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心罪 作者:星寒(二)

字体:[ ]

 
第65章 黑暗的对决
  方歌不了解袁璐的经历,如果他知道袁璐曾经的经历,他肯定不会如此的去刺激袁璐。
  正因为他的不了解,接二连三的戳中了袁璐的痛脚,袁璐已经丧失了她的理智。
  她的不幸,都是因为方歌提起的那个男人带给她的,她无法让自己平静下来。
  手电的强光再一次的直射着方歌的眼睛,因为下意识的动作,方歌用手挡在了眼前,不过,就在他抬起右手护住眼睛的时候,一阵钻心的疼痛划过了他的手臂。
  嘶!
  倒吸了一口凉气,方歌再迟钝也知道是袁璐动手了。
  虽然不知道袁璐为什么暴起行凶,但此时的袁璐肯定没有了首先想在心理上打击他的想法了。
  他想的没错,袁璐可以忍受任何东西,但唯一忍受不了的就是她幼时继父带给她的耻辱。
  所以,在这一刻,袁璐暴走了。
  “原本我还想多留你一会儿,现在看来,是你自己找死。”愤怒的说了一声,袁璐再一次想要行凶。
  不过,自从她第一次先下手为强以后,方歌就知道这女人疯了,是以,他一早做了准备,直接朝着身旁就地打了个滚。正是这一滚,让他逃过了一劫。
  “你以为你躲的掉么?”看见方歌躲过自己这一刀,袁璐一手拿着强光手电晃着方歌的眼睛,一手拿着匕首,随时为第二次的攻击做着强有力的准备。
  方歌知道,此时他最大的弱势并非是袁璐手里的刀,而是袁璐的强光手电。
  只要袁璐手里有强光手电,袁璐就一直处于能看见他,他却看不见袁璐的劣势之下。灯下黑这个理论,被袁璐运用的活灵活现,让方歌很是被动。
  怎么办?
  方歌在心里问自己。
  没有犹豫,也没有过多的时间让他犹豫,当袁璐的匕首再一次向他扎过来的时候,他做了一个冒险的举动。
  只见,在袁璐挥舞着匕首朝着方歌扎过来的时候,方歌借着袁璐身体向他倾斜的那一瞬间,反着朝袁璐扑了上去,而他扑向的目标,正是袁璐手中的强光手电。
  因此,在方歌扑中袁璐的强光手电时,左肩也避无可避的挨了一下。袁璐的匕首,似乎是在方歌右手抢过手电的一瞬间,扎中了方歌的左臂。
  疼痛,恐惧,在这一刻直接轰入方歌的脑海。
  不过,当方歌抢过强光手电的一瞬间,方歌立马忍着疼痛强势的挣脱过袁璐的匕首,而且顺势在地上打了个滚,同时,将手里的强光手电给关了。
  他现在要利用的就是这绝对的黑暗。
  幸好袁璐是个生姓多疑的人,她一进入地窖发现方歌没有什么异样,就将地窖的洞口再一次关上,正因为她关上了地窖的洞口,地窖如今在强光电筒关上的时候,再一次陷入了一片漆黑。
  方歌在这个地窖里待了超过二十四个小时,对黑暗的适应能力比袁璐强多了,但袁璐刚开始适应,自然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看不到。
  而且,自袁璐进入地窖以来,一直拿着强光电筒,占据着视觉上的优势,而反光方歌,却一直经历着灯下黑的尴尬,可以说,在对黑暗的适应上,袁璐处于劣势。
  不过,方歌同样明白,他的优势并不会很长,只要袁璐慢慢习惯了黑暗,那么,这种优劣势又会反过来。
  这个时候,他只有想办法,在最短的时间彻底的掌握住这一股优势。
  “你以为你逃得了么?”
  黑暗中,袁璐两眼一抹黑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嘴上却是没停。
  她虽然现在对黑暗的环境还不适应,带不代表她就没办法。她的办法很简单,但也很实用,只要方歌说话,她就可以通过声音判断方歌的位置,从而再次暴起杀人。
  方歌自然也不会上她的当,他知道自己的优势是什么,不可能白白的浪费。
  但此时的方歌也仅仅只能模糊的看到一个人影的轮廓而已,甚至,连这个人影是正对着他还是背对着他都分不清楚。
  其实,这个时候,两个人都不敢有什么动作,因为,在这个已经封闭了的地窖里,轻易的声响都能分辨出对方的大致方向。
  这是生与死的较量,没有人愿意在这个时候冒任何险。而且,袁璐的心理素质过硬,但方歌的智慧却也不可小觑。
  想了半天,方歌决定诱敌深入,他现在手里唯一可以作为武器的就只要刚才拼着受伤抢来的强光手电。
  轻手轻脚的脱了自己的鞋子,方歌屏住呼吸。
  一、二、三!
  数到三的时候,方歌将自己的鞋子轻轻的朝着右手方向扔出去了大概一两米的样子。
  果不其然,听到声响,袁璐凭着本能很快的就朝着方歌仍鞋子的方向冲了过来一顿猛扎。当然,在袁璐第一次轧空的时候就意识到自己很有可能中计了,正要回过声的时候,方歌借着模糊的轮廓身影从袁璐的左边抄着强光电筒就狠狠的砸了一下。
  仅仅一下,方歌并不恋战,砸完之后就地打滚,很快就滚到了一边。
  他很清楚,他虽然有优势,但优势并不大,在黑漆漆的环境下,袁璐完全可以凭感觉胡乱扎,虽然看似两人是公平的对决。你扎我也可以砸你,但不要忘了,袁璐手里拿着的是匕首,而且,袁璐是N大跆拳道社社长,个人武力也很值得称赞。
  “原来注明的方大侦探就这种背后偷袭的小把戏而已,最开始我还以为你是个男子汉,原来也不过如此?”避不可避被砸了一下后,袁璐并不心急。
  她清楚知道自己的优势和短板。
  方歌不可能和他纠缠,这是肯定的。说到底,方歌不知道砸多少次才可以对她造成伤害,但她也许只要一次就可以让方歌失去生命。
  以方歌的脑袋瓜子,自然不可能做这种以命换伤的事儿。
  不过,方歌这种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做法,袁璐倒是喜欢,她相信,这种事儿方歌只要多做几次,总有失误的时候,而一次的失误,就有可能让方歌命丧黄泉。
  其实,无论怎么说,这都是对她有无力而无一害的事情,只要刀还在她手上,只要方歌没有在她适应黑暗之前彻底摆脱这个地窖,她有的是机会解决掉方歌。
  “方歌,你知道为什么我杀了阮政都还没杀你么?”
  方歌的不应战,让袁璐继续用言语刺激他。
  “还记得你刚来学校报名的时候么?那个时候我,高玲,秦怡在一起。而那个时候我就发现了一件很惊奇的事儿。
  一向不怎么将男人放在眼里的高玲,看你的眼神居然有些恍惚?我知道她和那些男人的事儿,嗯,准确的说,我比谁都先知道,因为她第一次做那种事儿的时候,我就在那家宾馆外面等她。
  我同样知道她一直不怎么把男人看在眼里,而且,她也一直跟我说。
  男人嘛,玩玩就是,反正又有钱拿,还能戏弄下男人,何乐而不为。但当你一来到N大的之后,我就知道,她对你动了真感情,甚至,她还特意跟你解释她为什么要去做那些事儿。
  你知道么?她中学时候的经历,连我都没有说过,但那天她却在湖心亭告诉了你,仅仅只是为了想你知道她为什么会去做那些事儿而已?同时,只是想你能接受她而已。
  但你呢,你都做了些什么,你居然把她因为喜欢你而告诉你的秘密,告诉了那些臭警察,而这一切,你只是为了破案而已?
  你们这些男人,都是彻彻底底的废物,自己破不了案只知道去揭一个女孩子的伤疤……”
  袁璐一边说,一边不停的在移动脚步,她就是想利用自己说话吸引方歌的注意力,然后趁机移动到方歌附近,给他致命一击。
  但她却不知道,方歌对黑暗的适应力,比她早了一整天,虽然看不清楚她的具体样子,但是犹如鬼魅异样的轮廓,方歌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她的每一步移动,方歌都看在眼里,也在不停的规避着任何存在的威胁。
  “对了,你喜欢高玲么?按理说,高玲是N大的校花,为人漂亮,姓格开朗,除了在私生活方面,她绝对算个完美的女人,你难道就从没动过心么?”
  袁璐一直想用言语干扰方歌,但却发现都没用,思绪了片刻,她决定下点猛药,说道:“对了,你还记得章子静么?你想为他报仇么?我告诉你,杜天和薛云都不是我亲手杀的,但是章子静真的是。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么?额,对了,你们应该调查出来了,是不是有人告诉你他是死于急姓砷中毒?知道什么是急姓砷中毒么?
  我告诉你啊,其实我真没想到什么好的法子杀他,上次和他一起去HB的时候,我们因为看到了高玲的日记,为高玲不值,结果晚上喝酒,大醉,额,其实章子静除了对虾子过敏,对啤酒也过敏,不知道吧?”
 
 
第66章 案件真相 一
  本来,方歌不准备说任何话,他是打定了准备,不管袁璐说什么,他都保持沉默。因为此时他说话对他太不利了。
  事实上,最开始他都做的很好,不管袁璐说什么他都是一言不发,但当袁璐提到章子静的时候,方歌忍不住了,因为章子静在这件案子里是最冤枉的。
  那个傻子不过就是疯狂的喜欢上了一个人而已,也许,他的那种喜欢连疯狂都谈不上,也许,他甚至连喜欢都谈不上,仅仅只是将高玲当作了自己心中的女神,当作了一种信仰罢了,为什么,为什么他为了一个信仰却丢失了一条鲜活的生命?
  方歌都为这个家伙感到不值得!
  “你就是利用章子静对你的信任杀了他?”
  方歌实在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不过,在问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准备,所以说话的时候,其实,他已经扑在地上准备打滚了。
  匕首的寒光还没闪现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从原来的位置滚出了好远。
  “哼,早知道你想用这种方法察觉出我的位置,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傻?”说话的当口,方歌再一次从原来的位置滚开,虽然这个动作不雅,但此时,只有这个动作声响最轻,动作幅度最小,而且效果最明显。
  冷哼了一声,袁璐说道:“是又怎么样?那个傻子,说什么都不肯将高玲的笔记本交出来,以为我只是对此事好奇而已,其实,他怎么可能知道,这件事儿我比他知道的还多。自从上次高玲在湖心亭跟你说过那件事以后,我就专门的问了阮政,阮政将当年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我。
  我不可能让任何可能威胁到高玲的人或者物品存在这个世上,我要让他们都消失,就如同当年的那个班主任一样,都消失!”
  说到这里,袁璐停顿了一下,说道:“你难道不想知道我是怎么给章子静下毒的么?”
  还别说,这个还真问到了方歌的心坎上。
  虽然王欣悦大致跟他说过,但这种事儿,任何人都不肯能比凶手更清楚,所以,他还是想从袁璐嘴中得知真相的。
  “其实,要说章子静是我杀的太勉强了。准确的说,是我杀的没错,但你们寝室的几个人,有一个算一个的都是帮凶!”
  方歌明显的迟疑了一下,他想不到袁璐会这么说,而且,很显然袁璐不会在这件事情上隐瞒什么。
  笑了笑,袁璐说道:“想不到吧,其实,我是知道章子静对啤酒和虾子过敏,但我同时也知道,他除了有吃虾子的习惯,但绝对不喝啤酒,我听他说,除了他认为是他朋友的人在一起,他才会喝两杯,其他任何时候,他绝对滴酒不沾。
  当时我就问他,那方歌他们算你朋友么?他当时就笑着说道,算,肯定算,当然算。你知不知道,其实,就他那个过敏药和他吃的虾子,根本就不足以毒死他,毕竟,常人从维生素C和虾子里面摄取到的砒霜真的是太少太少。但是,他对啤酒的过敏,却是致命的伤。
  正因为这样,我才能让他死的不明不白。额,对了,你还记得么,章子静死的时候那个诡异的表情,嗯,其实他当时不是看到了高玲,而是看到了我。
  他看到我的一瞬间,他就所有都懂了,都明白了。
  那一瞬间,其实我也蛮怕他说出我来,结果,你知道的,他在临死前都在为我打掩护,你想不到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