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男媳 作者:叫我老爷(上)

字体:[ ]

 
文案
 
一个网络小说作者,穿越到了架空民国。
一睁开眼,他被迫嫁人,对象还是一个男人。
一个现代男人,被婆婆教育如何为人妻子,是泪也是汗。
他不甘、他不愿、他不从,被打、被辱、被逼,纵有千百张嘴也说不尽他的苦楚,唯有抬起那双脚,跨过火盆,从此为人夫,为人媳。
 
灵感来源《中国媳妇》电视剧系列,谢谢大家支持!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南 ┃ 配角:陆昇 ┃ 其它:
 
 
 
第1章 穿越异世
一边滚动着鼠标,一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谢南皱着眉查看自己新文下面的评论,他是一名网文作者,从大学毕业的小白到现在也算是积累了一定的粉丝,他的小说并不注重感情方面,主要写主角的成长道路,很多读者都比较喜欢这样的风格,毕竟现在开后宫的文太多了。
可是时间久了,谢南的小说总是没有感情戏就让有些粉丝觉得寡淡了,这不,新文就有粉丝留言,问作者是不是单身狗,因为没有恋爱过所以不知道怎么写感情戏。
看完评论,谢南叹了口气,他的确是没有谈过恋爱,所以小说里面描写情爱的部分不多,就算描写了也如同一杯白水,毫无滋味。 
其实他完全可以不顾虑那些评论,依旧按照自己的想法写,可谢南是一个对自己有要求的人,虽然他写的是网络小说,但他依旧希望自己的小说能够写出人姓、写出真挚,而不仅仅像完成任务那般骗骗读者们的钱。
现在他面对的是一个十分严峻的困难,那就是感情线问题,一般处理这种问题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就是找人谈场恋爱,可偏偏他日常就呆在家里码字,身边根本没什么女姓朋友,导致根本没人和他谈恋爱。
‘看来得去相相亲了。’纠结半天,谢南得出了最后的结论。
相亲的那天,谢南特地买了一身蓝色的休闲西装,他个子高挑,足足有一米八,因为常年在家写文,皮肤倒是不黑,又去发廊剪了个头发,喷了点香水,整体而言还是十分帅气的。
既然是第一次见面,肯定是不能迟到了,谢父谢母早早就看见谢南出门了,见儿子这么重视这次的相亲,两人都觉得这次相亲能成。
‘铃铃铃……’一阵手机邻声,谢妈妈接通电话:“喂?”
原本微笑的脸庞霎时冷了下来,“你说什么,女方等了2两个小时谢南都没到,打电话也打不通?”
电话那头的介绍人控诉道:“是啊,我说妹子啊,你们家谢南是不是不准备相亲,被你们逼的没办法了才想这么一招啊?”
“不不不,那不可能,当初相亲还是我们谢南自己提出来的呢,他肯定是愿意相亲的……可能是路上出什么事儿了,您别着急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那行吧,不过我可告诉你啊,那小姑娘已经走了,人家等了两个小时,气都气饱了。”
不说谢母如何道歉,只说她通完电话后打给了自己儿子,可电话那头却是一阵盲音……
 
十一二月份的南方湿冷的厉害,小雨也是接连几天的下,可路上的黄包车夫们依旧跑的飞快,快要过年了,大家都想趁着年底多赚点过一个富足年。
青石砖底的大街小巷七拐八曲,黄包车夫们穿大街走小巷,没谁比他们熟悉这美丽富饶的江南了,而最近有一件大事在他们之间传开了。
“听说了吗,陆家那位少爷要成亲了!”
另一位车夫扯过肩膀上的毛巾擦擦额头上的薄汗,“陆家?就是我们江南首富陆家?”
“除了那个陆家,还能有第二家姓陆吗!”
“那可不,陆家大少爷一表人才,又留过洋,要不是因为那啥又怎么会到现在才成亲呢。”“是啊,昨儿我正好拉一位商户上陆家,正好看到他们家佣人在门口贴喜字呢!”
“哈哈哈哈,等陆大少爷成亲那天,咱也过去沾沾喜气……”
这时又有另外车夫插嘴道:“我看呢,还是别去了,不知道沾喜气还是晦气……”他看周围人不解的样子,继续说道:“你们难道没听说陆大少爷不喜欢女人,反倒喜欢男人嘛,听说陆老夫人无奈之下特地给他娶了个男老婆呢。”
“啊……”一时间,所有车夫都傻眼了,江南首富陆家娶了个男媳妇?
雨依旧淅淅沥沥的下着,突然天空‘哐啷’一声巨响,原本还细细密密的小雨陡然变成豆粒大的水珠倾盆而下。
郊外田野边,谢南撑着身体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站起来,他整个脑子都晕乎乎的,缓缓伸出手,噼里啪啦的雨水淋湿了他冰凉的手掌,多余的雨水从他指缝间流走……
‘这里……是哪里?’
脑子还混沌着,可暴雨的寒冷刺骨让他不堪承受,谢南双臂紧紧环住自己,一步一步再一步的向前走去。
他不知道自己该走向何方,他只是踩着被泥水浸湿的皮鞋不断的前进,双眼被雨水不停的扑打,他微微眯了起来。
也不知走了多久,他意识有点回笼,他想起了自己是准备去相亲的,身上的衣服也是特地为了相亲准备的,可他怎么会在这里呢?对了,他记得,他记得自己在经过一条马路的时候,脚踩在一块井盖上,可谁知道那块井盖并不牢固,接着他就掉进了那个阴沟里,再后来……
没有再后来了,他在冰冷的泥路上被冻醒,睁开眼就看见陌生的田野,陌生的天空,陌生的世界。
‘难道我是穿越了吗?不,不行啊,我还有父母,我还要照顾他们,我……我还有小说没有完成……我……还有太多的牵挂。’
也不知走了多久,雨又淋了多少,谢南的脚步越来越缓慢,眼皮也越来越重,视线也越来越局限,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脚步变的越发蹒跚,又一步跨出后,谢南缓缓闭上了疲惫的双眼,整个人‘啪’的倒在地上。
 
“我不嫁,我是一个男人,我不要嫁给男人,这让我以后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
“儿啊,可你那个嗜赌的父亲已经收了陆家给的礼金了啊,那可是一百个大洋啊。”
“娘!”穿着一身麻布短棉袄的小伙子回头,眉宇间充满了与少年人不符的忧愁:“娘,难道您就忍心我一个大男人嫁进陆家,从此宅院深深,没有自由吗?娘啊,难道您就甘心我们肖家断子绝孙吗?”
“儿啊,娘不愿啊,娘怎么会愿意呢,可……可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呢?”乡下妇人面对儿子的质问,一脸的泪水。
“娘!我们……逃吧,对,我们逃吧,逃的远远的,离开江南,到别的地方生活,这样我就不用嫁进陆家了。”肖路山情急之下想出了这么个办法。
“那你爹……”肖母抓着儿子的手臂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
“娘,我们不能告诉爹,否则我们跑不了。”
“儿啊,我们……”
眼下情况除了逃跑之外他们没有任何办法,“既然要走,我们马上就走,等爹回来就来不及了。”
母子二人也没多少东西可收拾,就着大暴雨头也不回的逃离了家。
“呼……呼……”肖路山一手撑着伞一手扶着母亲,即使道路泥泞不堪,两人的脚步没有丝毫停滞。
“儿啊,你看那里是不是躺了个人?”
“妈,这大冷天的还下雨怎么会有人躺在外面呢?我们还是快走吧。”肖路山以为母亲看错了,随意撇了一眼,这一看才发现还真有人倒在路上。
母子二人的脚步不得已停了下来,“娘,好像真是个人!”
“这……”肖路山回头看了眼见没人追上来才查看起地上人的情况,先是探了探对方的呼吸,确定还活着他才松了口气,但对方的身体确实一片冰凉,要是再这么淋下去就说不定了。
一时间肖路山陷入了纠结,到底是继续逃还是把人就回去。
“儿啊,我们把这人救了吧。”一旁的肖母突然道。
“娘,救了他,我就……”
肖母流着泪点了点头:“娘知道,把他救回去你就逃不了了,可是这毕竟是一条命啊,你不想嫁,我们回去再想想办法。”
肖路山睁着一对通红的眼睛,他知道自己母亲没有说错,可他同样清楚,要是这次回去了,恐怕他就真的没有再逃走的机会了,这个时间他爹肯定肯定已经回来了,看见母亲和他不在肯定就猜到他们两人是逃走了。
他要是再回去,等同于自寻死路!
可他还是心一狠把人往自己肩膀上一架,“娘,我们回去吧!”
肖成立,上河村有名的赌徒,为人好吃懒做、暴虐无良,丝毫不管别人死活,就连自己的儿子妻子也不过是他手中可用来交换利益的筹码罢了。
把亲生儿子嫁给男人,整个村也就他做的出来了,背地里早被村里人戳脊梁骨了,可他却掂着那一百个大洋好吃好喝,留恋赌坊,没有丝毫收敛之意。
婚期一个月前就定好了,时间也越来越近了,再过三天就是他们家和江南首富的结亲之日了,想到那天到家的彩礼,他就乐的开怀大笑,到时候又能去赌坊好好玩玩了。
可他一到家就看见那一老一小不见了踪影,他立马变了脸色,连忙进屋打开衣柜,本来里面也没多少物件,这会儿更少了,娘儿俩的东西一件不留,他脑子一转就知道那俩玩意儿肯定是跑了,顿时气的火冒三丈。
可还没等他追出去,两人又回来了,眼看着还背着个人。
“你们这两个讨债鬼还知道回来啊,看我不好好收拾你们。”说完就抄起墙角的扫帚往两人身上招呼,“怎么还捡了个人回来,想花老子的钱,没门儿!”
眼看着扫帚往母亲身上抽,肖路山把晕倒的人放在床上,双脚一跨,伸手一把抓住落下的扫帚,他双目眦裂:“爹!你要是再打母亲,就别怪我不念父子之情了。”
“哼哼,怎么,长大了,翅膀硬了,能耐了,还想爬到你爹我的头上?呵呵,你不是逃走了吗,现在后悔跑回来了,我告诉你,三天后你是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老子这三天就在这儿看着你。”
肖路山冷哼一声:“你最好别惹我,否则我一个想不开自尽了,就算你看着我,我想死人也进不了陆家的大门吧,到时候你的彩礼钱可就拿不到了。”
看着儿子和丈夫剑拔弩张的对峙,肖母只是捂着嘴流泪,她这辈子从小就不幸,家里穷为了一袋米就把她给嫁了,成家后因为这么一个丈夫,不是打就是骂,生活的苦难磨光了她对幸福的渴望与追求,这个可怜的女人恐怕唯一想要的只是一份平静的生活吧。
“你!!!”肖成立气的就挥起了扫帚,可想到三天后的彩礼钱,现在把这小畜生打了,说不定就被陆家发现身上的伤痕,生怕扣了到时候的彩礼钱,他硬生生忍了下来,狠狠的瞪了母子两一眼:“暂且饶了你们。”
肖成立把扫帚扔在地上,气汹汹的走了出去,待人一走,房内的母子二人都瞬间泄了气,余下身上控制不住的颤抖,肖母一声叹气:“这造的是什么孽哟……”
肖路山不再说话,转身进了房间查看起刚才那人的情况。
谢南感觉自己置身于一团火热中,他想睁开眼睛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可他身上没有一丝力气,刚恢复一点的神智也很快消失了。
肖家本就家徒四壁,更别说请大夫、抓药了,肖路山唯一能做的就是日日夜夜的照顾昏迷中的人,幸好到了第三天的时候,一直发热的人终于降了点体温,而这天正是肖路山的大喜之日。
大红的喜服早早被送了过来,母子两人活到现在都没摸过这么好的料子做的衣服,倒是当初这被救的人身上的衣服材质不错,不过现在倒不是关注那些的时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