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执离]刺客列传之亢龙无悔 作者:千年焦尾

字体:[ ]

 
  [续刺客列传第二季,全员向,主执离]
  混吃等死帝王攻X清冷纤细美人受。
  过去的执明信他,爱他,宠他,最终还是兵临他瑶光城下。
  一身绛色红衣仙袂如血,手捧羽琼梨涡清浅,仿佛还是那个初见他的少年。
  “执明,如果连我都离开你了,你还剩下些什么?”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容离、执明 ┃ 配角:韩东离、白止、毓骁、仲堃仪 ┃ 其它:执离、刺客列传
  ======================================================================
 
 
第1章 盛世天下
  “王上,阿离想要的,当真只有这天下吗?”
  宫阙万间之上,万家灯火之上,是一轮巨大的明月,群山无言的匍匐在远方,远山给夜空镀上了一层勾丝的银边,沉沉的钟声从山巅古寺前响起,寂静又幽远,仿佛在回荡着这句话。
  夜色苍茫,月朗星稀。
  时值仲夏,瑶光城内人头攒动,氤氲的龙涎香从烫金的盆缶中袅袅升起一缕沉墨色的青烟,而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此刻瑶光城外的景象。
  天权强攻,流血漂橹,烽烟四起,这一切的因果,都是缘于那天璇仲堃仪谋划已久的一篇战国策论。
  “执明,你当真想要攻打我瑶光吗?”
  “当真。”
  “非攻不可吗?”
  “非攻不可。”
  “那王上便用你的铁骑,从阿离的身上踏过去。”
  年轻的君王瞳孔骤然一缩,他是在赌,用自己的生命在赌他执明会先心软。
  “慕容国主好算计。”他看了眼身旁的骆珉,和他身后的千军万马,他心知退兵已经是不可能的事。
  “王上,莫要心慈手软,难道您忘记子煜将军和太傅都是因谁而死的吗?”
  他不会忘记,永远都不会忘记。
  蝉音啼鸣,惊醒了竹床上的红衣公子。
  他半敛着眸角的倦意,徐徐抬起惺忪朦胧的双眼,神色慵惓,却异常妩媚。
  皓月当空,衬着周遭稍黯的光芒,莹白色的月华泛着戚戚冷光,将红衣公子笼罩在这天阶夜凉的深深庭院中。
  “王上,夜寒露重,请随属下到内阁就寝吧。”
  方夜步履匆匆的从北院的游廊中款款而来,抬起脚迈过门槛,小心翼翼的掌着宫灯。
  微弱的浅淡暗光下,方夜丰神俊朗的轮廓间却透着丝丝的落寞心绪。
  “方夜。”红衣男子神态从容的负手而立,“如今,是何时辰了?”
  方夜愣怔了一瞬,薄唇轻抿,随即垂手站立在距离自家主子不过三步之遥的地方,缓缓吐出片言。
  “回国主,此刻约莫是三更……”
  他明白这片言只语对自家主子来说意味着什么。
  他的国主,在这段感情中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繁华落尽,红尘三千,唯独剩下的,只有那句“瑶光与天权之间,恐怕已经容不下什么误会了。”
  慕容离闻言揉了揉眉心,唇角一边勾起一缕苦涩的笑意,“那执明现在的手腕果然不比从前了,是我小瞧了他。”
  想必,天权的兵士早已将瑶光万民屠宰干净了吧。
  所谓的三日之约,终究还是抵挡不住他想要称霸天下的野心。
  我慕容离以血肉之躯,终究还是抵挡不过那人的千军万马。
  方夜目光深深的盯着自家主子的背影出神,嘴角蓦地浸染出一片不明意味的苦笑。
  能让自家主子折损骄傲,降低自尊的人,这世上怕只有那人能够做到。
  慕容离垂下眼帘,略长的睫毛在他眼下打下一片墨色的阴影,墨色的阴霾瞬间在他眼底晕开了一片,敛下所有表情。
  “瑶光,气数已尽。”
  钧天213年,钧天大陆多国诸侯间的日益尖锐,当今新皇暴虐无道,沉重的赋税和劳役促使百姓民不聊生,农民除了要交纳赎金,还要承担各种美名其曰的徭役,农民深受徭役之苦,多地发生战乱,布衣百姓与官宦皇族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烈,甚至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当时,处在不毛之地,国土贫瘠的天枢和天玑受到的迫害最为严重,原本国内正实行变法改革,百姓正享受着变法带来的温腹饱足的闲适生活,谁知新皇的军队忽然讨伐,尽管二国国君负隅抵抗,排兵布阵,但终究还是敌不过新皇那些精锐之师,很快,这两个国家就没入了历史的长河。
  如今,钧天大陆上,只剩下了瑶光这一个诸侯国。
  慕容离轻叹,这并不是他所想要的结果。
  月影渐渐升高,西斜入了云间。
  远处的天空,就像是丹青手打翻的墨汁一样,洒满了整片天空。泛着冷光的月华透过三角形的窗奁,银辉满肩。
  落满梨花的瑶光城外,早已是烽火连天,将士们血溅五步,尸首横七八竖的堆在一起,暗红色的血液逆流成河,溅落在凉凉梨花上,泛起一圈一圈的涟漪。
  三更一刻。
  慕容离正借着这皎洁的月光,独自坐在院落中下棋。
  桌上放着两盏味道寡淡的清茶,描着青花的茶瓷旁是错乱纵横的棋盘,黑色白色的棋子看起来似乎毫无章法的分布其上,烫金的棋蛊里各只剩下了几枚棋子。
  棋局易破,人心难解。
  世人皆称他慕容离是祸乱天下的执棋之人,却不想哪一天也会被他人这般算计于股掌。
  “天下如同一盘散棋,你我不过只是乱世天下的可怜人罢了。”
  “慕容国主何必如此顾影自怜。”
  远处倏然有人影渐进,慕容离指节分明的左手略微攥紧了腰间藏剑的竹萧,但微抬高下颚。
  “何人来犯?”
  月色已沉,模糊了远处的视线,待慕容离看清来人之时,一丝隐痛忽然从眸间滑过。
  “王上……”
  执明一身鎏金紫色戎袍,腰间系着褐色宽边犀角锦带,垂云的三千青丝及青玉镂空冠顶笈于脑后,一双剑眉斜飞入鬓,白面无须,脱尘入世,衣领袖口尽是镶满白色祥云图案,仿佛浑身都散发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浊世公子气质。
  明明是戎装,慕容离怎么看都觉得,这戎装穿在执明的身上,仿佛还多了几分书生的卷气。
  “你,是执明吧?”鬼使神差的就问出这话,神情认真的观察着眼前人那双冰冷的眸子。
  使慕容离瞳孔失去焦距的,是执明那绛紫衣袂间别着的佩剑。
  轻哼一声,原本冰冷的眉宇稍霁。
  “黎主好兴致,城外流血漂橹,兵士们为你拼死厮杀,你尚且在此处闲敲棋子,莫不是想要本王看你这副可怜模样饶你一命么?”一身浅色戎装的执明抱着手臂,左肩无意的靠在梨树之下,冷冷的发问。
  没想到这么些天没有相见,他开口所言便是这般伤人的话。
  这话瞬间让慕容离的心如坠冰窖,他倏然转身,对上的却是执明面露寒光的双眸,墨色的瞳中恍惚间仿佛浸染上一抹绝望而妖冶的光晕。
  “瑶光万民已殁,陛下何不尽早下手,完成陛下称霸天下的夙愿。”慕容离安然开口,如孩童般的笑意丝丝缕缕蔓延上嘴角处,恬然沉静,仿佛遗世独立的谪仙。
  这话却让执明眉头紧锁了起来。
  “黎主才智世间无双,不知可否愿为我天权臣子,与朕共同长享盛世。”执明恢复了一往如常的和暖声线,然而眸子里的冷意却丝毫未曾减少。
  慕容离,你当真不想要争这天下么?
  慕容离双唇紧合,沉默了许久。
  “王上的意思是,只要我瑶光甘愿雌伏于天权麾下,天权就能够饶过我一命,对么?”
  慕容离淡淡一笑,心下有些发冷。
  执明但微颔首,表情丰富,焦灼的等待着他面前这位如同谪仙一般的男子的回话。
  “那么,倘若瑶光灭了,那陛下能够放过瑶光那些潜逃在外的百姓么?”
  只是这样一句话,却让执明和慕容离之间的鸿沟拉的越来越长了。
  执明闻言,嘴角却弯出一个柔软的弧度,回望着慕容离近在咫尺的墨色眼瞳,那如星辰般璀璨的眸子仿佛有弱水细细潺动。
  “阿离为我臣子,瑶光与天权就是一家人,瑶光的百姓,自然也就是我天权的百姓。”
  执明表情未改,一脸正色的说道,“那样的话,阿离,也是我的家人。”
  就在他说那话的下一刻,慕容离的眼角却忽然闪着无限释然与死寂一般的光,虚无缥缈到下一秒执明就以为他要消失不见一样。
  “家人……吗?”
  自好多年前,瑶光国破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听闻过这二字了。
  从前他到天权去做乐师的时候,执明虽待他极好,但那不过是玩伴之间的好,并非是家人。
  他能给他天上的月亮,却不能给他一个家。
  执明,我于你是家人,那么你于我,又该是什么呢?
  慕容离轻叹一声,状似疲惫的支起腰肢,信步走到梨花树下,全盛的梨花花苞微微向外舒展着,他微扬起下颚,波光潋滟的眸子似乎在看到漫天梨花飘舞的那一瞬间停止了流转,梨花纷飞,零落成俦。
  “阿离的肩上落满了梨花,朕的阿离,永远是那么遗失独立,红衣似火,白衣胜雪,朕好生心悦。”
  执离放下杯盏,突然起身信步走到慕容离身边,绛紫的衣袂乘着风翩跹起伏,微抬起手,拂了他肩上两片零落的梨花。
  “王上,阿离一直有一事不解。”负手背对着执明的慕容离,嘴角微微蠕动。
  “慕容国主但说无妨。”
  “我与你认识已近十载,这十载,你究竟有没有真正的……”
  慕容离的话还未曾言尽,忽然看见不远处有一阵黑影闪过,接着那黑影便径直朝着他们冲过来,手里攥着的削铁如泥的白刃在月色下闪着银色的光,慕容离的瞳孔被那道光闪的微缩了一下,连忙反应过来。
  “王上小心!”
  他不等执明反应,直接拉过他的身子,将他紧紧护在身后。
  那黑衣刺客眉头一皱,自知已然躲不过这突如其来的变动,由于惯姓,手腕一下子着力,将手中的白刃贯穿进了慕容离的胸口,他抓住那柄像是兽爪一样锋利尖锐的刀锋猛的又向内刺深了几寸,嘴角倏然溢出妖冶的微笑……
  “阿离!”执明近乎声嘶力竭的喊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这个悲恸的,颤抖的声音,居然是自己的。
  忍着胸口灼烧般的痛意,慕容离目光深深的在执明的脸上扫了一眼,嘴角勾勒出一抹虚无缥缈的笑意。
  执明从腰间抽出那把剑,直接朝着那黑衣刺的脖颈砍去,霎时,鲜血溅落了一地,复又伸出手,将摇摇欲坠的慕容离横抱入怀。
  “阿离别怕,我这就带你回天权,让天权最好的太医给你诊治,你一定会活下来的,相信我。”
  执明将慕容离冰冷的手放在自己的手间揉搓,想要带给他一丝温暖。
  目光深深的看着那张熟悉的,近在咫尺的绝色容颜,丹红色的唇微微勾勒出了一抹笑意,眸角却闪着无数寂寥与妖冶般的绯色光线。
  转瞬即逝。
  “阿离,我要你活着,我还没有与你一同长享盛世,你还没有说过……”
  “王上,长命百岁留给你,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和你争这天下,你信我好不好?”
  慕容离的那副模样让他想起了很久以前,那个时候他只是一个无官无职的乐师,而自己高高在上的天权国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