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陆花 青佛双面 作者:白瓷花

字体:[ ]

 
  文案
  陆小凤收到催命血书,牵连起一段江湖恩怨。
  微博:白瓷花碗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小凤花满楼 ┃ 配角:燕紫宋折柳雨相思 ┃ 其它:陆花复仇甜文
  ==================
 
 
第1章 有花满楼
  已经是第四天了。
  陆小凤躺在床上愁眉不展。
  百花楼的花香被风吹到他的鼻尖,馥雅沁香。里面带着点酒的味道,混合成一种奇特的香味。
  这种味道淡了去,就是花满楼身上的味道。
  可惜花满楼不在百花楼里。
  他出门了,出了远门,没有带一个人,也没有通知当时不知沉浸在哪片酒香或者温柔乡的陆小凤。
  不过幸好他留了信给他。
  陆小凤有点烦躁的翻身,他本来是想来见花满楼的,可是花满楼不在。他想偷他点酒喝,可是花满楼的酒窖竟然上了锁。
  他当然能够打开那锁,还能让任何人都看不出来锁被人打开过。除了酒少了,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可是他不想,花满楼锁了酒窖,就说明他暂时不想让任何人进去。他不想败了花满楼的兴致。
  那股花香忽然近了,陆小凤皱眉闻了闻,确实是近了。
  是花满楼回来了?
  可是怎么没有听见他的脚步声?什么时候花满楼的轻功好到这个地步了?连他都听不到了。
  他忽然就笑了,扭头转身。屋子里没有一个人,天光从门窗那里泄落进来,照亮了一片方正的地方。
  陆小凤脸上没有了笑。他翻身坐了起来,神情可以说得上是戒备,慎重至极的戒备。
  有人来过,但是又走了。
  那人不是花满楼,他的轻功比花满楼要好很多,可能比他陆小凤的也要好。
  但是世上没有这样的人。陆小凤一直觉得自己的轻功已经算得上是顶尖了,就算有,也是和他伯仲之间。
  但是真的有这么一个人,他拆了卧房的门,用不被陆小凤察觉的手段。目的是为了在矮桌上放下一张猩红的纸。
  陆小凤下床,没看那张纸,绕过去,走了出去。
  不管那张纸上写了什么,陆小凤都不去看。他虽然行事算不上有规有矩,但是这样送来的东西他不喜欢。
  不过他一出门,竟然迎面就遇上了花满楼。花满楼一手握着扇子,一手提着一坛酒。正从酒窖那边走出来。
  “陆小凤?你醒了。”
  花满楼抬手扬扬手里的酒坛,露出微笑来。
  “你知道我在这里?”
  陆小凤低头去闻,不知道花满楼今天挑了哪坛酒。
  花满楼:“你哪次来不要折我一枝花?我一摸就知道了。”
  陆小凤笑:“原来你是先去看你的花再来给我这个老朋友送酒啊。”
  花满楼摇头道:“只是花娇嫩,比不上你命硬。”
  陆小凤随他去了外面,满堂鲜花,中间放了一张桌子。花满楼放下酒的时候,陆小凤已经把随手摸来的瓷碗放在了桌子上。
  花满楼弯腰给他倒酒,陆小凤闻着酒香花香,闭上眼睛满脸享受。
  “下次你再来,想喝酒就去拿。”
  “你锁了门,不就是不想让我进么?”
  “锁门是因为有些还没酿好,怕被不识酒的人糟蹋了。我在外面也放了不少,想喝的人何必一定要去我酒窖里呢。”
  花满楼后面那句说的是陆小凤,外面不是没有酒,可陆小凤就一定要等着他回来给他开酒窖的门。
  “倘若我喝光了外面的酒,别的朋友再来不就没有酒喝了?”
  花满楼听的好笑:“你什么时候也有这样舍己为人的觉悟了。”
  陆小凤摇摇头,“我陆小凤对朋友一向好。你的朋友大多都是我的朋友,就算真有不是的,我也不至于小气到不让人家喝酒。”
  “这么说来倒是我的不是了。”
  “对啊,你锁了门可不就是要我为难嘛。”
  “那你就忍一忍吧。”
  “啊。花满楼不给我酒喝。”陆小凤往后一仰,手里端着的酒一点都没有撒出来。
  花满楼只是笑。
  虽然说着这样的话,两个人却都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坏了兴致。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多年朋友的了解,他们之间很少会有不高兴的时候。
  陆小凤忽然又想起来那张猩红的纸,那扇被拆掉的门。他该怎么和他说呢,因为有人找他,所以拆了他的门?
  这话说出来太奇怪了。
  于是他就没有开口,静静的仰躺在椅子上,喝着酒,闻着花香,吹着初夏的风,身边陪着一位好朋友。
  好像有些老了。
  这么安静,这么舒服,大概老去之后他还是这个样子。讨酒喝,折鲜花,吹着风,陪着人。
  这酒,味道淡,却真香啊。
  陆小凤又喝了一大口,觉得唇齿留香,喜欢的很。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青佛双面》是我在晋江的第一篇文,写的我很喜欢的一对。可能文笔拙劣,也有错字,不过欢迎大家提意见给我,白瓷一定努力修改。
  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篇长短还不一定的文。哈哈。
 
 
第2章 两张纸
  “花满楼,你觉得你我谁的轻功更高一点?”
  “大约是你的吧。至少我追不上司空摘星。”
  “猴精?哈哈,那你也得追他一追才是。”
  “怎么了?”花满楼问,“你今天很奇怪。”
  花满楼问了,陆小凤自然没有隐瞒的道理,只是他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心里的感觉:
  “我觉得,我可能要死了。”
  “为什么?”
  “感觉,我的感觉一向很准。我觉得有人在看着我,擦着手里的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动手。”
  “有可能是十年后。”
  “可是如果是十年前呢?”
  “那你想怎么办?”
  “我想出去躲一躲。”
  “这不是你陆小凤会做出来的事情。你是不是,有些苗头了?”花满楼说,“那人,轻功很好?比你我都好?”
  “在我看见你之前,他卸了你一扇门,我还以为他只是送了一张纸。”
  陆小凤哀叹一声,好像真的被愁住了。
  花满楼摇摇头,从怀里摸了两下,摸出来一张纸给他:“是不是这样的纸?”
  陆小凤的眼睛忽然就亮了。
  在他看到那张纸的时候。那张纸不是猩红色的,不但不是那么重的颜色,反倒是淡淡的鹅黄色。
  近了还能闻到遮不住的花香,竟然是从花中提出来的颜色。
  那那张纸呢?是从血里提出来的颜色么?
  “上面写了什么?”花满楼问。
  “嗯?”陆小凤疑惑的看他,又低头去看那张纸。恐怕写字的人没想到这张纸会给一个瞎子看吧!上面的字迹轻且浅,好像一不小心就能抹掉一样。
  不像是墨,反倒像是水迹了。用手指沾了水写的。
  这样就没法顺着字迹去找人了,毕竟写字的人能想到用水写字,就一定也能找个人帮他写。
  因为沾了水,整张纸看起来都皱皱巴巴的。花满楼再怎样也摸不出来上面到底写了什么字。
  水原本就是最捉摸不透的存在。
  这样一想,陆小凤又觉得也许这就是要给花满楼的,因为花满楼也有很多朋友,那些朋友都可以告诉他上面写了什么。
  “江北宋家,才女姣然。满堂花客,独悦一人。”
  陆小凤读着,眉梢眼角都弯了起来,“花七公子,这是有人看上你了啊。”
  “别胡说。这是我从别人那里拿到的。是一个小丫头从我身边跑过去的时候掉下来的。”
  “那你怎么知道那丫头是不是就想这样送信呢。花七公子啊花七童,你说说你这几天都出去干什么了,竟然惹得这一身的风流。”
  “没什么。秦雨馆里出了一个杀人案子,我三哥当时也被牵连进去,我才过去看了看。”花满楼想了想又道,“我不记得我认识一个宋家的姑娘。”
  “有可能姑娘只是远远的看你一眼就喜欢上了呢。你看她写,满堂花客啊。满堂花客啊!”
  花满楼拿陆小凤没办法,只能摇头竭力反驳,“姑娘写信会用水写么?我又看不见。”
  “这倒是。”
  陆小凤耸肩,嘴里这么说,心里却道,你那些朋友有几个是第一眼就看出来你是个瞎子的?这姑娘隔得远,更不可能知道了。
  花满楼不知道陆小凤有没有被自己说服,不过总归他不拿这件事打趣自己了。
  陆小凤忽然又长长叹了一口气:“你这个是姑娘芳心初动,我那个可能就是夺命连环了。”
  陆小凤很少这个样子,花满楼也不免担心起来。
  “那,你要不要去查一查?看看是谁,或者想个法子。”
  “我每次来百花楼,都懒得很。什么都不想做,只是没想到百花楼也不安全。”
  “那是因为我从来都不会关起来门。谁有难了,都可以躲进来。”
  “你不关百花楼的门,所以它现在还好好的。可是我关了你卧房的门,所以它就被卸了下来。这个人……”
  “嗯?”
  “我只能想到朱停。有这样的手艺,还知道我一定会躲在你房里睡觉的人。”
  “可是朱停很懒的。我们已经有半年多没有见过他了。他既然来了,就一定会打个招呼的。”
  “或者让我们请他吃饭,或者让我们帮他打发个麻烦的人。只是,他根本不会武功。”
  “也许不是轻功。”
  “怎么说?”
  花满楼倒出最后一点酒:“既然他卸掉了门,那就能够不进屋做很多事情。比如说他就可以用一根长竹竿把那张纸放进来。如果是朱停,他就一定有这么稳的手。”
  “可是他为什么走了呢。”陆小凤说,他明明知道我向来喜欢躲着麻烦,要是这样送来的东西,他八成不会去动的。
  “也许是有什么理由吧。”花满楼说。
  陆小凤忽然就站了起来。
  花满楼刚刚喝掉最后一口酒。
  花满楼抬头望着他,虽然双眼无神,却澄静平淡。
  陆小凤转身就走。
 
 
第3章 宋三柳
  花满楼不知道陆小凤要做什么。
  陆小凤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那张纸。果真是猩红色的,在阳光下那深沉的红透着淡淡的腥味。
  他看了花满楼一眼,花满楼并没有露出明显厌恶的表情。
  花满楼不喜欢血腥味。他能这么平静只能说明那是他自己的错觉。
  这纸的颜色实在太让人不舒服了。
  他展开那张纸。上面没有写太多的内容,也只写了一句话:夜半三声语,佳人窃窃思。庄严佛子衣,江北秦雨馆。
  陆小凤念给花满楼听,两个人皆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秦雨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