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菜与98K[绝地求生] 作者:蜀三登

字体:[ ]

 
文案
 
搬砖青年程许意外成为虎猫直播平台的幸运观众,加入大神主播Devil的小组中,一同参加即将举办的绝地求生主播邀请赛。
而程许,是个游戏白痴。
还是个专门痛击队友的白痴。
……
谢闻棣的咆哮功力在程许的面前得到量的提升,与此同时,耐CAO程度也有了质的飞跃。
在被程许炸死、碾死、踩死……之后,谢闻棣的内心从波涛汹涌,变得风平浪静,手把手教程许绝地求生。
程许:Devil我想和你夺冠。
谢闻棣:你先把枪口从我脑袋上挪开!
程许:哦。
 
赛前采访——
记者:Devil,今天赛场上高手云集,有没有哪位对手是让你特别在意的呢?
谢闻棣:有。
记者:哦?方便透露他的姓名吗?
谢闻棣把程许从身后揪出来:喏。 
记者:……
程许:……
 
甜宠maaaaax! 
狗脾气嘴硬心软主播攻X好脾气二货苦逼受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许 ┃ 配角:谢闻棣 ┃ 其它:一等热衷加糖的队友和亲友们
 
 
第1章 第一章 开始
程许送完最后一份外卖,骑着小电驴回到一个扎满外卖员的路口。
夏天太阳毒辣,四五个等待订单的外卖员即便躲在树荫下,也是脸庞通红,汗流浃背。他们穿着羊团外卖亮眼的黄色员工服,坐在各自的电瓶车上,忙里偷闲地嘻哈聊天。
“哟,小程这么快就回来啦,今天送了得有七八十单了吧?”孙峤笑眯眯地问,“我们都商量好了,今天谁送得最多,改天找个时间让他请客吃烧烤,看样子这荣誉要非你莫属了。”
程许将车停在孙峤旁边,摘下已经汗湿的安全帽,撸了一把湿淋淋的头发,他皮肤白皙,五官清秀,笑起来脸上有两个浅浅的酒窝。
听到孙峤的话,程许只是笑了笑,“你们是不是忘了我的外号?”
孙峤一愣,随即“草”了一声,笑骂道:“叫你铁公鸡,你还得意上了是不?”
其余快递员纷纷指责程许不要脸。
程许:“脸哪儿有钱重要,丢脸不能丢钱!”
 
休息时间很短暂,很多话题说到一半,外卖员就一个接一个地送订单去了,很快就只剩下两三个人。
孙峤今天犯懒,没接多少订单,在这儿顶着大太阳跟同行闲聊半天,他双手撑在车头,朝程许努了努嘴,“小程,你正职不是在学校当老师吗?老师的工资不够你花销,你还得跑来这儿日晒风吹地送外卖?”
程许是两个月前加入他们的,多少说过一点关于自己的事情,孙峤记得程许说他是趁空闲时间送外卖,本职工作是在C大……在C大干什么来着?
孙峤忘了。
他只记得当时自己听到C大的时候,夸张地拍大腿:“流批!老子居然跟C大的人才送外卖,身份一哈子高贵起来了!”。
C大是什么地方?
蓉城顶尖知名学府之一,百年老校!
程许竟然在这种地方工作!
孙峤觉得,程许这斯斯文文,白白净净的样子,肯定是C大教书的!
神人呐。 
“C大的工资不低吧?”孙峤费力地猜测,“一个月怎么说都有万把来块钱吧,你咋就这么穷酸?”
程许工作虽神,但念及他铁公鸡的一面,孙峤感到牙疼,看来神人也要为生计发愁,突然心里就平衡了。
程许只得无奈解释,“孙哥,我读书不比你厉害多少,我就是在里面打杂而已,挣不了几个钱。”
孙峤唏嘘道:“你打啥杂?”
“类似于修电脑吧。”
“那也是个技术活。”孙峤道,“一个月工资多少?”
程许皱了皱眉。
孙峤道:“不愿意说就算了哈,我就随便问问。”
程许摇了摇头,“没啥不能说的,就四五千,看绩效。”
“看啥绩效?”修电脑的还看绩效?孙峤最烦绩效了,“你这工资其实也不算低,这两年蓉城房价物价疯长,就是工资不见涨,有的人一个月还是两三千,吃顿大餐都费劲儿。再加上你平时兼职送外卖的工资,其实你日子应该也挺滋润的吧。”
“还行吧。”
“小伙子买房吗?”
程许失笑:“孙哥,你别逗我了,现在蓉城的房价多少你不清楚?就咱这片地儿,跟郊区似的,都一万多一平方,我买得起?”
孙哥唉声叹气。
“没房没车的,以后咋个娶婆娘。”这句话,孙峤说给程许听,也说给自己听。
孙峤已经快三十岁,前女友因为彩礼的事情没谈妥,分了,也就半个月前的事儿,直到现在孙峤还有心里阴影。
程许没他这方面的烦恼,孙峤见他满脸轻松,以过来人的姿态说道:“以后你就知道现在的女的有好现实了,虽然说你长得好看,工作也体面,但是没钱的男人,再好看也没得用,感情淡了,也就散了。”
程许淡笑不语。
孙峤还在感叹的时候,程许的电话响了。
是个陌生的号码。
他犹豫一会儿,接通,“你好。”
电话那头传来温柔的女声,“你好,请问您是程许,程先生吗?”
程许应下。
女声道:“程先生,这里是虎猫直播平台,首先恭喜您成为本平台的幸运观众——”
“……”程许面无表情地挂断电话。
孙峤:“谁呀?”
程许收起手机,“诈骗电话。”
中奖?
程许从来不信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孙峤:“哎呀我跟你说,你这样做是对的。以后别人打电话来说你中奖了什么的,千万莫去信,你孙哥我啊——”
孙峤又叽里呱啦地讲起了自己被诈骗的心酸往事。
手机又接连响了两次,程许莫名其妙,心想现在的骗子都这么锲而不舍的吗?拉黑。
 
虎猫平台基地。
“行了,我知道了。”周文汉放下电话,揉了揉额角,现在的年轻人警惕心都这么强的吗。
谢闻棣坐在周文汉的沙发上,手上把玩着一个苹果,闻言,冷冷地看他一眼。
“你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
周文汉不敢怠慢这位祖宗,连忙从办公桌后面绕出来,走到沙发边,在谢闻棣针一般的目光中,把屁股从他旁边,挪到单人沙发上。
 
谢闻棣这个祖宗,在虎猫基本是横着走的,就算他周文汉是虎猫钦定的黄金经纪人,也不敢在他面前造次。
也不是说谢闻棣有多仗势欺人,只是他这狗脾气一般人都不敢招惹,跟火箭筒似的,一点就着。
谢闻棣不耐烦地说道:“有屁快放。”
“好嘞。”周文汉温声说道,“Devil你还记得上周咱们平台举办的游戏主播人气投票比赛吧?你是第一名。”
“那不是你哭着求我参加的吗?”
为此他还很臊皮地在直播里拉票,谢闻棣想起来就生气,“下次你再让我参加这种无聊的攀比活动,我就淹死你的旺财!”
旺财是周文汉养在办公室阳台上的一株发财树,树形饱满高挑,周文汉每天都要对着它许愿。
谢闻棣把周文汉的软肋拿捏得死死的。
却不知道,周文汉每天许愿的内容,不是求旺财让自己发财,而是——“让Devil做个人吧。”
要是谢闻棣知道了,肯定得把旺财点了,然后把周文汉丢上面烧了。
 
周文汉抖了抖腿,掩饰自己的心虚,“可是赢了天风你心里应该感到很爽啊。”
天风是虎猫直播的另一个人气主播,跟谢闻棣八字不合,算是谢闻棣的死对头。人气投票比赛上,他为了给自己拉票,展现了十八般武艺,但还是不敌谢闻棣的变态人气,落后谢闻棣1089票,屈居第二。
谢闻棣哼了哼。
周文汉心骂,个死傲娇,脸上笑容不变,“是这样的,那场人气比赛不是选出了前六名人气主播吗,虎猫决定让你和其他五位主播参加一个月后的绝地求生主播邀请赛!啊——!”
周文汉一口气把台词念完,立马就跟猴子似的往沙发后面蹦,瘦长的身躯十分灵活,但谢闻棣的苹果更灵活,直接砸中他还没来得及藏起来的后脑勺。
谢闻棣叉腰怒骂:“姓周的你他妈套路我?!”
 
他就说周文汉怎么敢一哭二闹三上吊地求着他去参加人气投票,原来在这儿给他挖了个坑?!
周文汉揉了揉脑袋,满脸委屈,“Devil啊,这是公司的决定,不是我说了算的。”
“你敢说你什么都不知道?”谢闻棣咬牙切齿,“我不管,反正那什么鬼比赛我不会去,你要去你自己去!”
“……”周文汉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就知道谢闻棣一定是这样的反应,作孽啊,为什么下地狱的人总是自己,“Devil你不能不去啊,消息已经发布出去,粉丝们都翘首以盼,你要是不去的话,我们没法交代呀!”
“这是你们先斩后奏的下场!”
“每个主播事先都是不知情的…”周文汉一把年纪,还恬不知耻地卖萌对手指,“邀请赛的确是在人气投票之前就在策划了,但是不提前告诉主播两者之间的关系,是上面的决定呀,我也只是听命行事。”
谢闻棣一脸晦气,甩袖子走人。
“Devil!”
周文汉跟在他后面,想拉住他,又不敢,怕这火箭筒彻底爆炸,心里开始疯狂祈祷,快来个人降了这妖魔!
 
谢闻棣打开门,停住脚步。
一个娇艳的女人站在门前,笑意盈盈,“呀,闻棣你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谢闻棣嘴角抽了抽。
周文汉见了她,如同见了救星,泪眼婆娑地扑上去,“谢主管,您能来真是太好了,呜呜。”
谢文尔拍了拍周文汉的肩膀,安慰道:“这里就交给我吧,老周你先去忙。”
周文汉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目送姐弟俩离去。
幸好他有远见,知道自己搞不定谢闻棣,所以事先给谢文尔打了招呼,这真是个明智的决定。
现在谢闻棣那边已经不需要担心了,剩下两个和谢闻棣组队的两个主播都是好说话的人,想必他们各自的经纪人已经给他们说明情况了。
现在麻烦的是第四位。
 
绝地求生游戏中,有三种玩法,单人、双人以及四人。
虎猫即将举办的绝地求生主播邀请赛则是以四人的模式进行比赛,共邀请20支队伍,一共80人。这些队伍来自于包括虎猫在内的10个直播平台,即每个平台选出两支参赛队伍。
每支队伍的组成为三个平台主播,和一个依据条件随机抽取的参赛主播的粉丝。
这样的比赛规则在带来不确定姓的同时,也带来一定的新鲜和刺激,比赛消息一经放出,就获得了很大的热度。
 
程许就是其中的幸运粉丝之一。
但,他没玩过绝地求生。
 
“不去。”得知真相的程许慌得一逼, “你怎么能背着我,以我的名义去报名这种活动!你这就过分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