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在下只是个佛系玩家 作者:桃李笙歌(下)

字体:[ ]

 
第55章 体质训练
  说自己在学校受伤了?
  不可能的, 这个时代非常重视教育, 如果有未成年学生在学校受伤, 绝对会被记录在册,严重些,整个学校甚至会被安全部门排检,影响校方声誉不说, 搞不好还会被财政部缩减拨款。
  但成年之后就没有这么严重,在高校中,学生战斗或是训练受伤的事常有。自己受伤后,只是简单做了个记录, 既然如今教会方面已经插手, 再没有必要大肆宣扬。
  少年放下奶茶,作势揉了揉肩膀, 蹙着小眉头,“被君君发现了呢,昨天因为紧张考试, 晚上没有睡好,可能是落枕了,左边肩膀很不舒服。”
  grim reaper淡淡的看着少年,眼中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我突然记起来有点事。”少年眨眨眼睛,“这几天考完了试, 我想出去玩, 可能会有几天不上线。”
  “嗯。”男人揉了揉少年的头发, 犹豫片刻, 又补了一句“注意安全”。
  易澜清心虚的紧,在男人脸侧快速啄了一下,麻溜下线。
  怀中一轻,只是看着男人的表情,驱逐者已经知晓了自家主人的下一步动向。
  “主人,已在现实中为您链接帝都最高学府的监控视频,经过搜索,记录有小主人动态的视频3134个,最近三日有46个视频,筛选之后,还剩8个视频,其中一个容量为189mb的视频被删。”
  “还原。”
  “是,主人。”驱逐者眼前闪过一串串数据,最后卡在一处。
  “主人,有人正在快速反复填充新数据进行覆盖,阻挠还原进程。”
  “继续还原,追溯对方逻辑连接物理连接,通过安全部门系统,逐级查询。”男人面无表情的拿起奶茶杯,在少年喝过的地方,有意无意的抿了小口。
  “主人。”驱逐者一愣,“遇到财政部门的专用防火墙。”
  男人微微抬头,眼中了然,“攻击下马,控制对方光脑。”
  “主人……”驱逐者吞吞-吐吐,“财政部给军部新一年的拨款还没下来……”
  grim reaper漠然抬头,金色眸子冷清清的看着驱逐者,眸子深处卷着疯狂的风暴。
  庞大的金属身躯忍不住后退一步,不敢再次反抗,“是,主人。”驱逐者一咬钢牙,找到早就发现的防火墙缺口,将病毒植入对方程序。
  一张底牌打出去了。
  “主人!”驱逐者忍不住惊呼出来,“又有一方势力进入,借助我方还原视频的渠道,发掘被删除的数据。”
  “合作,从财政撤出,按级查询新加入者。”
  “新加入者很难追踪,对面也不是真实用户。”驱逐者有些发热,“发掘进度以至100%,是否开始下载视频。”
  “删除视频。”男人捧着茶杯,“回归碰到新势力前的进度。”
  “警告,警告,无法回归。”驱逐者忍不住浑身一震,这一股新势力看起来是在帮助自己,没想到却把盟友后路给断了,自己刚刚要下载的东西,也很有可能是对方的病毒,阴险!
  “在新势力发掘程序下马,预设旧路径终点。”
  “是,但病毒预计在极快时间内将被截除。”
  “截除后,立即复制对方上一轮截除对象,寻找线索。”
  “预设成功,已跳至真实视所在位置,开始下载。”
  驱逐者运行片刻,又是一愣,“新势力是教会!”
  grim reaper眼神一暗,点了点头,“够了。”
  驱逐者眼前数据减速,一口气还没出完,又是一凝,“有人跟踪了我,现在才现身,复制我传出的数据!有这种本事,肯定是科技会的人!”
  grim reaper沉默后微微勾唇,将杯中的奶茶一饮而尽。
  教会中,修岐屹身边的男人忍不住抱头,“完了,被对方发现了,耻辱啊!我竟然还没有攻破对面的防火墙!”
  “视频恢复就好。”修岐屹懒洋洋的倚上智能沙发,“那台助教机器人的程序检查完毕了吗?”
  “检查完了。”男人一手撑着下巴,一边看来之不易的视频,“冷兵器系的助教机器人,一般有远程、近程两种不同的模式,但两种模式同样都有感应器和预判程序。”
  男人将视频暂停,将动作定在少年手中刀刃最近助教机器人脖颈的时刻,“这个距离,已经到了感应范围内,如果正常情况下,助教机器人应该静止不动,表示认输。”
  视频继续,修岐屹屏住呼吸,在少年别住长-枪胳膊被强力脱臼的瞬间,攥握双拳,咬紧牙关。
  “这种情况,有三个可能。”男人看着都直皱眉,“第一,助教机器人感应器被做了手脚。第二,机器人预判失误。第三,机器人被安装了感情芯片。”
  “首先,第三不可能,感情芯片很昂贵,被安装后绝对有痕迹,但是在机器人程序中没有发现,现在只有前两个可能。”
  “之前的学生都没有出事,偏偏是圣子被袭击,说明机器人预判没有问题,那只能说明是感应器被做了手脚。”修岐屹眯着眼睛,像一只狡猾的狐狸,“调出所有与助教机器人近身人员名单,以及机器人的维修记录!”
  堡垒之中,grim reaper静静的坐在大屏幕前,少年强忍痛楚的模样,无比真实的展现在眼前。
  “考题由谁设计?”男人声音低沉。
  “这个学校有记录,是由这位何教授,战斗系的主任设计。”驱逐者面前是一张张快速弹跳的页面。
  “深查身份。”
  驱逐者执行命令后,有些惊讶的闪了闪灯,“这位何教授,表面看是战斗系主任,其实还是科技会的成员,您是怎么发现他有问题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