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垃圾游戏害我[全息] [参赛作品]+番外 作者:沙舟踏翠(上)

字体:[ ]

 
文案
安正初一跤跌到千年后。
身份未明、身无分文、还成了彻底的文盲。
能领到救济房和游戏舱一套,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为了在这个陌生的未来安身立命,安正初只得依从星球政府安排,进入第三世界,开始网游赚钱的日子。
等等,他不过在游戏里结了个婚,怎么就多了个老公???
***
趁休假进入游戏里玩玩,结果赚回一个媳妇儿。
对此,秦瀚上将笑了:宝贝,你是要主动告诉我身份住址,还是想要我亲自去星际民政局查?
安正初:……游戏的感情怎么能当真呢,都是塑料的!
秦瀚:……
然后,他身体力行地给安正初解释——什么是星际高科技塑料。
奄奄一息的安正初:……垃圾游戏害我!
***
安正初通过游戏开始发展自己的主播事业。
与那垃圾游戏里捡来的破老公的出行照片、视频却被传得铺天盖地。
安正初:等等,他有这么红吗???
秦.伪平民.真上将.瀚心虚轻咳。
 
注:本文文笔差/节奏慢/叙事不清/人设小白/故事无聊,并且不排雷。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种田文 星际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正初,秦瀚 ┃ 其它:网游,美食
 
作品简评
意外穿越千年后,安正初成为身份未明、身无分文的半文盲。经过千年的演变,文字变得熟悉又陌生,面对高度发达的网络,他难以适应,所学专业也找不到出路。为了维生,他只能去当个不需要学历和技能的职业网游玩家,谁曾想,他所学所会,竟能通过这个游戏绽放光芒,并收获爱情和事业。这是一个穿越千年的故事。千年后的人类生活在宇宙另一片星域,科技虽然进步,但文化传承的意识却日渐淡薄。为了让人们了解历史和古代文化,星际政府推出新款游戏《失落的文明》。主角正是在这种契机下,踏上了职业玩家的路。文化习俗的碰撞,逗趣的游戏技能和副本,还有爱、守护和成长……娓娓道来,却又引人深思。
 
 
 
 
第1章 
  吼声传来,安正初下意识往岩石后缩,然后下一刻他反应过来,慢慢放松身体——他差点忘了,这只是个游戏。
  不管岩石另一边的是NPC还是玩家,他都不想多事。
  望望不远处的高树密林,他轻手轻脚爬起来,背起自己的药篓药锄往森林那头摸过去。
  惨叫声接连响起。
  安正初顿了顿,加快脚步。
  刚拐出所在的岩石窝,就对上一双惊恐的小眼睛——是一名不过五六岁大的孩子,悬浮在他头上半透明的“采药小儿”四字彰显着其NPC的身份。
  听得岩石另一边的惨叫声,小孩惊惶地盯着他,蜷缩在石缝里的身体抖如筛糠,眼泪鼻涕更是糊了一脸。
  岩石另一边,惨叫声已然停下,行凶者正骂骂咧咧地四处踢打。
  再然后,安正初眼睁睁看着小孩头顶的字从“采药小儿”变成“孤儿”——恰好都是他认识的字。
  听着越来越近的说话声脚步声,安正初抬脚欲走,心里默念:这是NPC,这是NPC。他只有6级。别多管闲事——
  去他的NPC!
  安正初一咬牙,转身大步过去,低声道了句“别怕”,一把将小孩抱起来扭头就跑。
  小孩似乎察觉到他的善意,抖着手搂住他的脖子。
  不挣扎就好。安正初松了口气。林子就在十几米外,只要跑进去躲起来就容易多了。
  虽然这么想,但他一跑出岩石范围,平缓的草地顿时将他们的行踪暴露无遗。
  一声大喝,紧接着是杂乱急促的脚步声。
  安正初听不懂那伙人喊的什么,但那声呵斥里的不善太过明显,他……
  跑就对了。
  安正初闷头继续冲。
  嘶——
  【叮!受到玩家“霸气星狼”攻击,血量-120,进入持续失血状态。】
  安正初的肩胛骨上明晃晃插着一支羽箭。身后,脚步声和喝骂声迅速逼近。
  是玩家。安正初扫了眼小孩苍白的脸,顾不上伤口剧痛,抱着他疾冲几步,一口气窜进林子。
  为了甩开后头的霸气星狼,他绕着灌木左拐右拐,直跑到一棵大树后。
  借着粗大树干的遮挡,他矮身将小孩往草丛里一塞,低声道:“跑,穿过树林有个村子!”说的同时推了小孩一把,示意他往某个方向跑。
  不等小孩反应,他快手将草丛拨乱,再反手抽出背篓里放着的小药锄,转身,主动迎上霸气星狼几人。
  “你¥%#%¥!”打头的男人举刀砍向他,语速极快地骂道。
  顾不上打量这几人的等级装备,安正初举锄就挡,堪堪将刀格在面前。
  不等他松口气,又是一道剑光袭来,直刺进他举锄的手臂。
  安正初闷哼一声,刚要反击,就见一个持箭的家伙往他身后的草丛走去。
  他一惊,无视耳边接连响起的系统提示,顾不上手臂上的剑,使出吃奶的力气将药锄架着的刀挥开,一把扑向那个弓箭男。
  使刀剑的两人不曾想到这种状态下他竟然还能跑掉,一时不妨,就眼睁睁看着弓箭男背后挨了一药锄。
  弓箭男一个踉跄,转身给了安正初一拳:“特么的!”被锄头砍了一下,竟似毫发无伤的样子。
  这几个等级怕是不低……
  安正初咬牙吃下一拳头,在接连响起的系统音里,他身上又多了几道血口。
  【叮!受到玩家“霸气星狼”攻击,血量-30。】
  腿上再挨一剑。
  【叮!受到玩家“灰色天空”攻击,血量-140。】
  【请注意!请注意!进入失血过多状态!请及时处理!请及时处理!】
  安正初“砰”地一声倒在地上。
  用剑的灰色天空犹觉忿忿,举剑继续往下戳:“#@¥#¥——啊——”
  灰色天空突然惨叫出声。
  一把大刀凭空而现,在他手臂上划出一道血痕。
  模模糊糊间,安正初只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自己面前——他知道这是有人来解围了,遂放心地闭上眼睛晕了过去。
  【叮!检测到玩家体感阈值达到临界点,玩家浊酒一杯强制下线。】
  ***
  满头大汗的安正初在现实中睁开眼,入目是泛着幽蓝星光的天花板,身体依然是被游戏仓从脖子到脚后跟都密密实实地罩住。
  刚才的剧痛仿佛镜花水月,又仿佛只是刚刚消褪。刚从游戏里出来的他竟有点分不清楚。他忍不住苦笑。不愧是全息网游……
  他动了动手指,慢慢摸向身侧游戏仓内某个按钮,轻轻一碰,游戏仓盖顿时向两边分开,露出他仅着裤的白瘦身躯。
  安正初缓了一会儿才扶着游戏仓沿慢慢坐起来,不知是因为适才太过真实的剧痛还是因为躺太久,身体带着几分迟滞。
  随着他的动作,室内光线慢慢转亮。
  将扣在手腕上的营养液导入器摘下挂好,安正初爬下游戏仓,挪了两步,直接摔进旁边的沙发里,茫然地注视着莹白的墙体。
  这是套一居室的房子。
  靠墙的床跟矮柜,正对床的莹白墙体是隐藏式的衣柜。沙发背对着床摆放,前边是茶几。茶几一侧是落地窗跟阳台,另一侧是贴墙安放的游戏仓。再过去是开放式的厨房跟洗手间,然后是大门。
  非常简单,但不小,而且五脏俱全——就是太素了。
  除了沙发及床,屋子里的东西都是用一种莹白的材料制成,据闻这材料是环保光源材质,只需要耗费极少的电量,就能维持一整天的光明。这样一来,整个屋子看起来都是素净的莹白,看起来简约美观——
  就是,太冰冷了。
  安正初自嘲一笑。其实,是自己的心境问题吧?
  多想无益,当务之急是赚钱——
  他必须在三个月内通过刚才那款全息网游赚到钱——但这高科技时代的全息网游实在太真实,刚才的剧痛也太过真实,他……他得缓一会儿,反正他现在上去也帮不上忙。
  安正初抹了把脸,轻触左手腕,面前瞬间弹开一个半人高的光屏。
  他笨拙地在光屏上点点点,点开星际网络,翻进他所在的这个东-R-32星的招聘网——
  翻了半天,依然是半懂不懂的文字,依然是看不懂的职业行业……
  安正初颓然关掉光屏。他现在就是个文盲,连身体素质都远不如常人,还能指望找到什么工作?还是认命玩游戏吧。
  也不知道三个月后他是不是要饿死街头……
  安正初长叹一声,重新站起来,走回游戏仓,躺上去。
  ***
  【欢迎回到《失落的文明》】
  柔和系统声响起,安正初正欲睁眼,剧痛再次降临,他登时呻吟出声。
  “小哥哥!”带着软糯的童音怯怯唤道。
  安正初缓过那股疼痛睁开眼,对上一大一小两双眼睛。小的是刚才那位NPC小孩,大的是名黑发黑眼的陌生男人。
  男人对上他的视线,点了点头:“#%%¥%¥?”
  低沉的嗓音有几分耳熟,是安正初被踢下线前听到的声音。然后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身上的伤已经被包扎妥当了——是这男人帮他处理的?
  难怪他上来后没收到系统消息,看来是已经脱离重伤状态了。
  其实他这等级,死了就死了呗……还浪费丹药费干嘛……
  他慢慢爬坐起来。他本想向男人道谢,却不知道他能不能听懂,只好朝他笑了笑,先转向NPC小孩轻声询问:“有没有受伤?”
  说的是字正圆腔的普通话。他知道NPC能听懂。
  男人眯了眯眼。
  NPC小孩眼眶红红地摇头,哽咽道:“小哥哥,我爹娘……”也是实在的普通话。
  男人登时更诧异,似乎想到什么,又放下了疑虑。
  安正初没注意到,他微叹了口气,忍痛抬手摸了摸小孩的脑袋:“一会儿我陪你去看看。”虽然估计人早已……收尸总是要的。
  提起他父母,NPC小孩止不住开始流泪。他抽噎着点点头。
  安正初正想安慰几句——
  “你们,在索,华夏语?”
  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虽然一字一顿,语调也有点怪,却确实是普通话。
  安正初震惊回头:“你,你会说普通话?”再次打量男人头顶——没有NPC特有的悬浮字体。
  这男人的确是玩家。
  男人挑眉:“我想,你说的、普通话,应该就是,华夏语。虽然、是小语种,不代表、别人、不会吧?”没看到NPC都被植入这种语种吗?
  安正初呐呐:“抱歉,我不是这个意思。”是他大惊小怪了。原来,这个时候,普通话被称为华夏语啊……
  男人也不生气,伸手:“我叫、横刀,横竖的横,刀剑的刀。怎么、称呼?”
  还是熟悉的握手礼。安正初倍感亲切。
  他看了眼面前这位相貌普通的男人,伸出手,松松虚握一下:“你好,我叫安——浊酒一杯。”无视耳边响起的系统提示音,他想到横刀刚才的介绍,忙补了句,“就是‘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的‘浊酒一杯’。”完了他觉出不妥,张口欲要解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