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今天叉骨也很穷[综英美]+番外 作者:九方生

字体:[ ]

 
  文案
  布洛克·朗姆洛代号交叉骨,本该是个身娇体弱的Omega,但他却满身肌肉满口脏话。每个被他揍过的Alpha都在感叹,上帝造他的时候可能是喝了假酒。
  直到有一天一个有着金属手臂的Alpha出现,朝他肩膀上扎了两刀还杀了他的任务目标。
  心狠手辣交叉骨:“滚蛋,老子不想和你谈恋爱。”
  冬日战士转了转手里的刀。
  能伸能屈交叉骨:“好吧...随你...”
  排雷指南:
  1.清水ABO没有肉,叉骨背景起源完全不同,可当新人物食用,童年期剧情背景为美剧《哥谭》,漫画美剧私设大杂烩时间线混乱。
  2.角色智商不高于作者智商!角色三观不正警告!菊洁党初恋党双处党勿入你会被雷!
  3.cp:冬兵X男主、盾铁、老爷和猫女青涩初恋向,真爱大超、神奇女侠X猫女
  4.感情线不虐,大圆满HE结局。
  OOC属于我,男神女神属于大家。欢迎入坑么么哒。
  内容标签: 英美衍生 强强 生子 超级英雄
  搜索关键字:主角:布洛克朗姆洛 ┃ 配角:冬兵蝙蝠侠猫女美国队长钢铁侠神奇女侠 ┃ 其它:
 
 
第1章 楔子
  1966年寒冬,冷战时期,九头蛇纳罗丝维克斯坦分部。
  “博士,第一百三十七次实验在下午两点开始。”一个九头蛇初级特工将手中的实验资料递给黑发的博士。
  朗姆洛疲惫地推了推眼镜,无奈道:“我已经尽力了。”
  那名特工强硬地把实验资料塞给朗姆洛,用公式化的语气冷冰冰地说:“我们有理由相信您的炼金术配方并不是偶然的发现,您可以再多试几次,和我们一起将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但特工背对着监控器的脸上却浮现出一个友好的笑容,他用唇语无声地说:“我是来救你的。”
  朗姆洛脸色微变,连忙低下头,很好地掩饰住了,他翻开资料,里面夹着一张纸条,上面用铅笔写着一行小小的字。
  中午十二点,带着你的女儿到四号实验室,神盾局的弗瑞特工会带你们离开。
  “我知道了,我会准时去的。”朗姆洛几乎喜极而泣。
  两年多了,无数辗转难眠的夜晚,无数次枪口下的坚守与周旋,来自祖国的阳光终于穿透西伯利亚莽莽雪原上坚硬的冰层,给他和女儿带来一丝生还的希望。
  假扮成九头蛇的特工满意地转身离开,策划这次营救行动耗费了他们很多心力,但朗姆洛博士是值得的人。
  布洛克·朗姆洛,男姓Omega,四十六岁,曾就职于史塔克工业。他发明的炼金术配方可以高效地转化制造金属,包括但不限于振金、艾德曼金属、以及高纯度的黄金。
  毫无疑问,这是一项可以颠覆国家的发明,九头蛇却抢占先机,在成果发表之前绑架了博士和他的女儿玛丽亚,试图得到炼金术配方。
  “等一下。”朗姆洛犹豫着叫住了正离开的特工。
  “您有什么需要吗?”
  朗姆洛急切地看着特工,问道:“我会带着我的助手一起,可以吗?”
  特工思忖了一下,然后礼貌地说:“当然可以。”
  多一个人会增加一些难度,但他们对计划有信心。
  “谢谢。”朗姆洛由衷地说。
  特工点了点头,大步离开,“九头蛇万岁。”
  十一点四十五分,午餐时间之前。
  朗姆洛溜进了女儿玛丽亚的房间,牵着女孩的手来到一间尘封许久的屋子。
  他磕磕绊绊地启动开关,打开了冷冻舱。
  里面一个褐发绿眼的青年正安静地躺着,寒光凛冽的金属义肢上印着鲜红的五星,即使是在沉睡之中,他的眉心依旧浅浅地拧在一起。
  “爸爸,这个人是谁?”年幼的玛丽亚扬起头,眨着一双又甜又软的巧克力色眼睛,懵懂地问道。
  中年人已经有了皱纹但依旧俊美标致的脸上露出一抹怀念的情思,他轻轻碰了一下那炫目的金属手臂,零下八十三度的低温带来尖锐的刺痛,直击心脏。
  “他们都叫他冬日战士,但他的名字叫做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
  他曾经是九头蛇给予厚望的绝密武器,却因为洗脑造成的精神错乱而被雪藏。但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人不舍得放弃那个笑容阳光,歪带着军帽的巴恩斯中士。
  十二点,四号实验室。
  朗姆洛带着玛丽亚和被他打扮成实验人员的冬日战士无声地静候着。
  长发的青年面无表情地站立在一旁,看着面前两个小声争执的人。
  “不行,他太危险了,我们不能带着他。”
  “我给他打了特效镇定剂,至少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他只是个会走路的人形包袱而已。”朗姆洛瞪着双金棕色的眼睛,寸步不让。
  尼克·弗瑞恨不得把这个麻烦扔在这里自生自灭,但随着计划的开始,一切都来不及了。
  第一声爆炸响起,地堡里的灯全数熄灭,来自北极圈内的寒风从被炸毁的墙壁外强势灌入,呼在脸上如同刀割。
  位列神盾局通缉犯名单上的九头蛇高级特工们遭遇了强火力的阻杀,九头蛇分部乱作一团。
  尼克·弗瑞带着他们从人群中穿过,精确地绕过所有的爆炸点,而偶有认出他们的人也都被藏在暗处的狙击手悄无声息地解决了。
  炸开地堡的排水管道,从堡垒布防最薄弱的侧面离开,在步行几百米后,他们登上了一辆早已伪装好的军用雪地越野车。
  朗姆洛从尼克·弗瑞的手里接过膨胀臃肿的羽绒服,心疼地揉着玛丽亚被冻得通红的小手。
  尼克·弗瑞通过望远镜兴奋地看着出乎计划之外乱作一团的九头蛇,果断下令:“全体人员发起进攻。”
  “可我们的任务是营救人质!”他很快收到了第一个质疑,来自坐在驾驶座的年轻司机。
  “皮尔斯,这是个好机会,看看我们造成的混乱,我们可以趁机拔掉九头蛇的据点!”同样年轻气盛的尼克·弗瑞毫不犹豫地指挥着神盾局的特别行动小组,展开了一轮血腥的猎杀。
  到最后,他甚至离开了朗姆洛和金发的司机皮尔斯,和他的得力手下一起潜入九头蛇堡,疯狂地收割着九头蛇们的脑袋和藏在保险柜里的绝密档案。
  朗姆洛搂着女儿,捂住了孩童好奇张望的眼睛,不安地问道:“那我们怎么办?”
  后座Omega饱含着焦虑和恐惧的信息素在狭小的空间里慢慢弥漫开来,这让还未标记过Omega的年轻Alpha也开始焦躁起来。
  而同样身为Alpha的冬日战士也微微侧过头,呼吸着更靠近朗姆洛身体周围的空气。
  “不能留在这里,”皮尔斯一咬牙,开动了越野车,“不管他了,我们先去接应的地点集合。”
  越野车在雪地上拖行,扬起干燥洁白的雪。在临近北极圈的极寒之地,太阳落得很早,刚过了十二点就开始渐渐黯淡,在雪地上投下一片不详的昏沉暗红。
  近了,皮尔斯开车绕过地图上标记好的驻扎着九头蛇的路卡,刷成白色迷彩色的钢铁盒子承载着四个渺小人类的生命,如同大灾降下时飘荡在汪洋大海的诺亚方舟,驶向命定的终点。
  皮尔斯扶着朗姆洛和玛丽亚从车上下来,踏入了神盾局伪装成小酒吧的秘密据点。
  刚刚进门的那一刻他就感觉到不对。
  这里太安静了,安静到他们可以听见自己疲惫又紧张的呼吸声。皮尔斯把博士和女孩护在身后,警惕地环顾着四周。
  “又有客人来了。”一个高大的男姓Alpha从角落的阴影里走出,步伐坚定缓慢,充满压迫力。
  皮尔斯看清面前来人的面容,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他毫不犹豫地连开几枪,却发现自己百发百中的枪法失手了。
  “红骷髅...”
  红骷髅曾是二战时期九头蛇的领袖,在与美国队长的搏斗中不慎触碰宇宙魔方而在世界上消失,至今已有二十多年。
  皮尔斯绝望地想起,红骷髅曾因为感染某种未知病毒而获得了脑域控制和精神侵染的能力。
  他的精神感知已经被扭曲了,所以这么近的距离都无法击中敌人。
  “看来我不在的时候,世界上发生了很多事情。”红骷髅将自己的精神触角伸向朗姆洛。
  “不...”皮尔斯怒吼着扑向红骷髅。
  红骷髅不屑地将皮尔斯一脚踹飞,走过去想要用手指触摸朗姆洛的脑袋,显然对这位被重点保护的Omega很感兴趣。
  朗姆洛紧紧搂住自己的女儿,本就白皙的脸上血色全无。
  皮尔斯趴在自己呕出的血洼里,慢慢地挪向博士。
  红骷髅的脑域控制能力并不算强大,需要时间和仪器的辅助才可以深入控制一个人的大脑,但只要他将博士带走,一切都将难以挽回。
  他不能让红骷髅得到炼金术配方,不能让九头蛇拥有随意制造振金和艾德曼金属的力量,更不能让九头蛇借此配方囤积起象征着无尽财富的巨额黄金储备,这会颠覆整个世界的金融秩序,破坏本就走在刀尖上的冷战平衡,带来无尽的混乱。
  于是他拔出腰间的匕首,孤注一掷地刺向朗姆洛的心脏。
  皮尔斯的举动出乎红骷髅的意料,大意之下竟未来得及阻止。
  匕首在干扰之下还是刺偏了,朗姆洛的胃被狠狠划开,胃酸流进腹腔,灼烧着柔软的脏器。
  女孩的尖叫声刺得人耳膜生疼。
  朗姆洛溢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却想到自己正在女儿面前,死死咬住嘴唇而强忍住哀嚎。
  皮尔斯滚烫的热泪在脸上流淌,他含混不清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办法了,真的没有办法了......”
  全程漠然的冬日战士闻到了熟悉血腥味,有关战争的记忆碎片在他的眼前不停闪烁,红骷髅,九头蛇,二战,咆哮突击队,还有...史蒂夫
  冬兵迷惘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属于人类血肉的那只手紧紧攥着,灰绿色的眼睛逐渐聚焦,直到朗姆洛随着奔涌的鲜血而弥漫到整个空间的浓郁信息素击中了他。
  那股味道,是朗姆酒的味道,甘蔗糖发酵出来的甜润,绵长和馥郁夹杂在酒精的辛辣热烈中,让人闻之难忘。
  朗姆洛在痛觉中渐渐失去意识,他压抑的哭泣伴随着几个破碎的单词从那双冬兵熟悉的嘴唇中滑出:“玛丽亚...救救她,巴基,救救她...”
  巴基...?
  朗姆洛的信息素和巴基这个名字如同一个打碎魔咒的咒语,他被洗刷过无数次直至精神错乱的大脑短暂地拼凑出一份残缺记忆。
  冬兵金属臂上的甲片一片片收紧,携着常人难以抵挡的力量狠狠砸向红骷髅,两人随即扭打在一起。
  皮尔斯愧疚地握住朗姆洛滴着血的手,从他手中接过了玛丽亚。
  他抱起不断挣扎的女孩离开了,而朗姆洛的伤势注定了他在得不到救治的情况下无法生还。
  朗姆洛僵直地躺在地上,打斗声,哭泣声,寒冷的风声,周围的一切都渐渐离他而去,濒死的时刻他看到了自己平淡乏味的一生。
  出生在一个普通的中产阶级家庭,恰逢Omega平权运动蓬勃兴起,他没有在十几岁的时候被父母嫁出去,反而因为出众的天赋在二十岁出头的时候读下了博士学位,进入史塔克工业实习,成为霍华德·史塔克的得力助手。
  直到珍珠港被袭,美国向轴心国宣战,他跟随霍华德一起为军方研制武器,在一次撤退行动时,连同他在内的十几个科学家被德军袭击,是美国队长带领咆哮突击队救了他们。
  那是他第一次看见巴恩斯中士。
  巴基有一双多情又专注的绿色眼睛,和其他A lpha不一样的饱满嘴唇,笑起来眉眼带着春风,还是个没心没肺的少年,是灰暗战争中难得的一抹亮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