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九罪 作者:墨月霓裳

字体:[ ]

 
 
1
 
1、杀人无罪(一) ... 
 
 
  四月的时候,天气仍是有些阴凉。
  霓虹灯照亮了整个城市,色彩斑斓,橙色的路灯照出一个斑驳的圆形弧度,颜色昏黄诡谲却煞为好看。
  月亮隐藏在浓厚的云层中,车子越往郊区开去,越是昏暗,浓密的树枝相互交错,形成一圈黑影,恍惚间有几分阴森恐怖的错觉。
  红色宝马身后跟着一辆黑色的吉普,等邱淑情注意到的时候就已经跟在身后,似乎已经跟了一路了。
  邱淑情抿了抿红唇,用力踩下油门,从后视镜里往后看去,黑色吉普的身影越来越小,渐渐退出了视线。
  邱淑情松了口气,果然是自己疑神疑鬼了吗?
  被狗仔队跟得太久,时间一长真是看什么都有问题。
  邱淑情自嘲一笑,顺手打开播放器。自己的声音缓缓流泻而出,轻柔婉转,动人十分,自己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下来。
  打开转向灯,一个转弯就进了住宅区,将车停入停车场后便推门而出。
  邱淑情忽然就睁大了双眼,那辆——那辆吉普车一直跟在身后!吉普车不紧不慢的停在她的旁边,前门缓缓的被打开。
  邱淑情一惊,连忙拿着手提包往电梯走去,匆忙去回头一瞥,只见里面走出一个男人,黑色的风衣,漆黑的夜里竟然还戴着一副墨镜!
  邱淑情匆忙进了电梯,拼命的按动关门的按钮,红色的指甲抵在按键上,微微刺痛。
  电梯合上的瞬间,一只戴着黑色皮手套的手伸了进来,电梯不意外的再次打开。
  男人就这样站在她的面前。
  惊恐。邱淑情几乎能听见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跳声。
  男人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随后按下了7楼的按钮。
  邱淑情蓦然松了口气,看着自己按的17楼忍不住又笑了,果然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到了7楼,电梯门打开,男人便抬步走了出去。邱淑情微微笑了笑,一想到今夜能睡个好觉,心情也好了许多。
  霎时间,男人忽然转过头,对着邱淑情轻轻一笑,嘴角的笑容挂上一抹诡异的色彩,最终随着电梯合拢而消耗殆尽。
  叮咚——
  17楼终于到了,邱淑情甩了甩头,最近压力太大了,回去好好休息便是了。
  金属门出现在她眼前,纤纤十指在包中翻弄着钥匙,忍不住便皱起了眉头:“钥匙呢,哪里去了。”
  门缓缓的被打开了,轻的没有一丝声响。
  邱淑情蓦然间看见黑色鞋面,猛的一抬头,只见男人站在她家中正在对着他笑,笑容恐怖之极,隐约有一丝狠戾。
  邱淑情往后退去一步,心脏剧烈的跳动,几乎要破膛而出。
  最后惊恐的眼神终于落入了男人的眼中。
  夜……仍是漆黑……
  
  “总编,我们真的要这样等下去吗?我们已经等了有一天一夜了耶!这样很笨哎!”摄影师孙沐脸都皱了起来,浓眉拧在了一起,黑眼圈重的跟熊猫似的。
  秦白一巴掌拍上了他的脑门,瞪圆了眼睛:“你懂什么?石昊和姚倩结伴去泰国旅游,这可是大新闻!要是能被我们拍到石昊和姚倩的偷情照片,我们绝密娱乐的销量一定能打败爆周刊!相信我!石昊和姚倩今天肯定会回来!”
  孙沐扁扁嘴,吸了一口冷掉的奶茶。
  机场出口处,甜美的播音员一遍遍重复飞机班次,秦白和孙沐坐在休息椅上无聊的啃三明治,两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出口处。
  秦白也有些郁闷,明明收到线报,石昊今天会回国,结果从昨晚开始等到今天下午,也不见石昊和姚倩的影子,真真是累惨了自己。
  “哎,总编,快看!那个是不是石昊!”顺着孙沐指的方向看去,就见到一个一身白衣的男人正朝着门口走去,男人背影挺拔,身形颀长,最主要的是气场太强大,秦白忍不住身体就颤了颤。
  秦白挠挠头,心说,不对啊,怎么没跟姚倩一起?转念一想,石昊和姚倩一起肯定是要避忌的,说不定故意分开出来,以免引人注意。
  秦白拍了拍孙沐的肩,说道:“你继续盯着,看看姚倩出不出来,我去追石昊。”说完便拿出了录音笔,快速跑了过去。
  孙沐唉声叹气,总编总是爱抢他们小狗仔的活儿!
  秦白冲过去,正盘算着问些什么,白衣服男人忽然就停住了脚步,转身给了他一记冷眼。
  秦白脚下没停住,再加上被男人的长相震慑到了,一个趔趄身子就向前倒去,眼看着就要倒进男人怀里。
  聂九一个侧身,顺利的让秦白摔在了地上。
  秦白吃痛,揉着鼻子站起来,心说,居然不是石昊啊。秦白拍了拍衣服,盯着男人瞧了半晌,忽然道:“你有没有打算拍电视剧啊?我认识不少名导喏!”
  聂九看了他一眼,冷冷道:“别跟着我。”
  秦白是真被吓到了,他活这么大没见过张这么英俊的男人,就算是号称少女杀手的石昊,卸了妆也不过尔尔,于是乎一瞬间内所有赞美的词都出现在他脑海里。秦白叹气,果然,美男什么的不是只有小说里才有的。
  只是这美男的气场太强大,让号称天厚脸皮的秦白也有些怯步。
  秦白摸摸耳朵,忽然想起石昊和姚倩,哎呀一声匆忙往回跑。
  孙沐坐在椅子上昏昏欲睡,秦白走开了没人跟他说话更是精神萎靡,眼睛一酸,脑袋便倒向一边睡去了。
  石昊从出口走出来,一眼就看到了孙沐,就见孙沐呼呼大睡,嘴角还留着津液,隐约还能听见呼噜声,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姚倩笑问:“你认识?”
  “这小狗仔堵了我几次了。”石昊戴上墨镜,“走吧。”
  秦白回来见孙沐打着呼噜,嘴角还流着口水,恨铁不成钢般恨恨的捏住他的耳朵,正想拽,叹了口气却松开了。
  昨天一天没回去,也不知道念念吃饭了没有。
  秦白坐回原位,又拿出那半个三明治啃,嘴里还碎碎念:石昊石昊!姚倩姚倩!奖金奖金!分红分红!
  念了一会儿也有些困了,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却把他给震醒了,接起来就听电话里说道:
  “有大新闻!邱淑情昨晚遇袭,现在在医院!”
  秦白精神一振,连忙拽着呼声响天的孙沐向外冲。
  
  ——————
  T市是出了名的案件高发地,最近更是发生了许多离奇案件,大多毫无头绪,且不可思议的程度令人咋舌,这些案子眼看着就要沦为悬案,天朝一纸文书,设立了特别罪案调查组,召集了天朝各地的天才警察,组成这一支空前绝后的超级队伍,而总部就设在了T市。
  聂九小时候就去了米国,在米国警探最高特训中凭借过人的智商和超强的格斗力夺得了第一,更是创下了这项集训第一个满分记录。要知道,这项集训在米国被称为人间炼狱,它要求的是智商和体魄的完美结合,更需要灵活的反应,敏感的感官和最佳的协调力。
  朝廷沸腾了,化了大手笔把聂九从米国请回来,让他成为了特别罪案调查组的组长,拥有最高权力。
  走进警局,聂九就直接上了顶楼。
  局长钱显已经在那里等他,旁边还站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子,皮肤有些黝黑,却很精神,身板挺得笔直,脸上的模样也全是惊喜。
  钱显拍了拍赵琦的背,带着他走过去个聂九打招呼,聂九在这里不受钱显管制,但初来乍到,很到地方都需要钱显帮忙。
  钱显也是个客气人,做了几十年警察,当初那些戾气和斗志全部被消磨光了,性子越见温和,现在也就是坐在警局等退休罢了,
  钱显笑笑:“聂队长一路辛苦了,本来想找人去接你的,可又听你说自己来,我还琢磨着你会不会找不着地方,对了,怎么不见聂队长的行李,还有,我们这里有宿舍,如果聂队长不习惯住在宿舍,另外租房买房也都行,实在不行,住我家也是可以……”钱显是出了名的啰嗦,嘴里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
  聂九虽然性子冷,却没有表现出不耐烦的神色,耐心的等钱显说完,才慢慢道:“不用了,我先住宿舍,其他自己可以解决,多谢。”
  钱显点点头,对这个年轻人很有好感。现在的年轻人只要有点作为,就容易恃才傲物,聂九给他的印象就很不错。
  赵琦也有些激动,猛的一弯腰,中气十足,声音洪亮:“队长好!”
  聂九微一点头,便听钱显说道:“这赵琦是我们局子里的,刚毕业没多久,虽然不怎么聪明,但是能吃苦,什么都做得来。我冒昧的让他来这里学习学习,当个编外人员,聂队长不介意吧?”
  聂九心里有数,这个特罪组全是精英也未必是好事,天朝有句话叫一山不容二虎,能进特罪组都是人中龙凤,这个赵琦来学习是假,来做跟班是真。
  钱显心里打着小算盘,聂九明白,赵琦却不懂,一心以为是给自己一个学习的机会。
  聂九看了赵琦一眼,点了点头:“不介意。”
  钱显安顿好了两人便离开,赵琦有些紧张的看着聂九,不知说些什么好。
  聂九一边看着人员表,一边慢慢说道:“别盯着我看,去把之前的悬案分门别类的整理好,明天之前给我。”
  赵琦接到指令,连忙就跑去做事,全身热血沸腾。
  片刻后,赵琦就抱着一大堆资料进来了,顺手放到了桌上开始按时间整理。
  聂九靠在身后的桌子上,随手拿了一叠翻看,正看着忽然就听见了敲门声。
  门被打开,一个小脑袋探了进来,脸上带着羞涩的笑容,大眼睛朝着聂九眨巴了好几下,忽然跑进来,站得笔直:“警员0919前来报到!”
  聂九看了看人员表,再看了看本人,忍不住就笑了。
  秦念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袖T恤,身后背着一个粉色双肩包,头发蓬松柔软,皮肤白皙晶透,眼睛大的有些离谱,像洋娃娃一样可爱,鼻子小小,嘴唇也小小的,笑起来还有两个深深的酒窝,眼睫毛扑闪起来像蝴蝶的翅膀。
  秦念是唯一一个T市人员,凭借着天才头脑20岁就拿到犯罪学博士学位,无意间破过几件大案子,更有人型电脑的外号,在警局人缘极好,很多前辈也都很照顾他。
  聂九忽然想到了今天在机场遇到的那个冒失鬼,现在想来冒失鬼长的其实很可爱,皮肤白,眼睛大,只是下巴稍尖,说起来和秦念居然还有五成像。
  秦念放下双肩包,笑眯眯的陪着赵琦整理资料,庆幸的对着赵琦说道:“嘿嘿,幸好还有认识的!”
  赵琦也笑眯眯:“以后你做不完的我帮你做!”
  “恩,那你要是没空吃饭,我就帮你带饭!”
  “好呀,如果要加班,我也可以替你班。”
  聂九在一边听着,面色泛青,越听越觉得自己是压榨劳动农民的地主阶级。这还没开始上班呢,就担心着没时间吃饭没时间睡觉了?
  赵琦和秦念正聊得高兴,突然听见机器猫的主题曲,就见秦念拿起手机接电话。
  秦念说完电话便有些犯迷糊,眼神也开始迷蒙,赵琦忍不住问他:“怎么了?”
  秦念皱了皱鼻子:“好奇怪喏,刚才重案组的陈勉打电话给我,说遇到一个案子,这个案子很奇怪,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听他说完,也有些想不明白。”
  聂九有些兴趣,也很想知道什么样的案子能让秦念疑惑不解。
  赵琦拉了椅子坐下,趴着椅背问他:“说说看么,什么案子。”
  秦念点点头,说道:“昨天夜里,被害者工作完回家,在路上发现被人跟,但又不是很确定那人是不是跟踪他。等进了楼,那个男人跟着她一起进了电梯,男人在七楼出去了,被害者是在17楼出的电梯,被害者回到家门口,正准备摸钥匙开门,门却被打开了,而且是那个男人给她开的门!被害者晕了过去,还是大厦管理员发现的,现在还在医院检查,家里也是不敢回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