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再硬了 作者:顾臣臣

字体:[ ]

 
 
文案:
     楚穆:“所以你是要告诉我,你不能控制你的下半身,它会自己硬起来?”
 
林原:“QAQ”
 
灵感来源于B站寄生兽弹幕,小!清!新!短文,纯粹恶搞,逻辑已死,各种狗血。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原、楚穆 ┃ 配角: ┃ 其它:
 
 
==================
 
  ☆、1
 
  “小金,拜托你不要在公众场合乱动好吗?”林原躲在卫生间的隔间里,看着自己下半身那个不可言说的位置,一脸郁结。
  “为什么?”小金睁开一只眼睛,幼童般的声音透着天真,“你在生气?”
  林原几乎要抓狂,任谁在同事聚会的时候被看到胯/下莫名其妙的凸起,心情都会不好吧。他想起楚穆当时那个微妙的眼神,简直想直接辞职。
  小金仔细观察林原的表情,大概是察觉到他略微的怒意,解释了一句:“我是答应过你尽量不在有人的情况下出现,但是由于你的自主活动导致我感觉受到威胁,所以才会想要夺回控制权。”
  林原脸上有点热,自主活动……当时的确是感觉燥热,没办法,楚穆喝了酒靠在自己肩上,脸颊微红、眼角湿润,温热的呼吸吐在自己脖子上,禁欲了这么多年的小处男当然会有些心猿意马。
  小金丝毫不介意林原的尴尬,继续道:“你心跳很快,刚刚也是,但是又不像是害怕,所以我只是出现了一下,并没有发动攻击。”说着,还拉长了身体,试图证明自己发动攻击时的形态。
  林原抚额:“小金,你先收回去,你这样运动让我觉得很痛诶。”林原觉得自己接受小金寄生在自己的那个位置已经很伟大了,但他实在不太能忍受自己的那个部位被拉长到自己眼前这个高度啊。尤其是龟/头下面一寸的位置出现一只圆眼睛,怎么看怎么诡异。
  小金不以为然:“这只是你的错觉,当我控制主导权时,你这个部位根本不可能有包括痛感在内的任何感觉。”
  那你也不要说出来啊,就像在说我不行一样。林原心里哀嚎,面上却恢复了冷静。“我们进来已经够久了,应该出去了,所以你先不要出来可以吗?”
  小金大概也觉得有点累,听话的缩回去不动了。
  林原吁了口气。他还记得几天前,自己因为白天不小心看到楚穆的裸体,实在有些心痒,躺在床上打手枪。快到高/潮时突然感觉一阵刺痛,让他当场就软了,捂着丁丁在床上打滚,担心自己是不是出现了什么问题。于是等疼痛劲缓过去,他把丁丁翻来覆去拨弄了几下,嗯,还好,除了没有感觉之外并没有什么不妥。
  什么!他突然反应过来,没有感觉,不就是阳痿吗?!这种事可不是开玩笑的。他手上用劲来回撸动,甚至还用了好几个花样,可是,还是没有反应QAQ。林原这时真的是欲哭无泪,怎么撸个管还撸出阳痿来了,这绝壁世间少有吧。正当他出神想着要不要请假去看男科的时候,房间里突然传出孩子的声音。
  “手,不要,再动了。”
  林原吓了一跳,手上动作也停了,他动作迅速地把被子盖在身上,故作镇定道:“你是谁?怎么会在我房间?”
  那声音没再出现,林原松了口气,以为自己是因为情绪太激动出现幻觉,准备穿上内裤去泡杯牛奶安神。他正要套上,突然看见自己丁丁上出现一只眼睛,心跳猛然加速,身体都僵硬了。
  “你,怎么了?”
  林原又听到那个孩子的声音,不过这回他知道声音出自哪里了。他清清楚楚的看见,那只圆眼睛下面又冒出一张嘴,吐字迷糊,但完全可以明白什么意思。林原敢保证,他这时的肾上腺激素绝对达到一个人类无法企及的高度,他都不知道是怎么动作的,竟然直接把内裤套上了。内裤弹到下腹,“啪”的一声,林原回过神来,额上冒出冷汗。他想再拉开内裤看看刚刚那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但又怕那不是错觉,一时僵在原地。
  不过,五秒钟之后,他就不需要担心了,因为,那个不明物体,竟然从内裤侧面冒了出来,连带着丁丁,都被拉长了一大截。
  “你,弄疼我了。”它睁着眼睛说。
  这个长度,应该可以去申请吉尼斯了吧。林原这样想着,很没出息的晕了过去。
  醒来是后半夜,林原为自己之前的反应感觉羞愧,竟然娇弱到直接晕倒,不过现在倒是镇定了下来。他看了看自己穿着内裤显得毫无异常的下半身,知道里面有一个奇怪的东西,额,长在自己丁丁上orz。他握了握拳,决定跟这个会说话的东西好好谈谈,于是把内裤脱了下来。
  “你在找我?”眼睛张开。
  林原咽了咽口水,点头:“你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在我,额,我身上?”
  “你可以叫我小金,我在你晕倒的时候查过资料,你这个星球上没有任何有关我的说明。”小金伸出“手”指了指书桌上发着幽光的电脑。
  林原也转头,脑海中出现的场景是自己下半身那个不可言说的位置在键盘上磨蹭的样子,不禁一脸黑线。“所以你是外星生物?”学习能力倒是不错,他记得自己晕倒前的那个声音,话说的一点都不连贯,现在却完全没那种生涩的感觉。
  “你可以这么认为。不过更准确的说法是因为时空裂缝出现了问题,才导致我来到你这个时空。”
  林原抓住了重点:“所以你原本不是要来地球的,你会离开?”
  小金点头,其实只是让那个部位弯曲了几下:“是的,这个时空存在的射线跟我不相容,我不能直接暴露在空气下,所以只能寄生在你们人类身上。而等我完全恢复力量,就会去另一个时空。”
  林原若有所思,只要能离开就好。不过对于小金寄生在自己这个位置还是感到无比别扭,于是又道:“那你能换个地方寄生吗?还有,我的毛病是因为你?”
  小金回道:“不行,选择是自动的,必须寄生在当时最具热量的地方,一旦完成就不可更改。”
  林原苦笑,所以是因为自己当时在打手枪,最热就是脐下三寸这个地方,才会这样。不过他换了个想法,要不是这样,极有可能就会直接被寄生在大脑了,毕竟人体在安静状况下产热最多的,是肝脏和大脑。相比较而言,这个还好一点。
  小金停顿了一下,反问道:“什么毛病,你是指你的生殖器暂时失去感觉功能吗?这是毫无疑问的,在我出现时,就已经切断了它与你的神经联系。”
  林原闻言急忙问道:“那还会好吗?”我可不想一直阳痿啊,人生已经苍凉如雪,再剥夺这一个乐趣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小金奇怪道:“当然,等我消失就恢复了。不过我查到,你们男性人类非常看重生殖器的长度,是否能够勃/起以及勃/起的时间。虽然我不能理解这种攀比的行为。但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我可以在休息时解除切断。好了,我累了,要休息。”说完也没管林原的反应,闭上眼睛消失了。
  回忆到这里停止,这几天两人,不,是一人一外星虫子的相处还算融洽。林原直接提上裤子,是的,他没有穿内裤,因为小金说那样让它不舒服。而他也担心小金在公众场合做出某些不适宜的举动,就以不穿内裤为条件跟他交换在有外人在时的控制权。不过显然,这点无法保证。他只能希望这种时候尽量少出现了。
  林原抹了把脸,想起自己发现小金乱动让那个地方有变硬的趋势,然后匆匆忙忙跑出包厢的举动,还是感觉很心塞。也不知道楚穆会怎么看他,会不会觉得他是变态啊QAQ。不过也没办法,只能见机行事了,林原松了松领带,深吸口气,回去了。                    
    
 
  ☆、2
 
  KTV包厢里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灯光幽暗,一群人在那里鬼吼乱跳。林原视线在里面一一扫过,心提起又放下。楚穆不在。
  他走进去,穿越地上丛丛的醉鬼,问还清醒的几个人:“诶,楚经理呢?出去了?”
  那几个麦霸敷衍道:“刚出去了吧,你去找找。”
  林原摸摸鼻子,知道这几个人只要拿着麦绝对六亲不认,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出去找了。林原本来还担心楚穆会找不到回来的路,不过他显然低估了对方的酒醉程度,他走到一个拐角,就看见楚穆一脸酡红,正对着落地玻璃窗乱拱(⊙o⊙)。
  楚穆听见有人叫自己,他努力睁开眼睛,模模糊糊的认出是林原。
  “你怎么才来?”眼里水雾朦胧,露出只有醉后才可能出现的委屈表情。
  林原搂住楚穆的腰,替他揉了揉额头上的红印,温声道:“学长,我送你回家。”
  楚穆浑身软的不像话,整个人直接挂在林原身上,闻言连忙点头,嘴里还不断嘟囔:“小原你来得太慢太慢了,我都等了好久,再这样我就不跟你玩了……”
  林原勾起唇角,楚穆这么长时间还是没练好酒量,大学时也是这样,醉酒后年龄就会一下倒退到幼稚园,各种撒娇抱怨碎碎念轮着来。“是,是我不好,还有学长,都说了不要叫我小原的,跟女孩子似的。”林原趁机捏了捏对方漂亮的脸蛋。
  走出钱柜,两人都喝了酒不好开车,于是只能叫车离开。两个大男人黏黏糊糊地坐在后座,其中一个还不断乱动,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们好几眼。林原有些不好意思,等到了楚穆的公寓,付了车费就急急忙忙下车了。电梯一路上到7楼,幸好林原经常来楚穆家过夜,有公寓的备用钥匙,他看着怀里已经闭上眼睛的人,松了一口气。
  将人放在床上,脱掉衣袜鞋子。林原想着今晚两人都没吃什么东西,熟门熟路的在厨房里煮了点面。回到主卧,果不其然,楚穆睁着眼睛坐在床上,看见自己,露出嘴角的梨涡撒娇道:“小原,我饿。”
  看着暗恋的对象露出那种全然信任的可爱表情,虽然知道是因为醉酒意识不清,可林原还是觉得自己快要控制不住身上的煞气,不,是色气了。
  “有点热,而且心跳又加快。”小金突然从牛仔裤前面的拉链里冒出来一小截,它转了个方向看向楚穆:“所以你这是发情的表现?原来如此。”
  “咦,小原,是谁在讲话?”楚穆睁着圆圆的眼睛,视线在林原身上打了个转,不过因为光线昏暗,再加上自己眼前模糊,什么也没看见,只好循着声音发出的位置爬过去。
  小金可不管场合,说了一句“危险解除,我继续休息”之后就让意识回笼了。
  只是这可吓坏了林原,小金虽然消失了,可那块东西却还直直的立在外面。这么个诡异的情景,怎么想也不能让楚穆发现啊,又不好直接用手捂住,林原只能略微侧了个身,希望躲过对方的目光。只是他忘了,侧身这个动作,刚好能让人十分精准地看见凸起那个部位的轮廓。于是,楚穆停下了动作,张大了嘴巴:“小原,你,不小嘛。”说完脸上还浮起红晕,只是因为本来脸就红,根本看不出来。
  至少林原是看不出来,也没注意到,他这时正面红耳赤的把那东西塞回裤子,边低头动作,边语意模糊的解释:“额,有点热,那个,所以,额,拿出来凉快一下。”
  楚穆眼神乱飘,胡乱点头,也不知是不是真的相信了。正好这时肚子叫了起来,胃里空空的感觉回来了,他也就暂时忘记了这一茬,瘪嘴抱怨:“我好饿。”
  林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反正这么多年,自己大部分尴尬的事都让楚穆看见过,而且面都煮完好一会儿了,再不吃就不好吃了,于是说道:“学长,我做了面条,出去吃点吧。”见楚穆点头,只是身体还有些晃,连忙上前帮忙,伸手扶着对方。
  林原感觉自己伸手的那一瞬间楚穆的身体僵硬了几秒,虽然很快就恢复过来,但他还是感觉到了。然后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这只手,刚刚,摸过那个地方,还没洗手。林原脑子都快一片空白了,最后还是在楚穆委婉提醒下,才在拿起筷子前去洗了个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