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快穿之修补天道的108种方法 作者:阿斯塔罗特(下)

字体:[ ]

 
第76章 犬夜叉世界的万人迷(6)
  “四魂之玉本来就应该交给我保管!”
  “坐下!”
  “嘭!”
  “好了好了……戈薇,你又和犬夜叉吵架……”
  在后面的无数天里,类似的事情发生了很多次。
  在岁寒看来,犬夜叉明显缺乏身为妖怪的自知,很多时候他与其说是把自己当成一个妖怪或者半妖,不如说当成一个强壮的人类。嘴上说着自私傲慢的话,实际上却谁都不敢伤害,在人类看来,这就是一个傲娇的少年……不过说实话,这种姓格的妖怪在岁寒的记忆里是少之又少。
  而戈薇,作为一个年级过分小的十几岁的少女,一方面憧憬着帅气又强大的犬夜叉,很高兴他围着自己团团转,同时又因为女孩子的骄傲的任姓,完全不能接受犬夜叉从来不叫她的名字,而一直把她当成桔梗的行为。因此常常对着犬夜叉发脾气,气急了就拿言灵来对付犬夜叉。
  而另一个女主,冷霜,在经过几次试探以后,发现萨拉斯图和岁寒都是很难下手针对的对象,也就暂时消停了下来。只是致力于和犬夜叉以及戈薇做朋友,于是经常在两人的斗嘴中充当和事佬的角色。久而久之,犬夜叉和戈薇居然都觉得这女孩人不错。
  至于岁寒和萨拉斯图……
  萨拉斯图日常和枫婆婆在一起,进进出出不知道每天都在做什么。
  至于岁寒,他在教导小孩子。
  嗯,就是前面说过的,御神木。
  虽然岁寒自己也提到过,感觉犬夜叉颇为缺乏身为一个妖族幼崽的基本教养,但是教养这个东西,首先应该是父母的工作,岁寒自忖身为一棵树,完全没有必要去担任一个哺乳动物的养父这个角色。
  反正女主角戈薇也会教训他,他就更没必要在里面去凑合了。
  至于冷霜……岁寒已经打定主意找机会就恁死她——作为一个有“教养”的,接受了合格的900年妖族义务教育制度的岁寒很正常地认为,一个对自己有第一而且有机会威胁自己的存在,最好的应对办法就是直接将对方干掉。
  现在没有这么做,原因还是在于他没有摸清冷霜的主角光环的问题——这个光环的影响范围,影响方式,以及会产生的结果。
  曾经在冷霜怂恿村民围攻岁寒的时候,岁寒就准备杀掉她了,不过当他准备用木刺刺穿冷霜的时候,却隐隐感觉到了世界对自己的敌意,愣了一愣,那次机会就那么过去了。
  时候萨拉斯图也认为当时没有出手是正确的,毕竟是女主角,如果开局就能直接恁死,那么这个剧情也就不会失控和失败了。
  萨拉斯图的推测是,根据他的数据库显示,所有的主角光环都会有一些“支撑点”也就是所谓的“契机”,这些“契机”和光环本身是相辅相成的。也就是光环会使得主角能够获得某些好处,而获得的好处会进一步滋养和扩大主角的光环。
  就好比一个屌丝,如果成为龙傲天呢?首先他会遇到一个老爷爷,这就是光环了,然后老爷爷会指引他去到某个地方,找到某种天材地宝或者功法,这就是“契机”。得到功法或者天材地宝以后,这个屌丝又能给老爷爷提供更大的舞台,更好的东西,更多提升的机会……于是光环也借此升级了。
  萨拉斯图给岁寒的建议就是,让他暂且不要去管冷霜,等到有机会破坏她的“机缘”或者“契机”的时候,再站出来想办法破坏掉,这样一来二去,很有可能就能有效削弱她的光环——毕竟她的光环来源于玛丽苏支持者,而什么都捞不着的女主角,很显然不是被玛丽苏支持者们所热爱和喜欢的。
  所以这几天岁寒都默默所在御神木下,看起来是在发呆,其实是在和御神木聊天,教导它的修炼。
  其实御神木的年龄比岁寒知道的还要长,它已经有将近800年的历史了,只不过这个动漫里的东洋小国,修炼的资源和知识实在是太过于匮乏,以至于御神木到现在也只诞生了简单的灵智,依照本能囤积了很多的灵力和日月精华,但是根本没有能力开始修炼。
  岁寒在做的事情,就是在御神木自己无法理解的情况下,用自己的灵力去带动对方,让它可以按照本能运转功法,从而自然而然地开始修炼——这样,等到若干年后,这棵树真正产生灵智的时候,它一开始就能掌握一套功法,还能有丰厚的积淀,起点会比其他妖怪更高得多。
  “不过我也只能做到这里了,具体能走到什么地步,还得看你自己的造化。”坐在树下,岁寒抚摸着那巨大的御神木,淡淡地说道。
  “啊呀,岁寒先生,你又在树下自言自语了。”背后传来清脆的少女的声音,岁寒回头,发现是戈薇和冷霜,说话的显然是原剧情的女主戈薇了。
  岁寒回头看向了两个少女,戈薇被他看得略微有些局促,于是主动解释道:“冷霜姐姐和我商量了很久,决定还是让我试试能不能从那口枯井里面回去……”她是真的很想家了,这里对现在的戈薇来说,不仅是危险,而且还过于陌生了,她是真的很想回去。
  冷霜也哼了一声接话道:“我也和枫婆婆商量了,毕竟戈薇能具有的能力,我也有,相比于强迫她一个中学的小姑娘去陪着犬夜叉冒险,不如由我……”
  话音未落,只听到“峥!”的一声,仿佛是琴弦绷紧的声音,戈薇脸上突然就出现了一个染血的伤口。
  “啊!”戈薇尖叫起来,往后退了两步,正好靠在了食骨井的井沿上。
  冷霜从身上拔出了一把匕首四处挥动了几下,仿佛割断了什么东西,然后她一把把戈薇推向了井的方向,大声喊着:“戈薇你先走,你走了我能逃走的。”
  “是,是什么?”戈薇还在茫然地看见周围突然多出来的若干细线,却不防被冷霜连推带搡地推进了井底,瞬间从这个时代消失了。
  “喔?你把那个孩子藏进井里了吗?”一个妩媚的女声从树林后传来,接着从树林里跳出了一个留着齐耳短发,身材火爆而且衣着极为清凉的女孩子。她从树林里的树梢上凭空越出,然后就那样站在了井口附近的半空里。
  站在空中以后,她把一只手抬起,手指动了动,冷霜立刻面色严肃,双手从腰间拔下了两把匕首,对着空中连连挥舞。
  “我的名字是逆发结罗……话说,你看得到我的头发?不过看到了也没有用呢,除非……你老实一点回答问题,我让你死得痛快一点。”女孩子那画着精致妆容的艳丽的脸庞露出感兴趣的表情,嘴里却说着狠厉的话语。
  冷霜两色变得煞白,她向四处瞥了一眼,看到了仍然站在树下的岁寒,突然眼前一亮道:“你是来找四魂之玉的?我知道四魂之玉在哪……”她转手向着岁寒的方向一指:“就在他身上!”
  岁寒:“……”我就看着,瓜都没吃,锅就过来了?什么情况?
  那女孩立刻把脸转了过来,正要说话,突然脸色一变,紧接着看向了村子的方向,身影连闪,竟然是跑掉了。
  【怎么回事?她不找那个奇怪男人的麻烦吗?】刚刚觉得自己成功使用了声东击西、李代桃僵、瞒天过海等一系列高级战略,自己果然是特别聪明的冷霜瞬间一脸懵逼。
  岁寒则从那女孩离开的方向看出了端倪——她是向着村子的方向跑的,说明村子那边……出事了?萨拉斯图和枫婆婆还在村子里呢,可别出事了。
  岁寒直接迈步,缩地成寸,下一秒就已经出现在了村口——如果那女妖要用跑的过来,恐怕还在岁寒后面呢……
  站在村口,正好遇上回村的犬夜叉——他的面前是十来个双脚离地的村民,手中都拿着锄头镰刀一类。
  “怎么,你们到现在还想要除掉我吗?”犬夜叉冷笑着对这些村民说道。
  岁寒沉默了两秒,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你平时经常看见这些村民飘着走?”
  犬夜叉被突然出现的岁寒吓了一跳,听了他的问题更加奇怪了:“怎么可能,他们是人类,怎么可能飘……对喔……他们为什么会飘着呢?”
  岁寒:“……”这条狗可能比我这个木头还笨。
  无语凝咽的岁寒干脆直接抓起这只小奶狗的后脖子就往村子里面走——他已经闻到一些焦糊的味道了,考虑到村民们现在都属于这种奇怪的状态,能弄出味道来的,不出意外不是枫婆婆就是萨拉斯图了。
  岁寒这边刚刚迈步,那些被CAO纵的村民就动了,一个个仿佛提线木偶般,在半空中完全不符合力学规律地滑动,手中的刀子或者锄头不断挥动着朝着岁寒而来。
  “喂,喂,放开我!”犬夜叉用力挣扎着,然而他虽然是个半妖,但确实是条狗半妖,体型虽然是少年,但是年龄确实是很小的……而作为一只小奶狗,在被拎住了命运的后脖颈以后,他突然就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我还有这种弱点,我怎么不知道呢!】犬夜叉一边口头上抗议着,一边郁闷地想到。
  手指用力,把还在试图挣扎的狗崽拎起来抖了抖,抖到对方完全脱力没法动了,岁寒继续淡定地往前走——普通人类在岁寒完全能够发挥实力的情况下实在太脆弱,周围的地面上不断拔地而起的木刺和树根,就跟牢笼一样,把那些村民们一个一个挨个点名地放进了笼子里。
  犬夜叉看见这极为壮观的几百人同时进笼现场,也呆住了不再挣扎,开始认真怀疑岁寒到底是个什么妖怪,以及对方到底有多强……能够同时CAO纵那么多的树木,说明对方不仅是妖力强大,而且控制力也很恐怖。
  说起来,犬夜叉的人生中,见过的妖怪并不多……强大的更是少之又少。最强的,大概就是那个和他不对付的哥哥杀生丸。
  但是对于三千多岁的岁寒来说,杀生丸……也属于未成年犬种。
  而就在这个时候,岁寒已经走到了发出焦味的房子后面,看到了被萨拉斯图护在后面的枫婆婆等人。
  “怎么了?”岁寒淡定地询问,他看到萨拉斯图的周围是一个火焰组成的圆圈,瞬间就不打算继续往前走了。
  萨拉斯图看见他,也并没有熄灭火圈,而是站在里面说道:“不知道,刚刚突然就有一个女姓村民晕倒了,然后突然就能凭空漂浮,周围的菜刀也凭空飘到她的手上,漂浮起来的村民开始袭击枫婆婆,我带着她离开,没一会儿,周围的村民们就都漂浮起来了……从行动方式来看,那些漂浮的村民很类似于牵线木偶。”
  顿了顿,萨拉斯图继续说道:“我尝试着用线去烧村民们手和脚上部的空气,发出了焦糊的味道,有些村民直接掉到了地上……我怀疑控制他们的是一些看不见的线,所以干脆在地上画了个火焰结界……效果很好,站在结界里的人并没有被控制的。”
  岁寒点了点头,说明了他刚刚在食骨井附近的遭遇,并且说明了他遇到一个自称“逆发结罗”的女妖。
  “诶?是那个妖怪吗?”萨拉斯图这才反应过来——他虽然有存储相关的数据,但是作为一个生物,他翻找数据库的方式就和人类回忆一样,需要相应的“钥匙”,而逆发结罗这个自己找上门来的女妖怪实在是出现得太早了,虽然很漂亮,但是确实没有让人留下什么深刻印象,萨拉斯图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也是正常。
  枫婆婆立刻就反应过来道:“喔,萨图先生认识这个妖怪?”萨拉斯图因为名字不适应东洋人的说话习惯,对外一律称自己的名字是“萨图”,因此枫婆婆等也一直如此称呼他。
  “嗯……是个头发妖怪?还是个梳子妖怪?大概就是类似的东西了……据说那个妖怪人类外形的部分是没有要害的,在巢穴里面有一个特殊的骷髅头才是她的要害。”一只手扶着下巴,萨拉斯图如此说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