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猎证法医+番外 作者:云起南山

字体:[ ]

 
文案:
宁折不弯直男癌末期用肌肉多过用脑子打人专打脸警察攻VS家财万贯专业过硬脑子聪明长得好看又不是我的错法医受
严肃正经破案,嬉皮笑脸搅基
现代都市刑侦,单元剧,一卷一个案子,敬请期待
 
内容标签: 强强 业界精英 悬疑推理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罗家楠,祈铭 ┃ 配角:陈飞,赵平生,苗红,许杰,乔大伟 ┃ 其它:
 
 
 
第1章 
  在分局三年,进重案组一年,再算上警校四年,里外里八年警察生涯,罗家楠头一回听说查案要请个“招魂师”来帮忙。
  这不是搞封建迷信么?公安局刑侦处重案组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队长,爱派谁你就派谁去接人,反正我不去。”大长腿往办公桌上一翘,罗家楠翻翻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向天花板,“丢不起这人。”
  “小罗,把脚拿下去,别把卧底时候的流氓气带进办公室。”队长陈飞朝他身上扔过去厚厚一摞卷宗,“祈老师的时间安排得很紧凑,别迟到。”
  收起腿把卷宗往办公桌上一撂,罗家楠站起身阴沉着脸说:“队长我是来做警察不是给跳大神的当司机的,另外我对搞封建迷信的人一向没有好感,您安排我去办这事是不是因为看我是新人就欺负我?”
  “能在重案组待上一年不算新人了,小楠。”副队长赵平生热情地拍拍他的肩膀,“你忘了上个月在案发现场哭出来那个了?还吐得法医得先抢救他。”
  “切,那种废物就不该考警校。”罗家楠撇撇嘴,抄起车钥匙朝窗户那边按了一下。停在窗根下面的越野车大灯闪烁了一下,车辆已完成启动。“走了走了,队长,等下人接过来往哪送,停尸房么?”
  陈飞瞪了他一眼。
  “法医办。”
  ————————————————————
  坐进驾驶座,罗家楠点开导航输入“祈老师”的地址,一看定位标志心里立刻“我CAO这他妈都出了城了”。一路按着导航开,距离目的地还有几百米的地方就没有车可以走的路了,只有嵌在坡道上的石阶。罗家楠下车打量了一番周围的景象,脑子里冒出“荒郊野外”这四个字。
  下车顺着石阶往上爬——至少有五百级——罗家楠迈上最后一级时已经是气喘吁吁,早知道让那个“祈老师”到路边等他了!抬头一看,他原本就郁闷的心情更是蒙上一层阴影——这“祈老师”果然是个跳大神的,居然住庙里!
  在门口打扫的和尚看着罗家楠黑着脸朝自己走过来,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施主,请问您是来上香的还是——”
  “找人!”抹去高挺鼻梁上的汗珠,罗家楠双手支在皮带两侧,等喘匀了气后冲和尚抬抬下巴,“祈铭在哪?”
  祈铭?谁?
  和尚眨巴眨巴眼睛,摇摇头。
  烦躁地抓了把头发,罗家楠转身朝大开的庙门走去。据说祈铭不用手机——简直是个怪胎——所以他只能用最原始的方式来找人。在庭院里站定,他用双手拢住嘴侧运足了气大喊:“祈铭!我是重案组的罗家楠警司,队长陈飞让我来接你去市公安局的法医办!”
  话音落地,树上的乌鸦应和着叫了几声。
  没人搭理。
  就在罗家楠恨不得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找过去时,从正殿里走出个身穿僧袍但披着长发的娘娘腔眼镜男。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罗家楠,片刻后挂起“没教养”的表情。
  “云静师傅。”跟在罗家楠身后的和尚对眼镜男合掌弓身行礼,“这位施主来找叫祈铭的人,我不确定咱们寺里哪位师傅的俗家名字是这个。”
  “我就是祈铭。”祈铭向和尚微微偏了下头,走到罗家楠跟前,“你迟到了,耽误我的行程安排。”
  你一个和尚能有多忙?罗家楠觉得自己真是修养好,要不他就得把这句话怼回去。“你就是祈铭?那好,跟我——”
  “等我十分钟,我去换件衣服。”打断罗家楠的话,祈铭转身朝正殿后面走去。
  罗家楠本以为会看到祈铭换上身黄袍子拎把桃木剑出来——跳大神的不都这打扮?但重新出现在视野里的祈铭却一身笔挺窄款小西装,手里拎的不是桃木剑而是电脑包和旅行包。他的长发整齐地扎在脑后,露出方正的颌骨后一点也不显得娘娘腔。刚才穿着僧袍还看不出来,祈铭的身板就跟运动员一样精壮结实。
  虽然不想承认,但罗家楠真心觉得对方去八点档里演个男一号丝毫没有问题。
  “云风师傅,这些日子多谢照顾,请代我向住持转告一声,走得匆忙,勿怪。”祈铭向云风和尚颌首致意。
  云风和尚合掌弓身:“阿弥陀佛,云静师傅,祝你此番下山,一路平安。”
  一旁的罗家楠白眼都快翻出声了。
  这是拍古装剧呢?
  ————————————————————
  坐进车里,祈铭按下车窗,掏出香烟弹出一根叼在嘴上,翻开火机盖点燃朝窗外呼了一口。但他就只抽了一口,然后便将烟捏碎。
  “你这是——”罗家楠本来还想跟对方要一支,结果看他这样也没好意思张嘴。
  “我在戒烟。”祈铭偏头看了他一眼,“开车。”
  老子不是你的专属司机。压下心里的怨气,罗家楠发动汽车,沿着颠簸的石子路往回城的方向开去。
  车开了一段,祈铭问:“什么案子?”
  “无头尸,一周之前清淤时从河里打捞上来的。”罗家楠并不想给对方陈述案情。他真不知道队长脑袋是驴踢了还是干嘛,找一个“招魂师”协助办案。
  “姓别,年龄,死因。”
  “男,根据骨骼磨损年龄约四十五到五十之间,死因就——”罗家楠拖了个长音,“等你从尸体上问出来啊。”
  祈铭没说话,而是从电脑包里拿出手机——手机?罗家楠用余光瞥到之后立刻嚷了起来:“你有手机干嘛不用!?”
  “寺院是清修之地。”祈铭调出邮件,翻了几眼后收起手机,“你刚说,你叫什么?”
  “罗家楠。”
  “哦,南瓜。”
  要不是还没活够,罗家楠真得一把轮把车开山路旁边的悬崖下去摔死这个没礼貌的家伙。哪有一上来就给人家起外号的,老子跟你很熟?
  还他妈南瓜,靠!
  “我记人名有障碍,不起外号记不住。”看罗家楠黑了脸,祈铭淡淡地解释了一句。
  “不劳您费心。”一边搜肠刮肚地给祈铭起外号,罗家楠一边咬牙切齿地说,“咱俩也就这一面之缘,以后不会再见。”
  轻推了下眼镜,祈铭想了想,说:“陈队长说,今天来接我的人,以后归我差遣。”
  别逗了!我归你一个跳大神的差遣?罗家楠被气笑了。
  “祈老师,你一定是搞错了,我是重案组的,可你——甚至都不是警局的人。”
  “我是特聘的法医顾问。”
  “哈?你不是‘招魂师’么?”罗家楠忍了又忍才没把“跳大神的”说出口。
  “那是别人给我起的外号。”
  祈铭微微扬起下巴,直直看向路的尽头。
  “因为我能让尸体‘说话’。”
  ————————————————————
  让尸体说话?吹牛逼。
  站在尸检台边上,罗家楠等着看祈铭怎么让一具无头尸“说话”。别说嘴了,脑袋都没有,拿哪说,肚脐眼么?
  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太小气,罗家楠抽橡胶手套的时候帮祈铭也抽了一副,递过去对方却没接。“你是嫌我少说个‘请’字?”罗家楠瞪起眼。
  祈铭正在翻看局里正牌法医老韩的尸检报告,听到罗家楠的话,随意地应道:“没必要,我不能碰尸检台上的尸体,违法。”
  “你是法医,却不能碰尸体。”
  “我没有法医执照。”
  “……”罗家楠额角绷起根血管,“陈队知道这事儿么?”
  “我已如实告知。”
  “那个……你慢慢看,我先出去透口气。”
  罗家楠一脸“我家队长脑袋一定是被驴踢了”的表情退出尸检办公室。陈飞正在打电话,看罗家楠进来冲旁边指了一下,示意他坐到椅子上等会。打完电话,他问罗家楠:“祈老师接回来了?”
  “已经送停尸房——不是,法医办公室。”罗家楠故作口误地拍了下脸,“队长,你没毛病吧,祈铭可没有法医执照。”
  “有老韩帮忙,这不是问题。”
  “他真那么牛逼?”
  “小罗,注意用词,这是公安局不是你卧底时待的贼窝。”陈飞略略皱起眉头。当初把罗家楠调来就是看上对方的卧底经验,小伙子敢闯敢拼,头脑灵活又擅长和各色人等打交道,重案组就需要这样的人才。
  可就是卧底卧出来的这一身匪气怎么也脱不干净。
  “好,队长,我换个说法——你请来的祈老师,真那么厉害?”
  陈飞正要张嘴,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接听之后站起身,招呼罗家楠和自己一起去法医办。
  走进电梯,陈飞对罗家楠说:“他是否真那么厉害,你自己判断。”
  ————————————————————
  “无头男尸,身份不明,根据切口骨骼血液浸蚀及失血量判断,死者的头部是在死亡后被切下的,但尸检未发现致命疾病以及其他肢体创伤。”
  祈铭合上尸检报告,转头看向老韩。老韩点点头,确认他说的都没问题。罗家楠背着手,手里转着车钥匙,等着听祈铭的高见。
  “凶手会将头颅割下通常是三种情况:一,致命伤在头部,缺失会干扰鉴证;二,死者有独特的面部特征可供辨识身份,缺失同样干扰鉴证;三,凶手对死者恨之入骨,通过斩首的方式来羞辱死者。”祈铭刚说完就听到罗家楠“切”了一声。他看着罗家楠问:“你有意见?”
  “说点儿我们不知道的行么?”罗家楠不屑地翻翻眼睛,“这些东西随便一个搞刑侦的都清楚。”
  陈飞咳了一声,提醒罗家楠保持耐心。
  “我要说的是第四种情况——”祈铭抬手比划了一下死者颈部的创口,“颈椎的断口整齐,但气管血管和乳突肌的断口却粗糙,就是骨头是被切断的,而其他部分是因腐烂而脱落。据此,我判断死者的头部是被螺旋桨打断,并非凶手故意为之而是抛尸时的意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