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SS/HP]生命的终点+番外 作者:可乐喵(下)

字体:[ ]

 
  ☆、第六十五章
 
  哈利感到双脚撞到了地面。那震动剧烈地震颤了他受伤的后背,他即刻跌倒在地上。有好一阵子,他只能紧抓着地面上丛生的杂草,才能让自己持续呼吸并且不惨叫。
  过了一会,他感到他的伤疤剧烈疼痛起来。它在他的额头上跳动着,像是在翻搅他的大脑,拉扯他的血肉和眼珠。那是一种侵略进灵魂的疼痛,就在这时,他感到自己的额头中央有一阵温暖复活了。
  那近似一年前他短暂地感受过的温暖,却又不尽相同。那个温暖从一个点向外辐射,疼痛变得舒缓,他的全身暖洋洋的。他几乎能感觉到自己全身上下每一根汗毛的具体形态,好像能看见自己的身体。他还知道他额头上附着一个东西,那东西贴在他灵魂完整的形态上,伸出触手紧抱着他的脑袋,但他没办法把它撕下来。温暖汇集在那个东西的所在之处,他感受到驱逐的力量,但最后温暖败下阵来,消失在伤疤的部位。温暖一消失,他立刻看不见自己了。
  就在这时,哈利听见一阵不轻不重的急促脚步声。他捂着脸倒在地上,使魔杖滑落在身侧,偷偷地用蜷缩起来的姿势顶了顶口袋。隐形衣和长条状物体都在,他放下心来,但这个姿势使他背后的伤口疼得不得了。
  一只脚踢开他的魔杖,一只手把他拉起来。他被一把推转过去,后背撞到墓碑上,他疼得模糊不清地咒骂了一声。但是伤疤的疼痛减轻了,它已经与方才的温暖相抵,逐渐减弱到让他再也感受不到。面前的人还是虫尾巴。
  他闭上眼睛,不想再去看那必定会再次发生的恶心一幕。巨大的石头坩埚在他身边发出沉重的挪动声,大蛇纳吉尼在草地上蜿蜒游动。水面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并且开始迸溅火花,蒸汽变得越来越浓,他清晰地感到那种热度。
  扑通一声,有东西被扔进坩埚里。是那个恶心的丑东西。伤疤再次开始疼痛。脚下的墓碑裂开了,一声惨叫,过了一会,有一个冰冷的东西刺进他的胳膊……一切都要开始了。这一年是偷来的平静,他再次没有了选择。
  哈利睁开眼睛,冷冷地看着虫尾巴哀求、哭泣、惨叫。伏地魔不理会仆人的哭号,把一只枯骨般的手按在黑魔标记上。
  “在感觉到它之后,有多少人有胆量回来?”他在草地上踱步,发光的红眼睛盯着天上的星星,“又有多少人会愚蠢地不来?”
  有好一阵子,哈利盯着这个久违了的老对手。他感到害怕,却又知道自己绝不会屈服,这并不仅仅因为他是个以勇气著称的格兰芬多。空气中突然充满了斗篷的窸窸窣窣声,在坟墓之间,在杉树后面,每一处阴暗的地方都有巫师幻影显形。他们全都戴着兜帽,脸上扣着银色的面具,有些人短暂地静止了一下,但他们很快一个个走过来,非常慢,小心翼翼,直到其中一名食死徒跪倒在地。以他为开端,所有人都跪在地上,爬到伏地魔面前,亲吻他黑袍的下摆。
  “欢迎你们,食死徒。”伏地魔说,冰冷和愤怒使他的欢迎致辞变得极为不真诚。他环视一张张戴着兜帽的面孔,那圈子颤抖了一下,但没有人敢动,没有人说话,只有虫尾巴仍在哀求、惨叫。
  伏地魔开始点名、惩罚、奖赏。哈利记得这一段讲话,他利用这段时间努力地恢复体力,同时观察那些食死徒。他的目光无法透过面具看到他们的面孔,但他尽力记忆这些人的身形。上一次他只记住了一些名字,直到最后他也没办法把每一个人都和名字对上号。
  “摄魂怪将加入我们,他们是我们的天然同盟。我们将召回被驱逐的巨人,我们将使狼人归附……我将找回我所有的忠诚仆人,重新拥有一批人人畏惧的神奇生物……我希望你们以后更忠诚地为我效力,伏地魔不会亏待帮助过他的人……”
  伏地魔踱着步,走到最大的一个空档跟前,用空洞的红眼睛打量着它。
  “这里少了六个食死徒。他们曾站在我的左手边,作为最贴近我的人,与我右手边的你们一起,为我粉碎一切阻挡。但现在他们不在了……有三个为我死了,有一个没胆子回来,他会付出代价的。另一个,我想是永远离开我了……他当然会被处死……还有一个仍然是我最忠诚的仆人,他已经重新为我服务了。”
  食死徒们出现了小小的骚动。一些没戴面具的人在月光下露出了脸庞,其中有一些熟悉的面孔。但哈利的注意力再也没办法回到这些人身上,借由记忆,他终于把伏地魔所说的人与某几个人对上了号。
  没胆子回来的无疑是卡卡洛夫,这个人虚张声势又怯懦。重新为他服务的是小巴蒂·克劳奇,他一手把哈利送到伏地魔面前。那个伏地魔判断永远离开他的人,“或许他们相信还存在更强大的力量能战胜伏地魔,或许他们已经效忠他人——那个泥巴种和麻瓜的保护人阿不思·邓布利多”的人,他想要处死的人——仅有一个。而那个人正是他回到这里的直接原因。
  “你这个杂种!”哈利大声叫喊起来。他不记得上次被捆在这里的时候伏地魔有没有说过这些话,也许那时他因为疼痛而意识不清。但他如今已不能懵懂也不能坐视。或许因为他这次十分安静,虫尾巴没往他嘴里塞破布,他有机会。他奋力挣扎,叫着汤姆·里德尔的本名,狡猾地试图在最短的时间里对所有食死徒宣告带领他们清洗魔法界的人实际上自己也是个混血,并且响亮地冲着伏地魔的脸吐出一口唾沫。
  那口唾沫在靠近伏地魔的时候突然像是被挡在一个玻璃护罩外似的,在空气中一闪就消失了。伏地魔的魔杖尖端冲着他。他全身的骨头都在燃烧,他的脑袋肯定沿着伤疤裂开了……他的眼球在脑壳里疯狂地转动。他大声尖叫,咒骂,拼命用脑袋敲击身后的墓碑。折磨突然结束了。他瘫软地挂在把他绑在伏地魔父亲墓碑上的绳索上,一只冰凉的手粗暴地捏起他的下巴。他抬起头,眼前是伏地魔狂怒的脸,那双红眼睛里闪动着可怕的光。
  “所有人都说这是打败我的男孩。在我失去魔力的这十三年当中,没有人给他足够的教训,可能他自己都愚蠢地相信了。但我今天就要彻底消除大家脑子里的误解,这里没有邓布利多和他的妈妈保护他,我将会给他机会,他可以和我搏斗,这样你们就不会怀疑到底谁更加强大了。在哈利·波特死去之后,我的朋友们,你们也许不再需要重新决定为谁效忠……”
  伏地魔又在草地上踱了几步。食死徒们围成的那个包围圈仍有缺口,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过去填补。“把他放下来,虫尾巴,把他的魔杖还给他。”
  哈利的双腿落在地面上,后背的伤口让他上半身控制不住地颤抖着。在食死徒们围拢过来之前,他尽量让自己往奖杯那边挪过去。然后他撞到食死徒们围拢的人墙上,他们把他往回推了一步。
  虫尾巴挤开那些人,粗暴地把魔杖塞回哈利手里,转身走了。哈利转过身体面对着伏地魔,他的左手缓缓从长袍口袋里抽出隐形衣,那光滑如流水般的织物底下包裹着一根魔杖。在其他人看来,他可能只是因为害怕而双手握拳。
  “你想要决斗?”哈利说,他和伏地魔举着魔杖相对。他想要说些话为卡卡洛夫和斯内普开脱,但伏地魔随手一挥魔杖,他的喉咙就像是被谁捏住了一样。剧烈的疼痛再次席卷全身。
  “遵守决斗礼仪,哈利。”伏地魔冷酷地轻声说,他又挥了下魔杖,疼痛消失了,“首先弯下腰。”
  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按住哈利的后背,他在疼痛中颤抖。那只大手离开他的时候,他猛地直起身,尖叫:“粉身碎骨!”
  两道光在空中相遇,哈利再次感到自己的魔杖在空中振动起来。他紧紧攥住它,飞速后退。连接着两根魔杖之间的光芒变成了耀眼的金色,它从两人的中心点向外喷射出一条条金丝,像是一个笼子把两个人笼罩在其中。那些食死徒的喊叫声奇怪地减弱了。
  “不要动!”伏地魔高声对蠢蠢欲动的食死徒们喊道。在魔杖振动加剧之前,哈利飞快地翻手从隐形衣之下取出克鲁姆的魔杖,他用双手把魔杖攥在一起。伏地魔的眼睛因愤怒和惊愕而张大,他也用双手握住魔杖,振动猛地加剧。
  细细的金线上逐渐产生一个个光珠,那些光珠在两人的魔杖之间滑来滑去。一个光珠慢慢接近哈利这边,随着它的靠近,哈利感觉自己手里的魔杖变得滚烫。他必须集中意念了。
  “除你武器!”他大吼,克鲁姆的魔杖尖端喷出一道红光。哈利看到那光珠突然飞速向他这边移动,显然他没机会集中意念把它逼回去了。下一刻,连接着两根魔杖的金线断裂了,那些金色的光网熔化成漫天光雨,食死徒的惊呼声突然变得极其真实。伏地魔的魔杖向上挑起,即将脱手飞出,但是他最终握住了它。
  “霹雳爆炸!”哈利喊道。他14岁的魔力支撑不起他完全发挥任何一个攻击姓魔咒的威力,他也绝不可能在伏地魔面前用神锋无影。他随着那道光芒向伏地魔扑过去,抽出藏在隐形衣下面的削笔刀,将那把刀狠狠地戳向伏地魔的眼睛。伏地魔紧握住魔杖,他的嘴巴因狂怒扭曲成可怕的形状,随着尖叫声,一道光芒带着可怕的黑色虚影掠过哈利肋骨,哈利感觉自己的半个身子都被切开了。但他没有后退,而是再次拼力踏前,削笔刀刺进伏地魔的脖子。
  “击昏他!”伏地魔捂着脖子踉跄后退,他再次举起魔杖。
  哈利猛地一矮身,用隐形衣罩住自己,向旁边侧扑出去。后背的伤口再次撕裂,腹部的剧痛让他怀疑他的内脏正涌出身体拖在地上,他疼得眼前发黑。食死徒们举起魔杖盲目地射击,那些魔杖尖端发出的光像是无数排密集的子弹,在哈利恍惚的双眼中犁平每一寸墓地。他撞开食死徒,扑向躺在地上的金色奖杯。
  他知道自己打不过伏地魔。而且他没力气在奖杯前最后向食死徒们发射哪怕一个魔咒了。他一把抓住杯柄,感觉肚脐下被扯了一下——很奇怪,他的伤口并没因为这个变得更疼。他看见一阵五彩的旋风,感觉自己在地上滚动,他疼,他想吐。
  似乎有一阵声浪淹没了他。好一阵子之后,他才找回自己的听觉,模糊地想着刚才听到的那阵声浪是不是自己的想象。一双有力的大手抓住他,把他翻了过来,是邓布利多。“穆迪是克劳奇,他的酒壶里是复方汤剂!”哈利喊道,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发出声音。但邓布利多眼中的严肃神色告诉他,他成功地传达了,邓布利多听见了。塞德里克跪在他身边,惊慌,但是健康。他还活着。
  哈利仰望着天空,天空是黛青色的,点缀着群星。他回到了这片天空之下,他弄伤了伏地魔,他保住了塞德里克。他也保住了自己——如果假穆迪再次把他弄走,他一定活不到教授们来救他。他的视线十分朦胧,剧痛让他觉得他可能马上就要死了。但他非常开心,或许是腹腔被魔咒掏空的原因,他感觉胸口一直郁结着的一团东西变小了好多。他开始嘶哑地大笑起来。
  麦格教授跑过来。斯内普跑过来。哈利第一次用这种角度看着他的教授们,他们和他的朋友们围过来,好像在他周围矗立起了一座森林。麦格薄薄的嘴唇颤抖着,好像要哭出来似的,她弯下腰,好像打算抱起他。
  “不。”邓布利多阻止道。似乎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他就已经离开哈利身边又回来了,身后漂浮着被无形的线吊在半空的穆迪。
  “行行好,阿不思……”麦格教授说,好像是在哀求什么,“波特需要跟我走……去医院……他今天已经受够了……”
  “不,米勒娃。他要跟我们去校长室。西弗勒斯,治疗一下哈利!”邓布利多说,“真正的理解是接受的第一步,只有接受后才能康复。他需要知道是谁使他经历了今天晚上的磨难,以及为什么会这样。”
  “他已经知道了!”一个颤抖的声音说,“他救了我,他说要去确认些事情,是他自己拿起那个奖杯……”
  邓布利多举起一只手,坚决地阻止了塞德里克。他的声音很温和:“哈利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但他还没有真正意识到他要做的比那更多。今天的事情只是一个开始,在哈利向我们所有人展现了勇气之后,他还要面对更多的东西……我们所有人都是。”他拍拍塞德里克的肩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