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霍姜拍档之悬案未决 作者:果小木

字体:[ ]

 
文案:
    霍君兮的爹霍晨汝和姜武意的爹姜思勉是夫夫,他们哥俩从小到大唯一的共同点,就是痛恨自己的亲爹,在这个共同的爱好支撑下,日子过得极其和谐。
 
霍君兮是个警察,视办案为人生第一要务,什么生活乐趣都一律靠边儿站。这个混世魔王简直就是姜武意辉煌人生中的第一大克星。想想姜大律师,要钱有钱,要颜有颜,智商150情商160,外有世界名牌大学加持,内有京城知名律师事务所创始人名号,竟然被他一个小警察呼来喝去,命也,命也。
 
姜武意觉得吧,这都得怪姜思勉,谁让姜思勉欠人家的呢?老子是个混账,儿子不能不懂事儿不是,虽然这话说的有点儿不太体面,但理儿是这么个理儿。
于是跟定霍君兮,“拐走”霍君兮,就成了姜武意的人生第一要务。可霍君兮忒不靠谱,好几个案子没办利索,人就没了踪影……
 
 
内容标签: 业界精英 甜文 悬疑推理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霍君兮、姜武意 ┃ 配角:霍晨汝、姜思勉 ┃ 其它:高干、精英、兄弟、悬疑、侦探、轻松
 
==================
 
  ☆、第1章 周末出任务
 
  霍君兮双手握紧枪,警觉地竖起耳朵,敏锐搜寻周遭的一切声音。黑漆漆的屋子像幽潭深不见底。他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俊朗的眉头皱成一团。
  霍君兮正思索着如何抛出诱饵,附近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他狡黠一笑,轻勾唇角,弯起一个漂亮的弧度,拧眉抬腿就是一个狠辣的窝心脚。
  霍君兮暗自松了一口气,伸手往裤兜里摸索,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也拽不出来手铐。他脑袋嗡的一声,妈的,出任务的时候明明带了。手里的人死命挣扎,一个劲儿的在他身边扑腾,霍君兮着急得要命,眉毛皱成了一团。
  姜武意听到动静儿,一骨碌爬起来,跪坐在床上,大气不敢出。
  他看着霍君兮满头大汗,立体英挺的五官莫名委屈,眼角渗出了一滴液体,不知道是什么早起的特殊的分泌物质。
  姜武意看着那一滴晶莹剔透的水珠沿着刀刻一样的侧脸滑落,心里死命地一抽,顿时手足无措,这人该不会是……
  在姜武意的记忆里,霍君兮是从来不会哭的那种狠人。
  “X!”姜武意骂了一句,这是梦见什么了,至于难受成这样。
  霍君兮,我不在这几年,你他妈的怎么把自个儿折腾成这个德姓了?你不是跟人家谈恋爱了吗,你丫的倒是好好谈啊!
  也对,任谁被甩了都不会好受,何况是一向心高气傲的霍君兮。他应该很喜欢那个女人吧?胃病估计也是那会儿硬造的。霍君兮身体素质杠杠的,现在被他彻底糟蹋完蛋了。
  姜武意恨得牙根痒痒,不争气的混蛋玩意儿,但看着霍君兮这个德姓,他还是着急上火,想要弯腰抱住霍君兮,又怕把他真的吵醒。
  姜武意小心翼翼地握住霍君兮的手,俯身在他耳边,心疼地轻声念叨:“别怕。”他屏气凝神等了三五分钟,霍君兮终于不再闹腾了。
  他长出一口气,望向窗外。
  清晨,夏天的闷热还没有爬上来。
  四合院割裂了整座城市的喧嚣,圈住一丝悠然自得。院子里隐约传来几滴水声,从假山上滴落到小池中间儿。
  昨天霍君兮刚刚结束了一场跨省追捕,从江西连夜赶回北京。
  晚上12:00多钟,他面无表情裹着夜色灌进来,什么都没说,进屋“咕咚,咕咚”喝了一大杯水,径直去浴室冲澡。
  姜武意给他开门,在他冲澡的间隙煮了一碗面。他吃了几口,最爱吃的荷包蛋只吃一半儿就放下了。现在面还冷在桌子上。
  姜武意也没深问,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这次行动肯定不是很顺利。如果行动顺利,他至少应该今天回来才对。
  霍君兮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不开心的时候,他就想马上赶回家睡觉,睡一觉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
  他就像一头强悍的狮子,肆意酣战后,需要一个踏实的窝儿。
  姜武意回国有小半年了,霍君兮很少跟他聊自己工作上的事儿。姜武意知道,他们内部有规定,也不方便问,只能看着他这么一天到晚地使劲儿瞎折腾。
  时间长了,姜武意自己也能摸出一点儿规律。
  如果霍君兮走之前告诉他哪天能回来,基本上就是说这次行动很简单。如果霍君兮发一条信息说“我明天回去”,那就代表任务已经完成了。如果……他像昨天晚上那样突然回来,最大的可能就是,中间出了岔子。
  其实警察这一行真的比普通人想象的更难干一百倍,需要有强大的身体素质和心理承受能力。
  毕竟现实不是影视剧,百分之百顺利的行动几乎没有,尤其是霍君兮在的重案组,接触的都是一些棘手的案子,每次都是被折磨得扒下一层皮,才能结案。
  霍君兮总有办不完的案子,干不完的工作,像个陀螺一样转个不停,转久了,他好像就真的停不下来了。
  两个月前他累到胃出血送医院,真的把姜武意给吓坏了。
  “小武,晚上出来哥儿几个喝一杯?” 顺子的信息,他一个发小。
  姜武意歪头看了一眼霍君兮,快速回了一条:“今天够呛。”
  顺子:“我说你小子都回来四五个月了,也不出来跟哥儿几个聚聚,猫在家里孵蛋呢啊?”
  小武:“嗯,孵出来了送你一个。PS.发文字信息。”
  顺子:“你丫真够绝情的,八年不回来一趟,回来躲着不见。”
  小武:“今天真有事儿,过几天我生日,请你们。”
  顺子:“说定了啊,到时候你丫要是再推,我可直接去敲姜爷爷门儿了。”
  小武:“不怕被打断腿你就去敲。”
  顺子:“嘿,爷这小爆脾气,今儿就豁出去了,我倒要看看你丫孵的是什么蛋!”
  小武:“那你也找不到我。”
  顺子:“嘛意思啊这是,你不在家住了?”
  小武:“嗯!”
  顺子:“牛逼啊,你现在住哪,我麻溜过去捉女干。”
  小武:“帽儿胡同小院。”
  顺子:“啊……啊……神马情况?什么时候搬过去的?跟你爸住一块儿?”
  小武:“刚过来一周。见面再跟你说,我得做饭去了?”
  顺子:“我X,哥们儿没听错吧,你丫会做饭?”
  小武:“什么叫会做饭,哥们儿已经升级为五星大厨了。”
  顺子:“啥时候露一手儿啊?”
  小武:“我准备彻底搬回来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顺子:“真的?那我可指望上了啊。”
  姜武意不想美国和中国两边儿跑了,他计划把美国那边儿律师事务所的管理权全部让给另一个合伙人,专攻国内业务。
  现在他每个月都要飞过去美国几趟,太折腾。主要他走了没人在霍君兮身边儿,他不放心。
  以前他在国外八年,看不到霍君兮怎么跟自个儿较劲也就算了,看到了,还怎么舍得扔下他?
  太心疼了,想帮帮他。
  一束光亮从窗帘缝隙透进来,洒到床头又折射到屋顶,天大亮了。
  霍君兮不闹腾了,安静地睡着。短短的黑发,长长的睫毛,俊朗的面容,微翘的嘴角,宽阔的肩膀,精瘦的腰身,修长的双腿。
  姜武意有点晃神儿,喜欢,光是看一眼就开心的不得了。
  眼前这个男人只要不说话,从头到脚都那么招人待见。但他只要一说话,就……唉!
  姜武意慢慢蜷缩着伸开已经跪坐到麻木的双腿,快速回流的血液传来抓心挠肝儿阵痛,他使劲咬着后牙槽,没吭声,挺了过去。
  早餐还是煎蛋吧,昨天霍君兮就吃了半个荷包蛋,吃完早餐再让他睡回笼觉,就这么直接睡到中午,起来又要胃疼。
  姜武意刚想下床,霍君兮的手机突然响了。
  “我X,你叫唤什么。”姜武意赶紧抓起那手机,安静的房间里铃声被无限放大,已经按不住了。
  霍君兮在一堆数不清的破习惯里,有一个特别破的习惯,在家睡觉总是把手机铃声调成最大音量。
  “一大早就瞎折腾,你他妈想死啊。”听声音中气十足,行,满血复活了。
  “霍君兮!”姜武意最烦别人提他妈,“他妈的”,也不行。
  他们哥俩的日常对话,就是这么麻辣酸爽,那些什么缠绵悱恻的挂念,都是姜武意一个人妄想出来的。
  “靠,我的电话。”霍君兮直接忽略了他的怒吼抱怨,“噌”一下坐起来接电话,大周末被局里呼,必有急事。
  “霍君兮,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准,提,我,妈!”姜武意气呼呼的坐在床头,冲霍君兮瞪眼珠子。
  霍君兮收起电话,甩了他一句:“神经病。”
  姜武意:“我正式通知你……”
  霍君兮没空搭理他,五分钟不到已经穿好衣服收拾东西走人,局里有任务。
  “霍君兮,你在休周末。”
  “没您那大少爷命,走了!”
  “喂,霍君兮,你车不是送去修了么?”
  “开你车。”霍君兮晃了晃手里的钥匙,已经到了院里。
  姜武意伸长脖子往窗外一瞧,人已经出了院门,得,饭也懒得做了,干脆躺下继续睡觉。
  昨天本来一人一屋睡得好好的,好死不死这混世魔王非得霸占姜武意的床,还不准别人挨着他,姜武意自己蜷缩到小角落里,一晚上根本没怎么睡踏实。
  “啊~烦!”姜武意死命踹一脚被子,抓了两把头发,这么一折腾,哪里还睡得着?
  “李叔,上次我申请入专家库的测评,出结果了吗?”姜武意拨通李建国的电话,有个入选市公安局法律援助专家库的机会,他报名了。
  “过了。”李建国语气很急,他平时不这么说话,通话时候总爱跟姜武意唠两句嗑。
  姜武意估计他这会儿是有事儿,“好嘞,谢谢李叔,就这,没其他事儿,您先忙。”
  这倒霉催的周末,总算有个好事儿。
  霍君兮这个警察干得有点儿走火入魔,视办案为人生第一要务,什么日常休闲,生活乐趣,都一概没有。
  而姜武意,虽然是个专门收钱替人打官司的律师,但赚钱并不是他的人生第一要务,因为,他不缺钱。
  姜武意最近临时调整了人生目标,计划跟定霍君兮,一起除暴安良。如果能够在除暴安良的路上,顺道把霍君兮拐走,那就完美了。所以,他干脆打入了组织内部。
  说来,他们其实也算是兄弟。
  毕竟姜武意那个富豪亲爹姜思勉和霍君兮他爹霍晨汝是夫夫。是的,没说错,就是夫夫关系。
  姜武意他爹天生喜欢男人,而霍晨汝实在太帅,看看霍君兮那一副傲气的姿态,就知道他爹年轻时是星月一样的人物。
  深究下去,他们似乎又不是兄弟。
  他爹姜思勉,对不起人家霍君兮的妈,曾经因为争风吃醋,把他们娘俩儿逼得离家出走,隐姓埋名四处流浪。要不是一次意外,恐怕大家都以为这娘俩儿已经不在人世了。
  所以姜武意一直觉得,是他们姜家欠霍君兮的。
  姜武意账算的明白,从法律角度来说,欠人家的东西总得还吧?爹不着调,儿子不能也不懂事啊。那就,这辈子可着劲儿的造,想法儿还他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