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当土豪门遇上真豪门+番外 作者:一年春天(上)

字体:[ ]

 
文案:
豪门贵子谢信泽被土大款许斌误认成搞特殊服务的,
谢信泽:呵呵,头一次靠脸赚钱,有意思。
两人意外合拍,不明真相的许斌甚至搞起了金屋藏娇,
谢信泽:是不是玩过头了?但是停不下来啊~
天长日久,两人睡出了真感情,
许斌:要不要结个婚,把孩子生了?
然而,事情却没那么简单……
 
N年后,两人再见面,
谢信泽发现许斌的儿子根本是自己小时候的翻版
谢渣:这是不是我儿子?
你斌哥:跟你没他妈一毛钱关系,滚!
 
内容标签: 强强 生子 豪门世家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斌,谢信泽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豪门贵子谢信泽被土大款许斌误认成搞特殊服务的,虽然觉得荒唐,却也顺水推舟,成了好事。两人意外合拍,不明真相的许斌决定金屋藏娇,于是,两个“沙雕”开始了爆笑的同居生活。天长日久,假戏真做,可当许斌想认真的时候,却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多年后,两人再相见,许斌已经有了孩子,面对真爱,谢信泽又该如何挽回?本文逗比爆笑,堪称下饭伴侣,偶有狗血虐点,也被作者CAO作成了反套路的笑点,攻受相处甜到齁,互怼更是爽到爆,配角也很出彩,更有萌娃出没,可以领略不一样的虎萌主角带娃日常。故事整体流畅,语言浅显直白,带给读者轻松愉快的阅读体验,值得推荐。
 
                                                                        
 
第一章 
  许斌躺在床上,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大脑空转。
  今天不过是一时兴起,看到车旁边走过一个牌正条顺的帅哥,他就吹了声口哨,搭讪了两句,没想到二个小时之后,自己就成一条被人里里外外“煎”透的咸鱼。
  当初他看到这个肤白貌美大长腿的美男的时候,大脑里的剧本和现在完全不一样。
  想许斌也是情场上吃得开,撩得一手靓妹和帅哥的好汉,不管别人是冲他的钱,还是冲他的脸,反正他几乎是无往不利。
  今天也是顺利的不要不要滴,直到真的和那美男坦诚相见,目瞪口呆的看着对方藏在衣服下结实的腹肌,直咽口水的时候,他都还没感觉出不对劲。
  但后面的剧情,却完全跑偏了,许斌现在只记得自己差点被人捅出脑浆子来。
  第一次在下面,爽不爽?
  虽然羞于启齿,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做下面那个,真是又省力又高氵朝迭起,他眼前是一阵阵泛白光,最后的时刻,感觉自己差点晕厥。
  可爽归爽,他却不想再来一次,即使对方长得又美又“能干”。
  要是让人知道他这个“八山”小王子被人给捅了,以后出去还怎么混?
  在床上缓了一会,许斌起身强撑着酸软的腰腿往身上套衣服。他正哆哆嗦嗦往裤子里伸进一条腿的时候,浴室门开了。
  “起来了?”
  背后传来的声音让许斌腿一软差点跌坐到地上。
  没敢回头,始终背对着说话人,他靠着墙,好不容易才把裤子穿好,然后说,“嗯,我走了。”
  “不洗洗?”
  那人又在身后问。
  许斌感觉那磁姓的声音烧着了自己的耳朵,他含糊着说,“回,回家洗。”
  许斌弯腰去捡地上的车钥匙——就这么个简单的动作却疼得他一咧嘴,那声“哎呦”也就没憋住。显然,他低估了刚才床上那番活动的剧烈程度。
  一直抱臂靠在洗手间门口的美男忍不住笑了一下,主动上前帮许斌把钥匙捡了起来,交到手里的时候,两人手指相触,激得许斌往后一缩。
  “呵,吓着你了?”
  许斌抬眼看了看对方,立时心里一紧,不禁暗骂——草,长得跟个娘们似的,干那事倒是不含糊。
  心猿意马的,脸色就有点发红,眼神也有点发直。
  这功夫,那美男已经在酒店的便签上写好了电话号码,笑着转身递给许斌,“我叫谢信泽,这是我电话。”
  许斌被他的笑容迷得五迷三道的,下意识地就接过了那张便条。
  谢信泽趁机摸了他的手背一下,还凑近低声说道,“回家记得洗洗澡,你流了好多水。”
  “你他妈给我闭嘴!”
  终于回过味来的许斌,骂完之后,夺门而去,等坐上了自己的跑车,他才发现手里一直攥着那张便签纸,想也没想,直接扔到了车窗外。
  难不成对方就是干这行的,留个电话是想着把自己发展成熟客?
  妈了个巴子的,果然长得好看,活儿又好的,肯定是职业选手!
  许斌用还有些虚浮的腿脚踩下油门,一路轰上了高速公路,他今天不打算回A市的公寓,他要回八山,回去找他妈,55555555555555555。
  八山市离A市并不远,高速行车一个小时就能到。
  许斌家在八山市是响当当的首富,早年间,他爸就率先下海,跑起了长途货运,走南闯北见了不少世面,赚够了钱之后,又开起了商贸公司,和南方的老主顾们干点倒买倒卖的生意,赚个利润差。后来,头脑灵活的许父看中了房地产市场,果断买下几块地皮,联合家里的亲戚搞起了房地产开发的生意,从此驶入了发家致富的快车道。
  由于信誉好,质量过关,相比较外面来的大房地产公司,许斌家作为坐地户,反而房子卖得一年比一年火爆,一点没受到房地产市场紧缩的影响,钱也是越赚越厚。
  但八山毕竟是小城市,人口规模在那摆着,城市人口刚够五十万,地产市场能有多大的吞吐量?
  许斌家也知道,这快钱也赚不了几年了。
  于是,许父就把开发新市场的任务交给了独子许斌,给他打包上一部分家底,送到了相距八山不远的省会——A市,让他去寻找机会,抢占市场。
  A市作为省会,房地产市场竞争何其激烈,绝不是八山所能比的,想从这个蛋糕上切下来一块可不简单。
  许斌可以说是被父亲寄予了厚望,同时也肩负着家里荣华维继的重任。
  许斌倒是没有多么亚历山大,他从小就聪明,虽然学习不好,但从十二三岁开始就跟着许父跑生意,见世面,等到了二十七、八岁,已经是一根商场老油条了。
  用许父的话说,“我们家斌子虽然字都写不全乎,但当个经理绝对没问题!”——可见其多么为聪明的儿子感到骄傲。
  然而许斌也有不让父母省心的地方。
  奔驰轿跑一路疾驰,没用一个小时就到了八山。
  临近城区收费站,许斌刚停下车还没缴费,禁行杆就自己抬起来了。
  缴费亭里探出个大脑袋,笑嘻嘻的对车里的人说,“斌子,回来了?同学们晚上找你嗨啊?”
  “嗨你妈逼,今天哪儿都不去,回家找我妈!”
  说完,许斌一踩油门,跑车就蹿了出去。
  缴费亭里的胖子被弄得臊眉耷眼的,嘟嘟囔囔的说,“又他妈吃枪药了。”
  许斌确实需要赶紧回家,就像谢信泽说得 ,他流了不少水,这时候感觉裤都是湿的,哪还有心情出去撩别人,赶紧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净才是正经事儿。
  车开到他家的独栋别墅前,许斌都没来得及停车入库,直接把车扔在门口,然后三步并作两步的往屋里跑。
  迎面正好遇上家里的司机水哥,他把钥匙往对方怀里一扔,连话也没顾得上说,直接进了屋。
  水哥看他火急火燎的,以为急着去厕所,也没当回事。可等到去开车的时候,发现驾驶位上湿乎乎的,他心里还纳闷,小祖宗这是尿裤子了?
  从许斌八、九岁就认识他的水哥,自然没往歪了想,只是没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许斌洗了澡,换好了衣服,终于觉得自己又是个人了,这才晃晃悠悠下了楼。
  刚在客厅坐下,许母就从厨房出来了。
  “儿子,晚上吃点啥?”
  “妈!”
  许斌一个飞扑,就把老太太给抱了个满怀。
  “哎呦,这才一个星期没见,就这么想妈?”
  许母一边摸着儿子的脸,一边笑眯眯。
  “嗯,想,太想你了。”
  尤其是联想到今天的倒霉遭遇,许斌都有扎到亲妈怀里哭一鼻子的冲动。
  “看我儿子,真是孝顺,嘴也甜!好,妈给你包饺子!”
  许母说着,就起身要去厨房。
  这时许父从楼上走下来,立着眉毛说,“孝顺?孝顺个屁!上次他走的时候,咱们怎么说的?让他必须领回来一个人吧?男朋友,女朋友都行,结果怎么着?又他妈自己回来的?!”
  许斌受不了他爸大呼小叫,直往母亲身后躲。
  许父看了更加生气,冲他吼道:“我告诉你,明年我必须抱上孙子,要不你给我找人生一个,要不,你自己生一个!”
 
 
第二章 
  许家父母盼孙子的心情是相当的迫切。
  一方面由于许斌是家里的独子,自从开始能独挑大梁干生意之后,就常年不在家,这让两人的家庭生活十分冷清,非常需要引入新人来活跃气氛;
  另一方面,也是许斌在成年之后做的那项潜在姓别检测显示,他是具有生育能力的。
  这种检测每个人在成年之后都会做,但检测结果是绝对的个人隐私,因此,除了父母知道许斌能“生”之外,周围的其他人都不知道他的这个秘密。
  尤其许斌平时表现得风流倜傥,男女不忌,又从来只在上面,这种表现很难让人想到,他这种纯爷们会“嫁人”。
  而许斌对自己的定位也是如此,他根本没考虑过“嫁人”或者生子的事儿,他堂堂一米八的酷帅小伙儿,怎么可能去鬼哭狼嚎的生孩子?!
  所以,从前他爸说起让他自己生一个这种话的时候,许斌根本不当回事,就像没听见似的。
  可今时不同往日,毕竟几小时之前,他刚被人捅了屁股,有生以来第一次对自己的身体有了清醒的认识。
  所以此刻,面对他爹的咆哮,许斌立时炸了毛,他脸红脖子粗的喊道,“打死我也不会生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吼完,一阵风似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许家父母见儿子反应不同寻常,愣在了当场,你看看我,我瞅瞅你。
  最后还是许母不高兴的对丈夫说道,“你也是的,孩子不经常回来,你哪壶不开提哪壶,净说些他不爱听的!”
  许父是个怕老婆的,不敢顶嘴,见许母进了厨房,才小声逼逼道,“我还想找人说两句爱听的呢,个小王八犊子!”
  回到房间,许斌往床上一歪,心里翻江倒海,然而千言万语说不出来,最后归纳总结,就一句话,幸好戴套了!
  要不他被那个什么‘谢信泽’一枪命中,过几个月大着肚子回家,怎么跟父母交代?
  别看他爸叫嚣着要孙子,要真整一条人命来,还不得掐死自己,连带那个小杂种一起!
  正胡思乱想,手机响了,许斌一看,是朋友的电话,便接了起来。
  几个朋友和同学听说他回了八山,想聚一聚,本来不太想出去,但都是熟人,许斌也不好推脱,再加上刚在他爸那儿受了气,正好也想出去散散心,就应了下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