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秦朝]胡公子成长史 作者:白孤生

字体:[ ]

 
文案
此文更新缓慢,谨慎跳坑,跳坑的小天使爱你们么么哒。
 
一天胡亥半夜去茅厕,然后——他见鬼了〒▽〒
 
胡亥:这都怪你!
 
某人(微笑):是。
 
这是一篇关于胡亥如何偏离历史道路越走越远拉不回来的故事……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宫廷侯爵 历史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胡亥 ┃ 配角:秦朝一系列人等 ┃ 其它: 
 
 
  第一章
 
  深秋季节,宫城里已经开始漫上寒意。晨光乍现,犹有几颗闪烁的星光不舍离去,挂在天幕的边缘挣扎。
  胡亥睁开眼睛,慢吞吞地伸出个脑袋,感受了一下寒意后,又缩了回来。原本今日需要上课,然而前个儿他们的先生直接就包裹一卷回魏国去了,现在新的先生还没上任,除了扶苏外的公子都撒欢了。
  胡亥不想起身吃朝食,卷在被子里半眯着眼睛盘算着最近的事情。
  虽然身为秦始皇嬴政的儿子,但是他并没有因此享受到什么超乎常人的东西,反倒是因为这个身份在秦皇宫艰难挣扎。好在嬴政身边的赵高私底下很是照顾他,虽然胡亥根本觉察不出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他关注,但是赵高对他的好他还是记着的。
  “公子,您还是快点出来吃朝食吧。”门外传来伺候胡亥的内宦张环儿的叫声。胡亥终究还是翻身而起,洗漱之后三两口喝完粥,起身又回了屋子。
  既然已经起来了,胡亥也没有再躺回去。坐在书桌上看着旁边堆了一叠的竹简,却完全没有看的欲/望,翻动了几下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后又很快丢了回去。每次一碰到书他就烦躁,奈何赵高总是跟他说读书才有出路,才能让父王赏识,胡亥这才勉勉强强看下去。
  磨磨蹭蹭把时间消耗到晚上,胡亥在睡前打算去下茅厕,打着哈欠解决人生大事。解决的过程中,他一直放空地看着地面。解决完后提起裤子,在即将转身的瞬间,还是忍不住转过头来看着左边的角落。
  胡亥当然不是对这个散发着异味的地方有任何好感,但他实在好奇,在他蹲厕这个过程中一直飘来飘去的小黑点是什么东西?
  强忍不住好奇心经不住诱惑的胡大胆伸出手指戳了戳那个小黑点。
  还挺软的。
  这是他第一个反应。
  小黑点被惊吓得瞬间炸开,瞬间从一个圆滑的弧形变成一个绒绒球,体积一瞬间变大了好几倍。就算是个销魂的小背影胡亥也能够感受到其中的惊恐之意。
  胡亥内心油然升起一股预警,下意识抽回手,几步退到了门外。胡亥的反应速度算快了,然而小黑点的速度却是比他更快,一下子就扑到胡亥的身体里。
  那一刹那,胡亥只觉得浑身冰凉,一下子坐倒在地面。捂着彻骨寒冷的小腹,那股子寒意顺着血液流动到他的四肢,几乎丧失了全部的力道。
  咬着牙站起身来,胡亥踉踉跄跄地走出几步,挣扎着推开门。守在外边的张环儿看到胡亥脸色青白的样子吓得心跳骤停,“公子,您这是怎么了?”
  胡亥牙齿打颤,哆嗦着说道:“冷……好冷……”
  张环儿送他回了房间,连忙把所有的被子都取出来盖到胡亥身上,胡亥缩在床榻上,即使身上盖着好几层被子却仍然觉得那股子寒意从骨子里发出来。他瑟缩着在被窝里颤抖,明明只是深秋,再冷也不会冷到这个程度。
  他隐隐约约察觉到是他刚才碰到的那个小黑点的缘故,但胡亥根本不知道那是何物。胡亥在被窝里纠结的时候,张环儿已经出去给胡亥烧水,虽然不知道是何原因,但是能暖和暖和也是件好事。此时屋内只余下胡亥一人。他只觉得随着时间,手脚都快没知觉了。
  迷糊间,耳边宛若有窃窃私语。
  “真是不幸呢,好不容易生下个孩子,陛下根本不过来看上一眼。”
  “陛下眼里只有扶苏大公子,理会这些做什么?只能说他命不好,没早生几年。”
  “哈,这倒也是。”
  “公子,您还是得好好学学才是,陛下虽以大公子为重,但还是留有厚望的。赵高不才,却也不愿看到十公子没落。”
  “……”
  好吵……胡亥挣扎着醒来,耳边的声音太多太杂,宛如在做梦一般,实在令人难受。最开始那几个妇人的声音更是让胡亥心生厌烦。
  初看到的便是趴在床边的张环儿,扭扭曲曲地歪着,看着十分不舒心。想来是不放心,在旁边守着。
  此时胡亥发现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问题了,伸展了一下也没有任何毛病,顿时喜出望外,心下放松了些。随即立刻把之前在茅厕的经历都丢到脑后。
  呵,那一定是他的错觉。
  “那绝对不是您的错觉。”
  胡亥躺在床上听着张环儿的絮絮叨叨,“不可能,那一定是我着凉伤寒的缘故。”小黑点是他眼花看错了,发寒是他着凉吹风了。
  嗯,就是这样。
  “哈哈,公子,那些东西都是虚幻的,您不用担心。”张环儿伺候胡亥多年,知道胡亥那小小的矛盾,顿时笑呵呵地说道。
  “闭嘴。”胡亥嘟囔着说道,小脸下意识往被子里缩了缩,耳根子不由自主地变红了。
  张环儿是胡亥母亲留下的人,在后宫中,也只有张环儿能让胡亥露出些许真脾气。张环儿看着笑呵呵的模样,但却有着一股狠劲,忠心护主,又十分关心胡亥。
  在胡亥幼年时,身边只有张环儿一人守着,在没有得到赵高的相助前,胡亥跟这深宫里其他人没有任何区别,没有因为秦王儿子的身份而备受宠爱。最开始,便是张环儿护着他在秦皇宫扎住脚跟。
  秦王在乎的儿子只有一个,那个人独得了秦王的所有宠爱。余下的子嗣秦王根本没有放在眼里,也从不有任何温情。因着秦王的严苛,无人敢对这些公子们做些什么。但与此同时,他们过得也实属艰难。
  一到天气严寒之时,为了早早取到食物,张环儿总是早早前去膳房。然而秋冬之际,天色早昏,小小的幼童瑟缩在角落里,看着越发昏暗的天色,回想着不经意间听见宫女的窃窃私语,心中越发恐惧。
  年龄渐长,虽然胡亥已然知道那些是无稽之谈,但是恐惧厌恶的情感已经刻骨,再无法忘却。
  “是,小人这就闭嘴。不过烦请公子,记得把桌案上的药水给喝了,过几日若是先生来了,您还病着那可如何是好。”胡亥噘嘴看着那碗黑漆漆的药碗,稚嫩的脸上带着气闷,那发着小脾气的样子让张环儿嘴角含笑。
  低下头掩饰笑意,张环儿悄悄地退了出去。
 
  第二章
 
  几天之后,有新的先生前来,胡亥清晨便起身早早就做好了准备。这是为了给教授的先生留下一个好印象,免得在开始没几天的时候便被告到父王那里去。
  上一个魏国先生最喜欢做这样的事情了。
  张环儿送着胡亥到了聚英殿,目送着胡亥的身影消失在门内,脸上原来的笑意很快就消失了,脸上流露出些许担忧,公子真的没问题了吗?就在昨夜还能听闻他低低的咳嗽声。
  胡亥刚进殿,便见到新来的先生袖手而立站在桌案边,清瘦修长的模样比起上一个老师年轻许多。胡亥与他互相见礼之后,转身便见到大公子扶苏的身影。
  见他正在认真练字,胡亥也正好省了功夫。漫步走到了自己的桌子旁边,随即也扫了一眼旁边的位置,除了扶苏,他竟是来得最早的那个。
  随后不过多久,三三两两的公子们终于坐满了位置,背手站在书案便的先生也开始给他们上课。
  新上任的先生名为李斯,第一次上课他并没有多做些什么。仅仅只是抽查了他们的功课,了解了他们的学习进程。
  胡亥被抽查到的时候,开口有些磕磕碰碰,但是好歹还是顺畅地背下来了。在听到隔壁的八公子吞吞吐吐的话后,心里的郁气松了些。然而这些公子们中,胡亥明显觉察出李斯对扶苏的兴趣最大。
  扶苏是长子,年龄最长,又有着温厚的名声,李斯重视他也是正常。然而一想到这些胡亥便有些心烦,手里头的笔锋微转,勾勒出一个微妙弧度,这根竹片算是毁了。他懒得用旁边的铜刀刮去墨痕,随手把竹片丢到旁边,力道失控,竹片跌落到地面,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李斯回身看着那个刚弯下身的身影,温声说道:“十公子,您可是有何疑惑,在下可同您解释。”胡亥略显僵硬地抬起头来,冲着李斯说道:“先生言重了,我并未有何疑惑。”
  李斯还待说些什么,便听闻身后一个柔和的声线响起来,“先生,扶苏尚有一惑不解。法者,理当严厉其行,赏罚得当。尊律法行事,以世事而改其行,以求国强民富。然民为国之根本,蒲草虽无力,却能移磐石,先生以为何?”扶苏躬身而立,温温道来,俊秀的眉眼微弯,勾勒出一幅淡雅的画作。
  今日李斯本是对扶苏寄以厚望的,但扶苏温淳的话语却总让他觉得欠缺了什么。他投秦背魏,是为了能让自己的抱负得以实现,虽然走通了吕相的路子到了秦王身边,不过成为秦王公子的先生却不是他的初衷。如果不能够得到秦王的赏识,他的一番计较都将化做流水。
  然此刻扶苏所言却让李斯犹为震惊,大公子方过十一,思绪却犹已触及到了儒法的争执之处!他抚掌而笑,继而细细解释。
  在李斯的背后,无人关注的胡亥手里捏着那根竹片,边角处些许细碎毛刺扎入手肚,很痛。
  等到日头偏移之时,胡亥磨蹭到人都离开之后,才出了聚英殿。张环儿早已经等待在殿外,见所有人都出来了,唯有胡亥还未见身影,早已经焦急异常,等到胡亥终于出来顿时松了口气,三两步迎了上去,“公子,小人还以为……”
  “以为什么?”胡亥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张环儿知道胡亥心结,也不以为意,温和说道,“还以为您又跟先生或者是大公子吵起来了。”
  胡亥扁扁嘴,“我哪有那么坏。”先生是新来的还没摸清楚脾气,今日扶苏又大出风头,他哪里会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找罪受。
  张环儿呵呵笑道:“是是是,小人是担心公子伤到自己啊。”话音刚落,看着眼前的半大身影突然一僵,张环儿语气里染上着急,“哎哟公子呀,您难不成,难不成又伤到自己了?”
  回到屋内,胡亥闭着眼睛忍受着张环儿的上下其手,内心哀叹,要是知道张环儿会发抽,他刚才定然就忍耐下来了。
  等到张环儿寻找到了那伤患处,胡亥已经不耐地翻起了架子上的东西。直到张环儿终于弄好之后,胡亥才给自己的手指赏赐了个眼神……一根被包成个小粽子的拇指,忍之又忍还是忍不住咆哮:“张环儿,不知道的看到我这手还以为它断了呢!”
  张环儿老神在在地把东西都归置好,而后端起盘子,“公子,前两日您才伤寒入体,不好好休息可不行呢。小人现在出去给你端些吃食过来。”
  胡亥闭了闭眼像是驱蚊一般把人赶走,而后摊在床上眼不见心不烦。不一会儿,竟是真的睡着了。
  张环儿进来后发觉此情景,想着今日新先生早下课,时辰尚早,便没有叫醒他,轻手轻脚给胡亥盖好被子。悄声把门合上,准备让胡亥好生歇息。
  但胡亥睡得着实不舒服,飘忽间总有小小声的哭泣声在耳边回荡。胡亥半挣扎着想到,原来张环儿这家伙还会哭啊,还纳闷他就这么小小的伤势哪里值当他哭成这样,但是细细听去却觉得不对劲了!这么稚嫩的声音,怎么可能是张环儿能发出来的!
  !!!!!
  胡亥一下被惊醒,胸口处砰砰直跳,跳动的力道大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他慌张地扫射了几眼屋内的情景,全身布满了寒意。那股子寒意浸染了他全身,让他好似掉落入前几天那样的处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