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最远的距离(海盗风云13) 作者:松冈夏树

字体:[ ]

 
 
《海盗风云第13部——最远的距离》
作者:松冈夏树 
插图:宝石姬 
 
好黑,黑到搞不清眼皮是不是睁开了的地步——在海斗自觉到自己完全清醒之前,已经习惯静静地呆在黑暗里,不觉地听到船体倾轧的声音了。杰夫利说可以一直点着灯,但是那样反而让人睡不着觉。油灯跟着拍打船腹的波浪而摇晃着,伸伸缩缩地爬行在隔板上的影子诡异得无法形容。就好像等待着海斗入睡,要把他拖到什么地方去的怪物一样。
 
(虽然黑乎乎的很可怕,但是我也受够了影子一动就吓一跳了。)
 
海斗翻了个身,把脸埋在了杰夫利分给他的麻质床单上。扎破了布料的稻草茎刺到了他的脸颊。 
 
“疼……” 
 
海斗跳起来,然后叹了口气。他现在对船长室那软绵绵的床垫都快要想疯了,但他也知道,不能做出那么奢侈的要求。在船上,能确保一张没有多少湿气、也没有霉臭味的床铺有多难得,这他也很明白。弟兄们为了让他多少能睡舒服一点,尽量地做了清洗干燥,所以才留下了之前被稻草刺到脸那样的“小毛病”。
 
(要是我能用吊床,也不用给大家添麻烦了……)
 
吊床是又便捷,又清洁的东西。实际上海斗也一度尝试过了,但是半夜里咳嗽发作,随着痉挛挣扎,他摔倒了地板上,以后就只好另寻他途。也是啊,要是再因为这个受伤,就要更给大家添麻烦了。
 
“……话说回来,本来就已经够添麻烦的了。” 
 
海斗小声的嘟囔一句,把脸埋在了抱着的膝盖上。
 
在说出自己要睡在曾经禁闭米凯尔?卡萨贾的木料舱里后,那时候造成的骚动真是想起就让人忧郁啊。 
 
“别说什么傻话了。” 
 
杰夫利理所当然地反对。
 
“基德不是说了吗,要治疗喉咙的炎症,最重要的就是冷但清洁的空气。这船上最清洁的场所是哪里?” 
 
“船长室啊。虽然我不在的时候多少落了点灰的样子。” 
 
“既然这小子说不满意,那谁来扫除一下……” 
 
“没有这个必要。”
 
海斗忍耐着说明。
 
“我不能和你在一个房间里。虽然我想用布遮住嘴巴应该会没事,但是早上的话还是得拿下来。睡觉的时候会喘不过起来,说不定也要解开,更有可能不小心就掉下来,无论是哪个,都是一样危险的。” 
 
“危险?只不过是感冒而已,太夸张了吧?” 
 
“只不过?这可不像是在圣法兰西斯的宅第里,我只不过说身体发冷就脸色苍白的人说出来的话吧。”
 
“呜……”
 
杰夫利露出了“被你摆了一道”的表情,但他立刻展开了反驳。
 
“可是我很健康,健康到了体力没地方使的地步。根本不会得病的吧?就跟你看的一样,我跟你在一起过了一夜,不是活蹦乱跳吗。”
 
我希望的是你以后也什么事都没有,健健康康地活下去啊,海斗继续辩解到:
 
“这是万幸。但是在我们回到英格兰之前,必须要保重才行。我想你应该不会忘记,文……维特森让我逃走,背叛了菲利普二世的事暴露了的话,被逼到了窘境的劳尔可能会恼羞成怒杀了我的。也不知道他们的争斗有没有分出胜负来,可是根据情况,对方不是不可能展开追击吧?” 
 
这是个谎话。文森特是不会追上来的。但是对他很抱歉,海斗如今不能说出实情来。在平安回到普利茅斯之前,不能让杰夫利他们知道自己生病的事,更不能让他们感染。所以最重要的就是在不引起大家的疑惑的前提下,给自己创造一个隔离的环境。
 
“的确不能轻视,但是……” 
 
杰夫利还要反驳,但海斗举起双手打断了他。
 
“那就这样做吧?我只在睡觉的时候到下头去,白天就在船舱里,呆在你看得到的地方。” 
 
海斗确认了一下口罩严实地遮住了自己的嘴巴,然后抱住了一脸不满的杰夫利。 
 
“我也不想要离开你的啊……可是,航海的时候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杰夫利也用力地抱紧海斗身体。 
 
“就算超群的预言者也无法占卜自己的未来吗。” 
 
“嗯。”
 
又必须要撒谎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回到了以前的生活中吧。海斗闭上眼睛,忍耐着胸中的疼痛。一直欺骗着比谁都要更重视的人的疼痛——总有一天,自己会习惯这种痛苦的吧。只能祈祷会是这样了。
 
“我知道了。”
 
杰夫利放弃地叹了口气,亲了海斗的额头。 
 
“总之先这样处理好了。” 
 
“谢谢您,船长。”
 
海斗的“请求”,杰夫利很少会拒绝。所以这次他也达到了目的。虽然每天早上只要见面,就必须要忍耐他嘟嘟囔囔的牢骚才行。
 
(特别是昨天,真是辛辣啊。)
 
海斗抱着膝盖,好像陷入了静风状态的船一样,呆呆地委身在回忆之中。 
 
“本以为好不容易把你夺回来了,总算能睡个安心觉了呢,没想到是这个样子。”
 
可能是睡得很不好的缘故,刚起身的杰夫利就好像绝食了三天的狮子似的,心情糟到了极点。 
 
“差不多该放弃了吧?在我做船舱侍者的职位之前,你不也是一个人睡的吗?”
 
用这种话去劝杰夫利,基本上都只有失败一条路而已。看到那仿佛晴朗日子里的大海一般碧蓝的眼睛里闪过危险的光,海斗不由得暗自后悔。
 
“你已经嫌我烦了吗。”
 
“怎、怎么会……我才不是……”
 
“我还想着你回到了我身边,一切都会恢复到和以前一样的,看起来是我自作聪明了。”
 
“杰夫利……” 
 
“你说你不想要离开我,这是假的吧?每天都缠着你的男人,让你厌烦了吧?” 
 
“我才没这么说!”
 
海斗大声地否定,伸手抓住了杰夫利握得紧紧的拳头。 
 
“我一直……想要回到这里,回到你的身边。想要和你永远在一起。我的这种心情没有一点的变化。”
 
 
杰夫利的身体仍然绷紧着,他说:
 
“可是,在我看来,你在想的是另外的事。” 
 
海斗猛然紧张起来,杰夫利露出了讽刺的笑意。 
 
“你以为我没有发现吗?你和我说的都是些无所谓的话,而在这时间里,你的心却在远远地彷徨着。你现在还把那件黑色的斗篷珍重地收在你的衣柜里,你还在想着那个把它给你的男人吗?” 
 
“不是的!”
 
海斗探出身体,牢牢地凝视着杰夫利的眼睛。他的确是说对了,但是海斗想的却并不是文森特。只有这一点,海斗不希望杰夫利误会。 
 
“我承认我在走神想别的。但那是该怎么才能止住咳嗽。想着接下来能不能平安无事地回到英格兰。回去了之后要是再被沃尔辛厄姆召去要怎么办。要担心的事堆得像山一样高,所以我根本没有为已经过去的事而苦恼的闲工夫。要不是你说起,我都已经忘掉文森特给我的上衣了。” 
 
是表情与声音传达出真相了吧,杰夫利阴云满布的眉头稍稍地舒展了开来,海斗在心里松了口气。 
 
“秘书长官大人怎么样也能对付的,可是……这样的事和我说不就好了吗。” 
 
杰夫利张开拳头,伸出了那只手,抚摸着海斗的脸颊。 
 
“对策都已经制订好了。本来想在回国之前再告诉你详细的,但你这么在意,就在这里说出来吧。我马上去把那捷尔和基德也叫来,一起商量……” 
 
海斗摇了摇头。 
 
“既然那么重要,那不用现在说的。” 
 
“可是你会不停地去想吧?” 
 
“多半在听到你说的话时,并不是完全释怀的吧。当时觉得没问题了,过了一阵子又会觉得隐隐地不安了……” 
 
杰夫利的食指关心地在海斗的脸颊上彷徨着。
 
“也就是说,没有必胜的王牌吗?”
 
“可以这样说吧。”
 
“真是丢脸啊。我能够做到的也只有守望着你罢了。”
 
把自己的手叠在喃喃的杰夫利的手上,海斗露出了微笑: 
 
“我自己也很不中用啊。也许是因为感冒太顽固了,心情才这么低落的吧。” 
 
杰夫利把海斗抱了过来,好像在安慰哭泣的小孩子一样,温柔地轻拍着他的后背。 
 
“要快点治好才行呢。等你好起来,我们还有好多好多必须要做的事。首先要重新染头发,你的头发长长了好多,也都斑斑驳驳了。然后叫裁缝来,给你重新做身黑衣服。啊,对了,在伦敦订做的红衣服也送来了哦。我们还要去买配那身衣服的长靴。这次也一起订做成套的剑带吧。虽然你不喜欢长剑,但是短剑一定要随身带……” 
 
为了不让他好不容易高昂起来的情绪又低落下去,海斗点了点头,心中想着,想要一直都看到那快乐的表情。不想让他因为自己而难过悲伤。
 
(如果时间能就这么停止就好了……)
 
伴着苦笑,海斗终止了回想,他慢慢地抬起头来,然后望着一成不变的黑暗。自己想要回到英格兰去,可是另一方面,却又对回去觉得恐惧。在病情还不明朗的现在,这样瞒着并不是一件好事。可是一想到说出真相之后杰夫利会有什么反应,就忍不住地恐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