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回南天+番外 作者:寒菽

字体:[ ]

 
文案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重申一下,本文灵感来源是《单身男子》。
◎腹黑冰山高帅穷(渣)攻×温柔天真白富美受,
攻是对艺术一窍不通的理科穷学生,受是成名青年画家、文艺老宅男。
◎年下19岁,攻是受初恋男友的儿子,受不是小三,不是小三,不是小三
◎前虐受,后虐攻,1V1,HE,攻受开车的时候攻满18成年了。
不换攻,不换攻,不换攻,打死都不换攻
◎文笔白烂,狗血一大瓢一大瓢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甜文 
主角:祈南,郁嘉木 ┃ 配角:祈东、傅舟、司睿、岑川、日记本 ┃ 其它:年下,叔受
 
 
 
 
第1章 
  地铁到站,郁嘉木随着人氵朝涌入这钢铁罐头内,如今是下班高峰期,没有位置,只好抓着钢管站着。
  人太多了,他觉得有点气闷,手指勾着领带结松了下,呼吸顿时畅快了不少。
  郁嘉木还不太习惯西装。
  他还是大一新生,刚考上大学,离开家,来到远方的城市读书生活,这次因为有个活动,所以他换上了一身正装,犹如套在黑色钢条中,笔直规正。
  他上学早,其实还要过小半年才满十八岁,但是天生一副强健的体魄,身高也足有一米九,高高大大,而他父母在他九岁时就离婚,让他早熟沉稳,如此一来,穿着这身西装,看上去完全就是个成熟英俊的社会青年。
  郁嘉木慢慢地注意到有个人在悄悄打量自己,他皱眉望过去,同角落里的青年目光相撞。
  对方愣了一下,雪白的脸庞像是罩上一层蔷薇色的轻纱,垂下纤长的眼睫,低头,把脸往脖子上围着的厚厚的编织藕色围巾里埋住,只露出一双小鹿般的眼睛,左眼角旁一颗小痣,又偷偷觑郁嘉木一眼,发现郁嘉木还在盯着自己,连忙慌张地错开眼神,耳鬓边一绺黑色的发丝滑过绯红的脸畔。
  郁嘉木看到他红玉般的耳垂。
  不过即便只能看见半张脸,郁嘉木也能看出这个男人很漂亮,他穿着件英伦风的大衣,围着条宽大的菱形编织羊毛围巾,衬得脸更小了,檀木般乌黑的头发有点长了,在脑后随意的扎了个揪,刘海也长,发梢快碰到睫毛。
  给人的感觉像是冬日的阳光,恰到好处的温柔。
  很眼熟。
  但一时半刻之间,郁嘉木记不起在哪里见过他。
  地铁靠站,又涌上来一拨人。
  其中有个孕妇。
  坐在角落的青年让了座。
  孕妇对他道谢,他终于从围巾中探出脸,莞尔一笑,说不用谢。
  郁嘉木看到他浅浅的笑脸,心弦蓦地被拨动了一下……真好看。
  青年找了下拉环,都占了人,踉跄着在人群中挤来挤去,正好到郁嘉木身边时——地铁到站,人群摇晃。
  不偏不倚,这个美貌的男人正好撞在郁嘉木的胸前,郁嘉木扶住他。
  “站在这吧。”
  郁嘉木放开手,说,让出点位置。
  “谢……谢谢。”
  对方低着头,踟蹰着握住钢管,头埋得更深了,鬓边有两绺头发没有扎好,胡乱卡在围巾的缝隙里,发梢翘起。
  郁嘉木百无聊赖,打量起他的手,手指纤长,指骨清瘦,指尖和骨结微红,蓝色的静脉犹如安静绵延的山峦,蛰伏在他苍白单薄的皮肤下,若隐若现。
  郁嘉木想起母亲在家种的茶花,品名是花鹤翎,曾有一朵他开的格外喜欢,花瓣通体雪白,只有边缘染着粉红。
  视线又转移到他的脖颈,也红了,他的后颈上有两颗小痣。
  他们没有说话。
  郁嘉木不动声色地悄悄看着他,就这么看了一路,到了自己抵达的站,他也没下去,等到青年到站,他才跟着下去。
  人太多了,就像一滴水落进大海,郁嘉木被人推了一把,再一眨眼,青年就不见了。
  他四下环顾好几周,没找到人,只好怏怏放弃。
  他半路上就想起这个青年是谁了——
  他爸爸的情人。
  那时候他还不姓郁,姓傅。
  他的爸爸傅舟喜欢男人,但是家中又逼他传宗接代,于是爸爸隐瞒了喜欢男人的事情,和他的母亲相亲结婚,生下了他。
  可是爸爸没能忍住本姓,在婚后依然和男人鬼混,终于有一天被母亲发现,母亲羞愤难当,他们连日吵架甚至动手,最后总算离婚。
  爸爸不要他和妈妈,跟一个叔叔跑了。郁嘉木小时候明白了这件事后,既恶心又愤怒。
  不过连妈妈都不知道,他在家里玩捉迷藏时曾经偷偷翻到过爸爸藏起来的一本日记本,是爸爸还年少时写下的,记录了他刻骨铭心的恋爱。
  郁嘉木翻看过几遍,大致都记了下来,爸爸的初恋是他同学校的学弟,美术生,有些字句他记得格外清楚:
  “他的眼睛像是浸在水中的两丸黑水晶,只静静地望着我,我的心就软了。”
  “他最近埋怨说我不专心,可当他同我说话时,我只想亲吻他那两瓣红润柔软的嘴唇,他在说什么,我却总也听不进去了。”
  “我尤其喜欢他左眼角旁的那颗小痣,书里说,这是上帝怜爱的刺青。”
  小时候不懂。
  后来回想起来,郁嘉木才读懂这字里行间温柔缱绻的情意,和对待母亲的冷淡敷衍完全不同。
  爸爸就是和这个叔叔跑了。
  他那时候很生气,还偷走了夹在爸爸日记里的唯一一张照片。
  郁嘉木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抽出了放在钱包里的一张旧照片,有点掉色模糊了,照片上的少年穿着校服,白衬衫和灰裤子,但就是这么随意的打扮,他也漂亮的不得了。
  照片背后以隽秀的钢笔字书端端正正地写着:
  祈南
  赠傅君
  郁嘉木以前有时会拿出来看看,觉得或许是老式胶卷相机自带的质感和低像素才让少年看上去美貌绝伦。
  今天见了本人,郁嘉木才发现,完全不是像素的问题,这个男人真人比照片上还好看。
  他和爸爸差不多大,起码已经三十五六岁了吧,怎么还那么漂亮?看上去虽然是看得出比自己要老,可也就是二十八九岁的样子。
  郁嘉木想起祈南透着粉的耳垂和脖颈,比之照片上青涩稚嫩的美少年,长成美青年的男人就像是饱满熟透的蜜桃,仿佛只要咬上一口,就能品尝到满口甜蜜的汁液。
  ……真骚啊。
  他不是和爸爸在一起吗?居然还见个男人就这样欲拒还迎地勾引吗?
  男同姓恋真是种没有节CAO、随地发情的恶心物种。
  郁嘉木厌恶之极地想。
  郁嘉木确实很恶心,可与恶心同等的心情,是好奇。
  鬼使神差的,郁嘉木隔天又特地挑了同个时间,上了这辆地铁。
  然后又遇见了祈南。
  地铁上依然人满为患,祈南偷偷走到郁嘉木身边,扶钢管的时候不小心碰到郁嘉木的手。
  郁嘉木觉得手背像是被他的指尖电了一下,听见他迭声的对不起。
  郁嘉木回过神,一边说着没关系,一边在心底轻蔑地想,难怪爸爸被他迷的神魂颠倒,看上去这么清纯,可真会勾引人,呵。
  郁嘉木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祈南被郁嘉木看得头都不好意思抬,一到站就走了。他刚走,郁嘉木捡起他落下的素描本。
  郁嘉木记起爸爸日记里写的情节:“今天,我捡到了一位同学落在树林椅子上的素描本,他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祈南。我将书送去他的班级,看到一个清秀的少年,和他的画一般可爱美丽。”
  郁嘉木翻开素描本,画着一只睡在紫阳花旁的猫咪。
  他冷笑了声。
  再合上。
  这本素描本的封面印着一个特别设计标志,一只鸟,可以分辨出四个字:祈南画室。
 
 
第2章 
  郁嘉木在网上查到祈南画室的地址,是个颇有名气的画室——郁嘉木纯理科生对艺术毫无兴趣——其中写到祈南毕业于帝都美院,拿过国内外不少奖项,还开过几次颇为画展,是当代知名的青年画家之一,曾有作品拍出三十万的高价。
  祈南画室坐落在离他大学半座城的小南直街上,这是一条依河而建的明清古街,像是藏在钢铁丛林中的一小畦世外桃源,青石板铺成的街道干净整洁,街边还修着流淌着潺潺清水的小渠,郁嘉木沿着沿途种着银杏树的大道往前走,路过一群在下棋逗鸟的大老爷,一家古玩店,一座民间博物馆,再拐个弯,就可以看到偏居一隅的祈南画室了。
  门边只有个巴掌大的木门牌,看着上面“祈南画室”四个字似乎还是亲手雕刻的,门牌旁边的白墙上钉着交错成菱形状的木龙骨花架,错落有致地挂着几盆白边吊兰,织成一片葳蕤有致的花叶墙。
  郁嘉木在门口驻足片刻后,转身离开。
  没走多远,他去了河对面,在祈南画室隔水相对的旅舍预订了三楼视角最好的房间,可以看到祈南画室的后花园,周末或者课业不重的日子,郁嘉木就会过来侦查情况。
  跟踪了一段时间之后,他逐渐摸清了祈南的作息。祈南每天早上大致七点半就起床,出门绕着河跑步,一路上和许多大妈大爷打招呼,半个小时后会回去,在院子里一个人吃早饭,接着洗手,在花园里画画。
  他有个女助理,有时会过来,给他添置一些采购的食材,午饭后,下午二点会有学生过来上课,他又去一楼的画室画画,到下午四点半结束,女助理会收拾东西下班离开,然后祈南会出门,到附近的地铁站,坐2号线,坐到终点,又坐回去。
  郁嘉木不是很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后来仔细想想,似乎……他遇见祈南就是在五点半那班的2号线地铁上,可是,有这么巧吗?
  就这样观察了两周之后。
  郁嘉木发现了一个问题——傅舟没有出现。
  ……难道是出远门了?
  在和祈南相遇第三周的周六,郁嘉木深思熟虑之后,终于登门了,他换了一套新的三件套西装,外面是商务款风衣,提了个文件包。
  女助理来开的门,问他有什么事。
  郁嘉木拿出祈南上回落下的绘画本,递过去:“我之前在地铁上遇见一个人,落下了这本本子,上面写着祈南画室……因为出差,拖到今天才送过来,真是抱歉。”
  女助理接过本子,翻了一下:“啊,是祈老师的本子,谢谢了。”
  郁嘉木端着一副高风亮节的姿态:“没关系。送到我就安心了。那我走了。”
  郁嘉木说完就离开了。
  他走得很慢,磨磨蹭蹭,走了不出一百米,还在街边的小街门口驻足了等待,果不其然,没过一会儿,他的眼角就瞥见一个身影从画室里跑出来。
  他这才装作没发现似的往前走。
  祈南气喘吁吁地从背后追上他:“等等我,先生。”
  郁嘉木权当不知道是在喊他。
  祈南着急地抓住他的衣袖,郁嘉木才停下,转头,故作讶异地说:“……有什么事吗?先生。”
  “我、我是……你刚才的书……你送了本素描本……那个,地铁,我是说,你之前在地铁上捡到一本书……”祈南语无伦次地说。
  “啊,是你。”郁嘉木说。
  “你、你还记得我啊。”青年的脸慢吞吞地红起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