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纲吉他能见鬼+番外 作者:无人桓(上)

字体:[ ]

 
  文案:幼时便与家人失散走丢的纲吉在一众妖怪式神的看护下长大,成为了一个半吊子阴阳师。可是某一日,他突然被一个神秘的黑衣婴儿拦住,得知自己其实是里世界某龙头家族唯一的继承人……从小到大只和式神们打过交道的他从此开始了自己漫长的人间生活。而在被迫上学的痛苦日子里,他遇见了:拿着“友人帐”本子的某同学,明明是人但是存在感却比天邪鬼家族还低的篮球队某人,明明是人但是打网球时却比荒更像是在天罚的可怕人类,以及一群属于他自己的自然灾害……啊不,守护者们。27中心~请勿发表引战、攻击抹黑角色、提及无关作品、无关cp的评论,感恩比心。
 
    内容标签: 综漫 家教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纲吉 ┃ 配角:玩火的,打篮球的,打网球的,捉鬼的, ┃ 其它:综漫
 
 
第1章 
  纲吉能够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
  梦到自己刚和父母走散时的事情。
  男人和女人牵着自己手时留下的体温、两人先后离去时的背影、突然出现的黑衣人、在自己体表燃烧的火焰、疼痛与伤口。
  模糊而又清晰的画面飞快地在他眼前闪过,纲吉以一个近乎旁观者的冷静角度注视着这场梦境。
  这个梦纠缠他已经快十年了,再怎么痛彻心扉的往事被反复提起之后,最终也会只剩下麻木。在无数个夜晚之中,纲吉早就摸清了梦中所有事情的发展顺序,他看着年幼的小纲吉摔倒在地,百般无聊之下索性跟着小纲吉一起坐在了地上。
  “接下来是--”纲吉将视线挪到不远处的草丛中,“姑获鸟……”
  果然,纲吉刚冒出这个念头,小纲吉身旁的草丛就动了动,草丛中走出了一名头戴斗笠的女子。
  --其实将来人说成女子,实在是个很不恰当的说法。仅从她衣袖中露出的宽大翅膀中便能够一眼看出,来人并非人类,而是妖……
  姑获鸟,传言之中会拐走婴儿,乃至用奶水毒杀婴儿的妖怪。
  明明是可止小儿夜啼的可怕妖怪,但她在看到小纲吉身上的伤口后,斗笠下的脸上却挂上了心疼的表情。
  传言不可信,长大后的纲吉想。姑获鸟怎么会伤害孩子呢?如果要设一个‘世界上最喜爱孩子的人’的评比比赛,姑获鸟一定能够名列前茅。
  “可怜的孩子,”姑获鸟心疼地将浑身是伤的小纲吉抱在怀里,羽翅温柔地抚过小纲吉的后背,“你的父母呢?”
  刚从绑架之中逃出来的小纲吉呆呆地看着面前的姑获鸟,摇了摇头,眼泪啪嗒啪嗒地向下掉,他一边哭一边回答:“我不知道……”
  姑获鸟的心都要被小纲吉哭碎了,“好孩子,你叫做什么名字?”
  小纲吉一怔,学着以前母亲叫自己时的称呼:“阿……纲……纲吉--”
  --梦境到此就结束了。随着沙啦啦的敲鼓声慢慢靠近,纲吉眼前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慢慢模糊,最终只剩下一片黑暗。他转过头看向舞动手鼓向自己走来的蝴蝶精。
  “纲吉大人又做噩梦了吗?”小小的女孩儿停在纲吉面前,轻声问。她是穿梭在梦之间隙之中的蝴蝶妖精,会用自己的鼓声来为迷失在梦中的人们引路。--听起来像是一项了不起的工作,实际上背负起这项责任的蝴蝶精,看起来才只是个七八岁的小姑娘--而她离开家乡之后,在梦境中见到次数最多的人,便是此时站在她面前的阴阳师大人:纲吉。
  纲吉大人经常会做噩梦,梦到自己还在人类世界时的事情,这是阴阳寮之中所有式神都知道的事实。
  虽然他身边有以吞噬噩梦为生的食梦貘可以帮忙,但人的思绪太复杂了,有时候连食梦貘都没有办法即使阻拦住纲吉的梦境。
  每当这时,蝴蝶精就会出现,将纲吉带离梦境。
  “不能算是噩梦吧,只是些过去的往事而已。”纲吉笑着抚过小女孩儿的头发,“谢谢你的鼓声。”
  蝴蝶精用手中的手鼓遮住自己脸上害羞的笑意,不好意思地开口说:“纲吉大人随我来吧,我带您离开这个梦。”
  清脆悦耳的鼓声再次响起,纲吉随着蝴蝶精敲响的乐声睁开了眼睛。
  温暖而柔软的被子盖在身上,很快便缓解了纲吉从梦中惊醒时的不安,他缩在被子里打个哈欠,漂亮的眼睛中藏着几分还没彻底睡醒带来的懵懂与孩子气。
  纲吉发出的细碎声音引起了屋中另一个白发男子的注意力,男子放下手中的书,拿起早就备好的温水,走到纲吉身旁。轻声问:“大人醒了?”
  “嗯……书翁。”纲吉迷迷糊糊地从床上坐起来,那副茫然的样子像是只走错路的小动物,好欺负得很。--如果今夜陪在纲吉身边的是般若这种爱闹的式神,一定会趁纲吉不清醒的这一小会儿捉弄他一把,不过今天侍奉的式神轮到了书翁,书翁可没有这种恶趣味。他对纲吉笑笑,递上了手中的水杯。
  纲吉捧着水杯喝了一口,等到因睡梦带来的恍惚感退却一些之后,他便转过头问身旁的书翁,“我打扰到你看书了吗?”
  “没有。我只是随便拿了书打发时间而已,”书翁为纲吉拢了拢被子,又劝道,“大人还是再睡一会儿吧。快到零点的时候,我会叫大人起床的。”
  “我总感觉今天的委派……会很棘手啊……”纲吉重新缩回被子中,还没说完自己的担忧,就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而纲吉的预感,总是异常的准确。
  今夜他马上要迎来的委派,的确很棘手。
  彭格列第九代门外顾问沢田家光和里世界排行第一的杀手reborn正站在神社门口。
  “每月只接两次委派,神社也只开两次门,还只在零点见人。想见你儿子一面,还真是困难。’”一身黑西装的‘小婴儿’用近乎戏谑的语气说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