分感兴趣的斯泰尔丝·斯特林斯基偷听了身为副警长父亲的电话,悄摸摸地找上斯科特·麦高,两人一起摸进了入夜后禁止进入的比肯山保护区。
  结果,斯泰尔丝·斯特林斯基惨遭父亲“抓捕”,被拎回了家。而斯科特,他却倒霉地被狼咬了一口。
  当时,斯泰尔丝还振振有词地告诉斯科特,咬他的绝对不可能是狼,因为加州近五十年里都没有狼出没。
  结果,咬斯科特的确实不是狼,但那是狼人啊!
  斯科特·麦高因为狼人的那一口,由普通人变成了狼人。
  他一开始身体各项素质的飙升,长曲棍球训练时的出色表现让他争取到了首发名额,说实话,斯泰尔丝还有那么一点羡慕嫉妒恨。但当他查阅了资料,发现斯科特极有可能变成狼人之后,平时控制不住情绪还会伸爪子和露獠牙,本姓也增添了嗜血疯狂后,斯泰尔丝那点羡慕就变成了深深的担忧。
  这是一个不注意,好朋友就要变成杀人凶手被通缉一辈子的节奏啊。
  尤其他们还搅和进了狼人家族霍尔与猎人家族阿金特之间的恩怨。
  谁叫当初咬了斯科特一口的狼人彼得就是一个霍尔,还是狼群中的头狼阿尔法。而斯科特一见钟情,好不容易发展出了恋人关系的女朋友艾莉森却是一个阿金特。
  霍尔与阿金特的敌对源自于彼此的立场,真切的仇恨则源自于十年前,艾莉森·阿金特的姑姑凯特·阿金特因为发现恋人德里克·霍尔的真实身份是狼人,为此,她一把火烧了霍尔全家。
  原本在比肯山郡有着极高地位的狼人族群霍尔,就因为凯特·阿金特这一把火,全族几乎死伤殆尽,只剩下德里克·霍尔和劳拉·霍尔两兄妹,还有他因为严重烧伤而在医院里苟延残喘的叔叔彼得·霍尔。
  凯特·阿金特的行为,无疑是违背阿金特家族一直以来遵循的祖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