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虫族]阴谋 作者:怀觚握椠

字体:[ ]

 
文案
 
雌多雄少设定
 
主攻,划重点
 
1v1
 
被当成雌虫散养[瞎几把乱养]的单嘉是个彪悍的糙汉子,作为雌虫他很成功,可惜,他是雄虫。
 
纳斯上将年纪轻轻就赫赫功勋加身,令虫艳羡,可惜,年近28还是只单身虫。
 
谁也别倒贴谁。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机甲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单嘉 ┃ 配角:纳斯 ┃ 其它:虫族
 
 
 
第1章 垃圾星
N12垃圾星是整个联邦最出名的辐射区,从主星远远远望去,浅蓝和碧绿色调交融,相得益彰,完全不像垃圾星。被它瑰丽的外表欺骗而来到这里的虫族不少,没过几天虫族就发生变异然后死亡,这里离中枢恒星太过靠近,光线过强,不适合虫族居住。
 
    一颗星球一旦被判定为不适宜居住都归为垃圾星,各大主星上难以消除的垃圾和流放的罪犯(和死刑没什么区别)会被运送到垃圾星,为虫族做最后一点贡献。
 
    当然,N12无疑是一颗特别的垃圾星,曾经有高层想要把这里改造成养老旅游的星球。然而,高层办事总是容易出幺蛾子,在防辐射光罩做了仅能覆盖一个小镇的大小时,资金断链了。意料之中,除却作业困难之外,在联邦占据的资源中不乏空气清新环境优美的星球虽说比起N12垃圾星远了点,根本没必要吊死在N12上。
 
    被流放到这里的罪犯往往可以死里逃生,在颇具规模的小镇生活下去,这也导致了小镇上没什么好虫。凶神恶煞的店老板是杀虫犯也说不定哦!
 
由于是垃圾星,N12的资源也少得惊虫,与外界又极少接触交流,明码标价的商品都是赌上姓命换来的,价格自然高不可攀。单纯滞留在这里的虫苦不堪言,只得另辟蹊径,穿上简陋的防护服去垃圾堆碰碰运气。
 
小小的身影伴随着温和的中枢恒星慢慢挣脱束缚升腾起来,早晨来临了。每个垃圾堆都有各自的势力,虽然树木丛生,水资源丰富,但森林里充斥着危险的生物。比起未知,年幼的单嘉自然更愿意去垃圾堆,他借着体形躲在无虫注意到的角落,开始一整天的搜索。他要在这堆垃圾里找到他需要的和别虫需要的,再卖给黑市的白三。
 
中枢恒星落入地平线,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黑暗,赶在这之前来到垃圾堆的雌虫们纷纷拖着沉重的身体回到小镇,苟延残喘。小镇的黑市迎来了今天的第一批客虫,简易的帐篷凌乱错杂,黑漆漆的帆布在夜色中隐没,唯有立在中心高高的灯杆上一盏明灯亮得惊虫。
 
披着过大斗篷的单嘉像个误闯如入成年雌虫世界的孩子,在流动的虫群中快速逃窜。最终他停在白三的帐篷边,沉闷嘶哑的声音从斗篷里传出:“Please give me a drink of water.”
 
“It's my pleasure.”白三是个胡子拉碴的老雌虫,他叼着一杆烟枪掀起了帐篷。
 
对完暗号,单嘉从斗篷中扔出了几样金属的东西,一言不发等待白三开价。
 
“34银。”粗嘎的声音报着价,但并没有虫有闲心欣赏或者厌弃什么,在这里你只能有一个念头就是生存。
 
“成交。”
 
在整个黑市,34银能买到的东西寥寥无几,可在这里选择交易的虫别无选择,单嘉也一样。白三枯槁的手扔出了34银,金属砸在地面发出清脆的声响,引来路虫的觊觎。单嘉不动声色地捡起银币,快步离开了白三的帐篷,几个呼吸间就甩开了妄图想要做什么的雌虫。他熟门熟路地赶到边缘处的摊子,已经辨不清原本颜色的布随意摊在地上,还有大块大块的污渍,摆放着勉强称得上干净的食物。摊主是个戴着头巾的中年雄虫,若不是鼻翼有颗大痣可能就不会跟着身边这个强壮凶悍的平民雌虫了。他盘腿坐在摊子后,瞧见单嘉过来,从自己贴身的包裹里拿出黑漆漆的面包:“给。”单嘉一边递出3银,一边接过面包,点点头示意一下便头也不回地离开。
 
黑夜,整个小镇唯一的光亮只有黑市那盏路灯,离黑市远一点的地方只能摸黑行进,早就习惯了黑暗的单嘉拿着白天捡来的木棍探索着前进,走过无数次的路线在木棍的帮助下更得心应手,他来到了所谓的家——栖身之所。震天的呼噜声从里面传来,若不是呼噜说不定单嘉找回家的路还需要一些时间,他自嘲地笑笑,坐了下来。把怀里像个铁块硌着的面包拿出来,摸索着开始啃,每次只能用牙咬下一点,借着唾沫泡软才能咽下,稚嫩的喉咙却依旧被粗粝的面食摩擦得生疼。好不容易解决了半个面包,单嘉把它藏在靠近呼噜声的地方,调整好姿势就睡了过去。
 
中枢恒星再次照耀这个星球的时候,呼噜声已经消失无踪了,单嘉迎着光线醒来,不无意外地发现半块黑面包随着呼噜声一起消失。今天开始的之后一个月垃圾堆就无法再去了,这个星球的各大势力将开始互相蚕食的角逐。资源匮乏的星球经不起战争的消耗,所以各大势力谈判用每年一个月的时间进行竞争,避免了炮火轰炸。
 
无法通过搜索垃圾堆获取资源的单嘉只能考虑辐射区的其他区域,比如:森林山川流水,看似美丽实则万分危险的地方,不到万不得已,单嘉是不会选择到这里来的。单嘉身上岌岌可危的防护服褶皱破损得厉害,在森林中他不得不更加小心,生怕不知从哪伸出来的枝丫划破了防护服。脚下是柔软的青草地,由于没有虫族的修剪,长到与小腿齐高,每一步都不得不小心翼翼,以防踩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东西。静谧的森林里不止单嘉一个虫,其他虫族也会在这段时间出来冒险,鸟为食亡,虫,也为食亡。不远处的草地传来声响,单嘉警觉地动了动耳朵,他屏住呼吸,摸索过去就看到一只雪白的兔子,还没来得及欣喜,他就发现在自己九点钟方向有成年雄虫腰粗的蟒蛇虎视眈眈。褐色的蛇身上不规则的斑纹宛如古老的图腾,盘起的身体目测有好几米,它吐着舌头,原本进攻的姿势也变为的防守,显然是发现了不远处的单嘉。
 
身材瘦小的单嘉还没蛇四分之一大,他憋气憋得脸都紫了,脚步却不停赶忙后退,约莫退了十米远,深深吸了一口气,再观望时就看到蟒蛇竟直接将兔子一口咬住,下颌交替运动试图生吞。眼见日上三竿,单嘉咽了咽口水,拔足向前,用刚刚捡的树枝卡住,蛇口夺兔,就在树枝断裂的瞬间,单嘉顺着蟒蛇发狂的力气甩出去。直直撞上一棵树才停下来,单嘉来不及想为了一只兔子重伤值不值得,一味朝与蟒蛇相反的方向逃跑,在奔跑途中防护服被树枝刮得四分五裂,来自中枢恒星的辐射刺得裸露在外的皮肤焦灼难耐。不知跑了多远,单嘉吐掉嘴里的兔子,撑着膝盖弯下了脊背疯狂呼吸,此刻的他仿佛一条脱水的鱼,极度渴望水和空气。直到天色渐暗,单嘉不得不承认自己找不到回去的路了,衣不蔽体的他被夜晚的凉意侵袭打了个颤。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单嘉对此起彼伏的嚎叫声充耳不闻,躺在粗壮的枝丫上“茹毛饮血”,忍着恶心喝完了兔血便把尸体扔远,如果不是没力气剥皮和害怕引来什么野兽他根本舍不得扔。口腔内血腥的味道迟迟不散,加上危机四伏,单嘉有些睡不着觉。
 
从有记忆以来,就只有魏老头和他相依为命,没虫知道魏老头到底叫什么从哪里来,他只是给单嘉提供基础的生存所需,年幼的他从懵懂无知到学会生存是环境造就的,魏老头在他五岁就停止提供食物,还驱使他捡东西和修东西。时时刻刻注意周围的单嘉听到了响动,赶忙绷紧肌肉,全靠耳朵判辨敌情。
 
“臭小子,快下来!”魏老头的声音。单嘉借着魏老头手里的光亮下了树,“你哪来的蜡烛?”“走吧你!问那么多!干什么了你?”
 
“跟蟒蛇抢兔子。”单嘉如实回答结果换来一个拍头,差点把他脖子拍折了。
 
“也不看看自个儿,心里不掂量掂量,付出和所得成正比吗?”蜡烛明明灭灭的火焰勉力照亮一方,却也只能让单嘉看清魏老头的手而已。魏老头拎着单嘉的后衣领,快步朝着一个地方走着,似乎对这里熟悉得很。“笨蛋。”安静了一路的单嘉突然又听到魏老头的嘲讽,心底翻个白眼不和他计较,要真计较起来,魏老头可会较真。
 
作者有话要说:
试试水,存稿中,更新会在很久以后……改了,这样ok否??
 
 
 
 
 
第2章 时机与训练【设定修改】
在第无数次中枢恒星升起的一天,N12迎来了贵宾,小镇上的虫族纷纷抬头看是哪个大家伙挡住了光线——一艘巨大的飞船,暗沉的金属外壳,毫无美感的造型,叫虫感叹:不愧是军方的手笔,实用为主,美感为零。
 
就在小镇上的虫族议论纷纷但似乎并没有为此停下出去寻找资源的脚步之时,飞船上传来类似用扩音器发出的通告:N12的居民!联邦正在为军队招收新的血液!因此,你们的孩子都将有机会为联邦效力!年纪低于二十的雌虫都可!凡是参军的家庭都可获得食物!唯一能让你的孩子不再耗费青春在垃圾星的机会!不可错过!如有意向请将孩子送到军队处!亲切温和的声音和公共飞船上自带通知一样循循善诱,与此同时,一批穿着军装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雌虫开着小型飞船降落在这片美丽又危险的土地上。食物的诱惑是巨大的,外出的雌虫转身往栖身之所赶,在没有任何虫回应的此刻,魏老头提着单嘉走到了军队降落的地方。
 
“这孩子符合条件,快带走吧!”魏老头把单嘉甩到军队面前,仿佛看不到对着他的那些木仓支,要知道普通虫被扫到这么一下就会尘归尘土归土。被甩的单嘉怯怯地站起来,黑白分明的眼仁瞟了两眼就识相地收回视线。
 
“检查。”其中一名雌虫用木仓指了指单嘉对旁边穿着白大褂的雄虫说道。
 
身材娇小的雄虫脸蛋惨白像是被凌虐了一般,想来从小娇生惯养,突然派到环境差到可以的垃圾星身体受不住,真是可怜。单嘉盯着眼前的医生天马行空的想象。魏老头一看他就知道这臭小子又在瞎想,只可惜他不能出声告诉单嘉,这雄虫只不过是纵欲过度罢了!他突然有些懊悔,这些年他好像没教过单嘉这方面的知识,只是单纯告诉他靠体型就能判别对方姓别,反正这方法出不了错,管他的。
 
雄虫拿出仪器对着单嘉挥了几下,机械声汇报了单嘉的情况:十岁,雌虫,营养不良,精神力微弱。听到最后一句,单嘉观察到对面的雄虫松了一口气,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神情,“好了,检验合格,带他上船。”“是。”
 
目送着单嘉上飞船,魏老头慢慢勾起了嘴角,“我的食物呢?”问题刚出口就看到雄虫边往军队里走边挥了挥手,下一秒他就失去了意识。
 
“垃圾还想要食物?”只不过是浪费资源。
 
飞船的内部结构严谨,单嘉被安置在小小的房间,站在门口便一览无余,连个窗户都没有,单嘉想。
 
两个小时后,飞船颤动一下驶离了N12的上空,宇宙远处彗星划过,预示着新的生活开启。飞船上的孩子们就在一起叽叽喳喳,光是想到能离开糟糕的垃圾星就忍不住咧开嘴笑出声。“你是哪的?”“我是A4垃圾星的。”“离联邦主星远吗?”“还行,五个光年。”“我N12的,离联邦最近的垃圾星,只要一个跃迁就到了!”“哦。”
 
“啪啪”敞亮的会议厅中央站着位钢铁似的雌虫,高大威猛,两下拍手就镇住了底下兴奋的小雌虫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