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头痛犯 作者:二目

字体:[ ]

 
 
头痛犯 by二目
 
 
1
  
  「明天下午三点你有空吧?」
  
  女人问话时,柏安乔正半卧在床上,欣赏着阳光从她胸在线绘出的光弧。他懒散地用鼻子哼一声,随即便把昨夜碍事的枕头抓过来,轻轻托在颈侧,用着一个舒服的姿势去欣赏眼前美景。
  
  女人似乎也习惯了他这样,也就笑笑,偏身便从阳光中转开。无视柏安乔脸上种种失落,她伸手摸了一下他的头发——柏安乔是自然髦的,每到发胶失效的早上总会有点散乱——随即便走到房间一角,弯身便从她的小抽屉里拿出一个胸罩来。
  
  「Jessica?」
  
  「嗯?」女人转过脸来,却看到床上那个男人恶作剧一样的笑容。
  
  果然柏安乔松了松他那只被压得发红的肩膀后,便软声道:「没,就是想叫叫你。」
  
  女人向他投过一轻蔑的眼神。
  
  ——时间来到早上七点,作为一个专业人士,她自然亦已回复到一个高级管理人员应有的状态。
  
  她不再是昨夜那个躺在自己臂内,把所有无聊的玩笑话都听在耳内的女人了。认知到这一点让柏安乔有点寂寞,而这种寂寞驱使他走了下床,贴在女人白皮肤上,轻轻亲吻她肩膀。
  
  诚然柏安乔亦知道自己不得造次,所有女人的行动必须要按照预定的行程进行。他边吻着她,边讨好地摸索着胸罩的扣带。那是个棕红色、绣满蕾丝花边的胸罩,是一个适合成熟女人的款式,柏安乔对它所托出来的胸型亦感到十分满意,唯一的不足只在于它会大面积地遮挡着女人雪白的胸脯。
  
  啪的一声清脆在耳边响起,柏安乔感到有点苦恼,这种扣子平常他只需用单手解下,然而到戴上时,却不得不腾出双手来伺候。这就是所谓的破坏容易,建立困难么?在扣子合起的瞬间,许多臆造的诗句亦同时在脑中响起,比如是:扣子合上,门关起,女人走了。
  
  在柏安乔沉迷于艺术性的反思时,女人便已把衬衣、裙子和外套穿上。她坐在梳妆台前整理眉目,不像别的母老虎,她只化了一个淡薄的妆,涂了点口红,便把早上惫赖的神态隐藏在犀利的目光之后。
  
  「对了,安乔,可别忘了我们的约定。」在收拾包包的间隙间,女人从镜中瞄到了柏安乔,便再次对他作出警示。
  
  镜中的柏安乔软软的,似乎生来便没有骨头,就靠在墙上嘻嘻对她一笑:「明天下午三点,我知道了。」
  
  「你都不问要去哪里?做些甚么吗?」女人徐徐把她的钻石耳环戴上,用着一种怪责的目光,审视镜中的男人。
  
  柏安乔仍旧是笑了,那种笑似在讨好,却亦近于无赖。所幸他皮相好看,这般笑来,倒像是跟女人撒娇:「我在等你说嘛。」
  
  「年青人就这样,踢一踢,才动一动。」女人说罢,叹一口气。摸摸自己的脖子,大概觉得上头有点空虚,只好再抄出一条项链来挂上。「明天你早点到机场去,可别晚了,嗯?」
  
  「为甚么?」这次他如女人的愿主动问了,镜中那张秀丽的脸却似在嫌弃他烦。
  
  女人皱皱眉,整理一下头发,才又转身跟他说话:「去接我的儿子,知道了吗?」
  
  
                  2
  
  单兆源下飞机时,时间是三点十五分,班次没有误点,旅程亦很舒适。他推着行李车在入境乘客区域内徘徊,看着那一张张蠢脸,期望从其中一头哈巴狗衔着的白牌子上,看到自己被写得丑丑的名字。
  
  然而他错了,单兆源推着行李车,来回地走了一遍、两遍……到最后他停住下来,眼镜上反射过一轮光影,许多的闲人在他面前熙来攘往,他自然是不需要等待那个蠢货的,即使对方是母亲派来接他的人。
  
  收到母亲的电话时,单兆源只觉得这安排实在多余。他自问对这个城市足够熟悉,自然不需要任何向导,不过顾念那是一点出于亲情的关怀,他亦只好照单全收,毕竟多个熟门熟路的跟班,对他也是无害的。
  
  如今单兆源感到后悔了,世间很少的事情会使他感到懊恼。时差、以及长时间维持同一姿势的不适感开始在他身上显现,他烦躁地掏出手机,依照着真皮记事本上的数字按了一轮。
  
  好吧,电话没有接通。
  
  单兆源咬咬唇,开始思考这是怎么回事。他当然知道世界并不是绕着他旋转的,不过现在他既然身为老板,那些蠢钝的雇员便应该以他为世界中心。很好。单兆源瞄了瞄他的石英手表。预定的时间已经到了,他应该推着行李车到外头找辆的士,然后在车途中好好思考要怎样参那个蠢货一本。
  
  单兆源稳定地把行李车推出等候区,冷气轻轻的吹着,精巧的玻璃天幕透进了和缓的阳光,把前方一片灰白色的云石地板照得发亮。这一片广阔的空间布置得十分妥善和舒适,除了那个该死的家伙没来以外,其他的一切大致安好。
  
  行李车顺畅地滑动着,单兆源很快便调整了自己的心情,抬眼打算寻找最有效率离开这里的方法。就在这时他看到一只手,那只手出现在等候区旁的咖啡座中,一张暗红色的沙发椅柄上。依照手摆放的角度,单兆源判断它的主人必然已瘫软在沙发座中,全身松懈地睡着懒觉。
  
  在公众场合摆出这种姿势,那个人的质素想必亦让人皱眉。是以单兆源又多看了两眼,那只手下似乎枕着一张皱巴巴的纸,纸上用马克笔写了几个字。单兆源虽然不写汉字久了,不过那几个字却还是记得的……
  
  他很快地往前走去,几乎把行李都舍弃掉。咖啡座里座无虚席,这个只点了一杯鲜奶咖啡便倒头大睡的男人,对营业额来说无异是个障碍。单兆源打量了这个穿着t-shirt牛仔裤的人两眼,虽然他自己也为了旅途的舒适,只穿了Polo shirt和休闲绵裤,但作为迎宾者来说,此人的打扮却着实糟糕。
  
  单兆源自问并非一个苛求的人,然而作为上班族,最少也应该穿着裇衫西裤来迎接老板吧?
  
  顾不得鞋头的皮革会因而磨损,单兆源踢了那张沙发两下,张嘴便问道:「柏先生?」
  
  受到惊吓的男人在红色座椅上睁大了眼,左右张望过一遍后,又用着警戒的眼神打量自己:「你是?」
  
  「我是你要接的人。」
  
  单兆源点点那张皱成一团的废纸,态度和捏死一只蝼蚁没甚么差别。出乎意料地,那人脸上惊恐的神色反而退却了,捉住他的手便乐嘻嘻的道:「哦,原来你就是Jessica的儿子﹗我等你好久,还以为你不来了﹗」
  
  「我有给你打过电话。」单兆源动动僵硬的嘴角。
  
  「是吗?」虽然看起来自己差不多大,不过智商可差远了。只见柏安乔把手塞进裤袋里,掏出个手机来却又毫不在乎的道。「哦,原来真的有响过。」
  
  单兆源迅即判断对这种人生气只会白费多余的气力。看着机场内的人群,他自然希望能长驱直往,回到那个安静平和的居所,于是转声便问道:「你的车呢?」
  
  「车?」那人却给他一个反问。
  
  「对,你的车。」天知道这种废物为何在此?然而身为一个社会人,单兆源仍然维持着基本的礼貌。「难道你没有驾车来吗?」
  
  「啊,没有,我又不懂驾驶,要车来干吗?」柏安乔皱皱眉,似是在怪责他问了个傻问题。
  
  单兆源一时蒙了,还不知道该怎样接下去,手上便又被人塞进了一本厚重的旅游书籍。他看着那个庸俗地闪烁着金粉的封面,耳边便有一个声音随之推介:「你看看有甚么地方想去逛逛?Jessica叫我带你去玩,可也不知你喜欢甚么啊?嗯,你喜欢米奇老鼠吗?要不要到那个乐园去玩,新开张的,似乎还不错,还可以看到公主甚么的……」
  
  「够了﹗」有甚么东西被掷到地上,单兆源就不明白为何事情就不能按照预定进行。「你当我是来观光的吗?这里是我的家﹗我需要的只是睡床、晚餐和休息﹗」
  
  ——剎时四周的目光都往中心涌来,单兆源环视场内一周,这才发现自己的分贝着实高得过份。他把眼镜抓下来,苦恼地揉着眉心,低头便把自己的脸遮盖了。
  
  「算了吧……先离开这里好了。」
  
  那人点点头,捡起了地上的本子,便又勤快地走在他身后推起车来。或许是机舱里的承受气压与地面不同,一阵耳鸣响起,单兆源摸摸耳朵,只感到头颅隐隐作痛。
  
  
                  3
  
  柏安乔一坐上的士,便靠倒在窗侧睡觉,给予了单兆源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去肆无忌惮地打量着眼前这个人。他一边进行观察,一边把安全带扣好,狭小的车厢和绷紧的伸缩带对他高大的躯干来说无异是种压力,然而此时单兆源却无暇顾及于此。
  
  他只着眼于面前这一只匪夷所思的懒虫。
  
  人造的灯光大概有美颜和修辞的效果,以至于一暴露在阳光当中,柏安乔的缺点便一览无遗。他长得还算合适,总算是达到亚洲男性的标准身高,肩宽腰窄,看来也有练过,肌肉紧紧的贴在骨架之上,勉强也算身材修长。只是那人生活看来不太健康,这般年纪,头上却已冒出几丝白毛。眼眶下擦上一重死灰,整个人没清打采的,张着嘴便是呵欠。
  
  单兆源皱皱眉,他早不指望对方是个杰出员工,只是柏安乔似乎连常人的基本生活亦未能达标。
  
  他这般打量着眼前人时,那只浑圆的大眼睛却剎时睁开来,因为无神,看起来就像濒死的鱼类般使人发毛:「Jessica明明很年青,为甚么到你就这么老气呢?」
  
  这句话柏安乔说过便算,合起眼来,似乎也没有打算进一步补充注释。单兆源当下呆了,不觉伸手摸摸自己的脸,他从来以为少年老成是件好事,没想到在此处却会受到质疑。外间晴空万里,把遮阳的淡蓝玻璃都照得发白,世上所有的阴霾似乎都积累在单兆源的脸上,以致他从倒后镜中目睹自己顾影自怜的神态时,不觉吓了一跳。
  
  所幸的士司机是专业的,除了路面状况外也就再无暇顾及其他。大桥的剪影慢慢在他们身后移离,海洋、晴空以及蓬勃茂盛的树木都被水泥灌满,重新布置成一座座规格划一的高楼。
  
  对这一切单兆源都不陌生,同时亦不可惜。很快他们便到达了城中一处高尚住宅区,区内富丽堂皇,还有几尊引人发笑的希腊神像立在门前迎宾。单兆源随便指挥一下,车辆便驶入其中一座大厦前的空地。在支付车费的期间,旁边那人似乎被停车时的震动惊起,二话不说便像飞鸟般掠影而出。单兆源在车厢内冷眼旁观,只见柏安乔傻傻地在路边摸着头颅,与他对上目光,却又微微弯身作揖道:「哦,谢谢你了。」
  
  单兆源蹙蹙眉,与其说是惊讶柏安乔身上还有一丝受过教育的痕迹,无宁说是对这出奇不以的答复感到困惑。柏安乔在路边看了他几眼,摇摇屁股,转身便走了,似乎没半点儿帮忙卸下行李的打算。
  
  「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