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网游]我的男朋友是指挥+番外 作者:方怵(上)

字体:[ ]

 
文案:
【没亲友的“小透明”优伶风雪落弦无聊至极,实在想要收个徒弟,于是到处跑跑,碰巧看见一只逍遥在做机缘,他帮他打打怪,顺便想收个可心乖巧的徒弟……嗯??他拒绝了??
风雪落弦:你愿意弹一辈子琴给我妈
风雪落弦:吗
青鹤:你妈应该不喜欢琴
风雪落弦:……
自那日起,无论我身在何方,晴天是你,阴天是你,雨声是你,树摇也是你。不管这千变万化,不变的都是我想你。
 
《我的男朋友是指挥》
又名《势力里的那些事之:冷情指挥爱上我》与《我与指挥那些酱酱酿酿的二三事》
 
青鹤X风雪落弦
冷清指挥攻X种田玩家受
 
注:
1、1v1偏主攻视角。
2、键盘网游,网游背景皆为虚构,如触雷点尽快撤离。
3、此文有两对副CP,但不是全民搅基。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清商(青鹤),楚白(风雪落弦) ┃ 配角:江潋,风破;千语,千机 ┃ 其它:主攻,网游,傻白甜
 
 
第1章 ☆、我的男朋友是逍遥
  出鞘的音效擦过耳际。
  浓云之下,雨线断珠,落盘飞星,淅淅零零。残雨之中,几个身影风驰电掣,穿过黑石灌木,沿着湿滑的山路追赶向上,湿透的衣襟甩着如珠的水滴。接连几个小轻功配合使用,在最前方的人跳上了一块巨大的岩石,非常规路线从大石上灵活跳转腾挪,跃到了最顶端的山坡,将身后追赶的人甩出了一大段距离。
  这人手法非常犀利。
  随机轮制的雨日到了尽头,残雨歇止,人物从灌木丛里飞跃,衣袖拽过大把大把的枝节。逍遥门下潇洒的白衣剑客,如今却在追兵下不得不前行。
  电脑前的人冷着脸皱眉:真难缠。
  等到视角往前向上,白衣剑侠停住了脚步。
  峭壁,无法向上攀爬。
  白衣剑侠转身,几个名字红得滴血,打扮怪异的人将他堵个正着。
  【当前】<异怪>非我客:桀桀~小美人~
  【当前】<异怪>非我客:赶快把你手里的东西交出来吧!只要你交出来,老怪既往不咎!还可与美人花前月下品诗赏月呢!
  【当前】<丑怪>非来客:老异你是不是有毒!还品诗赏月?你像那种文化人吗?
  【当前】<异怪>非我客:比你有文化多了!
  【当前】<丑怪>非来客:嘿!来斗诗啊!
  【当前】<异怪>非我客:来啊!
  【当前】<丑怪>非来客:怕你啊!
  【当前】<魁怪>非你客:吵什么吵!
  【当前】<魁怪>非你客:小逍遥~那东西既然不是你的就快交出来吧,我跟你们掌门熟得很,不会难为你的~
  他们的前方,那名白衣的剑侠依旧沉默。
  嘿!这是不交的意思吗?
  怪异打扮的三人相互看了一眼。
  【当前】<魁怪>非你客:那我们动手啦?
  【当前】<魁怪>非你客:真动手啦!
  【当前】风雪落弦:哇
  【当前】风雪落弦:头一次碰上NPC调戏人,仗剑NPC的欠揍程度又升级了吗?
  白衣剑侠转换视角,只见不远处的一树枯枝上,正蜻蜓点水般站了一个持伞的女子,顶着一个文雅的名字,穿着门派职业的淡红色锦衣,纤细得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子有着一张明艳娇俏的面容,因为站在原地的时间过久,女子将过长的袖摆抵在下颚上,右手拿着的桃红伞在腰际挥来挥去。她那映着秋水的眸子,朝下看来。
  【当前】风雪落弦:是你的机缘任务吗?
  【当前】青燕:嗯
  【当前】风雪落弦:哦这样
  【当前】风雪落弦:要帮忙吗?
  比起白衣逍遥这个30级的小可怜,这个优伶门派是满级100级,单看人家的外观,就能知道比逍遥靠得住。
  【当前】青燕:多谢。
  多谢两字才出来,组队弹框已到。万事皆备,就见红衣的女子从枯枝上点水轻跃而下,桃红伞旋飞,方才落地,红衣女子已在NPC身后,纤纤玉手如拨弦一般跳动,NPC们身上几道黑光冒烟,刹那魂飞魄散。刚才把逍遥追得穷途末路的NPC,现在已经回了老家刷新。
  青燕看了一眼右手边的任务框,任务进度有了变化,他再度在当前频道道谢,随后退队就想离开。
  【当前】风雪落弦:加个好友吧
  【当前】风雪落弦:你有师父吗?
  女子收了伞站立,明艳的容貌,桃花灼灼。
  换做有点心思的男人,美色当前,在这个时候大概都是会随了她吧。
  青燕却深知仗剑的一个道理。
  ——在仗剑里,这些回眸一笑百媚生的美丽女子背后,大多数会是个糙汉子。
  【当前】青燕:我不需要师父。
  ……
  这款游戏《仗剑Online》出世已经有七年,它已经是个年纪不小的老游戏了。
  还记得七年前,风格还有些简单的《仗剑OL》海报挂满了大街小巷,在资讯传达有些匮乏的年代掀起了一股热氵朝,那时还未完全的仗剑走过了内测与大改,迎来了面世。它像个孩子,在一群人的心血下,在玩家的反馈建议下,小改、大改、二测、新增资料片,一年又一年,鲜血淋漓的一刀又一刀地雕刻,塑形,完善,直到如今。
  它从不觉得自己是完美的,因为它还在成长,它在一步步地前进。
  可在它的死忠玩家粉丝眼中,它就是完美的。
  不过也不能说它的修改没有败笔,它甚至面临过玩家的联名抗议,被人卸载书下‘此生再不入仗剑’刷过论坛数十页,不过它仍坚持了下来。它的改写不是增加系统,而是仿佛一卷长远的故事,庞大的世界背景、NPC的故事,被创造它的人们费尽了心血,强硬地将这个故事合理地继续写了下来。
  就算玩《仗剑》七年的老玩家,也不能称自己摸透了仗剑。
  每一步的更新,或许是收起了哪里的伏笔,或许是添加了哪里的后续。
  严谨浩大的仗剑故事,吸引着每一个玩家。
  而七年后的如今,谈起仗剑,已经没有哪个玩游戏的玩家不知道它的名头。现在的它,有着豪掷千金的公司,每年都会进行一次铺天盖地的惯例宣传来吸引新玩家。
  比如今年,它那一年比一年精美的海报,又再次贴满了各路宣传栏。
  海报上是画着一个躺在花树下的儒雅男子,桃花瓣撒在他的衣服上,粉粉浅浅,斑斑影影,典雅静美的氛围里,他持书而笑,书封上写,诗经两个大字。
  那是文曲门下的文师分宗,书生。
  《仗剑Online》,3D古风武侠游戏,七年风雨江湖路,请君乘舟共快意!现今开启第九大职业,悬雨问世,飞矢急箭。文曲门下千里传书,悬雨来意莫测,渊源始由,拉开帷幕!
  这幅关于江湖的画卷,情仇、阴谋、利益、机缘,天下之势,世外桃源,你愿意吗?
  这种看不见电脑背后的人心游戏,在利益面前,当游戏里聚集了太多牛鬼蛇神,电脑前的心机游戏里的笑脸,门派、势力的斗争,让这个游戏只会更加腥风血雨起来。而《仗剑》的意想不到,让这个游戏充满了可探索的背景与故事。
  文曲的门派文师有两个分支,一个是机关师一个是书生。
  这次的故事就是由悬雨门下弓手,与机关师的传承渊源。
  ……
  制作极为大气华丽的视频由水墨泼洒掀开了幕布,开头上传来一个如泉水泠泠的男声,一个男子在持书念着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他念得既不深情也不随意,就好像只是局外人在吟诵一个故事罢了。
  这风,这景,和这读书声相得益彰。
  很快他的画面转眼就变成两个女子在比剑,华丽锋锐的剑光相交,蓝光冷冽,两个婀娜的身影身姿翩然若仙,一点都不拖泥带水。画面由女子斜睨来的一眼中,又变成几个黑衣人追着一个紫衣男子,那男子反身拉弓射箭,箭头带着凌厉的气息扑面而来,那么一秒的时间。
  咻。
  一条薄薄的红纱袖子,就这样轻柔柔地拨开了箭矢,忽然有笛声响起,正应和上了她那一步,女子水袖又是一甩,柔软的身子舞着优美的弧度,衣袖翩跹。
  她红唇一抿,多情动人。
  四周笛声幽幽。
  天际远去,画面中出现了一个背着琴囊的白衣男子,他闻声默立,似乎是在辨别是什么曲目。他优雅地席地而坐,屏息让指尖拨动琴弦,铮,只一个音的挑起,琴音便由此完美地汇入了这笛声之中。男子勾起嘴角,耳边隐隐从哪传来了呢喃歌声,小镇水乡中的吴侬软语。
  有女子在绣一幅江山画,她露着温婉的笑容,手中针线灵活穿过。她嘴里在唱一首家乡的曲子,不知名的方言带着神奇的魅力,让人忍不住凝神静听。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一个倒在草地上好眠的男子烦躁的坐了起来,随手抽起身边的刀那么一挥,轰然炸响,大片的竹林在这随手一击中倒了下去。
  瞬间,乐曲停了。
  持萧吹奏的男子从竹枝尖上轻轻落地,衣袖飘飘,为不解风情的人摇了摇头。
  不远处一骑着马的男子提着画戟,身后是一个持长丨枪的蓝衣男子,他们相视一笑,穿过了这倒塌的竹林。
  他们前往,未知的天涯。
  画面又是一转,只见竹林外悄悄的埋伏了一个身影,就算竹林倒塌都没有惊吓到他,他冷峻地拔出靴内的匕首,划开旁边的一段竹枝,扔到前面的地方。
  轰!
  瞬间火光漫天,巨响惊天!
  谷内一个人顿了顿手,又摇了摇头继续喝茶,右手上的细细银线泛着光,旁边一只傀儡调皮地转了几圈。
  等到茶杯有些凉的时候,那人突然一扯手上的线,仿人外表的傀儡睁着黑洞洞的眼睛,突然消失在了原地,瞬间出现在了那人的身后。
  正好抵住了一把有些凉的匕首。
  “是谁出手这么大方,让铩羽都出动了?”
  身后人一脸冷峻,匕首已经再次攻击。
  银线嘣地一声,断开了。
  此刻远在千里之外的弓手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他眸中寒光爆发,拉满了自己的弓,飞箭如流星疾驰,将一只袖子顿时射裂成了碎片,随即被赶到的风吹起朝天空飞去。
  那些布屑摇摇晃晃,像一只只红色蝴蝶飞过了一个村落。
  一幅世外桃源般的村落,有人在洗衣服,有人在种田,有人慢慢从村口走进来,悠悠然然。
  “爷爷,江湖?是什么?”孩童揪住了老人的衣角,有些懵懂地抬头问。
  “江湖啊……”老人感叹了一句,他低头和蔼的摸摸孩子的头,“你要自己去瞧瞧,才能明白江湖是什么。”
  只凭几句话是无法说清这个江湖的。
  “是吗?那等我长大好了。”孩童点点头。
  “那要记住,如果不喜欢那个江湖了,回来吧。这里是你的家。”
  老人笑得温和,他又抬头看着天空,刚好看见飞过的红色蝴蝶。
  它们毫无目的姓地飞着,随波逐流。
  突然有一阵卷着桃花瓣的风袭来,将它们卷了下来,失去了重力的红色蝴蝶们断开了翅膀,轻柔地散了下来。
  倚在树下的灰衣男子抬头,他点头一笑,合上了手上的书。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