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人间失守+番外 作者:斑衣白骨(上)

字体:[ ]

 
文案
☆邢朗VS魏恒。
1,老谋深算有心机,野兽派钢铁直男刑警攻 VS 亦正亦邪有妖气,华丽系贫民窟贵公子受。
邢朗直了小半辈子,哪成想有朝一日会栽在魏恒手上。
魏恒弯了小半辈子,哪成想有朝一日会被个直男看上。
2,这是一个你看我傻逼,我看你装逼,初见不对付,再见也不倾心。近水楼台先得月,霸王爱上弓的‘纯美’爱情故事。
3,不正经破案向,没水准刑侦文,本文狗血,扯淡,胡编乱造。
 
魏恒:这个世界很奇怪,他们只在算你几时死,没有人在乎你怎么活。你们把我当做恶魔,却没有想过,如果我是恶魔,那人间是什么? 
邢朗:你不是恶魔,人间也不是地狱,只是围墙被推倒了,失守而已。
 
人间是座城,就算城墙坍塌了,站在残垣之上,也能看到光。
一句话总结——刑侦悬疑,互坑夫夫,塑料爱情。
 
内容标签: 强强 制服情缘 悬疑推理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魏恒,邢朗。 ┃ 配角:郑西河,秦放,韩斌,海棠。 ┃ 其它:刑侦,强强,HE。
 
 
 
 
 
第1章 女巫之槌【1】
  芜津市突降暴雨,冲撒了弥漫在城市上空回溯而来的秋老虎热氵朝。豆大的雨滴滚着雾霭瓢泼落下,城市排水系统跟不上积水速度,芜津市一夜之间变成一座湿雾凝结的沼泽。
  旺阳路如同其他街道一样,地面压着一层没过脚踝的积水,公路上的车辆碾着雨水驶过,不断掀起一阵阵泥浪。人行道上打伞披雨衣的行人不约而同的避开了路边,埋着头躲着风雨匆匆走路。恶劣的天气环境下,这座城市显得比往日更加匆忙。
  一个穿着警服,肩膀上警衔二级警督的男警察撑着伞站在路边,不停的往路面上来往的车流来回张望。
  十几分钟后,一辆出租车受雨天湿滑的路面影响,老早就开始闪烁刹车灯。谨慎的司机将车子以龟速拖行了几十米,才像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般悠悠停在路边。
  警察撑着伞,缩起脖子以避风雨,小跑向停在路边的出租车。
  “你要是再不来,我就派人去接你了。”
  警察弯腰,把伞挡在了车顶,从出租车里接下来一个穿登山靴,黑色风衣,手持一把黑伞的男人。
  男人身材偏瘦,个子很高,站在伞下不得不矮了几寸腰,于是把伞从警察手里接过去,迈步走向停着两辆警车的小区门口。高档的小区门楼贴满光洁照人的大理石瓷砖,虽然滚落着络绎不绝的雨水,但是瓷砖明亮,使得墙面就像一条玻璃色的溪流,清楚的映射了两个男人不断走近的身影。
  在纯净且扭曲的水流中,穿着风衣拄着黑色雨伞的男人披着漫天风雨,他眼神冰冷,面容沉郁,皮肤在侵肌裂骨的冷雨中呈毫无生气的冷白色。他从容走在雨中的样子,仿佛和暴雨融为一体,像是暴雨催生了他,或者是他带来了芜津市渡劫般的暴雨。
  “既然你认为是自杀,还找我来干什么?”
  男人手中拿着伞,却不撑开,而是把伞当做手杖拄着。他的步伐平稳却有些缓慢,貌似是依附着手中的雨伞才可走路。
  虽然伞被他撑着,但是警察担心他随时会把伞扔下似的,一手虚拖在他手肘下,闻言讪笑了声:“这不是以防万一么,万一漏报了一件冤假错案还是小事,断错了上面这位大爷的死因可是大事。”
  警察抬手往面前的一栋单元楼上指了一下,脸上并没有对死者的悲悯和同情,满是奚落之意。
  说话间,他们到了单元楼下。男人随着警察的指引看了一眼耸立在雨中的单元楼,随后在夹岸落花缤纷的甬道边止步,看着停在一株合欢花树下的白色林肯。
  这辆林肯高档的车身遭受了程度不一的损坏,车表五花八门,彩灼缤纷,一层雨水也洗不掉的油漆罩在车身上。车窗玻璃,车顶,车门都有深陷的凹槽。明显是造了严重的打砸,并且还是群殴。车身上还留着刀匕的刻字,尽是些脏话。
  警察道:“这就是死者郭建民的车,恨他的老百姓太多了,所以我找你来看看,他到底是不是自杀。”
  男人只站在伞下朝轿车上瞥了一眼,然后走进单元楼,按下电梯键问道:“什么人?”
  “都闹疯了,你不知道?”
  男人虽按了上楼建,但是指示灯却没亮,或许是因为他用力过小,或许是因为指尖沾了雨水打了滑,总之电梯并没有运作。他明明看到了,却没有按第二下,而是目光懒倦的看着,既不在乎,又不专心的模样。
  警察看了一眼他线条冷峻的侧脸,第二次按了上楼建,等电梯门开了,和他并肩走进去,道:“大型国企矿物集团旭日钢铁上个礼拜宣布破产,几万名工人失业。这几天工人们不断闹事,不光在市委闹,都闹到省委了。个别激进分子还打砸了集团领导人的车,今天这个死者郭建民,就是破产小组的领导。像这种国有企业,不出事还好,一出事儿,那可是一窝端,到处都是拖泥带水的连带责任,谁都跑不了。检察院提起公诉,把几个直接领导人查了个底儿掉,其中情况最严重的就是这个郭建民,据说至少贪污了……”
  话还没说完,电梯门开了,男人把伞还给他,拄着自己的伞率先走了出去:“哪个房间?”
  “往右拐,801。”
  警察抖落伞上的雨水,跟上他。
  801房门前站着两个民警,民警见到他,都抬了抬手向他打招呼:“魏老师。”随后向他身后道:“周所。”
  周毅清站在门口拍了两下手,引起房间里几名警察的注意,扬声道:“大伙儿先停一停,让魏老师看看。”
  魏恒已经戴上了脚套,把随身携带的雨伞靠在门外墙边,取下手上的黑皮手套揣在口袋里,然后从一名民警手中接过一双白手套戴好,迈着平稳缓慢的步子进屋了。
  郭建民死在书房,周毅清所说他自杀不是没有道理的,郭建民死时衣着齐整的坐在书房椅子里,身上无伤,房间整洁,面容安详,且桌上摆着一份遗书。
  魏恒拿起遗书看了一眼,见上述内容尽是交代了一些个人财产,到符合遗书的推测。除此之外桌面上还堆着一叠乱七八糟的文件,他把遗书上的字迹和文件上的签名用肉眼简单的比对了一下,粗略确认字迹确实出于同一人之手。
  既然有遗书在场,并且现场明显没有经过破坏和打斗,结合郭建民此时的处境,倒是很有可能在舆论的痛恨,和司法的紧逼之下自杀了之。
  魏恒放下遗书,站在死者身旁,先仔细的扫视一遍死者的神态,和其身体形态,然后凑近死者颈部闻了闻,道:“氰化物中毒。”
  周毅清问:“液体还是气体?”
  “液体,死者口鼻处有很淡的苦杏仁味。”
  “苦杏仁?我怎么闻不到?”
  “正常,大多数人都闻不到。”
  魏恒垂下眸子在桌面上扫视一圈,然后慢慢的在桌角处的垃圾桶前蹲下,略一翻找,找到一只空的注射器。
  周毅清连忙递给他一只证物袋:“这就是毒液的容器?”
  魏恒把注射器放入证物袋,撑着桌面缓缓站起来,淡淡道:“里面还有液体残留,想知道是什么溶液,可以带回去做鉴定,我现在只能给出推测。”
  “那你推,尽管推。”
  死者脚边碎了一只杯子,玻璃残片上沾有些许牛奶液体,魏恒拿起一块闻了闻,静思了片刻,把玻璃残片递给周毅清。然后一言不发的检查起死者的领口和裸露在外的皮肤,问:“谁报的案?”
  “王屹,郭建民的同事,也是破产小组的领导人。今天早上八点钟和郭建民的助理到这里找郭建民商量事情,结果就发现人死在书房里,遗书就放在桌子上。”
  好歹‘合作’了好几个月,周毅清知道他办事的习惯,不消他细问,就把问题叙述完整了。
  “第一目击者是郭建民的同事和助理,我们查过外面走廊,和小区门口的录像,从昨天晚上十一点钟郭建民回到家,到今天早上案发,他的确没有访客。郭建民的同事和助理也不熟悉,都是临时被调入破产小组,所以我觉得他们两个不存在串供的嫌疑,也没有杀人动机。”
  虽然魏恒看似在旁若无人的检查遗体,但是周毅清知道他听进了自己说的话,因为他看到魏恒听到自己说‘也没有杀人动机’时,魏恒那两片有些苍白且削薄的嘴唇微乎其微的拉出一丝弧度,极轻的笑了一下。
  虽然他没有明说,但是当事人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被他取笑了。
  周毅清摸摸鼻子,照例无视了他的这丝傲慢。
  魏恒没有接他的话,而是解开了死者的皮带,检查尸体的僵硬程度和尸斑的复原速度,用他那不冷不热,不高不低,却十分清晰,足以让每个人听到的声音道:“尸温三十度,尸斑处于坠积期,恢复时间是八十三秒,空气的温度和湿度是多少?”
  他发问的语调也像在自说自话,并且没有特定的询问目标,很容易被人所遗漏。但是房间里的民警都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听他发问,一个女警连忙道:“温度二十三度,湿度三十九度。”
  魏恒伸出带着白手套的手在尸体股沟处轻按,道:“结合死者下肢出现尸僵来看,死亡时间超过七个小时,应该是凌晨一点钟左右。”
  周毅清摸着下巴想了想:“凌晨一点钟?那我可以确定当时郭建民没有访客,他一个人在家。”
  魏恒仍旧不答话,而是拉起死者的手臂看了看,随后扒开死者的领口,接着分析道:“身上没有防卫伤,根据骨骼扭曲程度来看,死者是在喝下氰化物溶液后的几秒钟内毙命。”说着垂眸看了一眼地上的一滩碎玻璃:“氰化物溶液的载体就是这杯牛奶。”
  周毅清接上他的话:“既然没有访客也没有防卫伤,牛奶只能是他自己主动喝的。”
  魏恒退后两步,看了一眼开在死者身后的书房窗户,然后走上前伸出手试了试室外的温度。片刻后,他忽然又回头看了一眼桌面上的那份遗书,一双漫着清光的细长眸子微微闪了闪,唇角轻轻一抿,似乎是笑了一下。
  他忽然走出书房,周毅清忙跟上他,看着他到了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一盒已经打开的牛奶来回看了看,然后又拿起一盒还没开封的牛奶看了看,末了又拿了一只杯子,倒了半杯已经开封的牛奶。
  “这里面也有毒?”
  周毅清走上前,看着魏恒手里半杯牛奶问道。
  魏恒没说话,只是把杯子拿高,像是科研人员在调配试剂般认真的观察着杯中的牛奶,似乎在用肉眼分辨其中有没有毒。
  周毅清看着看着,脑袋里忽然划过一丝转瞬即逝的灵感,忙道:“如果毒在牛奶盒里,不是在杯子里,那就说明郭建民死于他杀?!”
  注射器被扔在书房垃圾桶,看起来就像是郭建民倒了一杯牛奶,然后又注射毒液自尽。但是反过来思考,如果牛奶盒里也有毒,那被人扔在垃圾桶里的注射器就是一个障眼法,郭建民必定死于他杀。
  但是魏恒只是闻了闻杯中牛奶,然后把杯子搁在厨台上,就说:“没有毒。”
  周毅清大失所望,刚要追问,就见魏恒转向走出这间公寓,脱下鞋套和手套,又带上他自己的手套,拄着伞去赶电梯了。
  守在门外的民警见他们出来,就问领导:“周所,他怎么说的?这案子上不上报?”
  周毅清边脱鞋套边道:“报吧,我刚才看到他笑了一下,估计挺悬。”
  他慢了一步下楼,看到魏恒站在玻璃门外的房檐下,面对着门外的风雨,举着手机似乎在寻找信号。
  “是自杀还是他杀,给个准音儿啊魏老师。”
  他走过去问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