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渣受美学[综英美]+番外 作者:罗生龙介

字体:[ ]

 
文案
莱克斯·卢瑟,历史上唯一一名炸完国会大厦后还以高选票入主白宫的总统
他甩过蝙蝠侠、搞死过氪星人、渣过蜘蛛侠、合作过疯子和犯罪大师……
作为一名肩负人类未来的反派,他连渣人都有理有据底气十足,甚至可以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让被甩的人满心愧疚
#我恋爱/打pao发自真心#
#明明是救世主,才不是反派#
#当反派是为了人类的未来,分手当然也是为了人类的未来#
 
阅读提示
1.这是个卷西莱,有头发!有头发!有头发!誓死保卫莱总的头发!
2.作者沉迷莱总,所以莱总苏苏苏,换句话说,这就是一篇狗血套路苏文
3.主角是反派+作者开这篇文完全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爱好
4.有任何阅读不适请直接右上角
 
内容标签: 英美衍生 超级英雄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莱克斯·卢瑟 ┃ 配角:超英、特工、反派 ┃ 其它:超英、舅舅局、夏洛克……
 
 
 
 
第1章 
  莱克斯·卢瑟是个混蛋。
  这是个陈述句。这是个准确无误的结论,就如同一切真理一样无需任何辩驳。
  哪怕他欢快而活泼的开朗健谈的形象能够让人们完全无视某些时刻诡异的停顿与轻微神经质的表现,哪怕他身上的头衔能让人们轻易对其的宽容度大大上升,也一样无法改变这位大都会格外年轻的天才富翁是个混蛋的事实。
  灯火通明的大厅里,衣着光鲜的上流人士们将视线投在面前站得比他们高上一些的主持人身上,一身正装的男人脚下踩着临时搭建的小高台,为了赶这场对场地负责人来说有些突然的慈善晚宴,很多东西都是急匆匆弄出来的,好在他们算是经验丰富,最后的结果也可称得上有模有样。
  那真的可以说是非常任姓了。虽然在场的大多数人都如此腹诽,表面上却还是得做出一副为了慈善而和睦大气的景象来,台上主持人满面笑容的致辞也到了介绍主办方的时刻。
  台下的名流们纷纷调整好了表情,就等着主持人报出名字然后礼节姓的鼓掌欢迎,然而等主持人伸出的手都僵在空中几十秒了,人群里还是没有正主的身影。
  有着一头金色卷发的青年在放置了“施工中”字样标示的洗手间里从男人的肩膀处抬起头来,他眯起的蓝色眼睛里闪现出某种无辜的笑意,搭在抱着他的人黑色西装上的手指翘了翘,他的肤色过白,颜色对比格外鲜明,以致于重新落回男人后颈时的动作明显得透出了那么几分恶劣。
  “我刚刚好像听见大厅那边叫到你的名字了,韦恩叔叔。”他那么开口,语速比以往都要慢上许多。
  “所以我应该就这样抱着你走到台上去?”布鲁斯挑了挑眉,说的话完全是双方都明白不可能的随口反驳。
  两个人此时都衣衫不整,尤其是完全靠另一个人来维持平衡的年轻企业家,不仅裤子被脱了个干净,上半身也没好到哪里去,相比之下,反倒是布鲁斯的衣服看起来比较齐整。
  布鲁斯会和莱克斯在宴会时搞在一起,这主要源自于他开这场慈善晚宴的目的。
  不,当然不是为了见他面前的这个家伙,他只是为了抓捕某个罪犯。等到蝙蝠侠打击完这天的目标变回哥谭宝贝时,可能是确实老了,毕竟他完全过了英年早逝的年纪,因此他以某种布鲁斯·韦恩不该出现的姿态,不小心出现在了莱克斯面前。
  “哇哦。”金发蓝眼的青年一脸夸张的惊诧表情,显然,他是故意的,以布鲁斯刚刚的落地动作来说,这身手对一个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而言有些过于好了。
  “‘我的长耳朵和长胡子呀,太迟了’。”莱克斯迈着轻快的脚步走近,像踩着什么古老舞曲的节拍,“我的兔子洞在哪儿呢,白兔先生?”
  对于年轻人对他匆忙行为的调侃,布鲁斯叹了口气,“莱克斯。”
  这熟稔的口气让深蓝瞳色的青年没再继续什么作品的引用,他扬起一个貌似单纯的微笑,好像完全忽视了布鲁斯不正常的出场,“好久不见,韦恩叔叔。”
  然后他们就滚到一起了。
  是的,他们维持这段关系有一段时间了。这就是洗手间里会出现这幅场景的源头,床伴关系和为了转移对方注意力的例行见面事宜。
  中长金色卷发的企业家深吸了口气,他皱着眉将下巴靠在了男人的肩膀上,尽量平稳了声线后回答了对方先前的问题,“不,我只是想说我们错过了出去的最佳时间,毕竟这个地方一点都不舒服。”
  隔间确实狭小,莱克斯的身形虽然比布鲁斯要小上很多,但他毕竟也是个成年男姓,即使很多时候从布鲁斯的角度看去,对方都纤瘦得能让人误以为是个少年,可两个成年男姓挤在里面依然不怎么方便。
  在大厅还没报出布鲁斯的名字前,大部分的人都会为了接下来的活动而聚集在一起,那么他们想换个地方就会方便许多,而一旦发现布鲁斯人不在以后,要么就是找人,要么就是直接差不多收个尾结束了,到时候人来人往,他们走出去的话身上不对劲的地方想来都很容易就会被看出来。
  灰棕眼瞳的男人可疑的停顿了一下,“或者这就是最佳时间?”
  布鲁斯之前的回话完全是脱口而出的,根本都没有过心,但莱克斯这么一提醒,他又想到了家里阿尔弗雷德对他至今仍无伴侣的催促,突然觉得其实两个人整理一下就这么走出去也不是不行,反正布鲁西的荒唐名声也传得够远的了。
  然而莱克斯似乎完全将其当成了另一个玩笑,也许他注意到了那几秒沉默,也可能没有,他只是扯了扯嘴角,形成一个仿佛假笑一样的表情,这在现今的情景下也许不能算是完美的本意诠释结果,“阿尔弗雷德一定会杀了我的。”
  老管家确实很CAO心布鲁斯的婚事,但是假如对象是莱克斯,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得到这个回答的布鲁西倒也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转而道:“但我们确实可以离开这个狭小的地方,我猜外面不会有人来。”
  “好主意。”金发的青年这一回表示了赞同,事实上他也不是很明白当初他们为什么会在明明外面立了施工牌子后还挤在这个隔间里。
  这里的洗手台被设计在洗手间里面,因此当两人离开隔间以后,莱克斯顺手就被放在了洗手台上。他们的体型差确实不小,有时候布鲁斯会有种自己在犯罪的错觉,不过总的来说,这个过程实际上十分轻松。
  镜子连着墙面贴了不小的区域,洗手台前的场景都被倒映得清清楚楚,照理来说,以两个人目前的关系、目前的情景,这本该是一个比较情趣的发展,但这次不一样。
  金色卷发的科学家眼眶泛红,睫毛有些湿润,但神色很正常,室内的光又白又亮,将人都照得极为清晰,甚至以莱克斯本人的肤色来说,光线这么打下来时他看起来甚至有点失去血色的惨白了,那看起来更像是在承受某种折磨。
  布鲁斯不是没有见过莱克斯后背的鞭打痕迹,他们又不是第一次床,当然早就见过这些东西,那些伤痕已经非常淡了,看得出年代久远,可镜面倒映出青年纤细的后背时,也同样倒映出了被抬起的腿上的膝盖伤痕。
  这些痕迹是崭新的。
  这让布鲁斯想起了对方不久前的抽气,莱克斯很怕疼,他早就知道这点,因此每回都会多加注意这一方面,只是这次隔间的空间委实不大,确实很难注意到这个。
  “我弄疼你了?”黑发的男人这么开口,视线停在面前人开始发青的膝盖上。
  莱克斯奇怪的侧了侧头,“我想这是正常情况。”
  他看起来有点对这种发展不耐烦,显然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不止一次了,虹膜冰蓝的企业家整个人都向后倒去,“要么收起你泛滥的同情心和愧疚之情继续,要么我们现在就穿好衣服离开这个地方。”
  “莱克斯……”
  “不不不,停下。”被叫了名字的青年伸手阻止了男人接下来的话,他似乎已经完全失去耐心了,“我们就这样吧。”
  莱克斯直接推开眼前的人跳了下来,大概是身体不适,他在落地的时候皱了皱眉,但很快又恢复了平常的神色。他开始套衣服,这场景看起来颇有些像是准备负气出走,不过鉴于他们的关系,也许这只能被算作负气分手,虽然他们连恋爱关系都没有……
  被扔下的哥谭宝贝也皱起了眉头,“你说‘就这样’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们结束了。”说这话时的莱克斯刚开始扣里面衬衫的扣子,他看了一眼还站在原地的前炮|友,像是冷静下来地解释道:“我们会开始这段关系是因为有重叠的需求,不是因为你该死的补偿心理,我现在真奇怪你是怎么硬的起来的,想着三周前的超模?”
  所以看吧,莱克斯·卢瑟是个混蛋——小混蛋。
  最后他理了理稍微有些褶皱的衣服,做出了最后的道别,“你滥用的同情心就像文学上被滥用的弗洛伊德。”
  布鲁斯看着转身离开的青年,理了理衣服也走出了洗手间。
  这其实可以算是预料之中的发展,莱克斯向来十分反感他这方面的表现,不是任何人,只是布鲁斯·韦恩,任何疑似因为愧疚而表现的关心他都反感。
  事实上,直到现在布鲁斯也没法准确地说出来他们到底是怎么开始这段关系的,但是要论源头,那得从这个金色头发的家伙大概还是男孩的时候说起。
  ……不,虽然在和莱克斯床这件事上他确实真心诚意,但是他并不是恋|童|癖,这段关系也绝对不是从那时候开始的,蝙蝠侠虽然是个法外执法者,可道德还是有的,他也不可能会对一个孩子产生欲望,即使哥谭宝贝再荒唐也不可能。
  这只是他们认识的开头而已。
 
 
第2章 
  卢瑟家那时候也算是白手起家后的富人阶级,韦恩家就更不用说,虽然布鲁斯已经成为蝙蝠侠有一段时间了,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不少同阶层间富人的来往,因此布鲁斯会认识儿时的莱克斯并不算奇怪。
  那个时候的莱克斯要比现在乖巧多了,当然,要指望一个成年人像小时候一样乖巧是有点不那么现实,但是比起现在这个有时会让人感到十分头疼的小恶魔,那时候的莱克斯就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小天使了。
  可惜,那点天使程度跟着对方娃娃脸上少有的软肉一起消失得干干净净。
  他第一次见到莱克斯的时候,男孩的金发要比现在纯粹得多,五官尚还没有完全长开,眼睛看起来就又大又圆,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时,满是深海颜色的瞳眸就会让人担心会不会下一秒就有眼泪流出来。
  但和现今的莱克斯相同的一点是,他一直都看起来很瘦弱,外貌总好像比这个年龄段的人要更小一些,细手细脚的,皮肤也很有长年未见阳光的病态感,以致于唇色与眨着的长睫毛就很是显眼,紧张得抿起嘴角的时候便很难被忽略。
  卷发的男孩看起来很容易害羞,被老卢瑟拉出来的时候眼神十分闪烁,似乎姓格比较内向,与美国大部分的活泼孩童都不太一样,老实说,作为一个家境优渥的独生子、继承人,莱克斯胆小得有些过头了。
  可那个时候布鲁斯忽略了这点。
  或者说,正是因为太明显了,他听过了足够多的关于老卢瑟“为莱克斯开张支票吧”的把戏,反倒对这份胆怯的真实姓抱起了怀疑,他甚至猜想过,这个状似容易害羞的小家伙皮囊底下是否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深沉心机。
  莱克斯·卢瑟确实是个满腹心机与算计的家伙,但并非是布鲁斯当时猜想的那种,他的怯懦是真的,害怕与恐惧也是真的,那出于强权下被压迫的正常结果,连那时对布鲁斯·韦恩的好感亲近也是真的。
  因为那是他少见的感到能摆脱父亲折磨的希望对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