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垃圾游戏害我[全息] [参赛作品]+番外 作者:沙舟踏翠(下)

字体:[ ]

 
第59章 
  “哎玛雅,突然冒出来,吓死人了!”
  “排队,新来的排队啊!”
  “兄弟让一让!让一让!”
  “别挤别挤!再挤老子的胸都要挤没了!”
  “哈哈哈买到啦买到啦!大大同款!!”
  “找到地方了,先拍个照打卡!”
  ……
  挤挤攘攘,人氵朝汹涌,还有源源不断的人从外头挤进来,原本冷清的巷口现在热闹得跟菜市场似的。
  秦瀚忙护着安正初往巷子外头挤。所幸还有别的买好剪纸的人跟着一起挤,他们才不至于寸步难行。
  好不容易出了巷口,秦瀚拉着安正初避开人氵朝,贴着街边往外走。
  “怎么回事?”安正初边回头张望边好奇地问。
  秦瀚摇头,顺手切换到队频:“胖子,发生什么事了?剪纸铺怎么突然多了这么多人?”
  “咦?”胖子诧异的声音传来,“什么情况?那边很多人?”
  秦瀚与安正初对视一眼,转换话题:“你们那边情况怎样?”
  没等胖子回答,熊猫的声音蹦出来:“当然是搞定了。我出马,还有什么搞不定的!”
  胖子无情嘲笑:“磨了两个小时还搞不定的话,你好意思说自己口才了得?”
  幼儿园赞同:“就是。”还补一刀,“我怀疑这NPC是被你念烦了才答应回铺子的。”他啧啧两声,“说不定等你走了,他又会跑掉。”
  “……管他呢!”熊猫讪讪,“反正我们只要完成任务就可以。”
  安正初闷笑。
  秦瀚无奈:“任务是一回事,地图呢?”
  熊猫哑口。
  胖子哈哈笑:“得了,毛都没问出来。他就拼命往任务上使劲来着,为了搞定这NPC,他自掏腰包买了一大堆点心,回头我们可劲儿吃!”
  子夜声音带笑:“估计得完成这任务,后续才能出来。现在铺子那边很多人?”
  “嗯。”秦瀚点头,“很多,全在排队买剪纸,也不知道——”他猛然想起什么,看了眼安正初,“可能跟安安发的视频有关。我下去看看。”
  “啊?”安正初茫然,“不可能吧?我才发了那么一会儿……”
  秦瀚看看左右,将他拉进路边一家小茶楼,摁着他在一张空桌上坐下:“在这等我。”
  安正初忙道:“我也去——”
  秦瀚拍拍他脑袋:“不用,我很快回来。”指了指上前来的店小二,“想吃什么自己点,给我点壶喝的。”说完,不等他回答,就下线去了。
  店小二对突然消失的秦瀚恍若未见,笑容可掬地凑过来:“公子,要用点什么?”
  安正初只得坐下来。
  原本以为要等一会儿,结果,他这边刚磨磨蹭蹭点完东西,秦瀚就再次上来了。
  “这么快?”他登时欣喜,站起来拉住秦瀚的手,“我给你点了些点心,你看看合不合胃口。”
  秦瀚捏捏他的手:“什么都可以,我不挑吃。”然后才开始说正事,眼底带笑看着他,“果然是你那视频引起的。这些人是慕名前来而已,估计晚点就会降下热度。”
  安正初瞪大眼睛:“有、有这么大效果?”不管热度能维持多久,能引起这么多人关注,只要有那么一两个喜欢上这门手艺……
  他有些激动,“是不是说,如果以后有更多的人关注我的话,是不是效果就更好了?”他并不在乎这个任务能否快速完成,他只是想、只想——让自己熟悉的文化能够得到认同。
  秦瀚仿佛能体会他的心情,抚了抚他的脑袋:“当然。”
  安正初的心忽然就安稳了下来。
  秦瀚反过来拉着他坐下,切换到队频:“熊猫。”
  “在!”
  “剪纸铺老板的儿子在哪?”
  “啊?还在点心铺呢,他说得把手上的账本算完。”
  胖子懒洋洋的声音传来:“我觉着他是在敷衍你。”
  “……死胖子,废话这么多怎么不见你上?!”
  “能者多劳嘛!那不是你的专长吗?”
  秦瀚无语:“把人带回来剪纸铺。”
  那边停下吵吵,熊猫似乎明白他的意思:“趁现在铺子人多,带回去让他看看?”
  “对。”
  “行,我试试从这个角度出发。”
  旁听的安正初不是太明白秦瀚的用意,恰好小二送上他点的东西,他就将问题放到一边,帮着小二把东西摆好,再将筷子塞进秦瀚手里。
  “先吃点东西,我们一早出来,精力值都掉了不少了。”晚点还得接茬走任务呢。
  秦瀚扫了眼桌上东西,满意点头:“不错,看着都挺好吃的。”他原以为还要跟安安争论一番,没想到他竟然点了不少。
  看来,原来应当是经济太过困窘了。想到这种可能,他更为心疼了。
  安正初却对此毫无察觉,只笑得腼腆:“我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就多点几样。”完了庆幸,“幸好这是游戏,食物吃不完可以打包,也放不坏。要不然就得浪费了。”
  ……得,还是老样子呢。
  好歹为了自己,他还是愿意花钱的。秦瀚又好气又窝心,忍不住揉了揉他脑袋:“你啊……”见他疑惑看过来,转口,“赶紧吃吧,一会儿跟熊猫他们汇合。”
  “嗯!”
  刚说完要他快点吃,见他真的吃得急了,秦瀚又忙不迭制止他,让他悠着点:“剪纸铺就在旁边,你别急。”
  安正初:……
  等他们慢悠悠吃完东西,熊猫几个也将剪纸铺的儿子带了回来。
  面对巷子口热闹的景象,那位头顶“陈大仁”的NPC惊疑不定:“这、这些人全是来买纸花的?”他不敢置信地回头看熊猫他们,“非年非节的,怎么会有这么多人买纸花?”
  安正初俩人是从人堆里挤出来的就还好,熊猫几人也被吓到了。尤其是隔一会儿就有几个人从从巷子里钻出来,皆是兴高采烈捧着纸花……
  子夜突然道:“阿酒,你不是买了一些剪纸吗?”
  “啊?嗯。”
  “拿出来看看,那些剪纸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完全没经手纸花的秦瀚、胖子闻言,跟着看向安正初。
  安正初忙不迭将那一篮子纸花从储物袋里拿出来,捏起当头一张窗花——
  【牡丹窗花,一次姓消耗品,效果:三米范围内全体队员防御加5,持续时间15分钟】
  他登时震惊了,再看众人都等着自己,忙将窗花信息发到队频:“这东西能加状态!”
  秦瀚挑眉,赞赏地看了眼子夜:“难怪这么受欢迎。”这玩意是便宜,但若是没啥用处,在这个花钱如流水的游戏里,网民估计还是看热闹居多。而他们站在这里一小会儿,就已经看到不停有人兴高采烈捧着窗花出来。
  熊猫眉开眼笑,兴奋得抓住陈大仁的胳膊:“你的手艺要是能及你母亲的八成、不、只要一半,你以后就不需要愁这门生意会惨淡了!”他指了指人流,“瞅瞅,这些人都是冲着你家的剪纸来的。”
  陈大仁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却不妨碍他激动起来:“好!好啊!我的手艺虽然不及母亲,却也不差。若不是,若不是……”他眼带泪花,“这是我从小就学习的东西。若是做这行能养家糊口,我何苦去做别的行当,不光要从头慢慢摸索,还得看人脸色……”
  这话说得实在。众人有些唏嘘。
  “行了,既然都到这儿了。”熊猫拍拍他肩膀,“赶紧回去帮你母亲吧!估计她已经忙翻了。”
  “嗯嗯——诶?”陈大仁扭头,不解地看向秦瀚。
  “兄弟,”秦瀚掏出剪纸铺老掌柜给的包箱底皮子,“走之前,先给我们说说这块东西哪儿来的。”
  ……
  剪纸铺的生意起来了,陈大仁也回去继承家业了,最重要的地图也解锁了,任务到此为止,就完成了。
  秦瀚总结:“华夏地图还差两张,一张没找到,一张没解锁。”他抬头看大家,“有什么线索吗?”
  胖子摇头:“没有了。根据阿酒说的行当,我们都去跑了一圈,其他的既没有任务也没有看到类似的地图。”
  子夜看向阿酒:“需要阿酒再试一次吗?”
  秦瀚想了想,摇头:“以后再说,我们已经在京城拿了几块,我总觉得剩下的地图不会在京城。”
  子夜一想也是。
  安正初翻了翻自己的任务栏,盯着已完成的任务想了一会,问秦瀚:“瀚哥,你说,霸气星狼那几人手上会不会有这个任务的线索?”
  秦瀚摸摸他脑袋:“应该没有,李决明那条任务线的地图已经到了我们手上,他们估计是拿到华夏地图的线索才会去杀李决明的。”
  安正初有点失望:“好吧。”
  胖子好奇,随口问了句:“霸气星狼是谁?”
  秦瀚遂将他跟安正初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大致说了一遍。
  胖子了然:“英雄救——咳咳。”覰见秦瀚斜过来的视线,他急忙收声。
  “好了,该干嘛干嘛去。任务有线索了就队聊吼一声。”秦瀚拍拍手,表示解散,“我跟安安得去一趟国子监。”
  安正初腼腆笑,解释道:“我30级了,该去做职业任务。”秦瀚陪他而已。
  众人明白,纷纷开始打趣。
  笑闹了几句几人就分开了,秦瀚安正初再次来到国子监门口。
  望着门口长长的队伍,以及粉刷一新,配上NPC卫兵的国子监大门,安正初瞠目结舌:“怎、怎么回事?”
  他松开秦瀚的手,倒退几步回到大路上,看了好几眼确认自己没走错地儿,确定这儿就是之前被国子监祭酒碰瓷——哦不,是偶遇——的地方,才不敢置信地走回来。
  “这、这……?”安正初想到剪纸铺的盛况,指了指自己,“又是我那抖浪博文的功劳?”
  秦瀚唇角带笑:“我想,应该是的。”
  安正初指了指排着长龙的队伍,结结巴巴:“所以,所以这些人都是来入职的?”
  秦瀚失笑:“别管是不是了。走吧,你还得去做职业任务呢。”不做的话,没法换高等级装备,对上同等级的怪就得吃大亏了。
  安正初缓了口气,随着他慢慢走向国子监,边嘀咕:“我还以为这种鸡肋职业没人学呢。”
  秦瀚打量了眼长龙里的人,解释道:“这些应该都是生活职业玩家,或者主攻辅助系职业的玩家,书生这种职业跟他们的游戏并不冲突。”反正都是不打怪的。
  安正初点头:“嗯,有人喜欢就好。”他轻笑,“这样,祭酒就不用再躲在角落里等着碰瓷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