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当土豪门遇上真豪门+番外 作者:一年春天(下)(25)

字体:[ ]

  许斌属于多动型,领着许彦上蹿下跳,爬山下水没问题,但让他坐下来和许彦做手工,用不了三分钟他就得借口上厕所,喝水,或者打电话溜之大吉。
  许彦以前玩这些,要么自己一个人玩,要么拽着许父,其实许父也是应付,哼哼哈哈的,但多少比许斌强点。
  现在有了谢信泽,许彦可算找到知音了,父子两个玩得自成一个小天地,怪不得听不到敲门声,因为实在太专注了。
  许母也被他们吸引,站在门口看了好半天,直到敲门声又响起来,她才回过神,赶紧把门拉开。
  门外的许斌皱着眉头看老妈,“艾玛,敲了得有五分钟了,就听见你们几个在屋里哈哈哈哈,咋没人给我开门呢?”
  许母也没说话,笑着往客厅的方向抬了抬下巴。
  许斌看过去,也不由跟着乐了,原来那对傻爷俩又头对头的玩到一起去了。
  “你怎么没带钥匙,也不知道刷指纹。”
  许斌,“我今天把手割破了一点,指纹不识别。”
  话音刚落,谢信泽转身看到了他,赶紧站起身,走到他跟前,拉过手查看,“伤着手了?”
  “没事,停车的时候不小心,划到树枝上了。”
  许斌往后缩手,谢信泽抓着他不放,虽然创口不大,但谢信泽还是心疼的反复看了好几遍,许母在旁边看他俩那腻歪劲儿,忍不住还是有点心里发酸。
  正这时候,又有人敲门。
  许斌离门口最近,回身便开了门。
  门口站着两个人,一个捧了一大束玫瑰,另一个捧了一大束百合和康乃馨。
  “谢先生订的花,请查收一下。”
  许斌回头瞅瞅谢信泽,谢信泽赶紧上前把花接过来,先将红白相间那束捧给了许母,笑着叫了声“伯母”,多了也没说。
  女人哪有不喜欢花的,许母看了当即高兴的合不拢嘴,强忍着才没把满口牙都笑出来,对他说道,“哎呀,信泽有心了。”
  谢信泽点头笑笑,接着回身又把那束玫瑰交到许斌手里,这次更是什么都没说,只是眉眼含笑的看着他。
  许斌一个大老爷们,这辈子就收到过两次花,都是眼前这个人送的。
  第一次就不提了,五年前,第二次,竟然是九十九朵火红的玫瑰。
  他妈的,虽然觉得娘们兮兮的,但不得不承认,心跳还真有点快的不正常。
  受不了花香的诱惑,许斌嗅了一下,然后皱了皱鼻子,口是心非的对谢信泽说,“行,我收下了,至少比向日葵强。”
  闻言,谢信泽先是楞了一下,紧接着想起了当初那句“每日开心”,立即笑出声,顾及着许母在跟前,他才没上去把许斌搂在怀里,但那眼神也是露骨的有些过分了。
  许母自己收到花就开心得不得了,见儿子又得了一束玫瑰,她也不酸了,心里就剩下美,看谢信泽更顺眼了几分。
  许斌回房间换衣服的功夫,她忙招呼谢信泽去厨房帮忙尝尝汤,看看盐放得合适不合适。
  从房间出来,许斌正看到谢信泽在厨房帮老妈打下手,两人话虽不多,但嘴角都挂着笑,尤其是许母,还哼起了小调,可见心情非常美丽。
  终于被许母放出来,许斌还未来得及跟谢信泽说上话,许父又从书房出来,拿着那份项目书,对谢信泽招招手,“信泽,你来看看,这边的规划改成这样好不好?”
  许父的老花镜滑到鼻子尖,拉着谢信泽坐在沙发上,两人边说,他边记。
  看他记得慢,还提笔忘字,谢信泽便把笔记本接过来,帮他条理清楚的写了几条,然后又逐条讲了讲,许父摘掉花镜,边听边点头,最后露出求贤若渴的表情,说,“信泽啊,明天集团开会,你来列席吧。”
  许斌在旁边跟许彦玩,听个一知半解,但这句听得特清楚,赶紧插话,“爸,他腿还没好呢,你这用人也忒狠了点吧,病假都不给。”
  许父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拍大腿,“你看看我这记姓!我看信泽恢复得好,就给忘了,对,身体重要,你好好养伤哈,等好了之后再说。”
  说完,又拍了拍谢信泽的肩膀。
  许斌看自己老爹那副对待国宝大熊猫似的表情,不禁嘴角直抽抽。
  转头对上谢信泽,看到对方正对着他笑,便翻了个白眼。
  晚饭上桌之后,许斌更是感觉到了自己的家庭地位岌岌可危。
  先是许父把身边的座位留给了谢信泽,借着又背着许母偷偷给他倒了一点白酒,两人边吃饭,边窃窃私语,那样子,亲密的不得了。
  接着许母落座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拿起碗,给谢信泽盛了一碗排骨鲜藕汤,谢信泽欠身接过,她还笑着劝,“趁热喝,第一次做,也不知道对不对胃口。”
  谢信泽忙从和许父的热烈交谈中抽出身,喝了一口汤,笑着道,“很鲜香,谢谢伯母。”
  许母立即笑得见牙不见眼。
  最后许彦就更过分了,许斌坐他旁边,他没都顾上,反而站在椅子上,伸出学习筷,远远的够着,夹了一只虾,颤巍巍的送到谢信泽碗里,然后站在椅子上对他喊,“老爸,你吃虾啊,可香了!”
  谢信泽忙对他笑了一下,然后一边听许父说话,一边剥虾壳。
  许斌看谢信泽这么吃香,心里是既高兴,又痛心,敢情,现在自己已经成了家里的透明人了,谁也看不见他!
  正气得鼓腮帮子,忽然碗里多了一个剥好的虾仁。
  许斌愕然,抬头看了看旁边,谢信泽虽然没看他,正忙着跟许父说话,但一只手已经在桌子底下伸了过来,摸上了他的大腿,拍了拍。
  感觉到那只手上的温暖和力度,许斌心里才好受了那么一丁点,捧起碗便开始扒饭,唏哩呼噜就吃完了。
  撂下饭碗,他就去客厅看电视了。
  可饭桌上的人,除了谢信泽回头看了他一眼,好像谁也没注意到他离席。
  许彦还在忙着帮老爸夹菜,许母还在叮嘱谢信泽多喝汤,许父还在和他全神贯注的说话。
  哎~
  都说女婿就是半个儿,许斌却觉得,谢信泽倒像是以前从许家走丢的孩子,隔了三十多年,终于和亲爹亲妈见了面!
  不是他争风吃醋哈,但确实没想到大猪蹄子魅力无边,刚到家一天,全家的风都开始吹他那面帆!
  哼!生气!
 
 
第八十七章 
  许斌把长腿搭在茶几上, 捧着袋薯片, 看着儿子的动画频道,吃得嘎嘣脆, 乐得哈哈哈哈。
  其实动画片怎么可能逗得笑大人, 他笑这么大声, 无非是觉得客厅太空荡了,而餐厅太热闹。
  刻笑了半天,也没人过来问一句, 就连许彦都无动于衷,还赖在谢信泽身边,许斌不禁觉得无味。
  等动画真的演到搞笑桥段,他也笑不出来了,只感觉嗓子干哑, 索姓把薯片扔在了一边, 拍拍手, 刚要去找水喝,面前就多了一瓶纯净水。
  转头瞅瞅, 谢信泽正站在沙发后面, 拿着水,看着他笑。
  “饭后消消食,咱们一起去散个步?”
  许斌上下打量他, 笑得酸酸的, “呵呵, 您现在这么红, 还用我陪么?”
  看他样子实在好玩,谢信泽忙回头看了眼餐厅,发现没人注意,便迅速附身在许斌唇上偷了个吻,然后笑着说,“我不喜欢别人陪,只喜欢你。”
  许斌的脸立即泛红,虽然谢信泽总喜欢对他油腔滑调,但奈何他偏吃这口,每次都被逗得上钩。
  两人起身去门口,尽量悄无声息,不怕别的,主要怕许彦那个小魔头发现之后跟过来。
  走到门口,一手已经搭上门把手,谢信泽有些忐忑,回身问许斌,“要不跟伯父伯母打个招呼吧?”
  许斌立眼睛,“就你会溜须!”
  露出被冤枉的表情,谢信泽,“只是基本的礼貌嘛。”
  正说着,许母发现了两人,招呼道,“你们出去溜达?信泽多披件衣服吧,晚上有风。”
  听到被点名,谢信泽很不好意思,赶紧笑着问,“伯母,需要带什么东西么?我们顺路买回来。”
  许斌眯着眼盯他,一副“你这个马屁精”的表情。
  “不用了,你们两个去吧,别太久哈。”
  两人这才赶紧走了。
  门刚要关上,就听见许彦的声音,“爸爸们呢?”
  谢信泽赶紧把门带好,然后拉着许斌往花园去。
  看他的样子,许斌忍不住笑,“艾玛,你不是二十四孝好老爸么?儿子找你,你怎么还逃跑?”
  谢信泽也憋不住笑了出来,回身看着他说,“陪了他们那么久,也该好好陪陪你了,儿子重要,老婆更重要。”
  闻言,许斌甩开他的手,有点生气的样子,“别总老婆老婆的,我可是大老爷们,叫老公!”
  谢信泽立即露出怪异的表情,嘴唇翕合两下,吐出两个字,“媳妇儿~”
  被他一下子给气笑了,许斌也懒得再纠结这种事,孩子都生了,爱叫什么叫什么吧,两人私下在一起斗一斗贫嘴,反倒是夫夫情趣。
  他知道谢信泽疼爱自己,但却从来不把他当女人看待,他俩的相处从最初开始便是男人间的势均力敌和比肩而立,也许五年前,他们还会因为各自的尊严作祟,很多事情不想轻易妥协。但经过这些年的波折,如今破镜重圆,才知道,爱一个人就是愿意为他改变自己。
  就比如现在,谢信泽在许家父母面前逞强了一天,不想露出疲态,但到了许斌跟前,却主动往他身上依靠着,两人互相依偎着,往前慢慢挪步,不像散步,倒好像一对连体婴晃来晃去。
  许斌见他这样,也有点心疼,但更多是熨帖,他心里明白,谢信泽努力和父母搞好关系是为了让自己放心,开心。
  但他还是忍不住打趣,“你刚来一天,就把我爸妈拿下了,果然神通广大啊,谢总!”
  谢信泽转头看他,笑着回嘴,“因为你先把我拿下了啊,许总!”
  两人望着彼此,满眼笑意,轻轻吻了一下之后,重又靠在一处,慢慢悠悠的往前晃去。
  屋里,许父许母陪着孙子在客厅看动画。
  许母好心情的剥了柚子递给孙子,又递给老伴。
  许父接过来,看了看她含笑的脸,逗趣道,“我看你这嘴今天就没合上过啊,怎么?是不是看信泽越来越顺眼了?”
  被人点破,许母多少有点窘迫,但很快就恢复如常,坦然道,“信泽好,正说明我儿子好,还是斌子有魅力,才能找到这么好的男人。”
  许父一边吃柚子,一边嘿嘿嘿的笑,也不说话,只是点头。
  看老伴的样子,许母瞪眼睛,“难道我说的不对?五年了,还能把人勾回来,香港的豪门亲爹都不要了,就要留在咱们东北,这不是斌子有能耐?”
  许父看她越说越激动,赶紧安抚,“是,是,是,你说的有道理,你儿子这点就随你,脾气大,魅力也大。”
  许母使劲白了老伴一眼,“哼,随你就毁了,得打一辈子光棍!”
  艰难的咽下一口柚子,许父瞅瞅老伴,“可不是嘛,幸好你可怜我,要不我都找不到媳妇儿。”
  许母这才反应过来,敢情埋汰来埋汰去,把自己绕进去了,气得她也不说话了,自己剥柚子,只给孙子和自己吃,许父跟她要,她也不搭理。
  这时,厨房的水壶发出哨音,许母赶紧起身去关火。
  许父看她火急火燎的,忙叮嘱,“留心别烫着。”
  说着又不放心,跟着过去了。
  许父是出了名的黏糊媳妇,一把岁数了,只要回到家,不处理公司的事,他就亦步亦趋的跟着许母,许母经常说他是跟脚星,他也不在乎,土豪老板人设崩塌什么的,他也不懂,只要孩子不在跟前,他就不由自主的黏糊老伴,这些年有了孙子,还好点,以前更严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