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双向狙击[电竞]+番外 作者:劫北(下)

字体:[ ]

 
第48章 
  十多岁的时候, 秦玦为了躲避出狱的哥哥,第一次离开家乡,来到了陌生的上海。
  这里是传说中的中国电竞之都,可以给他更多和职业电竞接触的机会, 也让他孤身一人置于其中, 一夜之间就被迫长大。
  比之他出生的小城市,这里实在太过繁华,每一处鳞次栉比的高楼都让他既是万分惊叹,又是莫名失落, 哪怕只是站在有些旧了的火车站, 他都觉得,穿着仿品运动鞋、拿着老旧砖块机的自己与这里的精致是格格不入的。
  为了在这个南方大都市生存, 他可谓做足了准备,比如精心采购了一身他自认为看不出是盗版的品牌运动装, 比如刮了半边原本清秀的眉毛, 也比如花掉仅有的积蓄刺了一手臂的纹身——即便那让从小怕痛的他几夜没睡好觉, 但看着镜子里带疤的脸与手臂黑色图案相得益彰, 他还是颇为得意。
  凭着这样的外貌和身高, 恐怕再厉害的人, 也不敢惹他。
  当年的他, 做好了被排外、被打量、被队友厌恶的准备,跃跃欲试地打算跟游戏中一样, 做一个冷漠凶恶的喷子, 所以一搬到新战队, 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一言不发占了他觉得最好的床位,睡觉都得把手臂伸在被子外面。
  几个来自南方的队友都比他矮半个头,好多天都没跟他有过游戏以外的交流,只有个东北的大哥与他身量相近,偶尔还会和他搭两句话。
  秦玦是全队年纪最小的,却也是全队姓格最孤僻的,他总不愿意跟着他们半夜出去撸串,直到有一次,最凶的东北那哥们儿给他打电话:“不是我说你,你这人咋这么不合群呢?”
  秦玦那时候还买不起智能手机,话筒里电流杂乱,刺得他心下一惊,有点无措,但两秒后,那边又传来声音:“给你烤个肘子,吃不吃辣?”
  秦玦一懵,那头就全是玩笑话涌进来:“跟不吃辣的人没有共同语言的”、“滚,吃辣就绝交啊”、“艹,你是湖南人吗儿子?”
  “我,不吃……”而秦玦则紧张到快要口吃,意思是自己不需要他们的烤肘子,几个队友却误会了什么,足足给他带了两大盒夜宵回来,说:“不吃辣就没给你放。”
  秦玦虽倔着没说话,但还是被那香气逼得挪动了两步。
  只是埋头啃了两串后,他仍想起来问:“谁付的钱……”
  当时的几个队友都没正面回答,反而笑着看他,说:“反正下次出去,你请客不就得了。”
  平常得再不能平常的那个深夜,仿佛只消半秒,年少的秦玦就没端住凶恶的表情——他真的没能想到,人生第一次集体生活居然不像他脑中描绘的那般恐怖。同样是男姓聚集的地方,竟然很奇怪地,没有人对他表示厌恶,也没人动身欺负或是嘲笑他。
  即便他把这归功于自己演技足够,遇到过的队友顶多知道他在躲避哥哥,从不知道他是同姓恋,但过程中他还是感觉得出,总还是有三两个心思细腻的人看出了些端倪。
  他曾为此惴惴不安,可他们却从未戳穿,除了不像从前一样大大咧咧触碰他的肢体,一切无异。
  ——为什么会这样?他百思不得其解,继续从几个维系时间不长的小战队辗转到如今的豪门IS战队,继续扮演着自己的直男角色,却直至今日,也未能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
  ***
  “你这两天是怎么了,他们喊你出去撸个串你都不去?”
  IS战队基地里,难得的休息日凌晨,柳泽看到崔雪致和沈烨带几个青训的小伙子出门去了,戚霁也因为感冒而离开得早,训练室里只剩了秦玦一个人,他便有些好奇,“你是不是两三天没出过基地大门了?”
  秦玦闻言,游走在键盘上的手骤停,半天才和他玩笑:“他……他俩那是出去嫖,我有免费的我就不出去了。”
  柳泽一笑,走过来拿本子拍拍他脑袋:“没看出来我们小戚可以啊,小小年纪业务能力都能到专业级别了?”
  秦玦心神不宁地抓紧鼠标,嘴有点瓢:“还行,50分钟……也就是跟我差不多的水平。”
  “50分钟?你?”柳泽笑出声,“从跟妹子发私信聊骚开始算?”
  训练室里的闲聊本来是跟平时一样互骚两句,秦玦却时不时就感觉呼吸混乱,有些答不上话。
  因为,前两天出现在基地大门外的那个身影冷不丁就会冲进他脑海,令他半秒就能忘记上一幕自己在说些什么,只觉心脏猛跳,大脑空白。
  即便与对方多年未见,但刻入骨髓的直觉却告诉他,那就是他同母异父的哥哥庐扬,也是他这么多年躲在游戏里厮混,想要逃避的噩梦。
  他相信,他离乡的这五六年,对方一定带着怨恨找过他。
  怨恨他为何跟人渣父亲一样喜欢男人,怨恨他不懂体谅和感恩,怨恨他逼得母亲心灰意冷,远走他乡。
  秦玦藏身于茫茫游戏玩家中,五六年没露出过踪迹,日子只要尚且能混口饭吃,他就打算继续这么混下去,不要梦想,不要未来,只求缩在自己的安全范围内,不再被人粗暴地掀开皮肤上结痂的伤疤。
  但DP战队解散的事却逼得他不得不借助IS战队的力量,还是出现在了他早该出现的赛场。
  从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准备好迎接这一天,迎接重新倾覆他身躯的噩梦。
  ——大不了就是被哥哥重新拽回黑暗之中,他只要证明了自己和战队的清白,也算不辜负这么多年游戏对他的拯救和陪伴。
  可是这里的一切却比他想象中更为温暖美好,一不留神,他就有了新的软肋,早已不想再回到黑暗之中,不想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
  唯一的庆幸的只有,哥哥还有一些自知之明,没有硬闯这座安保森严的建筑,恐怕只是日日徘徊在周围,像个耐心的猎人一样,静待猎物出现。
  他明知直面对方是迟早的事,却一直躲在基地里,既没有迈出去的勇气,也不敢告诉大家自己腹上耻辱的疤痕由何而来,只能怀揣一颗慌乱又侥幸的心,想着能避一天,是一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