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男孟婆 作者:夜晚的血(下)

字体:[ ]

 
第84章 日常
  月半七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吃完那几条烤鱼的, 也想不起来自己是如何回到望乡台,总之等他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坐在茶馆里了。
  月半七只觉得脑子发懵, 不知道该震惊于玄机所说的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是震惊于玄机喜欢他, 或者是震惊于那个吻。
  嘴唇上感受到柔软的时候, 月半七的脑子一片空白, 无法思考。就像是灵魂被定住了一样, 成为一具雕像。
  至于当时的心情, 不要指望一个吓傻的人能注意到自己当时什么心情。
  哪怕现在回想起来,月半七最大的念头就是不可思议。
  其实, 自从他来到阴曹地府,每次见到阎王的时候,月半七对阎王的态度就没有崔判他们对上司的尊敬式的疏离。明明阎王是他的顶头上司,实力也比他强悍。但是不知怎么的,他就是没办法将对方看做上司。
  因为阎王对他的态度也很随意, 月半七干脆就顺从自己的感觉, 和阎王平等相处。时间越久,就越是容易遗忘对方比自己阶级高的身份,之间的距离也就逐渐缩短。
  可月半七从来没想过,把这个距离缩短为零。
  这么亲密的相处, 是以前一起住在观景云小区时也没有过的。
  月半七现在有点慌, 慌得连汤都不会煮了。
  和他相比, 第五殿的阎王现在淡定的很。
  阎王知道一时半会没办法让月半七接受, 把人送回来后就直接去了第五殿继续工作,给月半七一点反应时间。
  也就是给一点时间而已,并非让月半七去考虑是不是接受。
  阎王的目标很明确,只区别于何时月半七能适应他们这段关系的改变。
  阎王回来的时候很高兴,哪怕工作量增加了也没有在意,趁着他这个时候好说话,崔判把审判以外的事物都一股脑塞给了阎王。
  多好,以前别说管理阴曹地府,单纯是审判案件一多,阎王都能掀桌子。现在却可以听几位阎君讨论地狱相关的问题。
  十殿阎君的聚会讨论大多是十年一次,偶尔有特殊情况会改变时间。以前是看阳间的情况和鬼魂的多少,如今换了阎罗王,就是看这位阎王的心情。
  因为他心情不好的时候,罪名都会被往重了订,哪怕是一向严厉的宋帝王,都会觉得阎王定制的罪责条例太过苛刻。而心情好的时候,阎王就肯听他们的争吵,然后给出合理的意见。
  这次,众位阎君讨论的问题就是卖毒是否属于进入地狱的罪名之一,若是有这个罪名,是否增加相关的小地狱。反正地狱的地界无限大,不怕小地狱数量多。若是贩卖属于,那么购买吸食是不是同样属于,该如何定罪。
  阎王单手托在下巴上,时不时的伸出一根手指抚摸着自己的嘴唇,嘴角挑起带着笑容,看着面前几位阎君不断争执。
  模样威严的宋帝王道:“说起这个,我从未看到吸食死亡的阴魂为此类罪责受刑,以往是怎样处理的?”
  秦广王摸了摸他的山羊胡子,开口道:“因为吸食毒死亡的都被我归为枉死,要先等寿元过了,才开始审判,若是没有其他罪责,直接入轮回。”
  专门负责各殿送来可以投胎阴魂,定善恶等级,发往投生的第十殿转轮王开口道:“我这里接收过很多这类阴魂。可怜啊,无论多大福报,都会丢了个干净。来世投胎都没有好胎,出生贫寒还好,有的甚至天生残疾,被父母丢弃。”
  宋帝王说道:“那是他们活该,这种东西我听说可以戒掉,自己没本事,就别怪别人。那些丢弃子女同样都该在地狱中好好反悔。”
  圆脸少年模样,最心善的卞城王说道:“我想不是谁都愿意吃那种东西吧,明知是毒。”
  秦广王回答:“自然有被迫的,好像是用针头注射过量,就这样被人害死了,被我一起归为枉死。”
  平等王:“自己吸食而死与被迫毒死岂可一概而论?这不合理,要改。”
  五官王点头:“说的没错。”
  模样最俊美的都市王说道:“那就分设罪行,添加一个小地狱。不如归在第六殿卞城王的大叫唤地狱中,刚好枉死城也在其内。”
  宋帝王摇头:“不可,卞城王心最软,若是听了阴魂诡辩,减免罪行该怎么办?地狱岂不是空设?”
  卞城王圆圆的脸皱成一团:“宋帝王,你这是何意?我从不会让地狱空设,只是觉得,地狱存在只是为了让罪人能为自己的罪行悔改。若是阴魂有悔改之意,愿意弥补,减轻罪责有何不可?”
  宋帝王冷笑:“生前不知多少机会悔改?偏偏看到地狱的各种刑罚起了悔改之心,阴魂如此说,你就信?所以我才说你好欺。”
  卞城王气的瞪圆了眼睛,宋帝王抬起下巴,丝毫不让。周围几位阎君瞧着都无奈叹气,十殿阎君,就这两位合不来,见一次吵一次。如果不是两人都不擅长动武,怕是会当场打一架。
  谁让除了阎罗王以外的阎君中,宋帝王是出了名的严厉,卞城王又是出了名的心善呢。
  为了打圆场,一直沉默不说话的泰山王开口转了话题道:“如今这阳界罪行越加多了起来,很多情况也与过去不同,千余年不曾改变的阴间律法,现如今已经改了不知道多少条。这毒啊,也是最近开始盛行的。原本只有几个例子,还不怎在意,却不知何时成了个问题。”
  都市王一脸赞同:“没错。我记得当初上报时,就是一位城隍收了状子,这个问题才被摆在我们面前。”
  转轮王问:“就是为买毒而害死自己亲人的那个案子?最后可结果了?”
  五官王说:“吸食的人为了它谋财害人,害的还是血亲,自然是大案。而吸食者也因吸食过量而死,阳界管不了这两个阴魂的案子,阴间自然要问。”
  “说起来,谋害人命,是在第五殿审判吧。”
  阎王开口了:“阿鼻地狱,你们想去看看他?”
  众位阎君齐齐摇头,不想,完全不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