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男媳 作者:叫我老爷(下)

字体:[ ]

 
第49章 没有如果
显然钱明达没想到自己的母亲会来,尤其是现在他举着枪对着人。
钱母一脸惊愕,“明达,这位先生不是你的朋友吗,你为什么拿枪指着他,这……而且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你是在外面做了什么坏事吗?”
钱父指着钱明达吼道:“逆子啊逆子,你这么多年不回家竟然不学好去做什么坑人败德的事,我真想、真想这辈子都没生过你!”
两位老人一时激动忍不住说了许多重话,原本还有一丝后悔的钱明达立马眯起双眼,暗哑道:“你们以为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
“你说什么?”
“呵——我说我有今天都是拜你们所赐,如果我不是你们的儿子的话就不会吃这么多的苦,如果我的父母是首富,我也不必这么努力的去得到我想要的东西,难道你们以为这一切都和你们没有关系吗?”
“现在我马上就要达成愿望了,你们还要指着我的鼻子骂我吗?”
钱父钱母被气的直哆嗦,“你,你这个孽子,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你难道都忘了我们为你……”
“哼,别说什么为了我,我能有今天的成就靠的都是我自己,没有你们我照样能过的好!!!”他全然忘记当初自己在拿到那笔高昂的留学费用时喜极而泣的心情了。
被亲生儿子这么说,两个老人仿佛被狠狠的打击了一下,心里难受的紧,并不宽阔的肩膀耷拉的更下,背影略带一丝沧桑,令人心疼。
“钱明达,你怎么能这么说呢?”童娇从后面走了上来,她不敢相信眼前的男人是跟她甜蜜,对她说情话的人,可为什么同样一张脸,却可以说出这么绝情残忍的话呢?
“娇娇,你站到我这边来,你听我解释,你必须相信我,有时候事情并不是你所看见的这个样子的。”钱明达试图先稳住童娇,而后者毕竟对他有感情,闻言果真缓缓的往前一步。
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什么叫做眼睛看见的不一定是真的,我只知道你现在连你亲生父母都能够抛弃,那以后如果我们之间有矛盾了,你是不是也可以马上就抛弃我?!”
“你叫我怎么相信?”
童娇的质问让钱明达瞬间皱起了眉头,“我怎么可能会那么对你,你永远都是我心尖上的人。”说完,放下枪,对着童娇伸出了手。
可童娇却一步步往后退,直至陆昇的身边,和他靠在一起,其实陆昇能感觉得出来她并不是对他有意思的意思,只是浑身颤抖,恐怕是被恋人的另一幅嘴脸吓到了。
“娇娇,过来,你别忘了,现在我才是你的男朋友!”说着,他又紧紧的握着自己的□□,站在他身后被压制住的谢南正好看到他越老越收紧的手,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可他现在又出不去。
关键时刻,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从远处跑了过来,“老爷,老爷,来得及,人被我请来了。”
请人?钱明达心中嗤之以鼻,现在整个江南能有谁是他的对手?
‘啪嗒啪嗒……’整齐的皮鞋声由远及里,所有人都被后面的声音吸引了目光,纷纷转头看向来人。
入目一片军绿,钱明达心里一跳,难道是……
杜项一看到来人,心脏瞬间吊到嗓子眼,如果没猜错来人可能是新上任的江南军长,对方肩膀上闪亮的一排小星星他还是看得懂的。
“他是谁?”
不管钱明达问了他什么,杜项连忙迎了上去,这位手里掌握的可是江南的兵权啊,真正说话的人。
“您应该就是我们江南新上任的姜常吧,鄙人担任江南保安局局长一职,日后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您尽管说。”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伸了出去准备握手。
姜军长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丝毫没有与对方握手的准备,甚至直接往前走忽略了这位保安局局长。
要是他自己上任的话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树立敌人的,毕竟强龙还拧不过地头蛇,可现在不一样他背后是有了凌军长的支持才得到这个军长的职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属于凌家一派的。
因此凌军长的命令他更是不可能违背。
杜项没想到这新上任的军长会这么不给面子,猛然他心里有个不详的预感,这该死的军长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会不会……这个陆昇和新上任的军长有关系?
陆昇并不认识这位姜军长,但看娄元的表情以及结合他的话,他心里已经有数了,这位姜军长恐怕就是娄元从上海搬来的救兵了。
“陆老板!幸会,幸会,真是没想到我这上任第一天竟然会遇到上海滩的新秀。”姜常说罢一伸手,陆昇勾起嘴角握住对方的手:“您严重了,既然这里是您的地盘,那就好说话多了。”
姜常双眸闪过一丝了然,“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只要是我能帮得上忙的,我一定帮。”说罢,拍了拍陆昇的肩膀的。
陆昇笑笑,“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要怪还是怪我自己离开江南太久了,得罪了两位大爷。”
“诶,陆先生这话说的可真让姜某不好意思,您作为凌军长的座上宾又怎能用得罪二字呢?”说罢狠狠的瞪了眼一边的杜项,后者一脸懵逼,眼前的景象怎么和他想的有点出入呢?
陆昇心中了然,原来是因为凌飞羽的关系。
眼看姜常的眼色越来越凛冽,杜项心里不由的犯怵,心里的天秤开始左右摇摆,如果他会意的没错,这姜军长的意思是让他放过陆昇以及陆家人,可他这样做钱明达又该如何?
这倒不是说他有多么重情义,不过是因为两人现在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蚱,苍天饶过谁。
“杜局长,怎么,难道我的命令你也不听了吗?”姜常额头青筋暴露,新官上任三把火,此时正是立威的好时机。
“啊,这怎么会呢,这都是误会,肯定是误会,我立马让钱老弟把人都给放了。”杜项一边说着一边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汗,踉跄跑到钱明达身旁,使劲巴拉他举着枪的手:“老弟啊,情况有点不对劲啊,我们先把枪放下,见机行事啊。”
“……”钱明达举着枪的手怎么都不肯放下,他面露凶光,眼眸微瞪,能有什么不对劲,还不是陆昇搬来了救兵,如果真的放下了枪才是功亏一篑。
姜常眼睛一眯和钱明达正好视线相对,后者毫不示弱的看着他,他马上就要达到自己多年来的愿望了,怎么可能因为别人的三言两语就放弃!
他的脸色越发的紧绷,众人发现他举着枪的手指缓缓的往里扣,生死不过一念之差。
突然一个靓丽的身影挡在陆昇前面,童娇双目通红的看着钱明达,嘶哑着声音道:“你要是想对他动手,你就先一枪打死我吧。”
陆昇怎么可能让一个姑娘救他,当即就想拉开对方,可童娇回头看了他一眼,那双眼睛里充满了决绝,陆昇一瞬间懂了她的意思。
童娇这么做并不是还对他存在什么爱情,或许她的本意只是想知道钱明达能够为了她做到什么地步吧。
“如果刚才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当初你追我是不是因为我是陆昇的女朋友,你想报复他才那么做的。”
“娇娇,到现在你还要维护他吗,我说过我是真的爱你,和他没有任何关系。”钱明达额头青筋暴起,眼前童娇和陆昇站在一起的画面分外刺眼,胸口的怒火仿佛随时都能澎涌而出。
“如果你真的爱我,那你就放下枪,我们离开这里重新开始。”
“不可能!”
“为什么,你不是说爱我吗,我们离开江南找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开始。”
“娇娇,你听我说,江南有我的一切,我所有的抱负都会在这里实现,更何况我现在已经有钱了,我们为什么还要走,该走的是这个人,你放心只要没了他,我们的生活就会越来越好的,再没人会来抢走我的一切。”
其实比江南好的地方有很多很多,只是这个地方已经成为了钱明达心中的执念,要是不能在这里崛起,他永远走不出内心的禁锢。
杜项很快就意识到眼前情况不对劲了,虽然他很喜欢钱,为此可以和钱明达合作,但他最看重还是手中的权利,没有保安局局长的职位,江南根本没有他的容身之处。
而现在他的这位合作伙伴正在一步步把他逼向绝路。
杜项双眸一闪而过的狠厉,“钱明达,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睁开眼睛看看清楚站在你面前的是谁?姜军长可是江南新上任的军长,你要是再不停命令就别怪我执行军令了。”
“哈哈哈,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的东西,你以为我倒霉了你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吗?”
“你!!”杜项脸上的肌肉控制不住的抽动。
老夫妇两位嗫嚅着嘴巴似乎也想说些什么,尤其是钱母已经哭得像个泪人了。
“你们要是再废话,我现在就一枪打死他。”钱明达被逼急了,他瞪着双眼,咬着牙看着依旧挡在陆昇面前的童娇:“娇娇,你不要逼我!”
他的手指再次动了起来,牵扯住所有人的心,随着他身后陆家人在杜项的命令下被全部释放,他内心更加焦灼难熬。
谢南整颗心也被吊了起来,可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情况僵持不下,生怕一个不小心陆昇就会倒在他的面前。
到了目前这个情况已经没人敢再做什么动作了,谁都怕因为自己的一个动作刺激到钱明达,开枪。
童娇含泪伸开双手,淡淡的道:“如果你真的要开枪,那你就开枪吧,只要我有一口气我就绝对不会让你伤害别人,如果我的死能唤醒你,那么我心甘情愿。”
说完闭上双眼,眼泪随之滑落。
“娇娇,你真的要这么逼我吗?”钱明达握紧了手中的枪,通红的眼眶出卖了他内心远不如面上的平静。
滴答、滴答、滴答……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两人彼此步步紧逼,一个绝不让步,一个绝不松口。
‘砰!’
陆昇只觉脸上一阵温热,眼前丽色的背影刷的倒了下来,他连忙一把接住她,不可置信的看着对面的人。
钱明达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紧接着猛然意识到什么惊恐的扔开手中的枪,伸出自己颤抖的双手,“我、我,我刚才做了什么,不,不是我干的,我没有开枪,我没有……我只是,只是想吓唬吓唬她的,我只是想让娇娇离开他。”
“不!!!”钱明达的眼泪决堤般的流了出来,看着童娇倒在陆昇的怀里他终于意识到自己都干了什么,两条腿瞬间失了力气瘫倒在地上,就算如此也一寸寸的往童娇的方向挪动。
“对不起,对不起娇娇,你为什么不走开,是我的错,我的错,我应该听你的……”
似乎有个清甜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如果我的死能唤醒你,那么我心甘情愿!
“对不起,我错了!”
如果,如果这个世界又如果有多少事情能够避免,可惜世界上从来没有如果。
将童娇从陆昇的怀里抱离,钱明达强迫自己站起来:“你放心,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你没事的一定没事的。”
只是不管他再努力,瘫软的双腿依旧站不起来,他无助的抬头:“爸、妈,你们帮帮我,你们帮帮我……”
“诶,儿子,来,我们帮你……”
任由四人离开,当杜项准备派人把钱明达抓回来的时候陆昇制止了他,“杜局长,得饶人处且饶人。”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后者被看的心里毛毛的,尴尬的笑笑:“呵呵,陆少爷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一场闹剧终归算是收场了,可陆家也终究是收不回来了,和姜常道过谢后,陆昇和谢南决定带陆家人回上海。
登上火车前陆老夫人转头最后看了眼江南风景,擦擦眼角的泪水,“他日我陆家定会回到江南!”
 
 
 
 
 
第50章 达成共识
绿皮火车轰隆轰隆的发动了,它的终点是繁华的大上海,未知的未来在那里等待着他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