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局中人+番外 作者:扶子不好吃(下)

字体:[ ]

 
第95章 第七局
  一旁的女尸完全换了个人, 四周的宾客竟都没有发现一般,无动于衷。
  冥婚之礼则如常进行。
  或许是由于女尸的消失, 和自己拜堂的人变成了7的缘故, 陆楚的行动渐渐不再受到束缚,开始能够自由地活动身躯与四肢。
  有人抬着几个箱子走进了堂厅,放在供奉的桌子一旁。那箱子里摆了许多东西, 看样子是彩礼之类的东西,只是定睛看去, 才发现里面的衣服、首饰是纸糊的冥器。
  这时,神婆拿着一根红绳,合在掌心,闭着眼嘴里念叨着什么陆楚听不懂的言语, 念完后,她走上前, 用红绳将7和陆楚的手腕绑在了一起。
  神婆眼中混沌:“送入洞房,就是礼成了。之后择个适宜丧葬的好日子,并骨合葬即可。”
  陆楚闻言立时想起来自己前一天的噩梦。
  那梦中自己和与自己合葬的人都是逝去已久的死尸,女尸腐烂可以理解, 为何在这个梦里尚活着自己最后合葬时也成了尸体……这其中或许有女尸吸阳补阴的缘由。
  被选中, 就是死——所以是“搭骨尸”,而不是“冥婚”。
  陆楚和7在两个人的引导下来到了洞房所在的位置。
  贴着喜字的门被推开,那两人强制姓地挟着陆楚和7走了进去。陆楚一踏进屋中,就看到了一张圆木桌,桌上摆着合欢酒和两个没刻名字的排位。朝里看去, 这洞房中摆放的不只是喜床,喜床上还摆着一副巨大的棺材。
  那棺材十分宽敞,目测可以躺下两个成年人。
  送他们过来的人或许把7当成了女尸,想要压着他和陆楚一起躺进到棺材中。
  7将陆楚拉到自己怀中,看了压他们进来的两人一眼,那两人便忽而定住,然后神情恍惚起来,对着二人鞠了一躬就退出了房间。
  陆楚分析着如今的情况,如果不是7替代了女尸,自己就会被人强制与那具尸体塞到一副棺材里睡几天,这过程中女尸会不会僵化起灵,还是未可知的事。这些虽然发生在自己梦中,但既然女尸纠缠上了自己,迟早会找时机对现实中的自己下手。
  想到这里,陆楚松了口气,从7怀中仰头望向他:“又被你救了。”
  7凝视他,看着他干净澄澈望向自己的墨色双眼,眸中微动,忍了又忍,最后还是将一个克制的轻吻印在了陆楚额头上。
  陆楚微愣,耳根瞬间红透,随后咬了下下唇,眼中荡起忍不住的笑意,眼睛越发明澈好看,湿漉漉地由下而上看着7。
  下一刻,7将他的头深深按进了自己怀中,不再去看他的眼睛。
  7抱紧了埋首于自己胸膛的陆楚乖顺的样子,即便没有了那双摄了自己心魂的双眼的凝视,仍旧心底微动,心中柔软到不可思议。他双唇碰了碰陆楚头顶柔软的发,而后抑制不住低头埋进陆楚颈窝深嗅他令自己迷乱的气息,声音低哑道:“闭上眼,睡过去,一切都会结束。”
  7滚烫的呼吸散在自己颈窝,激起细密痒意,令陆楚尾椎酥麻耳根越发灼烫。
  良久,埋在7怀中的陆楚才声音闷闷地应了一声:“嗯。”
  四周的摆设开始解析成凌乱的碎片。
  7抬手,看着怀里的熟睡的陆楚,眼底是化不开的欲求。
  不是现在。
  ——————
  现实中。
  原本因为梦魇而辗转嘤咛的陆楚平静了下来,陷入沉睡。
  从陆楚梦中脱离的7,则在他一侧守着。
  此时尽管已是深夜,但因为夜空中星月璀璨的缘故,今天的夜色不算浓重。
  月光可为鬼灵所用,在月夜中,7的魂体逐渐凝实。
  感觉自己灵力足够之后,7离开了陆楚的身侧,飘至阳台,正看到一只面目狰狞可怖的女鬼阴惨惨直勾勾地往屋里看着。
  那女鬼与7打了个照面,立刻明白了眼前这鬼魄就是进入自己制造的梦境坏了自己计划的人,同时意识到自己远不是他的对手,于是转身便掠出了窗外。7眼神凌厉,身形一闪,直追她而去。追至楼顶天台,灵力恢复的7轻而易举地堵住了女鬼的去路,徒手中掐住了她的脖子。7的手没有直接触碰女鬼的脖子,而是隔着一层空气般,用灵力控制着她的身体。
  与其叫女鬼不如叫女尸,只见她披头散发,身上皮肤青黑腐烂,一只眼睛快要从烂掉的眼眶中滚落下来,口中流下粘稠黑臭液体,此时因为被掐住了脖子而冲着7怒声嘶吼着。
  7语气平静:“搭骨尸?”
  女尸心中惊惧,继续吼叫、试图挣脱7的束缚,却发现任何努力都是徒劳,因为自己与抓住自己的人实力相差过于悬殊。
  “为什么帮一个人类?”女尸瞪大了双眼,因为极度愤恨惊恐,她的眼中流出红黑色的液体,顺着因腐烂而变形的脸颊流下,“他明明是我先找到的食物!”
  7闻言,云淡风轻地挑起峰眉,掐着女尸脖子的手微微用力。
  女尸的身体开始抽搐,因为急剧的疼痛,她的一只眼睛从眼眶中滚了下来,跌落在地上,弹跳了几下,留下恶心黏腻的轨迹。
  “你……你……你这个异……”女尸好似还想说些什么,却在下一刻失了动静。
  月光躲进云层的刹那,女尸彻底烟消云散,化为了乌有。
  整个过程,7的手都没有直接接触女尸的身体,此时却像碰过什么脏东西一样随意甩了甩刚刚掐过女尸的手臂。
  干净利落地做完这一切,7颔首,半掩双眸沐浴在清凉月光下。他身上闪烁着浅淡微光,身体逐渐由虚化实。
  许久后,他在静谧中淡声说了一句:“因为,他是我的。”
  ——————
  第二日,陆楚起床时只觉得神清气爽,昨天夜里萦绕着身体的疲乏困倦全都一扫而空。
  回忆起昨夜梦中的事,明明他和7什么都没做,陆楚却有种莫名的羞意。
  他下床洗漱,将心底过多的情思隐藏。
  等他洗漱完毕,从卫生间回到屋中的时候,却发现其他三人都还未下床。
  陆楚诧异,开口唤了三人一声,唐石哲首先小声回应了他:“今天我们第一节 课没课啊,陆楚你昨晚上是不是做春-梦了,大早上的精气神这么足。”
  陆楚被他说得一噎,脑海中想起的是7埋在自己颈间深嗅时烫热的鼻息。
  他摸了摸脖颈的位置,对唐石哲笑道:“我忘记了。”
  唐石哲闻言热情地邀请他:“来吧兄弟,躺床上继续睡!”
  .
  上完今天的课,准备回寝室的陆楚被唐石哲拉住了。
  陆楚疑惑:“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唐石哲嘿嘿一笑,挤眉弄眼道:“好事。”
  陆楚好笑:“什么好事。”
  “记不记得我上次跟你说的舞蹈社团女生联谊的事情?”唐石哲一聊起这个,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各种神采飞扬。
  陆楚回忆了下,点头:“有点儿印象。”
  唐石哲笑的更开心:“联谊就在今儿晚上啊!”
  陆楚笑,继续点头:“玩得愉快。”
  “愉快,当然愉快,而且要兄弟们一起愉快,”唐石哲揽住陆楚的肩膀,“走,哥带你浪一晚上。”
  陆楚为难笑道:“我就不用了,我不太喜欢那种场合。”
  唐石哲诧异:“为什么不喜欢?”
  “太吵了,我不喜欢应付那么多陌生人,”陆楚解释,“我喜欢安静人少的地方。而且这种场合一般都要喝酒,我不会喝酒。”
  “不喝酒?!大家都是男人,总要学会喝酒的,不喝酒怎么行,以后聚会聚餐被人灌酒灌到吐的时候多了去了,现在喝就是在给以后打基础,这次就当是给你一个锻炼。而且和女孩子联谊,我们也不会喝很多酒,出丑了给人家女生留的印象不好。”唐石哲十分关心自己兄弟的未来,继续劝着,“来吧,高勇和陈鸿也去,咱寝室一个都不能给落下。”
  陆楚闻言惊诧道:“陈鸿也去?”
  唐石哲理所应当地点头:“嗯啊。”
  “他不是有女朋友吗?”
  唐石哲解释:“他女朋友就是舞蹈社团的,我和他说咱寝室就他一个脱单不厚道,也应该给咱哥几人介绍个妹子,他和他女朋友说了,才有了这次的联谊。”
  他们二人说话间,高勇走了过来,问道:“你们两干嘛呢?”
  “我这儿劝陆楚呢。”唐石哲回道。
  高勇视线移向陆楚:“劝什么?”
  唐石哲回答:“陆楚不喜欢人多的聚会,也不喜欢喝酒,所以不想去晚上的联谊。”
  “我还当什么事儿呢,”高勇斩钉截铁道,“你不喜欢热闹的场合和酒,总该喜欢女生吧?”
  陆楚:“……”
 
 
第96章 第七局
  高勇和唐石哲还在坚持, 苦口婆心地劝着陆楚,陆楚知道他们是好心好意, 企图解决自己的单身问题, 但是他确实无福消受。
  窗外一阵风吹进屋内,突然之间,还在试图劝服陆楚的高勇和唐石哲只觉得脖颈处一凉, 仿佛被人用冰冷彻骨的刀锋架着一般,下一刻就会被冷血的刽子手一刀砍下, 身首异处。那种极端的阴冷和恐惧令两人再说不出来话,瞳孔微缩,双股战战。
  整个教室都浸泡在浓密窒息的阴冷之中,唯有陆楚察觉不到异样。
  陆楚见两人不再说话, 以为他们在等自己回答,于是看着两人认真回答道:“感谢你们两个的关心。但是, 我有恋人。”
  “恋人”二字说出口的刹那,四周诡秘气氛倏而散去,那种随时可以夺走自己生命的危机感瞬间消失。
  唐石哲二人仿若大梦初醒,呆愣地看着陆楚。
  陆楚以为他们是被自己的话惊到了才失了反应, 于是再次强调道:“我有恋人了。”
  “啊?啊!”唐石哲回过神, 反应仍旧慢半拍,“有,有恋人了啊……”
  “嗯,”想起7,陆楚唇边不由挂上了温柔笑意, “我们感情很好。”
  “挺,挺好的,”高勇搓了搓自己仍感觉到凉意的脖子,缓了一会儿,才后知后觉继续说着,“怎,怎么没见过?”
  唐石哲也终于缓过了过来,只以为刚刚是自己的错觉,问道:“异地恋?”
  陆楚侧头想了想:“算是吧。”
  高勇拍了拍陆楚的肩膀:“有机会带给我们见见。”
  陆楚点头,笑:“好。”
  “可是我已经报了你的名字了,”唐石哲为难道,“不然你还是和我们一起去吧,以家属的名义?”
  陆楚想到会同去的陈鸿和陈鸿的女友,同意了唐石哲的提议:“可以。”
  7消灭了纠缠自己的女尸,可是这一“局”却没有结束,这就说明此“局”主线的鬼怪另有其人,或者这局说不只有一只鬼怪。这就让陆楚十分在意曾沾染上阴气的陈鸿,以及他那个一直存在于唐石哲和高勇话题里的女朋友。
  他的直觉告诉他陈鸿是突破点,而迄今为止,陆楚的直觉还未出过错。
  “那行,”唐石哲拍手,“那就这么定了,咱们直接出发吧!”
  陆楚提起自己的书包:“包和书怎么办?”
  高勇摆手表示:“完全不需要担心,去吃饭的地方的路上,会路过咱们学校的超市,把包存在自主密码柜那里就行,回来再去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