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霸道医生神精受 作者:玉子蝴蝶(下)

字体:[ ]

 
  ☆、第一章 病情加重
 
  “赫牧的病情加重了。”萧浩南皱着眉头瞧着被关在独立病房中的赫牧,对着面前一脸紧张的管家和吴妈说道。
  “萧医生,我们可不可请更好的医生,前来帮助少爷?”吴妈一听,有些为难的看着萧浩南。“你现在请谁来都没有,赫牧现在什么人的话都听不进去,而且就算是你们找到了国外,医疗水平一流的医生来,语言不通也是没用的。”萧浩南摇了摇头,瞧着被束缚带紧紧固定在床上的赫牧道。
  “这。。。。难道,就只能这样了么?”吴妈走进了窗户,见着床上一副龇牙咧嘴的赫牧。“我想再观察几天吧,若是可以,我会让我的老师帮忙,她对于药膳治疗很在行。”萧浩南沉默了一下,接着说道。
  “直接用药不行么?”吴妈显然是有些着急。
  “若是你们希望,赫牧今后连生活都需要你们全权照顾的话。。”萧浩南脸上一黑,立马摇了摇自己的头。
  “这。。。”吴妈有些犹豫的看着的管家,眼中带着一丝的迷惑。
  “药物会影响赫牧的智力,我不提倡让他过多的吃药。而且,赫牧对大部分的药物有严重的过敏症状,能不用最好不用。”萧浩南接着说道。
  “萧医生,我们能带少爷回家么?”吴妈听后又是低下了头,沉默了许久抬头对萧浩南道。
  “暂时不建议你们带赫牧回去,我怕他现在的情况,要是再遇到点儿事儿,会更严重。”萧浩南瞧了眼手掌的记录,很是肯定的摇了摇头,指着赫牧道。
  “那我们明白了。”管家拉住了还要说话的吴妈,瞧着被绑住床上的赫牧。
  “吴妈,你放心赫牧一直是由我照顾的,没问题的,一起都会好起来的,你要相信赫牧。”萧浩南点了点头,很是诚恳的看着两人道。“我想让你用这个药试试。”管家却打自己身旁的手提包中拿出了一个金属盒子来,递给萧浩南。
  “恩?这是什么药?”萧浩南打开盒子,便瞧见了里面透明状的液体物质。
  “是少爷,当初研究成功的药物之一。”管家指了指那被装在特殊定制的容器里的液体道。
  “有医疗许可证么?”萧浩南将那东西拿起对着阳光处看了看。“因为这里面涉及一些敏感试验,所以在国内没有。”管家有了摇头,低声说道。
  “那国外啦?”萧浩南将那东西放回了铁盒子。“也没有。”管家摇了摇头。
  “那我就不能用了,我不想冒着风险,赫牧就算是有病,也不能成为实验体。”萧浩南听后当即否决了管家。
  “可是,这是成功了的。”吴妈急忙上前指着那盒子的液体道。
  “那有没有试验报告一类的,或者是成功案例,以及别的。”萧浩南先是有些迟疑,随后好似挣扎了一番再次说道。
  “有!”吴妈急忙打管家的手提袋中拿出了一垛文件交给了萧浩南:“我这里有,你看这就是少爷以前的。”
  “我会看的,不过现在我暂时不同意用这个。”萧浩南看着自己手中的文件,随意翻了翻,虽然很多东西自己的不清楚,但是如果交给萧昊易,他应该会知道这药到底是用来做是么的。
  “这也许能帮助少爷恢复。”管家看着萧浩南手中的文件接着说道。
  “我会认真看看的。”萧浩南点了点头,紧紧握住了那文件夹。
  管家见着萧浩南收下了文件夹,答应考虑。于是,带着吴妈现行离开了疗养院。
  “叮叮叮。。”管家刚走远,萧浩南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喂?妈,怎么了么?你为什么哭了?”萧浩南打听筒那边听见萧母委屈的哭泣声。“浩南啊,他们要拆迁。”萧母似乎是一面哭着一面说道。
  “什么?公告不是才贴出来么?怎么说拆迁就拆迁了?”萧浩南听后很是吃惊。
  “总之,你给你们院长请个假,回来看看吧。”萧母那边很是吵架,人声很多。
  “可是。。。”萧浩南随意瞟了一眼,屋中的赫牧,有些迟疑起来。
  “你大哥的电话打不通,也不知道去哪儿了?你爸又是个不管事儿的,我拦不住他们啊。”萧母接着哭述道。
  “那隔壁啦?隔壁的阿姨们回来没有?他们怎么说?”萧浩南皱眉,手掌微微握紧了手机道。“不提他们,反正这房子我是不能让他们动的。”萧母很是沮丧的说道。
  “妈,你等着啊,我马上请假,等我回来再说,你别激动,别人家吵架知道么?”萧浩南想了想,最后下定了决心对着萧母道。
  “你赶快回来啊。”萧母似乎是擦了擦自己的鼻子道。
  “萧浩南,你干嘛啦?不去照顾吕冷了啊,小心我告你旷工。”一个长得很是乖巧的小姑娘,打一旁走来瞧着萧浩南笑着道。“郑果儿,来你替我看着他。”萧浩南砖头就瞧着郑院长交代过来的警察妹子。现在是一声粉色的护士打扮,一头利落的齐耳短发。
  “他是新来的病人?”郑果儿走到了赫牧病房的窗前,探头瞧了瞧赫牧现在的情况的,低声问萧浩南懂啊。“不是。不过他的情况比吕冷要严重的多。我现在要回家一趟,你替我看着他,千万不要让任何人接近他知道么?”萧浩南摇了摇头,瞧着郑果儿微微皱眉。
  “他的攻击型那么强?”郑果儿一听,立马大惊小怪的捂着自己的嘴巴对着萧浩南道。
  萧浩南没有电头也没有摇头,指着赫牧道:“还有,千万,千万别让他见到吕冷。”
  “啊?”郑果儿一听,立马犯难了,有些不想帮忙的模样:“那我怎么看护吕冷啊?”“你可以拜托别的医生代看。”萧浩南将自己手上的记录表撕下一张交给了郑果儿道。
  “我来吧,萧医生。”楚医生打一旁走了过来,,走到了萧浩南身边也是看着屋中的情况道。
  “楚医生。”萧浩南砖头就瞧着楚医生瘦了大半,显然当初那个因为药物死亡的病人对他的打击很大。
 
  ☆、第二章 爱的认知
 
  “我手下暂时也只有一个病人,我让郑护士带着他去吕冷哪儿,这儿有我看着,你放心。赫牧不会出事儿的。”楚医生微微笑了笑看着萧浩南道。
  “哪那儿成啊!这可是我和萧医生的病人,怎么能劳烦楚医生啦?萧浩南你放心,我一定替你看着赫牧,保证他一根毛都不会少。”郑果儿一见到楚医生出现便是一副戒备的模样,当即挡在了楚医生的面前指着赫牧道。
  “楚医生谢谢,就让郑护士看着吧。赫牧只要被捆着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儿。”萧浩南考虑了一下,接着说道。
  “那好吧,我有空回来看看的。”楚医生见着郑果儿的模样,只得点了点头又说道。
  “好,谢谢。”萧浩南很是感激好心的楚医生。却突然心中闪过一个想法,砖头就对郑果儿说道:“对了,吕冷还在做催眠治疗,我不希望你提及过多的敏感词,郑护士。”
  “这个。。。。”郑果儿有些故作迷糊的看着萧浩南道:“什么是敏感词?”“就是关于吕冷那段不好的记忆中的,人物行为地址和一些敏感词汇。”萧浩南很是严肃的看着郑果儿道。
  “那我什么时候才能。。。”郑果儿立马急了,挺起自己的胸膛,好似很不愿意。
  “等,治疗结束。我会替你问他的。”萧浩南接着说道,随后转身就要走:“我去找院长,你有什么话要我带给他的么?”“不用不用,什么都别说的好。”郑果儿立马摆手一副嫌弃的模样。
  “楚医生,我先走了。”萧浩南点了点头,又对楚医生说道。
  “慢走啊。”楚医生点了点头,又是多看了里面的赫牧几眼。
  “这里面的病人得的什么病啊,攻击性据说特别的强。”郑果儿见着萧浩南走了,急忙走到了楚医生的身边,八卦嘻嘻的问道。
  “他叫赫牧,是这疗养院的股东。你要是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去询问前任院长去。”楚医生随意瞟了这个妹子一眼,接着说道。
  “啊?开疗养院还能变神经病?”郑果儿显然是吃惊不小,有些惊异的看着赫牧道。“你哥和你爷爷,不也是疗养院的院长么?”楚医生皱眉,瞧着这个郑果儿又是说道。“......难怪,我总是觉着他们两个太过于神经敏感了。原来这东西还是有些传染性的啊!”郑果儿却是嘟囔着自言自语道。
  “郑院长。”萧浩南直接推开了院长办公室的门,就瞧见郑院长坐在桌子后,手里正摆弄着个魔方玩儿。
  “是萧浩南啊,找我什么事儿么?”郑院长见着萧浩南来了,急忙将魔方放到了抽屉里,站起身来。“我家里出了点儿事儿,想先回去一趟。”萧浩南倒是不客气,直接说道,顺便把假条放到了办工桌上。
  “这个...”郑院长拿起了假条有些为难的看着萧浩南。
  “是急事儿。”萧浩南接着道。
  “不是,我说萧浩南啊,我们好歹是兄弟一场,虽然你也算是赫牧的半个全护。但是总不上班的,你的同事会有些微词的。”郑院长将假条放到桌上,让萧浩南坐下道。
  “我会注意的,尽量不在发生像前几天的事儿。”萧浩南点了点头,心中自然也是明白的。
  郑院长想了想又接着说道:“萧浩南啊,这个月的全勤奖你是必然没有了。”
  “我明白。”萧浩南也是点了点头。站起身就要走。
  郑院长又突然说道:“乘着你还没走,我想和提提一件事儿。”
  “是什么事儿?”萧浩南只得坐回了凳子上。“你是不是喜欢赫牧?”郑院长直视着萧浩南的眼睛问道。
  “恩?”萧浩南一愣,倒不是奇怪郑院长知道自己喜欢赫牧,而是奇怪这个郑院长怎么反应这么慢,到现在才看出来。“我看你已经超出了一个医生该有的行为规范,过于关心和照顾赫牧了,你要知道这对于精神科的医生来说不是件好事儿。”郑院长见着萧浩南的反应立马黑下了脸来。
  “我是喜欢赫牧,一年前就喜欢。”萧浩南倒不觉着自己这么做有什么错误的,很是直接的说道。
  “萧浩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违反规定的!”郑院长一听,立马就站起了身,重重的用手击打了桌子一下。“我知道。”萧浩南点了点头,却丝毫不肯认错的模样。
  “作为赫牧的医生,一个精神科的医生怎么可以喜欢上自己的病人?这样对于你,对于你今后的发展都是有很大的问题的。”郑院长瞧着萧浩南的模样,突然觉着自己丝毫才是那个毫无底气的过错者一般。
  “赫牧不会。”萧浩南连想都没想,直接很是肯定的说道。
  “你要是喜欢别的病人,没有住进院里的病人,也许我作为兄弟,我会支持。”郑院长见着强压措施对于萧浩南毫无用处,只得用软的说道:“可是赫牧是重症患者,说不定他一发起疯来连你也会杀。”
  “我会想办法治好他的。”萧浩南先是不语,随后充满底气的说道。
  “治安好他?我从没听说过,像他这样类型的患者是能治好的。”郑院长低声诽谤道。
  “能的。”萧浩南却是铁了心道。
  “他是先天性人格缺失!你治不好他的!”郑院长一听,打自己的抽屉里抽搐一份报告,直接砸到了桌子上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