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竞技场不能唯心主义(原名JJC不能唯心主义)+番外 作者:毛杉稻

字体:[ ]

 
  文案:
  我好累,我只是竞技场底层的菜鸡羽毛球,为什么要承受这个年纪不应该承受的压力,我的这群戏精朋友每天上演各种戏码,而我,却从来没有戏份,还要天天吃狗粮!
  一群沙雕网友的戏精故事。
  腹黑毒舌精英攻*阳光热血青年受
  配角有:迟钝菜鸡羽毛球。骚里骚气直男西域小野猫老张。奶妈八卦天团团长岁岁仙女——神仙助攻不过如此。无敌直男剑哥——眼里除了女朋友岁岁,就只剩下打同门。
  第一人称是旁观者视角,讲述攻受的爱情故事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天作之合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味雾,卫新,老张,羽毛球 ┃ 配角:岁岁,阿剑 ┃ 其它:
  ==================
 
 
第1章 
  我玩的游戏里,有一个不买外观的长歌亲友叫味雾,明明是个文化人,但是一身装备混搭,穿得像个要饭的。我们亲友讲过他很多次:“你能不能买一套外观,遮遮丑?”
  味雾说:“不买,太浪费钱了。”
  我们另一个队友明教老张是个特别骚包的小浪蹄子直男,不想跟这么丑的长歌打JJC,就提出要帮味雾出钱,买套外观。
  结果被味雾义正辞严地拒绝了:“买外观能让我变强吗?”
  老张很生气:“不能,但是你不买外观会让我变弱!”
  味雾看着老张那个骚气脸的喵哥袒胸露背,长叹一口气:“老张,我留不住你了,你去外面找队友吧。”
  老张:???
  味雾:“你太唯心主义了,这样是打不好JJC的。”
  老张:???
  然后小浪蹄子骚气直男老张就这么被味雾开除了我们的33名剑队,连YY马甲都给扒了……
  太狠了。
  老张私底下戳我,拉我一起退队,孤立味雾,并且企图用日本代购回来的药妆保湿祛痘美白防衰老面膜收买我。
  “我自己一个星期才舍得用一张的!”老张劝我。
  但是我不为所动,我说:“我不敷面膜!”
  老张对我嗤之以鼻:“粗糙的女人。”
  实际上,我对老张的面膜是很心动的,之所以拒绝他,是因为买一片面膜,比我一个菜鸡羽毛球小琴萝奶歌找一个犀利莫问大佬带我上2400,要……
  容!
  易!
  得!
  多!
  所以我拒绝完老张,扭头就谄媚地问味雾:“大师兄,我们招募个什么职业?”
  味雾思前想后,说:“苍云吧。”
  我欲言又止——从明歌这种配置,改成打歌苍,这阶级滑坡有点大吧?
  但是味雾的理由把我的劝说憋了回去。
  他说:“苍云这个门派一身乌漆嘛黑的,应该不会有老张这种妖里妖气的小娘炮。”
  我:……
  老张到底给了你多大的心里阴影!
  虽然我有点不情不愿打这种配置,但是黑衣剑圣都发话了,我这种羽毛球当然只能闭嘴了。
  味雾的竞技场战绩贼漂亮,所以招募挂出去,还点名要苍云,分分钟就来了好几个。
  他把队伍改团队,人全都放进来了,还喊人来成都。
  等人都到齐了,他直接把其中几个踢了,只留下一个。
  被踢的人莫名其妙,就在近聊频道打字问:怎么着?要切磋考核?
  其实我也这么想的,正打算给腾场地,就看见味雾也在近聊敲了一行白字:你们外观不合格。
  被踢的苍云们全都炸了:
  “你是选队友还是选妃呢?没听过打JJC还要看外观的!”
  “就是,你以为所有门派都跟纯阳一样吗?输出靠外观?”
  ……
  我:……兄弟,纯阳拿剑打爆你的狮子头!
  味雾懒得解释,但是我不行,我是一个JJC底层的菜鸡羽毛球,所以一个一个密聊过去跟这些未来可能成为我大腿的苍云们道歉。
  大部分收到我的密聊以后,都回了没关系之类的,只有一个特别帅气、ID还有点眼熟的盾太说:“哦?羽毛球你是队伍里的奶妈啊?早说啊!”
  盾太居然还记得我,我有点小激动:“嘿嘿是啊是啊!”
  我还想说一句“下次有机会一起打JJC啊”,结果又收到一句他密聊:“幸亏没选上我,跟羽毛球一起打竞技场也太惨了哈哈哈哈!”
  哈你个大头鬼啊哈!
  我在YY里对味雾说:“这个盾太,大师兄你能不能砍了他。”
  味雾:“不行。”
  我刚要难过,味雾又接了一句:“这里是主城。”
  底层羽毛球虽然没有得到黑衣剑圣任何承诺,但是这句话我就已经满足了,菜鸡就是这么卑微。
  我打量了一下留下的那个苍云,一身黑,从头包到脚,宛如一个……
  味雾:“铁王八,很好。”
  我:……苍云堡打死你啊信不信!
  留下的苍云叫卫新,味雾让我跟他切磋几把,然后就把人喊来YY,立刻上了黄马。
  我看着自己身上那件蓝马,不禁悲从中来。
  我截图发给蹲等味雾回心转意的老张,然后说:“张啊,你是没戏了,另外寻个好婆家吧。”
  说完我就后悔了。
  果然,老张立刻发了一连串小猫咪哭唧唧的表情包。
  真是不敢想象,对面是个大男人。
  ——我一边摇头,一边飞速地保存表情包。
  味雾跟卫新非常严肃地聊了一会儿我听不懂技术姓的问题。
  卫新的声音很阳光,一听就很有朝气,不像味雾一样,声音虽然过得去,但是懒洋洋的,像退休的老头子在河边晒太阳,催眠效果一流。
  他们俩聊他们的,我在安抚老张的小情绪。
  过了一会儿,味雾招呼我开打了。
  卫新非常惊讶地来了一句:“这就是我们的奶?!”
  味雾说:“嗯。”
  我非常清楚地听到卫新在YY那头倒吸一口气,然后说:“这也太菜了吧……我从没切磋过输得这么快的奶!”
  我:……
  味雾安慰卫新:“没事,跟她打过以后,你会变得非常犀利,无论是击杀对面的凶狠程度,求生欲,还是保奶的能力,都会得到很大的提升。”
  我就当你是夸我了!
  卫新:“这……要上2400有点难吧?”
  羽毛球瑟瑟发抖,我看着我的蓝马和卫新崭新的黄马,非常害怕,如果要二选一,味雾会选谁,这还用问吗?!
  味雾没有让我失望,说:“没事,先打吧,之前还有个菜鸡明教,我都能一起带呢。”
  开着QQ语音通话听我转播的老张气得吱哇乱叫:“我哪里菜了?!我哪里菜了?!”
  我怕他实在太难过,就安慰他:“没有没有,还可以啦!”
  老张:“就是!我再菜能菜得过你吗?!”
  我呵了一声。
  摁掉了QQ通话。
  卫新听味雾这么说,勉强答应了。
  但是我看卫新的态度,总觉得味雾是不是背着我跟卫新承诺了什么。
  后来我才知道,我的担心,完全有必要!
  作者有话要说:  一个非常沙雕的故事
 
 
第2章 
  我们开打的时候,老张给我弹了个QQ语音过来,说他要旁听。而我作为一个善良温柔的奶歌,答应了他的要求,跟老张是我唯一的22队友一点关系都没有。
  但是接通的一秒,老张说:“哎呀,还是羽毛球好,没白费我帮你分担老琴爹的炮火。”当时我就想挂QQ语音。
  最后,我被他用三片保湿祛痘美白防衰老面膜收买了,双开了个YY小号给他转播。
  哎,不能怪我势利眼,那个面膜效果好不好我不知道啊,但是老张每次晒他的脸蛋儿,都嫩得出水。作为一个粗糙的羽毛球,我就很嫉妒。
  味雾召唤我了:“羽毛球,一定要记得交完技能再死,懂吗?”
  “懂懂懂!”
  虽然味雾看不见,但我还是在电脑前面点头如捣蒜。
  味雾:“行了行了别点头了,我都听见你脑子里的水声了。”
  我:???
  “你怎么知道我在点头?”惊了呀,我光知道味雾竞技场犀利,没想到还有透视眼。
  味雾:“废话,你的麦克风哒哒哒地磕桌子你没发现吗?!”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苍云卫新就爆发出了阳光灿烂光芒万丈的爽朗笑声。
  我:……
  我嘴里全是乱码,不敢骂出口。
  最不要脸的是,老张这个场外观众也在笑!
  搞笑,我安排不了味雾的新情儿,我一个现役奶妈还安排不了你一个退役明教?
  给我走着瞧!
  歌苍歌这种配置,味雾作为一个莫问从没打过,卫新作为一个苍云也没打过,而我,生活在JJC世界底层的菜鸡羽毛球——
  打过!
  我刚想发言,就被味雾闭麦了,理由是:菜鸡的话一个字都不要听。
  我、日、N……a……那……行吧。
  卫新特别阳光开朗地说:“没事,我们就先磨合磨合,我感觉你挺有意思的,输了也没关系,就当图个开心了。”
  卫新说完这句话,场外的小浪蹄子老张就得意开了:“哈哈哈这铁王八踩雷了!”
  什么铁王八……你能不能对苍云堡放尊重点?
  小浪蹄子的嫉妒心真可怕!
  老张又说:“味雾最在乎战绩了,每次我们说开心最重要,比分不重要的时候,都会被骂!”
  其实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而且卫新刚说过我菜,如果味雾喷,咳,批评他,我也是有点小开心的撒!
  结果味雾说:“嗯。”
  嗯?!
  你嗯什么嗯!
  你怎么不骂他呀!
  你是空气净化器换芯儿了吗?洗心革面重新做歌?
  但是我不敢说话,现在是个鬼都能看出来卫新在味雾心里的地位。
  如果把味雾比作皇帝,卫新就是那个一跃得封贵妃的新晋秀女,而我呢,我就是御膳房煮鸽子蛋的烧火小宫女。
  我怕跟老张一样被迫退役,所以给自己的嘴拴紧了阀门。
  “磨合磨合”开始了。
  我一般上去交完技能,很快就会躺,但是这次多了一个苍云,卫新他特地洗了个技能保我,我多活了好一会儿。
  我躺了的时候,味雾和卫新都惊讶了,两个人在YY异口同声——
  味雾:“你居然活了这么久!”
  卫新:“你居然死得这么快!”
  我还没讲话,两个人噗呲一笑。
  卫新:“你蛮好玩的。”
  我刚想接茬。
  味雾说:“你也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